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1201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01章偷窥狂与浪荡女1(番外)  两幢公寓楼之间隔了一块大大的草坪,十楼相对的两扇窗户,一个窗明几净,房间里整日都亮堂堂的,而另一扇窗户几乎白日里都窗帘紧拉,没有让一丝阳光透进去,就连夜晚都没有让一抹星星的余光铺洒进去。  黑暗中,房间里只有电脑的屏幕在闪亮,一个不修边幅的男人坐在电脑前,手中键盘敲的「啪啪…」作响,游戏里他正在奋力的厮杀,在网游中他是大神级的人物,有无数的美女对他投怀送抱,只要打完这个大boss,今天本服的第一美女承诺会成为他的新娘,漫天的花瓣中,他紧拥美人旋转舞动、驾鹤云游,好不惬意、好不快哉!那波涛汹涌的巨乳、那滑腻弹手的翘臀、那妩媚勾人的大眼,在游戏里他尽情的意淫着,那人物成了他每天躲在窗帘後偷窥的美人,现实中,他只能对窗遐想,可是在游戏里,他竟对她干尽了坏事。  电脑上的时间,显示了早晨6点,无论游戏进行到什麽地步,他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跑到他平时常站的那个位置。  对面的美女拉开窗帘,闭目的享受着清晨空气的湿润与清新,那还没换下的睡衣里半个乳球白嫩光泽,对面相对的公寓的窗帘之间一个望远镜紧紧的贴着,男人的眼睛更是热切的贴着望远镜,随着女人深呼吸的动作,巨乳也随着波动着,「噗通噗通…」他急促的心跳声映衬着那乳球的震动,仿佛已拨开睡衣窥视了她的全部。凭窗眺望,见没有人烟,女人的一只小手将一侧的睡衣拨了下来,拿着望远镜偷窥的男人呼吸急促,眼睛里闪着淫荡的亮光,嘴巴半张,哈喇子直流,他的一只手擦去口水,嘴角不停的吸着,可口中的唾液也不停的分泌着,他突然联想到了那首关於乳房的「巨作」:…  动时如兢兢玉兔,静时如慵慵白鸽。  高颠颠,肉颤颤,粉嫩嫩,水灵灵。  夺男人魂魄,发女子骚情。  …  多麽形象逼真的描写啊,他也觉自己投入了万丈温暖海洋中,想深含、浅荡、沈醉、飞翔…  它们不仅夜展广华,在白日里也夺他魂勾他魄,使他欲火中烧,身下利器如出鞘宝剑,多想往那多汁地里钻,捣的那里淫水飞溅,他爽的放声长嚎,一定比在游戏里征服发泄的感觉来的爽多了。  窗口的女人在那只跳动的白兔上轻柔慢捏,她不知道高分贝的望远镜,已经将她每一个细小的动作在他眼前放大,清纯的样貌骚浪的表情,此时配合的这般天衣无缝。  顶端粉嫩的小乳豆被她揉弄的有点变形,女人的脸上满布着春情,小嘴微张、小舌绕动…他真想飞扑过去一下子将那小口堵住,将它的作用发挥到最大。那白兔仿佛跳动在他的心坎上,好久没见阳光的容颜里仿佛能看出血管的跳动。他从来就知道自己的女神是如此这般的骚浪,可是他却只能在梦中痴淫着她,多少次,自己的裤裆间的巨物顶着睡裤高高翘着撑起了雨伞,告诉自己多想要她,多想将她扑倒。  女人的双手已不满足只在乳球上的抚摸,她的指尖在睡衣上摩梭着,慢慢的捞起下摆,那黑色的蕾丝内裤那般的妖冶,镂空的设计,看得他腿间的物什更加的躁动,他知道她是个春闺寂寞的女人,他真想用他的躯体去抚慰她的寂寞,让风骚的女人在他的身下绽放。  男人低头看着自己的挫样,那麽的邋遢,那麽的不修边幅,他用手爬过鸟窝似的头发,对面的女人外出几天,他就不分日夜的在游戏里沈迷,醒了打,打了睡。终於,今天的她又拉开了窗帘。可是那些日子她去哪里了呢?是寂寞的去找男人,让别的男人来抚慰她的寂寞和长夜漫漫的难熬,她结婚了吗?