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904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  2007/ 5/ 11,下午两点三十分。  讲台前的国文老师正念着课文,她上半身穿着白色荷叶边衬衫,下半身则是一条黑色的窄管裤,脚上踩着侧空的黑色跟鞋。国文老师叫作田欣芸,今年三十四岁,岁月没有在她脸上留下痕迹,这个年纪的女性通常脸上都有着鱼尾纹,但她却是个例外,双眼如同星星一般有神,小巧而可爱的鼻尖,嘴唇丰满而挺翘,气质优雅。  虽然她脸上总是面无表情,脾气也非常差,但学生们却是非常喜欢她,不……应该说是「男学生们」。  国中,正是情窦初开、性欲勃发的年纪,许多男学生都喜欢她,甚至对她有着幻想。  而林修凯,也是其中之一。  林修凯,十五岁,国三,相貌不错,算是个潜力股,他个性幽默且热心,在同学眼中是很有义气的人,在老师眼中也是功课好、个性好、肯认真的好学生。  田欣芸转过身子,在黑板上擦擦写写,圆润的翘臀让人遐想万分。  虽然在众人眼中的林修凯是个阳光万分的人,他也时常被同届女同学或学妹告白,但他从来没有和谁交往,或者传出绯闻。这也让大家甚感惊讶。  没有人知道,林修凯有着异常的兴趣。  「老师今天的屁股和腿都好美啊……」林修凯暗暗心想。他幻想着被那对美足踩在脚下的感觉,内裤里的阳具不禁有些蠢蠢欲动,胀大了几分。如果能够舔舔老师的美脚,该有多好呢?  田欣芸也不知是感觉到了他的目光,还是出於其他原因,陡然转身,居然和林修凯对上了眼。  她的目光中饱含警告。似是在说,不要再偷看了。脸上的神色冷若冰霜,令林修凯尴尬万分。  他有些惴惴不安。  又过了几分钟,林修凯的阳具已经大到有些胀痛感了。老师越冷淡、他越兴奋,但他终究只是个国中生,也只能在心中幻想。他感觉自己的阳具似乎流出了几缕前列腺液,湿湿黏黏,有些不适。  学生的短裤有些宽松,而且短至膝上,他偷偷抽了张卫生纸,将手伸了进去,想擦拭擦拭。  这时田欣芸正要走下讲台,正巧见到了这幕,眉头大皱。  林修凯惊慌失措,周围同学虽然都没有看见,但却被田欣芸发现了!  他赶忙将手伸了出来,也不敢再去看田欣芸。  出乎意料,田欣芸这个出了名难搞、又爱不给面子直接破口大骂的老师居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一边巡视着一边继续教课。  过不多时,田欣芸正好要经过林修凯身边的走道。  林修凯也不知是哪根筋不对,偷偷将手掌放在书桌外,老师经过时,美臀正好蹭过他的手背。  如遭电击!  林修凯剧烈颤抖了一下。居然!居然碰到了!他最崇拜的女神的臀部!  「嗯──」他用着旁人听不见的声音喘息一声,射了。  一股浓稠的精液从他裤档中流了出来。  林修凯顾不上田欣芸用杀人似的眼光看着他,慌忙调整脚的角度,以免精液流到椅子上被发现。  整堂课他坐立难安。但田欣芸一直没有说什么。  下课钟声一响,田欣芸便踩着跟鞋,「登登登」地出了教室。  林修凯用最快的速度冲进公共厕所,清理裤档。  心中很慌张,不知道田欣芸会怎么做,但又是满足无比,随后而来的是一股失落感。  时间在他的忧虑不安之中缓缓流过,如同白驹过隙。  很快,到了下午五点,放学时间。  林修凯身旁的同学问他道:「修凯,等下要一起去打仙境传说吗?」  林修凯脸色有些苍白,他一直在担心着下午发生的事,此刻哪有心情打线上游戏,他强笑道:「不了,等等家里有事,抱歉。」  「嗯,那我们走了哦。」  同学们三三两两的离开。  林修凯在教室坐了几分钟,接着起身收拾书包,匆忙地离开了。  校门口,他的身影被阳光拉得很长,默默地走向自己停脚踏车的地方。  转进一家商店旁的暗巷中,他从书包拿出一包菸,点燃了一根。  