字数:589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十六章 窥镜  那挽剑凝身静静站立在晋王宫前气质绰约出尘的绝美女子,闻听那庆亲王口中说出的一句下流至极的狂放言语,一对绝冷冰霜的好看蛾眉微微蹙起,那好听的声音出声拒绝道:「神盼今日奉殿主御令而来,却故不能久陪。」  「那神念老儿这么快便有了决意?」  那斜身倚躺在九龙阔背大椅之上的庆历亲王犹自有整以暇说着,却似乎是根本未曾在意那绝美女子口中说出的拒绝之语,一只满是赘肉的肥手缓慢而有节奏的拍了拍御下金辉椅廓,仍旧粗挺着下体一根通体肥圆的大卵袋子,意态慵懒地说道:「盼大神女,孤委实不大喜欢你这般站着对孤说话的神态语气,你这几年光着屁眼儿含精在神王宫中出行许久,应当知晓孤的脾性如何,这接下来要怎么做,便不用孤再来教你了罢。」  「急欲伤身,还请庆亲王多为节制!」  那被唤作盼神女的绝美女子微微颦着双眉,一对冷冽双瞳看着那高居座上庆亲王胯下的丑陋事物,轻摇皓首微微叹息片刻,却是出人意料的再未发出任何拒绝之语,素手璇凝,折剑身后,伸出一根嫩如青葱的芊芊玉指却将额前一缕秀长髮丝轻轻勾勒耳后,继而盈盈揉身缓步上前,臀儿微翘,腿儿微曲,在殿内一旁晋亲王那极度惊异艳羡的眼神目光当中,竟尔真个埋首侧脸轻轻跪入庆历亲王那两条满是赘肉的肥腿之间,星眸微闭,侧颜倾吐。  「唔,对嘛,早这样子用小嘴儿对孤说话不就省事多了嘛。」  那卧居于九龙阔背椅上,大刺刺张着两条臃肿肥腿的庆历亲王感受着下体之上传来的一阵阵舒人欲死的惊人柔软娇嫩,不觉『嘶』地一声倒抽了一口凉气,却是舒爽的浑身毛孔偾张,臃肿肥胖的身躯不自觉的开始微微颤抖起来。  「你这大奶贱贱奴儿这几日里没少在床上替人含屌儿弄精吧,却怎个这几日未见,这口中的技艺却是如此精湛?」那享受着胯下娇娇美神娘绝无仅有的唇舌服务的庆历亲王挺着一只肥圆滚胖的大腹便便瘫在座中,肥手爽颤颤连连的拍打着肚皮道:「好了,不想与你计较太多,孤的盼大神女,你现在却可与本王说说那神念老儿此次打算如何处置那以下犯上无法无天的主儿了。」话音说着嘴里还犹自不忘发声调笑嘱咐道:「哦…对了,还是以前的老规矩,却不许吐将出来,还要含的再深一点,唔……就是这样边含边说。」  「…呃……」那俯首庆历亲王胯下正施唇与就,一小口一小口轻轻含弄着一根粗钝大屌的杨神盼闻听庆亲王如此下流的一应轻佻言辞,洁白的项颈儿处涌现出一抹几不可见的羞红之色,却将含于口中脉脉跳动的一根腥臭大屌慢慢吞入喉中,又含紧了几分,那清澈动人却又夹杂着套动男人鸡巴的诱人口水声音含混咕道:「大苍峰一脉山脊暂由凌云殿制辖,此地所余一应庆氏王族旁系尽都迁至先威道君的大素峰一脉。」  「嘿,大素峰……看来那神念老儿当真是铁了心要不念旧情了!」  那杨神盼口中所言的大素峰一脉乃是神念御下专门用来豢养废王弃族的流放之所,在神殿凌云镇九峰中无论是何身份显赫的大小贵众势力一旦入此大素峰中却等同于沦为废人,至今往后却是再也无法参与凌云九峰之中的重要决宜了。  那躺坐于殿首一张九龙阔背大椅之上,正安于享乐的庆历亲王惊闻如此噩耗,肥大的脑门之上青筋一阵『突突』狂跳,却是猛地一下从阔背大椅中颤颤巍巍的挣起他那臃肿胖大身形,双手倏地用力按住胯下盼神娘那洁白秀嫩的脸颊,缩腹沉气,用力向前重重一顶,咬牙喝道:「本王却是许久未见着你替孤含弄精水的骚骚样子,今日却想再仔细瞧瞧,你且抬起头来好好做给孤看!」发声说话之际沉着嗓子发出一声泄欲低吼,浑身上下猛地一个哆嗦,大腹用力一下深插到底,竟是挺着大卵袋子就这么直接的在那杨神盼的一张细腻精致的檀口之中无情突突爆浆。  