刚开始的时候还见一个男人来找她,可是後来却只看到她一个人形单影只的生活,偶尔她会躺在窗口正对的沙发上,一手摸着自己的乳房,一手伸进自己的内裤了,自淫的插得身体绷紧、抬起、颤抖…偶尔她会在房间里扭动着身躯,跳上一段操,每当这时,那胸前的两团玉兔总是蹦的厉害,让他心里也怀揣着一般,他就这样与对面的女人谈着他一个人的恋爱。  他看着女人换好衣服走出了家门,他也跟着走进了浴室,打理起自己的外貌,走出来的男人与刚才进去的男人简直不是同一个人,魁梧的身材、强健的体魄…那麽的有力与强悍。  他迈着沈重的步伐走出了家门,楼道里都能听到他踩在地上发出的声音。  「妈妈,黑道大哥又来了!」社区的小亭子里,几个娃娃正在玩耍,可一见男人立马吓的不行,随着他的步伐浑身绷紧的肌肉,他的一个手臂一定能把几个娃娃一起举的高高的,好可怕啊!  男人面无表情的走着,这样的尖叫声他已经听的不少,哪怕学生时代时,自己哪怕没做什麽,班上的那帮女孩子见到他都忍不住瑟瑟发抖,男孩子更不敢与他动手。长的这麽壮、这麽魁梧也不是他的错啊!他走在空荡荡的楼梯里,那里只有他一个人响亮的脚步声,听得似乎让人有点毛骨悚然。他来到女人房间的隔壁,掏出钥匙,走进了房间,这是他专门租的房子,只为能与心中的女神进一步的接触。  他的房间紧临着她的,无数个夜晚,他总是面对着墙壁,手上拿着女人的蕾丝小裤包着自己的性器,仿佛耳边能听到她的娇喘,腿弯被他掰到了极致,随着自己手中撸动速度的加快,白色的浊浆总是给墙壁糊上了一层又一层,走到房间的那个角落似乎都能闻到那份腥膻的骚味。  他来到窗台上,拿起挑衣杠子,把她晾在外面的小裤挑了过来,那块小小的布料湿潮潮的,她的内裤永远都是那麽的性感,紫罗兰的丁字小裤,手指轻拨着那条细线,它卡在女人的臀缝中,收紧,将两片白嫩的臀瓣分开,也许从後面根本就不能看到那根带子。  手指顺着带子摸上小布料,那只能罩住女人前面的白嫩小包,腿心的那一块是不是也被这根细线拉着,将两片嫩肉分的开开的,走路时是不是都能磨着腿心的小珠和肉唇,脚尖踏下的每一个步伐是不是都能减缓她的空虚,也许在厕所间里,她只要将手指伸进裙子里,就能把它塞进被走路磨的湿哒哒的小穴里,在公共的厕所间里将自己插的淫水满地淌,好骚浪的女人啊,没想到自己心仪的女人是一个这样放浪形骸的女人。  他呼吸急喘,腿间的巨物涨大了一圈又一圈,再难忍耐,他解开自己的皮带,随着「!咚…」金属撞在地上发出的巨响,他迫不及待的扯下自己的内裤,一个心急,弹性的布料弹在翘高的欲物上,疼痛却让兴奋的巨物跳动了几个来回,随着巨物与空气的接触,它无比激动的上下蹦着,狰狞可怕。  男人将紫罗兰的内裤摊开在自己的鼻尖,仿佛闻到里那股由女人的身体里散发出来的幽幽的却又蚀骨媚新的骚味,他伸出舌尖将那块小小的腿心布卷到自己的嘴里,仿佛自己亲自在她的腿心舔舐着。  男人将被自己唾液浸湿的布料放到那一柱擎天的巨物上,握紧圈牢,湿湿的感觉仿佛在蜜道里畅游,他的两只手合力握住那粗大的东西,前後撸动,臀部也配合着他手心的动作,往自己圈起的手指环里插着。  他闭眼呻吟,脑海里是那个自己通过望远镜看到的女人的各种娇媚淫荡的姿态,仿佛从後面拨开那卡在臀缝里的细带,直直的用力的将手中跳动穿插的大东西一下子送进了她身体的深处,一插进去,那紧窄的花径就收缩的厉害,夹的他额上汗珠直冒,他激动的腹部一缩,臀部猛然一顶,直捣黄龙,那一下就插的女人的臀部哆嗦,潺潺的淫水汩汩的从花心里淌了出来。         第02章偷窥狂与浪荡女2(番外)  男人越想越冲动,手上的撸动也越来越快,他闭目大喘,全身都崩起了肌肉,随着大颗大颗的汗珠打在地板上,他已处於爆发的边缘。  「啊…」一声压抑的娇喘声从对面传来,他睁开浓眉大眼,眼前捂着嘴巴的女人正是自己此时心中假象的被自己正干的带劲的女人。