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5354             我的风骚情人10  肥文终于坐不住了,挺着胖大的身躯鼓足勇气站了起来,他的举动同时吓了键仔一跳,键仔没想到肥文甘愿冒着被大妈抓的风险,要应可欣的『约』进入女厕厕格一探究竟。  键仔:「你真要去?就算现在厕所没人,不代表你进去不会碰见其他女性,还有出来时也有机会遇到的。你有想过没?」  肥文:「可欣妹子太会挑逗人,我受不了了,这次要是我不去,以后一定后悔死的。大不了一进门见有人就缩回来,那些大妈最多当我粗心进错门,最多骂我几句,不会有大问题的。」他为他的莽撞行为找好了借口。  我鼓励肥文说:「对~ !赶紧去吧,她没什么耐心的。」  肥文看了我一眼,露出一副多谢兄弟赏赐的表情,扭头就向厕所位置走去。  不知为何,我心中对这次可欣的玩法满心期待,不知他能否得逞?而可欣又是如何应对他呢?  但肥文刚转入厕所的通道(男女厕都在通道内的两边,通道是作为与餐厅相隔的缓冲设计。)不到半分钟,里面好像传来几声吵杂的声音,不多时,肥文垂头丧气地回到卡座里。  看样子我们知道他失败了,估计厕所里有人。  键仔:「怎这么倒霉,刚才可欣妹子不是说了里面没人么?」  肥文摇了摇头:「何止有人,还有好几个,幸亏我反应快,立即道歉说走错门,我看应该是可欣妹子和我们开的玩笑。」  键仔和我一听,就知道刚才的短信是如何一回事儿,原来只是她贪玩搞的恶作剧,就看谁会上钩。  我们没取笑肥文,毕竟他是受害者,满心期待,还好不容易拿出勇气,冒着违法的风险,就为了窥视心中女神的性感姿容,与可欣在厕格有个约会,谁知只是女神的一次恶作剧。  等了十分钟,才见到可欣得意洋洋地走了回来,看见她动人的身姿,众人好像忘了她刚才的恶作剧,依旧是那副充满意淫的样子。  没等我们『责怪』她,她就先『责怪』我们:「都给发微信你们提示了,你们连这个胆子都没有,让我白等了十几分钟,本来人家满心期待,心里想着不知是谁会进来,谁知一个都没等到。」  肥文连忙解释:「可欣妹妹,不是我没去,刚才华哥收到你的微信,我看了第一时间过去的,刚才都推门进去了,洗手台还有两个大妈在,幸亏我主动先道歉,她们才放我一马,你在里面应该能听到声音啊?要是不信也可以问问华哥和键仔,我是真的希望看到你穿上情趣内衣的样子的。」他诚恳的样子,一副无公害的老实模样,完全没有刚才笑吟吟和可欣调情时的风骚劲。  可欣:「真是这样么?怎会这么巧,我还以为女厕没人呢,差点连累文哥哥了。」还吐了吐舌头,她装摸做样的样子十分可爱。  肥文:「唉,被误会事小,主要是不能亲眼目睹你穿上衣服的风情,心里有点遗憾。」  可欣:「呵呵,我不会要文哥哥你留下遗憾的,你现在还想不想看呢?」她又开始调皮了,眼神中又出现狡猾的神色。  叮~ !肥文一听,两眼发光:「想~ !现在~ !?可以么~ !?」又恢复原来那个摇着尾巴的大肥色狼样子。  可欣:「呵呵,对,就是现在,就在这里哟~ !」  可惜故意将双手伸到腰间,做出一副准备脱衣服的姿势,一边倾斜的身体,一双抚媚的双眼摆着侧脸看着肥文,她今晚总会露出细微的肢体语言让肥文心中一次又一次产生意淫的种子。  她不是想在这里脱掉上衣只穿情趣内衣吧?这可是绿阴阁餐厅耶,人来人往,服务生也经常走动,这有点儿不可思议,要是衣服脱了,还会连短裙一块脱么?  