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柔情多少爱(1~15章全本)




字数:33万

(一)青青如晤 

「你要上台北找工作?」 

「嗯,怎?不欢迎啊?」 

我讶异的望着电脑萤幕,看着她打出来的字。她,是我在网路上认识的朋友,她是我常逛的BBS站里面的风云人物,大家都叫她小青。 

第一次跟她在站上聊天时,是她call我的,当时我还在当兵,认识她的第一天还聊到我差一点逾假。由於部队任务性质特殊,常常管制休假,在那种情况之下我根本没有想到还会继续跟她搭上线。但难得放假的时候,她总是会丢个水球问我:你还没死啊? 

经过几次闲聊,得知她住在台南,跟我同年,在某个私人公司担任接待员,微薄的薪水,没有什么未来的前途。本来有个快要论及婚嫁的男友,但几年前绕跑了,「原因不明」。她对感情很失望,也从来没有再交过男朋友。没有上班的时候就是挂在网路上,认识一堆网友,有男有女。 

由於她在性版常发表语出惊人的谈话,所以在站上很出名。我也常逛性版,但看文章却从不看是谁发表的。后来她跟我说那些文章是她发表的,我翻了翻之前的旧文,才发现我遇到「高人」了。何谓「高人」,当然就是她在性方面的知识和经验异常丰富。 

上述我对於她的认识,是当兵生涯最后十个月,每次放假跟她聊天,一点一滴了解的。对他并没有特别的感觉,只是一般朋友,什么都可以聊的朋友,包含「性」。我对这档子事也不是没有经验,但当兵前跟女友分手「怕兵变,所以长痛不如短痛,先分了」后,就再也没有实战经验了。想要的时刻,只好请出我的右手来帮我解解闷。 

「为什么要大老远跑来台北?你家人不反对吗?」 

「有人介绍好的工作,当然去啦,我也26岁了,这种事情我自己做主就可以了。」 

「那你要住在哪里?」 

「住你家好了。」 

「呃……」 

「开玩笑的啦!」 

「吓死我了!」 

「你可不可以帮我找租屋啊?」 

「你这新的工作地点在哪?」 

「松山区。」 

「我尽量啦!」 

「还有,不要太贵。」 

「预算多少?」 

「五千,要含水电喔!」 

「台北找得到这种地方我头给你!」 

「拜托找看看啦。」 

「尽量……」 

「好啦好啦,不要那么不甘愿咩~~」要跟我撒娇了…… 

「你不要抱太大期望。」 

「大不了给你一些好处啦」 

「什么?」 

「嘻嘻,我要离线罗,拜拜!!」 

「喂!话不要讲到一半啦。」 

萤幕上出现要我按ctrl+c的指令,她溜得很快。什么好处?我开始有点胡思乱想
。「该不会要跟我打一炮吧。」我会这么想不是没道理的,因为,她跟我说过,她有跟网友出去一夜情的经验…… 

其实我并不惊讶,因为从她的文章里面多少可以看出一些端倪。后来我们聊天的时候,她也常跟我讲一些跟别的网友出去做爱的事情。她自认为自己的安全措施做得够好,但为了怕有擦枪走火的情况,还是会随身携带保险套,并且定期服用避孕药。 
我从没有看过她的照片,因为她说她很少照相。其实,在我心目中,早已勾勒出她的形象:大恐龙一只。因此,我始终刻意跟她保持距离,即使有几次她说「有事情」上台北,说若我方便可以一起出来玩玩,但我都说我有事而拒绝了。但这回,势必要跟她碰头了。 

往后几天在网路上遇到她,总是在讨论她要上台北的事情。后来才发现要帮她的事情还真多哩!除了找房子,还要帮她再找一些工作机会「因为她怕她朋友不够力,没有办法让她得到那份工作」,还希望我能够去火车站接她,因为她会先带一部分的行李上来,需要有个司机来帮她载。其他的家当,则是利用宅即便送来。 