那物什仿佛闻到了女人腿间散发出来的淫荡的媚味,更加抖擞着精神,在男人的手指的圈牢下又庞大了一圈,青筋暴起,无比的粗大吓人。  随着男人手心的撸动,那巨头不时从皮衣里钻出,大的足以比女人自己握紧的拳头还大,红亮亮的,那随着插入的动作,孔眼里往外吐着稠液,打在地上形起了白色的水潭。  男人睁眼看着女人,虽然脸上有着被拆穿的羞恼,可是手上的动作却越来越快,越来越急,口中还发出了动物般的低吼声。  女人捂着嘴看着面前露着下体的男人,她只是出去买个早餐,最近自己失业了,前阵子刚出去旅游了一番,块30岁的女人,可这些年在感情生活中却是空白一片,她觉得自己是一个性欲很强的女人,可又不愿意去夜店里找个一夜情的对象,毕竟要是被染上了病,可没有後悔药能吃啊。午夜、周末时,有时会从网上搜一些片子,她痴迷於欧美的,那麽大的巨物插进女主角被剃光黑毛白嫩嫩的小穴中,两个粉嫩的颜色紧密配对,电影里的女主角在男人的身下一次次的高潮,她自己的手指也伸进下体里,抽插的自己也随着电影里女人的动作喷出大量淫水,仿佛自己成了电影里的女主角,正被自己梦中的男人给狠命的操干着。  她也谈过男朋友,可是那又短又小的东西根本就从没让自己到达过那种欲仙欲死的感觉,有时还不如自己手指带来的那种快慰的感觉,不知道是不是会上瘾,这些年,除了月事的时候,她总喜欢一边呼吸着新鲜空气,一边在新的一天开始的时候先安抚自己的身心。对楼的窗户常年窗帘紧闭,让她更加放心大胆的用自己的手指把玩欣赏着自己的躯体。  男人一边对着自己的手心抽插,一边往阳台边上迈着脚步,这样可以离女人更近。他看着面前惊慌中却布满红潮的女人,手指动作更加剧烈,一股笔直的岩浆顺着镂空的阳台射到了对面的阳台上。  「啊…」舒爽的感觉让男人发出了如狮吼般的长吟。那条紫罗兰的内裤也被染上了白灼,此时的女人在男人的吼叫声中身体也瘫软了下来,她岔开的双腿间赫然是一条纯白的丁字裤,紧紧的包裹着腿心,男人的眼睛赤红如火,聚焦如蛇,看的女人的心里才升起害怕,她撞破了这个男人的淫秽之事,他会不会将自己杀人灭口啊,她爬着逃进了家门,将门拉的紧紧的,可是那串钥匙却被遗忘在了阳台上。  就近看着女人充满魅惑的样子,一向不敢正面迈出步子的男人却仿佛有了勇气,他再次用挑衣杆把钥匙给勾了过来,脚踝从自己的裤子里走了出来,自己的那条内裤也被丢在了阳台上,他用女人的内裤包裹着自己的下体,在房间里走动着,时而凑到猫眼里观察外面的情形。男人蛰伏在门边,只等一个适合的时机就带着他的凶器夺门而入。  靠在门板上的女人爬到沙发边,趴在那里,惊吓过後,虽然心里还有惧怕,可却涌出了一股她熟悉的欲望,这比以前的男人对她的抚摸逗弄以及看的那些片子所带来的效果更加的强悍。腿心里空牢牢的而且她感觉那麽小小的方寸之地却已黏糊在了一起,刚才亲眼看到了自己的小裤包着男人的巨大,那麽的粗长,龟头更是大的让她觉得自己的穴口生疼,如果他把那东西往自己身体里面塞的话,一定会把自己的穴口插的崩裂的吧,可能还会流血,可能还会把自己前面的小肉唇都撑破。可是那种感觉又是让她嫉妒的渴望。腿心里的瘙痒,让她在地板上扭着臀部,紧夹双腿,甚至两条腿交叠的扭在一起,也不能缓解。她褪下了自己的短裙,把它绞成了长条,拨开丁字小裤,将布条塞在了自己的腿心,两手前後拉着布条在自己的腿心滑动,可是隔靴搔痒,却没有降低一点渴盼。她的臀部坐在那布料上,前後蹭动,甚至蹭的那两片小包的肉片向两边分开,小肉唇贴合上扭紧的布料。那略带粗糙的感觉磨着嫩唇、小珠,伸长的手指将那布料往花穴里挤,可是有点厚重,还能在穴口扭着摩擦。