在卡座的三名男士心中都不约而同想着同样的问题。  但我知道她做出调皮的样子一定不会如我们所愿的,果然,她没掀掉她的上衣,手伸出来时,只是将自己的手机拿出来了,一副呵呵笑的玩味表情。  连我都被她之前的动作骗了,何况肥文和键仔,他们今天心里的期望如坐过山车一样,不停起伏,但总有收获。  可欣:「都拿出你们的手机来,加我微信,我发几张自拍给你们品鉴品鉴。」  原来是微信发图,虽然不是当众脱衣露内衣,能看着坐在身边女神的内衣自拍照,那感觉也够舒爽。  两人速度与可欣扫描了手机微信的二维码,接着可欣在给他们发送刚才在厕所里的自拍照。看着与自己调情一晚上的『熟人』照片拿在手上,两人立即产生无限瞎想,滋味不可言语。  我凑到可欣的手机一看,全是局部的特写图片,就其中一张是她的半身照,还是只露半边脸的。  键仔:「照片一看就知道没有用美图,看背景就知道,可欣妹子皮肤好嫩好白哦,平时如何保养的?」  可欣:「真的么?呵呵,可能我是夜间生物,很少晒太阳的缘故吧。」  肥文翻着图片,眼看着图片里可欣穿着内衣的一对肉球,那白嫩嫩又细滑的胸肉,样子尤为陶醉,肉球虽然在图片里,但在肥文的眼中可是会抖动般的水灵灵。  肥文:「可欣妹妹,你的胸围应该有E杯吧?两年前我见你时记得好像差不多,所以给你买了D杯胸罩,没想到穿你上特别紧身,将乳房的曲线淋漓尽致地展现。」  可欣:「呵呵,这两年是大了点,现在是D杯加大,文哥哥好眼力哦,两年前只见一面还能记得。」  肥文:「你身上的一切我都能记住,呵呵呵~ !哇,角度太美了,可欣妹子拍照很懂得展现自己最美的地方。」他看着可欣的半身照脑袋还在意淫,小弟弟不知不觉又肃然起敬了。  就在肥文看得不亦乐乎的事后,不可思议的事情又发生了,今晚可欣可算给我们带来一次又一次的意想不到的刺激。  突然,肥文身体一震哆嗦,随即他的头往自己餐桌下方看去,随后又看向凌可欣,眼睛瞪得圆圆的,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我随即看身边的可欣,她又摆出刚才给肥文脱内裤时的后仰姿势,将自己左脚伸入桌布内,直指肥文座位下方,那里不是……?  可欣得知肥文敢为了得到她,敢冒险进入女厕,心中多少有点小感动,一时性起,结合自己古灵精怪的调皮贪玩个性,趁着三人都在欣赏微信图片时将左脚鞋扣解了,伸出一只雪白的玉脚,115cm的长度配合她仰卧的坐姿,脚尖贴着肥文的小腿内侧一直往上扫,途中撩起对面肥文底下的餐布,撑开肥文的大腿,到达最终的目的地——小肥文的根据地。               ————  那是个温暖又潮湿的地方,湿湿的,估计味道也是咸咸的,简称『咸湿的温藏』,在那儿住有一条吐着毒液的长蛇,不~ !是一条肥蛇才对,和他主人的身形一样,皮肤肥肥的,里面绵绵的肉肉的,充满了邪恶的毒液。  雪白的五角(脚)指公主却非常喜欢和肥蛇玩,她平时不停用凹凸有致的身形和肥蛇抱在一块,不停上下摩擦,时而用脚心,时而用前脚掌,偶尔还用脚跟去蹭,公主雪白皮肤下的嫩肉,给以肥蛇恰到好处的体贴和关怀,温暖着肥蛇的肉身。  而肥蛇贪婪公主的肉体,它不满足于身上皮肤的约束,毅然进行一次『脱皮』,他的主人将它从拉链牢笼中施放了出来,为此他的主人还将它的家彻底来个翻天地覆,里外两层『皮』完全脱落,让肥蛇完全自由化。  