「拜托,我只有一台机车!」 

「东西不会很多啦,大概会先带几套衣物,还有一台笔记本。 」 

「带笔记本干嘛?」 

「不上网我会死啦!」 

「地方又还没帮你找,找到又不一定会有网路线,你去网咖不就得了。」 
「不管啦,没网路线我就自己打电动。」 

「我又还没答应要来载你,你不是认识很多网友住台北的吗?」 

「不行啦,他们不可靠啦!」 

「为什么?」 

「哎呀,你以后就知道啦,我要下线罗,掰!」 

「喂,你……」 

又出现ctrl+c了,算了,反正我也习惯她这种离线方式了。话说回来,退伍后我
经过别人的介绍,跑到一个财团法人机构当行政助理。钱没多少,事也没多少,但我自己的时间倒是挺多的。打杂的事情做完后,我就有空可以看看高考的书,经济不景气,还是铁饭碗来得好。早上八点上班,下午五点下班,被配给一台电脑,还有一个私人的隔间,还有网路,夫复何求。 

这几天有机会就帮她到网路上面看看有没有符合她要求的租屋资讯,但用我的胳肢窝毛想都知道,不可能滴。 

直到两天后的一个中午,我跟另一个工读生阿明到外头吃饭,我对他说这件事情,隔天他跑来跟我说找到一个地方,月租四千,包水电,地点在松山区和中山区的交界处,而且还是单独一个建在顶楼的加盖铁皮屋,房东是个老阿妈,不是会偷装针孔的怪叔叔,她一个人住在楼下。 

那天下班后我跟阿明跑去看,果真如此,老阿妈人很好,原本说不租给男生的,但我向她表明是帮一位女性朋友承租之后,老阿妈也就放心了。可是为什么租金会那么便宜,总觉得怪怪的,而且进去看屋内摆设时,心里总是毛毛的。 

「阿明,你不觉得有点怪怪的。」我在阿明的耳朵旁边小声的说。「嗯,我知道。」阿明表情怪怪的。而老阿妈则是一直笑着眯着眼看着我们。 

「阿妈,我这有台数位相机,介不介意我照几张相片,我要给那个要租的朋友看。」 

「呵呵,青菜,青菜。」 

「呃……谢谢」 

我环视了一下,真的是越想越奇怪,这里不但包水电,里面还有单独的卫浴设备,一张床,一个衣柜,一个梳妆台,这么好康,租金怎么会那么便宜。我匆匆照了几张后,就跟老阿妈道别。回家的路上,我再跟阿明提出我的疑惑。 

「五哥,不瞒您说啦,那个地方出过事情。」我就知道…… 

「什么事你直说好了。」 

「那地方不太乾净啦!」 

「怎知?」 

「大学同学曾经住过那边,然后……」 

「OK,我知道这样就好了。」反正也不是我要住那,嘻嘻…… 

回到家后,我马上上网,果真她也在网上,可是她正在跟别的网友聊天,我只好用丢水球的方式跟她说。 

「房子我找到了。」 

「真的?你等我一下……」她跟之前那个网友切,然后转来跟我聊天。 

「你在干嘛?」 

「嘻嘻,有个网友说他网爱很厉害,所以就跟他玩玩罗」哇哩…… 

「你也太闲了吧!」 

「很久没玩啦,怀念一下罗,小裤裤都湿了。」 

「那你干嘛还要跟他切?」 

「你比较重要咩」少灌迷汤了…… 

「好啦,我跟你说,地方找到了,很便宜,你的要求都有,照片档案已经传到你的信箱了,你去看看。」 

「真的吗?好,你等我一下,我去收信……」 

「哇!真的不错!哪找到的?」 

「同事介绍的……」 

「好,就决定租这个地方了,什么时……」 

「等等,我还没讲完。」 

「????」 

「你信不信鬼神?」 

「我信耶苏。」 

「那最好是耶苏会说中文。」 

「怎啦?」 

「我先跟你说喔,那地方不怎么乾净。」 

「闹鬼啊?」 

「我还是决定要租了。」 

「呃……」 

「真的没关系啦,反正我看多了!」 

「哇哩!你说啥??」 

「嘻嘻,反正我又没做伤天害理的事情,怕谁啊?」 

「好吧,随便你,反正我已经尽了告知的义务了。」 

「谢谢你喔!给你波一个。」 

「少来……」 

隔天我就跟老阿妈敲定这档子事情,然后用email告诉小青直接跟老阿妈约要搬到台北的日期,然后?什么然后勒,我就没事啦!!哈哈哈!! 