不知哪来的力气,她从自己的腿心扯下了蕾丝小裤,仿着刚才的方法,将那小小的布条完全卡进了花谷里,她时而手指拉动布条在腿心磨,时而臀部坐在布条上前後滑,虽然滑弄的两片小肉有点疼,可却似乎能抚慰自己腿心的空虚,眼前浮现出刚才那个男人腿心的巨大,刚才那喷出的灼热的液体仿佛打在了自己的穴口,带给那里一阵抽动,好想要啊,好想要…  「啊…哦…」只着上衣的女人蹲在地板上,背微躬,头靠着沙发,两只小手拉着腿间的布条,骚浪的吟叫着,沈醉在自己制造快感里的女人完全就没有注意到外面的动静。  赤裸着下身的男人人,甩动着他腿间粗棒般的大东西,按捺了这麽久,在自己那里快要涨破的前一刻,他拉开门,此刻的他根本不愿意再套上一条短裤,因为那对挺翘的那麽高的欲物都是一种折磨。  他颤抖的手拿着钥匙在门眼上倒腾着,不过不是害怕还是激动与兴奋。那「哢哒」的声响让他的心猛然一提不过又立刻放了下来:终於能进去了,那个妖娆的女人此刻不知道再干什麽呢?她会不会害怕的尖叫,引来无数的人的围观,可是此刻的他已经抑制不住想要她的心了。  女人匍匐的靠着那张她经常躺在上面把小手塞进内裤里的沙发上,男人看着一根白色的线条赫然穿梭在她的腿间,耳边听到的是能让人血脉喷张的吟啼声,一声一声的敲击着他的心房。腿心时而绕着拉动的布条反方向的滑动,她真是一个骚浪的却让他沈迷的女人啊!  察觉到背後的人的略带侵略性的呼吸,女人扭过了身子,伴随着一声:「啊…」的惊叫声,女人浑身瑟抖的双腿张开的坐在地上,而那条被搅得如一根布条的内裤落在了她的腿间,那泛着淫光的蜜穴已被她自己的小手用布条拉的汁水淋淋,肉粉的花谷里的小嫩唇贴着,小穴还不住往外挂着淫水。  「不要,不要杀我…我什麽都不会说的,不要…」看着眼前的男人,那麽的强壮有力,她觉得男人的一个手掌都能把她给拍死,而且她刚才还撞见了他不雅的行为,他一定来灭口的,肯定怕自己去告发他。那腿间的巨大更是随着主人的呼吸跳动着,那麽大、那麽粗,而且那长度足以把她的子宫穿破,她觉得自己的腿间好疼,仿佛那大东西正挤着脑袋往自己的嫩穴里紮,紮的里面的淫水与血丝随着它的紮入还流了下来,好疼啊,可是真的好大。女人吞咽着口水,既害怕也有一股别的情绪在里面。而且她下面的小嘴也随着她喉间吞咽的动作而一翕一合的。  男人的脚步往前踏着,那脚步踏下去好像要把地板蹬穿似的。  他会不会一脚踩在她的身上,碾的她骨头都断了:「不要,真的不要…我什麽都不会说的,不会说的…」女人拖着自己的下身在地板上节节後退,地板被她的臀部滑过,黏上了一条汁水的细线,她的臀部抵到了沙发,再也无路可退。  「不要…」女人的声音中充满了害怕与无能无力,她想起身夺路而逃,可却被男人一下子察觉到了意图,虎口卡上了她的脖子。         第03章偷窥狂与浪荡女3(番外)  「啊…不…要…」男人的虎口卡的女人觉得快不能呼吸,那麽指的指腹在脖子上摁下了一个凹洞,女人觉得他的手掌只要一用力,立马能把她的脖子给扭断,好害怕。蹲在自己面前的男人,腿间的巨物的大头正笔直的对着她。  「求求你…」模糊的呻吟从她的嘴角溢出,她还这麽年轻,还没有享受到生活的美好。  「起来,蹲在地上,如刚才那般!」暗哑低沈的声音从进来到现在从没开过口的男人嘴里吐了出来,带着一丝性感。  女人在光滑的地板上蹭了两下腿,终於蹲在了地上,如男人此刻的姿势一般。  男人卡着女人脖子的手终於松了下来,女人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深怕他又来刚才一招。男人捡起了地上那根线条似的的内裤,一只手从女人的臀部绕到了她的身後,把那线条从她的腿间穿了过去。  「啊…」男人双手拉着布条在她腿间的猛然抽动,让她尖叫了起来。  「别叫,不然待会布条勒的,可不是这里了!」