肥蛇终于脱离主人牢笼的束缚,可以赤身裸体与脚公主肉白详见,两人更是情意绵绵地黏在一起,从此秤不离砣,过上相互磨蹭的甜蜜日子。  但好事总是多磨,肥蛇身体里的毒液由于和公主的结合日渐剧增,需要得到排泄和施放,不然会反噬自身,自爆身亡,它的主人要公主配合,一起努力加强节奏,促进毒液的排泄,由于公主身体的缘故,身体挪动的速度跟不上肥蛇欲望增长的去求量,它的主人终于出手,一把抓住公主,往自己孩子肥蛇身上使劲戳挪,公主也理解肥蛇主人的心情,不顾自己皮肉摩擦下的痛苦,献出自己的身体让肥蛇和它的主人尽情放松。  在公主和肥蛇主人的努力配合下,终于,蛇毒喷射出来了,部分落在公主雪白的玉背上,而还有些则粘到舞台的帘幕里。  肥蛇喷毒后还和公主死死依赖在一起,享受欲望的余波,公主的主人也发出阵阵嗬~ 嗬~ 的呻吟声,她为了肥蛇的健康也付出了不少汗水。               ————  这就是雪白五角公主和肥蛇的故事。只是今天在餐桌底下,受桌布的遮掩,以可欣的玉足和肥文的肉棒重演了这故事的点点滴滴,至于各位想如何理解可自行脑补。  对肥文而言,幸福来的就是这么突然,在短短的十分钟内,等了两年的欲望得以释放,他终于得到了可欣,虽然只是她的小脚,但也是一次难为又特殊的足交体验。  刚才肥文一直看着凌可欣,脑海中结合可欣给的局部艳照,肉棒感受着可欣皮肤的嫩滑和肌肉的弹性,自己不断幻想着和她正在进行一次真正的结合,而有那么一刹那,肥文的幻想成真,模拟了整套意淫场景。  当他用手抓住可欣小脚时,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心中想着,无论她如何挣扎也不能放走她,但整个控制过程,他感到美人全程配合,没任何让自己难堪的举动,而看着可欣的样子也是无限的陶醉,一副媚眼半眯着,里面两颗眼珠在偷看这自己,同时还咬着下唇,一副羞涩又带着诱惑的神态,结合她裸露的肩膀和锁骨,给自己视觉无限的冲击。  得到可欣的默许,他更加放肆起来,动作一次比一次快,务求将自己推向高潮的极限边缘,若不是键仔故意遮挡,他撸动时发出的动作,已经让整块桌布张扬抖动起来,旁边走过的一定会发现异样,但他哪管这么多,肉棒整根连蛋蛋抵着可欣的足部,大面积来回搓弄,终于在几分钟后,射出他生理欲望的分泌物。  他仰头闭眼享受这憋了一晚上的快感宣泄,回到自己内心的本源之初,那DNA最核心的代码『性渴望』中去~ !  一旁的我和键仔,真是看得目瞪口呆,心中充斥的欲望在他们表演下得到一定的释放,只是希望什么时候自己也可以有当一回默剧主人公的机会。  看归看我和键仔没忘了给可欣和肥文打掩护当遮挡障碍物,外面虽然是用餐时间,服务员和顾客几乎坐满了整个餐厅,但我们卡座中的四个人如身处无人境地,整个卡座安静无声,每个人都尽情投入和享受这场『公主与肥蛇』的默剧艺术表演中来。  良久,可欣气息恢复过来,笑吟吟地说:「文哥哥,你可以放手没?你流到我脚背上的『水水』都快掉地上了。呵呵~ !」  听到可欣诱人的笑声,肥文也缓过神,但手上的感觉舒服无比,虽然夹着手汗,还能感受可欣小脚的热度,他知道自己的手汗和精液正通过她脚上的皮肤,逐渐一点一点腐蚀着她,汗和精不停渗入她的表皮内,甚至毛细血管中,一想到这,自己又偷偷地笑起来。  可欣:「文哥哥,你有在听么?