他烟瘾不小,所以喜欢将脚踏车停在隐密的地方,这样回家前可以好好地放松一下,也不用怕被学务主任或老师之类的人发现。  烟雾缭绕着他的身躯,他脸色还是不太好,毕竟只是个少年,对於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解决。  两分钟后,他吐出最后一口菸,踩熄了菸蒂。  「喀喀喀……」  巷口突然传来鞋子的声音。  林修凯有些紧张地转头,只见一名身材娇小的女性身影。  她缓缓走近,居然是田欣芸!  「抽菸啊?」田欣芸冷冷地道。  他有些害怕地点点头,不敢多说什么。  「哼,」田欣芸冷哼一声,道:「还敢抽菸?下午那事情,已经构成性骚扰了你知道吗?」  他又是点头,脸色更加发白。  田欣芸扬起手,一巴掌拍在他脸上,「你是哑巴吗?」  他有些不敢置信,摀着脸,害怕地道:「老师,对不起──」  「你以为道歉就没事了?」田欣芸脸上带着嘲弄。「你先通知家人,说今天不回家,这样有问题吗?」  他不敢违抗,「没、没问题。」  「很好,打电话吧。」田欣芸双手摆在胸前道。  他连忙拿出书包里的手机,跟家人打了个电话。好在平时他也算乖巧,随便撒了个住同学家的谎,家人就同意了。  田欣芸满意地点点头。  而他则是害怕无比,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办。  接着田欣芸让他不要牵脚踏车,上自己的汽车,载着他回家了。               《第二章》  田欣芸直到到了家,都没有说话,林修凯也不敢多说。  车子停在一间公寓地下的停车场。  她带着他坐电梯上了十六楼。  林修凯有些畏惧地看了看门牌:十六楼六室。  田欣芸转头看了看林修凯,目光冷漠,接着转身打开了门。  「进来吧,鞋柜下面有拖鞋,自己挑一双穿。」  林修凯走了进去,额前有几滴汗水。三双拖鞋都是女士款,只好随便挑了双穿。  穿上拖鞋后,发现田欣芸还站在原地冷冷地看着他,让他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老师,我……」  田欣芸打断他,「是不会帮我穿上吗?」  林修凯不敢抵抗,连忙俯身拿了一双拖鞋套在她脚上。  在接近她的双脚时,鼻子却隐隐闻到一股汗脚的味道,这让林修凯抽了抽鼻子,心中畏惧的同时,竟然有些享受其中。  田欣芸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眼尖地发现了他的表情,自己也露出了玩味的笑意,但随即隐没。  她没有说话,转身就进了家门。  林修凯也连忙跟上,顺手关起了铁门。  走了进去,只见田欣芸已经坐在沙发上,打开了电视,随意调整着频道,彷彿当他是个透明人一般地无视他。  林修凯没有她的发话也不敢坐下,只得呆呆地站在当场。  两分钟过去。  林修凯额间的汗珠滑落脸颊、到了下巴。  这两分钟根本是「度分如年」,田欣芸看着电视,也不理他,气氛诡异到了极点。  「坐下。」田欣芸这句话让他欣喜地如同听到了圣旨一般。  正准备坐在旁边的沙发,却被田欣芸不耐烦地阻止,「我有让你坐沙发吗?」她指了指自己的脚下,「地上。」  林修凯愣了愣,尴尬地抿抿唇,坐在了田欣芸身旁的木质地板上。  田欣芸继续看着电视,双脚似是无意识地脱掉了拖鞋。美脚踩在地上,不时换个位置,地面上出现了脚印般的汗水。  那股脚汗的酸臭又隐隐飘入林修凯的鼻子。  虽然脚臭味很像成年男子发出来的,但一想到身旁的是田欣芸,林修凯偷偷地深深呼吸,似乎想要将所有的味道吸进鼻子一般。  田欣芸嘴角若有似无地挂起冷笑。  时间很快过去了半个小时。  田欣芸看了看低着头的林修凯,突然问了句:「好闻吗?」  林修凯大惊失色地抬头,难不成刚刚自己的行为都被发现了吗?