杨神盼身为神殿一代玄功大成的娇娇神女,如非她所愿,却又何曾遭受过被人如此蛮横无礼的强迫吞精羞辱,不觉蛾眉儿颦起,秀美好看的洁白脸颊儿之上幻出一抹一闪即逝的冷冽杀意,但她练气定神的功夫却是极好,在那庆历亲王打着摆子,爽颤连连的射罢精水拔屌之后,素手儿微扬,伸出一小截细白娇嫩的指尖,将那因男人射精量过大而满溢唇边的一缕滚烫白浊轻轻拭入口中,闭上美眸微微沉静片刻,忽而仰起好看的脸儿来,面上显现出一抹轻微的羞红之色,继而睁开一对冰霜寒冷中略带着丝丝迷离醉意的剪水美瞳,看着那居高临下一脸藴怒之色的庆历亲王,慢慢的张开了她那一张朱红玉润的精致皓口,却见檀口之内白浊浊一片,满是被那庆历亲王射将进来的一大股腥臭滚烫浓精。  「唔,很好,看来你却没忘了以往的调教。」  庆历亲王看着胯下那绝美神娘杨神盼张嘴含着自己一口滚烫热精的羞红脸撩人模样,恍觉下体一根已经射的软趴的肥钝大屌又有了倾复抬头之迹,转头看了一眼身旁那脸色惨白一脸懊丧的晋亲王,沉思片刻,忽而笑道:「晋老五你杵那作甚,莫不是这几日在寒玉宫中与孤那白雪皇侄女在床上掰穴品足,玩的整个人都傻了?趁着这温热劲儿还不赶紧过来让盼大神女也替你好好含上一口浓精。」  庆历亲王话音说着肥手反握住那硬的略微有些生痛下体,走至杨神盼身后,两眼盯着杨神盼那包裹在一袭纯白素衣之下的挺翘身材,一张赘肉横生的肥脸之上满是戏虐神情,笑道:「盼小神娘,来插屁眼儿,今夜不揪着大奶子狠狠的将你肏的浪叫出声儿,你却休想如此简单的回神殿去复命!」  ………………………  其时星月暗淡,黑夜无光,赵启失魂落魄的行下大苍峰顶,独自一人躲在山间一处极为僻静的丛林之间,伸手倚着一颗枝干茂盛的老树,正大口大口的不住往地下喷呕着积郁在胸腹之中的一腔噬反之血,一边剧烈的吞声咳嗽着,还一边用手捂嘴试图强行遮掩声音,好似生怕被人看见他如今的这幅狼狈呕血模样。  「有点难看诶,我堂堂一届大好男儿却岂能为了一个女子而如此伤神。」  此时间却听树后传来一个粗犷的咳嗽之音,一个头戴银冠身披羽白大裘的赤胸大汉以袖掩面从赵启身后慢慢现出身形,那病态咳嗽声中止不住的咂嘴啧啧惊叹道:「孤的好兄弟呀,本尊从神王宫千里迢迢赶将而来,原本以为你此番与大苍峰相争必然会陷入一个全面被动之局,却没想到在短短的十数日里,你竟以一人之力破釜沉舟生生扭转了战局,竟真个险些将我大苍峰一脉山门全部倾覆,这等闻所未见的诡异快攻之战法,却委实教本尊与神殿那群老家伙们惊掉了眼珠子呐!」  「祈皇朝怎么是你?」  赵启看见来人那一张浓眉入髯的阴霾脸堂,当即手掌一横,一手抹去唇角血渍,强迫自己不再继续呕血,咬紧牙关道:「如今我冲击大苍峰事败,大宫主殿下也是来看我笑话的吗。」  「哼,看笑话?你太小看我祈皇朝了吧,本尊岂是那等会嘲笑自己袍泽兄弟的俗人!」却见那祈皇朝鼻间颇为不屑的冷哼了一声,那大咧咧的声音说道:「恰巧相反,本尊来此正是为了助你一臂之力!」说着伸手入怀,却是掏出一枚通体雪白的玉令道:「此乃执掌大苍峰一脉山阁的御山信物,却是我花费了一番唇舌,好不容易向那神念老儿讨要过来的,怎么样,孤的好兄弟赵启,却敢接下本尊为你准备的这第二份大礼否?」  「这祈皇朝在我受难之时平白无故出现在此处,又一而再再而三的对我出手示好,他到底在打的什么鬼主意。」赵启却知这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故而却不伸手去接那祈皇朝手中送来的那块雪白御令,自顾自的低沉着一对虎目紧紧盯着祈皇朝眼眸暗自提防,谨小慎微的声音说道:「无功不受禄,大宫主殿下的好意我赵启怕是消受不起!」  