男人的视线集中在女人还带有指痕印记的脖子,意思很明显。  「呜呜…」男人的威胁起了很大的作用,女人不敢大声的尖叫,但还是忍不住从喉间发出低低的呻吟呜咽。她刚才也在自己的腿心用一根布条想缓解自己的欲望,可是效果甚微。可是那个男人大手带来的威力却不同小觑,拉的自己觉得两片小嫩唇都要被他拉掉了,而且磨得穴口勒上了布条。  「不要…疼…」腿间的疼意与心理的害怕已经将她刚才的欲望给盖住了。女人眼角坠落的泪珠让男人的心中闪过一丝悔意,他的双手提溜着布条,一个用力,就卡着女人的腿心将其提到了沙发上,女人害怕的搂上了他的胸膛,深怕黑色绒毛的栖息之地被他勒开。  「呜呜呜…」男人的力道真的好大好大,心底的害怕让她忍不住的呜咽之声,胸脯一颤一颤的。  男人的两只手向两侧分开女人的美腿,微曲在两边,将腿心完全的暴露在他的目光下,现在的自己他终於可以近距离的观察了,跟他想象中的一样,那麽的粉、那麽的嫩,而且还骚,骚水挂的布满了整个花谷,他的手指略带颤抖的轻碰上花谷的小嫩唇。  「呜呜…」男人指尖突然的动作,让女人的整个阴户向上抬起,仿佛架空一般,在男人的指尖完全按上时,又猛的落到了沙发上。男人的指尖由於经常敲打键盘的原因,磨上了一点薄茧子,那份粗粝的磨砂感是女人纤细的手指完全不能比拟的的。男人的指尖磨着小肉唇,将它向各个方向倾倒,磨过了它的每一个角落,猛的手指揪起两片小唇,相对着磨着,让它们互相的摩擦。  「呜呜…啊…不要…」男人的指尖才摸两下,抵得上自己的小手插在腿间摸弄好久才有的效果,那麽的想让她吟声大叫,可是,可是这个男人会不会把她先奸後杀杀後再奸呢!女人的腿心浮现出渴望,可是心里却越来越害怕。  「不要,不要杀我!…」女人的声音中带着颤抖,男人的指尖在她的颤音中又摸上了上面的小珠,小珠如豆子般大小,被男人粗糙的指腹搓着,搓的女人的尿意仿佛浮到了穴口。  「呜…啊…」  「小宝贝…小骚货…我没想过杀你呢!我只想上你,而且是你心甘情愿的让我上!」男人喘出的粗气伴随着他低沈的嗓音喷在女人的脸上。  「不要…不要…」女人摇着脑袋,眼中有着惧意,沁出的香汗混着泪珠往下淌,好不楚楚可怜。  「不要嘛?可是我每天从对面的房间看到你把自己的手插在我的手指正碰触的地方,不能满足吧?每天是不是很难受啊?说,想不想让我上,让我操你的小嫩穴,不,应该是小浪穴,你看,骚的多厉害啊!」醉心网络的男人早就看了不少的黄段子,说起荤话来,也一点都不含糊。  他看到了,她经常对着窗户,满以为没有任何人注意到,可是对面的窗户里却有一双狼眼注视着,有时她也躺在这张沙发上,用手指把自己插的泄身,自己那骚浪的模样一定被他看了过去吧!他会不会还拍了照片啊,自己会不会成为艳照门的下一个主角啊!而且他的手心摸的自己真的好想要,而且在这样的环境下,心里似乎在偷偷的兴奋,从没有一个男人能带给她这种感觉。  女人贝齿咬着下唇,可怜兮兮的扭眼看着男人,心里在做最後的挣紮。被一个陌生男人看到自己如此骚浪的模样,真的很丢脸,很丢脸…  「宝贝,给不给我上,你都不知道我家的墙面都被我渴望你的精液打的泛着麝香味呢!每天,我的腿间的宝贝都高高的挺起,知道吗?我在对面站了整整3年,想了你三年,在你的隔壁住了两年。要不是今天被你撞见,我大概也不会鼓起勇气!」男人将自己曾经的窥视缓缓道来。  女人注视着身边的男人,3年,1000多个日子,能这样坚持下来,那得有多大的意志,不管他此时的行为有多麽的出位,可是她也不能认为自己就是一个能站得住脚跟的人,她不乱交,但她也渴望一个男人来安慰他,没有男人,她就自给自足,不知道世俗的眼光能否接受私下里有着这样思想的自己。  「宝贝,给不给我上?让我来满足你!