脸色震惊而恐惧,下午性骚扰事件还没解决,又被田欣芸发现另一桩尴尬事。  田欣芸用脚尖轻轻踹了踹林修凯的脸,「我问你好闻吗?」这让他又感觉到一股酸臭味袭来,很浓厚。  他不敢不回应,不自觉地跪了起来,面对田欣芸,虽然这个动作极具侮辱性,但他心中却是恐惧与兴奋交织,「我……我,对不起!」他只得道歉,不知道该做何反应。  田欣芸脸上又露出不悦的神色,她想了想,直接抬起脚,踩在林修凯脸上,林修凯身躯僵硬,竟刚好成了个踩脚的位置。  「好不好闻?」田欣芸一字一句地问道。  他推测田欣芸希望他做出的反应,有些不确定地道:「好闻。」接着暗暗地吸了几口气,不知是要证明些什么还是他正想这么做。  田欣芸笑容带着一些邪恶,「嗯,我喜欢你的深呼吸。」接着将脚底贴齐着他的脸面。  林修凯一愣,很快反应过来,大口大口深呼吸了起来!  酸臭味充斥着他的鼻腔,他却愈来愈兴奋,喘息也愈来愈沉重。  这股浓厚的酸臭令他有些作呕,但心理却是截然不同,这种兴奋感,他隐约记得好像第一次看见sm恋足片才有的。  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不是田欣芸强制将脚底贴在他脸上,而是他自己用双手捧着田欣芸那双美丽的汗脚贴在脸上了。  五分钟,一连五分钟,他深呼吸着,虽然有些喘,但他却是兴奋无比。  田欣芸见到他裤档上的帐棚,咬着唇,伸出右手,猛然挥击上去!  阳具被大力地打向地面又弹了起来。  林修凯「呜──」地发出一声悲鸣。很痛。  他惊恐地放下那双脚,看向田欣芸。  田欣芸右嘴角勾起笑弧,「我只是看你这么兴奋,感觉想打你而已。你喜欢继续,我没有要打扰你的意思。」  林修凯闻言,更觉羞辱,但阳具本来因为被打的剧痛消退了下去,这时又马上立正起立。  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他现在脸上全是臭味,但偏偏他就喜欢这个,急不可耐地拿起那双美脚贴在脸上,又是深深呼吸了起来。  两人无话。  一阵子后,林修凯开口,声音有些嘶哑,「老、老师,我可以舔您的脚吗?上面有些汙垢,我、我想帮您舔掉。」  田欣芸俏丽的冷漠脸庞不禁泛起一丝惊讶,这学生可真贱。脸上的笑意不禁更加多了起来。  她努努嘴,道:「舔。我倒要看看你有多下贱?」  林修凯脸上泛起一丝尴尬,但马上伸出了舌头,舔在田欣芸的脚底板。  一股鹹涩的味道透过味蕾传了过来。  田欣芸不禁「嗯」地一声呻吟。  这呻吟让林修凯动力更大了,他的舌头厚而大,软软湿湿,舔在脚底让田欣芸很是舒服。  一些没穿袜子产生的汙垢全数被林修凯舔进嘴里,不时还嚥嚥口水,把那些脚垢吃进肚子。  酸臭在他的鼻腔和口腔蔓延,不只1  1= 2的叠加,而是双倍再双倍。  过不多时,田欣芸已经习惯了他的舔舐,也不满足於此,她冷冷开口:「趾缝呢?里面有点黑,我不要看到一丝髒汙. 」  林修凯的阳具胀痛到快炸开,因为实在太过兴奋了。他像只狗一般,轻轻扳开了田欣芸的大拇趾与食趾,「斯──」地吸着其中的脚垢,癣状的脚垢被他舔进嘴里,他还会轻轻咀嚼,好似吃着什么美食一般。  他已经开始习惯这种极重的酸臭汗脚味,两人享受其中。               《第三章》  两双脚,八个趾缝,林修凯都一一舔舐乾净,没有丝毫敷衍。  虽然脚汗、脚垢有些鹹涩酸苦,但他却是乐在其中,这不就是他梦寐以求的事情吗?现在居然实现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田欣芸的脚底都已经有些皱了,很像游泳之后的样子,可见林修凯舔得多么认真。他的舌头根部也已经舔得很酸了,但胯下的阳具却是没有一点消退,还是高高挺挺的伫立在那。  这时,田欣芸微微弯腰,中指食指相扣,在林修凯从短裤痕迹隐隐露出来的睾丸位置一弹!  