还在陶醉啊?刚才有这么爽?哈哈~ !」她调皮的表情上好像还多了一层自信的成功感。  肥文这时才真正听到可欣的话,但忘了之前让自己放手,双手还贪婪地用尽最大面积包裹着可欣的小脚。  肥文:「啊~ !何止爽,可欣妹妹,你让我上了一回天国,魂魄刚刚才回来,对不起,没听到你之前说什么。呵呵~ !」他一脸笑容,但不是淫笑而是满足的笑容。  键仔有点儿嫉妒:「可欣妹妹叫你松开你的咸猪手,都让你爽一次了,还没饱么?」  肥文立即松手并道歉说:「不好意思,妹子,哥哥刚才被你带得神魂颠倒,我都不是我了,没弄痛你吧?」  可欣揉了揉小腿肌肉和脚腕:「肥文哥哥好坏,射那么多,满脚都是,连小腿上都有不少呢。」  说完,她伸手去拿台面上的纸巾,想拭擦脚上肥文的精液。  但这时肥文突然很认真地对可欣说:「妹妹,我知道有点过分,但还能答应哥哥一件要求么?」  可欣微笑着:「喔~ ?文哥哥,你还有什么为满足,需要我帮忙的么?」  肥文吞了一口口水,鼓起勇气向可欣提出要求:「我想妹子你不要擦脚上的精液,就这样穿上高跟鞋回家。」  哇~ !让可欣穿着高跟鞋,踩着里面肥文的精液回家,这一路上滑滑黏黏的感觉,那会是如何一般刺激?我和键仔一听,心中又激起一次想象的浪花。  肥文也进入状态了,开始对可欣使坏,将平时的性幻想使到可欣身上,还明目张胆对美女提出要求。  可欣一听,先是一副愕然的样子,但不到一秒钟,她脑子里各种坏点子结合一起,又露出一副贪玩痴女的模样看看肥文又看看我:「要我带着你的精液回家?  嗯……?老公,你答应么?「她最终的目光还是在我身上。看来她是想按计划让我参与进来,和她一起分享与肥文的绿色游戏。  说实在,今天晚上,尤其最后这段,在失控的感情关系羁绊中,我真的体会到绿文化的冲击,那不是普通射精高潮就能达到的次元境界。在不同维度的绿色空间,不停向我招手,我一步一步带着无限的向往走过去。  心想,今天你是脚上带着他的精液和我回家,哪天你身体的其他部位也会带着他的精液和我回家么?心中萌发想象,立即感到无比限的舒爽。  我:「肥文今天为你连违法的行为都做了,你就完了肥文的心愿吧,有我在你身边,你不会滑倒的。」  可欣:「嗯,听老公的,那我穿鞋咯,一会儿你得全程扶着我。呵呵~ !」  不得不承认,她确实会玩,让我一路扶着沾有其他男人精液的她,我们两个都会得到快感的。  说完,她将小脚伸进那双薄纱高跟鞋内,精液将皮肉和薄纱粘到了一起,滑滑的,稠稠的,让可欣感到一震酸麻。  肥文:「华哥~ !妹子~ !今天兄弟我真的过足了瘾,心满意足了,这次谢谢你们,哪天我请客大家再聚,吃好喝好,保证让大家都能玩爽了。」  可欣:「呵呵,那你得多叫几个姑娘来,不然我一个人无法让你们三个都玩爽,我还要照顾老公呢。」她吐着舌头对我笑。  我捏了她下巴一下,俯到她耳边:「今天我还没爽,你怎补偿我?」  可欣在我耳边说了句悄悄话:「离午夜还有好几个小时呢,我全是你的。」  说完,我和她一阵欢笑。  最后我们四人终于结束今晚绿阴阁的初次见面聚会,但第一次就擦出这么多『火花』尤其她和肥文,不知以后还有什么刺激事情等着我们?我满心的期待。               【待续】本帖最近评分记录菊花好养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