「怎么,你赵启既有勇气敢孤胆率众进攻我大庆皇族大苍峰一脉,怎么如今却无胆量接下本尊这块御令,莫非是害怕本尊会构害于你?」祈皇朝被赵启言出拒绝,却也不着恼,仰头舒展臂膀,慢声打了一个哈欠,颇为懒散的声音随口说道:「罢罢罢,接与不接全由你自己决定,反正神殿撞钟在即,估摸着那大奶儿盼的开祭之日也相较不远了,本尊倒想好好尝尝那大奶妞儿的个中销魂滋味。」  祈皇朝一句看似大大咧咧的随心之言恰好点在赵启内心痛处,赵启此前虽然接连遭遇杨神盼一连阵的虐心打击,但内心中犹在不停记挂,听闻祈皇朝口中说出的『撞钟』二字,当即神情一肃,从内心无穷无尽的猜忌怀疑中警醒过来,再不犹豫,抬手从祈皇朝手中抓过那枚能够御令大苍峰全境的雪白令佩,狠狠一咬牙道:「大宫主殿下,我知你能够窥见我内里心思,说罢,你到底想要我赵启帮你做些什么,你如能帮助某家达成一个心愿,我这条烂命交你又有何妨。」  却见那祈皇朝闻听赵启口中许下重诺之言,刹那之间眼眸当中闪过一丝异彩,旋即大手一拍赵启肩膀哈哈大笑道:「说什么烂命不烂命的真是太难听了,你我同为兄弟却是无须如此妄自菲薄!」却只一手拉过赵启,在赵启耳旁悄声说道:「三个月,本尊现今至多只能为你争取到三个月的时间!」  「三个月之后神殿便要撞钟开祭?」赵启虎目一睁,心里惊的凉飕飕的。  「不不,你却理解错了,不过你要这么认为那也没错。」祈皇朝先是摇了摇头继而又点了点头,对着赵启郑重说道:「老家伙神念已和龙渊帝达成共识,整军备武,三月之后,由镇守中陆定神洲的神霄破魔二方军卫各出一半军力,合二为一,汇同退守大苍州雷劫军的二十万精锐共同反攻大庆朝前沿沦陷的墨雲洲地界!」说话间如有深意的看了赵启一眼,语重心长道:「转而言之,也就是换句话说,如若三月之后我等联军之势如若失败,即使是那神念老儿不愿,却也再没有什么理由能够阻止神殿撞钟开祭了。」  「大宫主殿下却想让赵某替你效力,加入神殿联军一同引军出战?」赵启心思何等通明,略只一眼便瞧出祈皇朝内心里那波澜诡秘的险恶心思。  「不,你只猜对了一半。」祈皇朝摇了摇头淡淡然说着,忽而那略显病态的苍白脸颊之上闪现出了一丝极为凶狠的狰狞之色:「这暗中替本尊加入联军出战一事却是不假,但这也只不过是其中的一个幌子,这最主要的目的却是本尊想让你在大军行进过程中出手替本尊除去一人。」  「敢问大宫主殿下,那人是谁?」赵启心中一跳,回想起自己那日在马车内窥听到的一应对话情景,心中隐约然已猜到了一个极为大胆的可能。  「庆王朝三皇子祈英!」  刹那间赵启福至心灵与祈皇朝二人一同异口同声道。  倏见大苍峰偌大个密林间刮起一阵猛烈劲风,祈皇朝那看似疯癫极富穿透力的声音透过阵阵狂风,桀桀怪笑道:「果然还是孤的好兄弟你最懂本尊,也最知我心,怎么样你却敢否与本尊一同险地相搏?」  「单凭我一人之力恐难做到。」赵启却不是傻子,他却知道似庆三皇子祈英这等庆氏王朝的正统皇族远征出行,身边必定会有如鹤神通这般玄功恐怖,甚至实力远远超过鹤神通的大神通者随行相为护佑,他赵启可不想单单只凭祈皇朝的一句话,便冒冒然然的再次纵身跳入前线这个深不见底的巨大火坑;而更且事关神殿开祭要事,便算把事情退一万步来讲,自己如若侥幸事成,那即将衍生出的后果却是他赵启心中远远不可计量的。  「此行出征一事关乎庆氏皇朝国本,大宫主殿下难道就没有想过反攻墨雲洲一事如若事败,对整个庆王朝来说却无啻于一场灾难。」赵启把话说的直白,其中之意更是直指先前祈皇朝所言的联军势败神殿开祭一事。  「放心,本尊岂是那等莽撞之人?在你做足准备动手之时自会有人在军中遥相呼应。」