林修凯猝不及防,「嗷呜──」惨叫出声,直接蜷曲着倒在地上。  看着他有些委屈的目光,田欣芸完全没有一点抱歉或内疚,有些灿烂地笑了,「呵呵,你还真怕痛,弱鸡。」  虽然被骂,但林修凯看见田欣芸非常难得露出的笑靥,还是不争气地又硬了。  田欣芸有些惊奇,「果然是学生啊,这样都可以勃起。怎么?被骂很爽?吃脚垢很舒服?你真的有够下贱,我果然没有看错你啊……」高高在上的语气饱含羞辱意味,却让林修凯更加兴奋。  他不禁心想:「我真的这么下贱吗?可是刚刚那种感觉……不论被骂或者被踢、甚至是舔脚舐垢,都好爽啊……」他内心有些挣扎,虽然一直都对老师有所遐想,也一直在幻想着可以服侍她,但真正发生了之后,他觉得这和以往被教育的人生观念有所冲突,心中一直犹疑不定,但他觉得自己恐怕已经不能脱离了,他已经彻底迷恋上了这种感觉。  这么一想之后,他不再去犹豫其他的,豁然开朗。  坚定地看了田欣芸一眼,他缓缓跪好,以磕头的姿势趴伏在田欣芸的脚前。  田欣芸这下娇笑了起来,这让林修凯惊喜无比,他从没见过老师笑成这样,光是听见她笑,一切都已经值得了!  田欣芸将右脚举起,轻轻点在趴伏在地的林修凯的后脑勺,「这是什么意思啊?」语气有些调侃。  「我、我……」林修凯一时间有些尴尬,说不出个什么来。  「你这是臣服於我的意思吗?」田欣芸用话引导着他。  「对!对,老师……不,主人、主人,我臣服你。」林修凯的语气有些激动,这平常只在梦中出现的景象,现在居然实现了。  田欣芸嘴角又勾起邪恶的微笑,这大概是这离婚几年来,她笑过最多次的一天了,其实她离婚以来一直把自己塑造成一个冷淡而沉默的人,不论对谁都是一样,人际关系并不是很好,只有长相甚美,引得很多人垂涎。  刚才她发现自己内心的欲望,她想要虐待、耍弄这个帅气的好学生,而且他在学校是个标准的好学生,却被自己的样玩弄,想到就觉得内裤里都湿了,几股淫水黏液已经被内裤吸收,有些湿滑。  「嗯,那你先把衣服脱了吧,免得弄髒,明天还要穿的。」田欣芸用脚底板拍了拍他的头。  「是的,主人。」虽然没有做过别人的佣人或奴隶,所以这声「主人」叫得有些生涩,但林修凯还是听话地脱起了衣服。  见到上衣和裤子脱下的林修凯,田欣芸笑笑,摸了摸他瘦弱的身材,「果然是国中生啊……好瘦弱。」  林修凯脸都红了,不敢反驳什么,但他的确瘦弱,一米七五左右的身高却只有五十五公斤不到。  相准了林修凯胸膛上的两颗奶头,田欣芸直接用指甲夹住,有些使劲地左右旋转,一边道:「内裤呢?还不脱!」  林修凯有些痛苦地弯下腰,下意识想做出一些避让的动作。  田欣芸哪里会让他逃开?对於他奶头的控制更加用力,转动的幅度也更大了。  林修凯发出「呃呃──」的声音,有些难以忍受。  不论是痛楚或者敏感,让他有想要在地上打滚的冲动。但由於田欣芸的控制,他不敢太过挣扎,也不敢远离,只得在原地,痛并快乐着。  「脱啊!」田欣芸有些不耐,用指甲大力抠夹了他的奶头,终於令他低声惨叫了一声。  林修凯马上站起来,用有些犹豫的动作脱下了内裤。  一根尺寸迷你的阳具直挺挺的翘在外面。  「哈,真可爱。」田欣芸用手握住它,「这大概只有八公分左右?还是不到?」  林修凯有些怯懦地道:「七公分多一点。」语气间有些沮丧。  「好小。」田欣芸下意识道,见到林修凯的神色,难得安慰了一次,「放心啦,你才国中,还有机会生长的。」  林修凯神色犹豫,道:「真的吗?主人。」  田欣芸用力地握了握,又露出了招牌邪恶微笑,「是有可能,不过你大概也用不到。因为你只是一个废物奴隶,懂吗?」  说着说着,田欣芸的手竟然缓缓前后抽动起来,就像在帮他打飞机一般。  「是的,主人。」虽然被这样责骂,林修凯却是舒爽无比,也不再纠结尺寸问题,语气也有些颤抖。  现在田欣芸是坐着的,而林修凯站在她面前,所以林修凯的下体正好面对着她,田欣芸加速抽动着,他有些无意识地向后缩缩抽蓄,眼睛微瞇,爽到极致。  