也满足我自己!」男人的指尖摁住小珠,尾指却碰上了出水的小穴,饿着的小嘴往里唆着男人的指尖。  此时女人的眼中面前的男人不再是野蛮的存在,那麽的魁梧有力,那股散发着的野兽气味此时却让她有点沈醉,也许她真的是一个浪荡的女人,犯了对性爱的饥渴症,而此时面前的这个男人就是自己的解药。  「嗯…给…」女人的脸上泛着羞红,臊臊的启口。  「那让我看看你的诚意,看看你的主动!」男人的麽指向下滑动,尾指也顺势陷进了花谷中一截手指,指尖搅动了两下,还没给饥渴的小穴解点渴,立马迅速的撤了出来。  女人扭动着臀部,思想的一转变,立马让她没了矜持,看着那麽可怕的大肉棒,她吞咽着口水,真的好想吃啊!她颤微微的伸出自己的双手,在自己的呻吟声中,白白嫩嫩的手指摸到自己的穴口向两侧掰开粉嫩透水的小穴,指尖卡着细肉向两侧分开,她的後背倚着沙发背,靠着腰部的力量抬起自己的臀部,方便男人的验收。肉粉的里面延伸出一股深幽,晶亮布满穴口,让他充满无尽的想象,仿佛在寻宝一般,而宝物就在花径的最里头。  「嗯…啊…要呢!小骚穴要你喂饱呢!要吃它,吃它!」女人的饥渴的目光落在那昂扬的巨物上,高兴的那物什在男人的腿间又蹦躂了起来,它涨的已处於临界的边缘,再不发泄就要爆炸。  「嗯,真乖,就这样,这就给你,待会插的你一定舒爽的大叫!」男人握起那根巨物,湿亮的大圆头正往外挂着精液。  涨的饱满的肉棒囤积了太久的力量,他的一条腿弯压倒在沙发上,沙发立马凹陷进去很大一片,他的一条腿虚抬着,那沈甸甸的肉棒随着他的动作抵上了女人手指掰开的嫩穴。  「呜呜…好粗,穴口会被撑破的…」女人抬起小脸,此时的脸上有着娇憨,以及对眼前这根狰狞巨物的害怕。  「可是你不想吃它吗?不想被它插,被它干嘛?」圆滑的顶端在穴口处扭动着,时而碰下女人伸在那的手指,那里的热度通过纤细的皮肤传到她的心灵,烧出了更多的渴望,好想吃啊,小穴有意识的开始唆了起来。  「想呢…嗯…好想…可是会被撑开…捅破的…」女人抬起小脸可怜的看着男人,她此时已经对眼前这个男人充满了莫名的依恋。  「那宝贝,我们试试,要是疼,你就喊,我再把它拔出来好吗?」男人淳淳善诱,诱惑着面前其实还很单纯的女人。  「嗯,试试,可要是疼一定要拔出来哦…」女人娇滴滴的说着,其实她还是好渴望的。  男人长长的舒了一口,又吸着一口气,随着龟头的往里抵,那小小的一条缝慢慢的被撑开箍上肉棒,随着圆头的滑进,肉缝被绷圆绷紧,如一根皮筋般的包着圆头。两片嫩嫩的花瓣也无比可怜的随着肉棒的插入被撑开,敞开到极致,无比可怜的贴着那大圆头。  「疼…疼…老公疼…」一丝被撑开的疼意从穴口传了出来,小嘴里自然的吟出了对男人的撒娇声。  「宝贝,好可怜呢!不过为老公坚持一下好吗?老公再试试!再试试,待会一定给骚宝贝很大的满足!」男人扭动着臀部,试图把巨物继续往里送进去,可是看着女人脆弱的模样心底又不时浮上心疼。  女人睁大的眼中晕着水汽,显的楚楚可怜,却更想让男人狠狠的将其欺负。         第04章偷窥狂与浪荡女4(番外)  「没事,宝贝…再忍耐一下,下面的小嘴马上就要吃到肉棒了,来,再往里面吞点,待会一定把你操的美美的,爽爽的叫着求老公操呢!」一声娇娇的老公,酥麻了男人的整个心脏,本来还抬着一份蛮狠的味道,在无形中已经给女人化解了!  「嗯…嗯…」嫩唇包着肉棒随着小腹的收缩努力往里吞咽,男人也配合的往里转扭着。  「哦…被撑开了…要破了…」楞勾卡着穴口,男人的臀部猛然用了一点力往里捅着,终於将三分之一的肉棒给送了进去,可是小穴也被撑到了极致,疼意从男人肉棒的皮肤上蔓延至整个小穴直至女人的全身。  「宝贝,老公看看…嗯,没被撑破呢!而是箍着肉棒的穴口被绷的晶莹透明了!