祈皇朝把话说着忽而仰头发出一阵哈哈狂笑,那颇为狂放的放浪笑语中极大野心溢于言表:「至于这事败一事嘛,本尊根本就不在乎,本尊不怕他败就怕他得胜而归,赵启你却可放心,无论此次事成与否,我祈皇朝都留有一个精心后手,定有把握能够助你达成夙愿!」却忽地两手一下握住赵启手腕,双眸目光如炬道:「本尊的底都给你交了,孤的好兄弟,大雄宝寺的赵大尊者,不知你却敢否像你此前对大苍峰做的那般,舍了身家与本尊一同痛下赌本?」  「此事关乎重大,且容我再想想。」赵启听闻能够有机会将这腐朽不堪的庆氏王朝一举重创掀翻,内心里自是百般欢呼雀跃不能,但他此时间有诸多烦恼顾虑压身,却是不得不静下心来好好思考利益得失,待到冷静下来,想至事关神殿关键之时,忽而灵台一清,如有所悟:「是了,这祈皇朝既有本事说动神念与龙渊帝联军出境,这便说明二人之间定然存在着某种不浅的关系,我若看不清这其中故由,岂非是被人一手捏着鼻子走?」  赵启一念至此当即发声问道:「大宫主可否替我解惑,你与那神念老儿到底是何关系?」  「亦师亦父,亦敌亦友!」祈皇朝闻听赵启的问难,想也不想脱口便道,只是那原本狂态毕露的神情忽而从中收敛,神色肃然起敬道:「本尊的九龙御气之术便是那老家伙神念痛下血本传承与我的。」  「那即是如此,如若有一天事非所愿,我与神殿反目成仇全力开战,未知大宫主殿下会做如何选择?」赵启不料祈皇朝毫不做作,竟回答的如此干脆,索性也将自己内心中的最大顾忌全部道出:「大宫主殿下也会像大苍峰那帮王族旁系子弟一般对赵某痛下狠手,赶尽杀绝吗?」  「哈哈哈,赵启你给本尊的这个难题却是很有意思,你真的想知道我内心中的答案吗?」  祈皇朝眼角余光斜斜瞥了赵启一眼,龇了龇牙,那讳莫如深的语气掷地有声道:「那么本尊告诉你,你如若此时间手里掌握着一只足够强大,并且能让神殿都颇为忌惮的势力,那时本尊会倾尽所有帮助你赵启一齐倾覆神殿,届时你我二人一前一后,正好珠联璧合一举拿下神殿整个半壁江山!」话音说着却见赵启脸色稍霁,倏而脸带笑意,话锋又一转道:「但是如若在此之前你在凌云九峰当中势力未成,远远不能与神殿相加抗衡,那时本尊不但不会倾倒于你,反倒会协同神殿一同将你挫骨扬灰,碎尸万段!」  「所以赵启,你在神殿当中行事最好千万小心谨慎,本尊可是一个功利之心极强之人,到得那时孤却不介意在你的孤冢坟前骑着你的女人饮酒作乐!」祈皇朝毫不顾忌一旁赵启铁青着脸的难看神情,兀自大刺刺说着,这越说到后来竟越是兴奋,嘴角一咧,眼中竟是迸现出一丝饥渴至极的诡异神采。  「你放心,待你入土之时,本尊一定会多多的送你几十几百顶绿帽子……赵启你泉下有知一定会如本尊这般兴奋雀跃的…哈哈哈哈……」  「你这混蛋!」赵启在祈皇朝那放浪形骸的捧腹大笑声中,倏出一拳狠狠砸在祈皇朝那颇惧严寒包裹在白羽大裘的腹部之上,出声怒骂道:「祈皇朝你一定没有机会等到那一天的,在此之前我会先出手将你这个为达目的不折手段的寡情之辈狠手诛杀!」  祈皇朝不躲不闪,生生受了赵启这一记重拳,那原本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大嘴顿时往外倾吐出一口泛黄胆水,痛的微微佝偻下他那高大的身躯,缓声咳嗽喘息道:「赵启,这一拳便当是你欠了我的,以后当要加倍偿还于我。」说罢以袖拭去唇角苦汁,吸气笑道:「你骂的不错,本尊却是一个寡恩薄义的无心之人,怎么样,今日你我相见不欢,莫如由本尊做东请你去寒玉宫中做客嫖一嫖孤那赤足儿蹁跹,让多少男人含在口中,在床上射的精水长流的白雪皇姐?」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