「主人,停、停一下,我怕……」林修凯显然怕自己很快就射了。  见他这个反应,田欣芸的笑更加灿烂,左手还是抽动着,右手暗暗握拳。  林修凯发出「嗯……啊……」的呻吟。  就在要射未射之际,田欣芸倏地放开左手,停止了抽动,而右手却是用力地从他的睾丸位置揍了下去!  「啊──!」林修凯直接向旁摔倒,长声惨叫。  田欣芸满意地看了看拳头,并且检查手掌是否弄髒.  林修凯倒在地上抽蓄,脸色胀红而狰狞,甚至流出两行眼泪。               《第四章》  最终林修凯还是没有射出来。  田欣芸满意一笑,用趾尖点了点林修凯,道:「别装死了,起来舔脚。一直觉得还是有点痒痒的。」  林修凯从地上爬起来,双手护住睾丸处,那股闷痛还在作用着,让他有些面色狰狞。  「嗯?老师刚刚打你,你不满意吗?」田欣芸瞇起眼笑道。  「不、不是,主人……」林修凯一时有些词穷,额上微微见汗,连忙道:「主人打得好!」  田欣芸「哦」了一声,笑咪咪地倏然又朝林修凯的睾丸揍了一拳。  林修凯的双腿直接无力,大力地跪到地上,发出了有些大声的哀嚎。刚才还未擦乾的眼泪又流了出来。  田欣芸有些无辜地道:「是你说打得好我才再打你一拳的,开心吗?」  林修凯泪眼汪汪,抬起头,颤声道:「开心,谢谢主人。」  「狗奴才,有够贱!」田欣芸笑骂道,旋即抬起脚,踩在林修凯脸上。「舔!」  尽管刚才林修凯已经帮她舔脚许久,但那股臭气还是一直留在田欣芸的脚上,林修凯伸出有些长舌头大力舔动着,脚上的皮被口水泡得发胀,那股臭气愈发浓烈。  在下体剧痛和精神羞辱双重折磨之下,林修凯──又硬了。  田欣芸看了一眼,笑笑,「哇,刚被重击两下又硬了,是不是又欠打了?」  林修凯吓得魂不附体,连忙摇头,「主、主人对不起,是我太贱!」  田欣芸扶起他的脸,一脸温柔的样子,道:「不用害怕,老师怎么舍得打你呢?等下打废了怎么办?」还用纤纤素手抚摸着他的脸庞,好似一个慈祥的母亲一般。  林修凯不敢回话,又举起田欣芸的臭美脚舔了起来,瞧他的神情,好像在品尝什么令人难忘的美食一般。  田欣芸娇笑起来,在她三十四年的人生里真没遇过这么下贱的人,而且对象居然是个十五岁帅气少年,比她年龄一半还要小,这让她有种禁忌的快感,林修凯把她女神一样伺候。她只感觉自己的内裤又湿了一些。  「还是处男?」田欣芸突然问道。  林修凯点点头,没有放下舔脚的动作。  「去漱漱口,老师让你嚐嚐女人的滋味。」  一时间有些呆滞,这句话令林修凯心跳加速了起来,没想到,主人愿意让他……?  田欣芸搧了他一巴掌,发出清脆的响声,「还不快去?」  林修凯连忙起身,跑进厕所漱口,再三清洁之后又出来。  他发现田欣芸竟将那窄管裤脱了,露出黑色的丁字裤,款式非常情色,中间甚至是开档的。  他跪回田欣芸的脚边,低着头。  田欣芸拉着着他的头发,将他拉近自己下体的位置。「唔,发质不错。」这时候她还是不缓不急,而林修凯有些发抖,也有些兴奋。  他的鼻尖被田欣芸推着接近了那神秘的阴道口。  一股微微的酸骚气息传来。  田欣芸陡然用力一推!  他整张脸被迫贴在阴道口,鼻尖插入了阴道,并且磨蹭着阴蒂之处。  田欣芸的笑容已经无法掩藏,她道:「用你的鼻子磨蹭我,快速一点、大力一点。」  林修凯不敢怠慢,用鼻子使劲地前后移动着。  一股股酸味冲入鼻腔,令他有些不适,但那股贺尔蒙的诱惑盖过了不舒服,令他兴奋发胀,他只觉得自己的阳具快要被血液给冲爆了。  田欣芸不断出水,发出若有似无的呻吟,那些淫水有些被林修凯换气时吸入,顿时有些呛人。  他不敢有所停顿,强忍着用鼻尖戳动着。  田欣芸一巴掌一巴掌地拍在林修凯的头顶,没有留力,有些兴奋地叫骂着:「修凯,你怎么可以这么贱?小贱狗,真想看看你爸妈到底是什么人,可以把你养成这副贱样,见到女人就走不动了,还给我一个三十多岁的离婚妇女当奴隶,真他妈贱!