马上就要喂到小穴的最里面了呢!…」男人的手指滑着女人的小鼻头,将上面的小汗珠抹去,指尖抚着唇瓣,女人伸出的舌尖将它含进了嘴里,红唇裹着粗粗的手指吸得津津有味。  「宝贝…来了…」臀部积蓄着力量,随着腹部的一个收缩,粗粗的棒子劈开里面的软肉,插进了肉径里,虽然还有很大一截还露在穴口,但已经抵到了花心。  「啊…」那被劈开的生疼,让女人猛然张开嘴大声啼叫,那抵到花心的灼烫又让她的小嘴猛然闭拢紧紧的咬住他放在自己口中的手指,留下一圈牙印。  静置了好久,时间的流逝,滚烫带去的不再是疼楚,而是对男人的渴望,女人的牙尖磨着男人的指腹,小嘴往里吸着,那臀部也扭了起来,小穴绕着肉棒转圈,适应着那份被撑紧的巨大。  「宝贝…发浪了啊?还疼不?」男人的手从女人的嘴里抽了出来,小嘴里还发出了不舍的含糊声。男人的两只手顺着女人光裸的腿滑到了腿弯处,手腕一个转动架着女人的双腿抬了起来,女人的身子随着他的动作陷进了沙发里,可是插着大肉棒的臀部却抬了起来。  「啊…哦…」女人的身子被压着几乎团在了一起,她的双手张开向後着扒拉着沙发上的布料,可是怎麽都抓不住,没有办法的她,把自己的小手也放上了几乎翘到自己脸部的脚丫子上。而男人曲跪在沙发上,那根粗大的棒子就这麽斜向下的塞满了小粉穴,晶莹剔透的嫩穴紧紧含咬着肉棒,岔开的腿间,那颗小珠已经挺起,小粉唇仿佛也被贴着的肉棒涨大一般。眼前的情景,让男人看的全身都在充血冒泡,浑身的细胞也在叫嚣,肉棒往上拔出一点,穴口圈紧的软肉恋恋不舍的被脱了出来,一个下压,又狠狠的捅了进去,似乎捅的更深,他都感觉到压在他手心里的腿弯内侧的细血管在跳动。  「嗯,我的小骚货…喜欢这种居高向下的干吗?滋味很爽吧!」男人摇着臀部,肉棒在花巢里扭动着大头,花心被搅的已花颜失色。  「啊…喜欢…喜欢…小嫩穴要吃大肉棒,嗯嗯嗯…要吃…」女人的小手掰着自己的脚趾,将脚掌绷的直直的。才那麽一下,就让她有了欲仙欲死的感觉,那种感觉真是太爽了。尾椎骨坐着沙发,成了她全身的着力点。  下压的姿势,总是能让男人方便的插入,不必像刚才插入那般艰难,总是能较容易的就插进花心里,刚开始还是一下一下的大进大出,可随着女人的浪叫声越来越大,小脑袋更是无措的左右摆动了起来,那原来抓着莲足的手摸上了她自己的乳球,随着他的插入与抽出,也一捏一放的玩起了那对饱满的想让他将脸塞到中间的一对大奶子。  「嗯…啊…用力…还要用力…啊…用力的操我…」女人嘴里随着他的抽插吟出一声声魅惑人的淫荡的呻吟。  「小骚货,小骚货…啊…」男人的喉中嘶吼出声,架着腿弯的手心更加用力,臀部更是如打桩机般在蜜穴里夯动起来,实打实的快速的在穴里大进大出。小肉唇被肉棒拖来又拖去,肉穴被插得「噗嗤噗嗤…」的作响。  男人激烈的狠捣,让女人的小身子如逢甘露一般,全身都泛起了那种媚人的粉,大眼无助的看着他,可又由於他的每下狠撞,自足的闭起双眸,沈迷在每一撞的余韵里,细细的品味咀嚼。  女人下面的小嘴也被主人的思想所影响,乖乖的吞吐着肉棒,吃的带劲的淫水馋流,被插的扑出的汁水漫出蜜穴由上向下的浇着,那蜜穴此时就如细小的喷泉口,而肉棒就是通上的电流,每一向下的插入,就往外扑出一泼水,顺着穴口往外淌,有的流到了花唇上、小珠上,有的顺着臀缝,经过菊花,流到了身後。将整个腿心都糊的黏黏的。可上面的男人还在持续不断的狠戾的插着。  时间不知过去了多久,窗帘被风不断的刮起又刮落,那对面窗口的窗帘还是如以往一般没有拉起,可是它的主人却在干他梦了1000多个夜的享受事。  被肉棒撑开的花穴在肉棒不知多少下的大力捣入後,由花径深处生出一股战栗,顺着花径向外蔓延,到穴口、到花核、到整个腿心,然後女人的身子整个是一阵阵间歇性的痉挛了起来。  