快动!给我动!大力一点!」  林修凯被辱骂至斯,还是不敢反抗,因为那股兴奋感已经令他无法思考,他渴望着田欣芸的淫水,虽然一直被呛到,但他希望愈多愈好!  田欣芸发出了命令:「舌头!给我伸舌头!舔!」  林修凯伸出长长的舌头,品尝着那有些酸涩的阴蒂,更「簌簌」有声地将那些淫水卷入嘴里,全数吞掉。  他的脸色贪婪,只希望能够喝到更多的淫水。  很快这情况就被田欣芸注意到了,她双颊泛红,显然也是爽到极致。  「说你贱还真不是冤枉你,你居然爽成这样啊?」她用脚尖一边挑逗着林修凯的阳具,偶尔又踹踹他的睾丸。               《第五章》  又过了一段时间的舔舐,田欣芸高潮了。一股股小波的淫水击打在林修凯的脸上,那股酸骚气息都附着在他脸上。  「咳──兹兹……咳咳──兹……」林修凯不停地被呛到,但他不敢停顿,只得继续舔着那发出味道的阴唇与内部。  田欣芸满意地点点头,按着他的头,道:「好孩子,老师高潮了,先帮老师舔乾净了。」  林修凯很快将田欣芸的下体舔了乾净,并用舌头轻轻梳理着她有些凌乱的阴毛。  「啪!」田欣芸拍了他的头顶一下,道:「好了。」  说完就起了身,走进厨房。  林修凯有些愣住,他心想:「不是说要让我嚐嚐女人的滋味吗?她居然自己高潮就走了?」他有点委屈地看了看自己高胀的阳具。  田欣芸拿着一杯玻璃杯装着的饮料走了出来,一边喝着,看到了林修凯还有些愕然的脸色,坏笑着道:「愣在那干嘛?」接着装作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道:「你以为……我刚刚是要让你──干我?」笑咪咪的,没有一点生气的样子,她气质优雅的脸蛋配上这种粗俗话,实在令人兴奋无比。  林修凯鼓起勇气地点点头。  田欣芸脸色一肃,走了过来,大力地搧了他一巴掌。  「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田欣芸大骂,翻脸如翻书,「想干我?下辈子吧,贱奴隶、白癡. 」  林修凯被搧翻在地,脸上留下一个红色的印记,嘴唇有些抽动。  田欣芸犹不解气,踹踢着林修凯,让他在地上翻滚着。  「让你嚐嚐女人的滋味,就是这样,懂吗?」田欣芸直接蹲坐在林修凯的脸上,两片阴唇正好遮住他的口鼻,她用全身的力道都压在他脸上,脸上的笑意有些残忍。  林修凯连忙点头如捣蒜,眼神哀求。他渐渐感觉到了窒息的感觉。  骚味浓厚的阴唇覆盖着口鼻,他只能奋力地呼吸。  「这就是女人的滋味。怎么样,刚刚舔不够?好闻吗?香吗?」  林修凯继续点头,眼神充满恐惧,艰难地道:「好闻,很香──」  「这才对嘛。」田欣芸又恢复了优雅的笑容,放开了一丝缝隙让他可以稍稍呼吸。  「谢谢主人、谢谢主人。」  田欣芸今天露出的笑容应该比往常一年的笑容还要多了,今天过得真的很开心啊。  居高临下地看着被自己压在下体下的林修凯,她似乎想到了什么,「噗哧」地笑出了声,拨了拨额间垂落的发丝,将它们固定到耳后,接着站起身来,对着林修凯道:「等着老师哦,说到女人滋味,我想到还有一样东西。」  林修凯不禁有些紧张,虽然刚才她已经表明了不会和他上床,但谁遇到这种事,心中还是会有一丝小小期待与紧张的嘛。  他努力地让自己压抑住高涨的性欲,努力说服自己,主人不可能跟自己上床。他昨天刚在网路上看到的「摩菲定律」,愈不想发生的事愈会发生。想说服自己相信「主人不可能跟自己上床」这件事,然后依照摩菲定律,这件事就会发生。  他仰躺在地上,因为主人只是让他等着,没有叫他起身,他可不敢乱动。  厨房方向传来一些翻找东西的声音。  林修凯一颤,似乎开始觉得有些不妙了。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