「啊…啊…到了…啊…」女人的双手掐着自己的乳球,哪怕掐疼了也没有放手,这怎能抵的上男人带给她的极致的欢愉呢!  小穴随着女人的身子也是一阵阵的收缩,咬的男人的肉棒躁动的在里面更加带劲的插顶,软紧的热穴如销魂洞窟带给他的快感怎能用任何一句言语来形容,难怪古人就说:女人乡,英雄塚. 终於尽兴了的男人抖动着臀部抬起脸,闭眼的将热烫的精液射到了花巢中,烫的小身子又开始新一轮的痉挛。  发泄过的利器还是不愿意从销魂洞里抽出,它搅着灌在里面的精液,荡的女人喉中仍然不住的哼哼的呻吟着。  满足了的男人撑起自己的腿,随着肉棒的拔出,女人的小身子在抽拉中又敏感的高潮了一把,白白的汁液随着肉棒的拔出,仿佛被注入水力的温泉一般从花径里喷了出来。看的男人那是刚拔出的肉棒又想往里捅。  「啊…北北…不要了,你个神经病,大变态,我再也不跟你玩这种游戏了!」梁暖暖从何旭北的手心里抬起脚弯,把还在哆嗦的双腿给耷拉了下来。她当时怎麽就同意了那混账的这种主意了呢。而且他现在的主意是越来越馊。  这次故事里何旭北扮演一个喜欢游戏的网络男,而梁暖暖则扮演一个多年没有男人单纯又风骚的女人,在对面的房间里男人利用望远镜偷偷看着此处的女人,有时也会看见她的自慰,可他就是为她着迷,为了更进一步的接触这个女人,每晚在女人安睡时,他睡到了她隔壁的房间里,在她要清醒的时候,又回到了对面的房间里,观察着女人的一举一动,很多时候,情难自禁的他会到他与她紧邻的阳台上,偷偷的拿下一条湿湿的内裤,按在自己高涨的性器上发泄着那难以淤解的欲望,想象着她的美好,想象着她的一颦一笑。事後的他洗好了内裤又挂了回去。一切都是偷偷的进行,可哪知某一天却被失业在家的女人逮了个正着,吓得女人把钥匙遗失在阳台上,他进入她的香闺,获得了一逞兽欲的机会。  「北北,你是不是每天都在想着这麽变态的主意啊!」刚小死的躺在那的梁暖暖终於恢复了她的活力,爬到了同样躺在她身旁喘气的男人的身边,双手搂上了他的手臂,还光着的腿心又坐到了他的大腿上。  「骚丫头,刚才那样的姿势还没喂饱你啊!又想要了?还不是你整天勾搭我,才激发了我无尽的想象力,而且你也这麽入戏,仿佛跟真的似的,是不是很爽,很刺激啊?」男人抬起脸,满脸揶揄的看着脸带春意的女人,以前就觉得自己的暖暖咋这麽好看的呢?现在也是一天比一天漂亮,有韵味,有女人味…  「臭北北,以後不跟你玩了,哼…我才不是骚丫头呢!你是骚北北,坏北北。」梁暖暖真恨不得在男人身上咬上两口:坏北北,肯定每天都在想着把自己给扑了,虽然自己每次也被他弄的有一股乐活的升天的感觉,可是自己也不能想出出这样的主意啊,这个坏人一定想了很久了,还偷窥狂与他心仪的浪荡女呢!  「小丫头…你看…又把北北的大腿根给弄湿了呢!还不骚啊?都流这麽多骚水了!暖暖,我们再来一次吧!」何旭北那半耷的欲物又再次生龙活虎,他现在还就对这种游戏乐此不疲了,而且自家暖暖的配合度也极高,演的那麽的逼真,那馋的他,勾的他啊!  「不要嘛!不要嘛!暖暖今天已经被喂饱了呢!再吃就撑了哦!」梁暖暖嘴上说着不要,可是腿心那可还是诱惑的在男人的大腿上蹭上蹭下的。  「那这次,给我家宝贝暖暖在上面,北北被压行不?」何旭北不忘祭出诱惑的糖果。  「上面啊?嗯,好像还想!」奇葩的女人的脑子里有着奇葩的想法。  於是在这套男人特地在市区买的新房里,又上演了一场男下女上的性爱姿势,微风还在吹拂,欢爱也在继续,男女的呻吟声也继续伴奏着。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1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