再隔天我收到小青的email,她说已经跟老阿妈房东约好了,这个星期天就上台北,这样她星期一就可以直接去面试。我看了看墙上日历,呃,今天是星期五,那不就表示两天后她就要上台北了?怪,我在穷紧张什么啊!她来台北是她的事啊?关我屁事?不对,好像还要去车站接她的样子…… 

跟她约星期天晚上六点在台北车站北一门那边等她。心情相当紧张,因为不知道会跑出什么怪物出来。她也没看过我的样子,我只能跟她说我大概的容貌,还要当天的穿着。 

其实到了指定地点,我不敢下车,因为如果出现的是一个胖妹,我会当下就加足油门溜走。反正那边等候排队的计程车很多,她也知道租屋处的地址,要过去应该不难。等了差不多十五分钟,我看了看周围,好像没有看到所谓的胖妹。没熄火的机车引擎隆隆的响着,我的心也是一上一下的跳着。 

「滴答滴滴……」我的手机突然响起。 

「喂,小五吗?」手机另一头传来一阵令人听起来舒服的声音。 

「嗯,你……小青吗?」 

「我到了喔,你是不是坐在机车上的那个帅哥啊?」 

「呃……对啊。」自觉跟帅哥两个字搭不上…… 

「我去找你喔!」 

「……等等……喂!!」她已经挂掉手机了,果然跟她的作风很像。 

此时从来往的人群当中窜出一个女子,身高约168公分,长发,脸蛋长的还算正常,但也应该有中等美女以上的资质。 

上半身穿着一件灰色毛衣,下半身则是一条黑色窄裙,两手各提着一个包包,肩膀背着一台放笔记本的黑色皮袋,朝我这边走了过来。 

「小五?」我一晃神,她已经走到我的面前。 

「对,小青?」 

「废话,不是我还会是谁啊?」 

「呃……」 

「怎么不下车到北一门里面等啊?我很早就到了,就在里面等你。」我不敢跟她说我准备要绕跑,如果她是一个大恐龙的话…… 

「没有啊,我……」 

「怎样?看到我有什么感觉?」 

「啥?呃……没……」我怎么结巴起来了。 

「啊,没感觉啊!亏我还画了一点小妆。」 

「还……还不错啦!」 

「真的啊,嘻嘻」她眯着眼睛对我笑了笑,突然觉得,她好可爱。 

「东西要怎么放比较好呢?」 

「呃……喔……」我赶紧回神,「你这个包包比较小,放车箱,反正里面的安全帽是要给你带的……」 

「还要戴安全帽喔?」 

「对啊!台北警察抓的很凶。」我拿出给她的安全帽,然后把小的包包用力塞进去。「这里面没什么重要的东西吧?」 

「没,一些换洗的衣物而已。」呃……换洗衣物,难道是…… 

「那这个大包包和笔记本呢?」 

「大包包放前面,笔记本让我来背。」 

「你这样会不会不方便骑车啊?」 

「不会,我习惯了,相信我的技术好不好。」我把她的笔记本接手过来,交叉背在我身上。然后把另一个大包包安置在前座,收起机车脚架,等她上车。 

「可以侧坐吗?」她看了看自己的窄裙。 

「小姐,拜托不要害我好不好?」 

「喔,那只好……」她一手扶在我的肩膀上,另一手稍微拉起窄裙,鱼跃一跨,上了我的机车。但也因为这样,两条粉白的腿就这样露了出来。 

「呃……你这样没问题吧?会不会走光?」 

「没问题啦,我压住前面了……」「你不介意我另只手搭在你肩膀上吧?」 
「啊,不会不会。」我斜眼看了看她露出大半的大腿,心里有了一点悸动。 
(二)金屋藏娇 

约莫三十分钟的路程,终於抵达目的地,不过中间有下车买一些吃的喝的,不然以星期天晚上的车流量加上我的飙车技术,应该十五分钟就可以到了。 

「啊,就是这里啊?」 

「嗯,先去找房东拿钥匙,她就住在五楼。你看,上面那个加盖的铁皮屋就是你的新家。」我一边把她的包包拿出,一边指向楼上,她眯了眼抬头往上瞧了瞧,我也眯了眼偷瞄了她的粉颈。 

「你要跟我上来吗?」她试探性的问道。 

「好人做到底吧,我带你上去。」 

「嘻,你真好。」她又眯着眼对我笑了笑,那勾魂的眼神,令人迷惘。 

见了老阿妈,签了一些切结书,我问老阿妈要不要先缴保证金或是预付前几个月租金,老阿妈连忙摇手,笑着跟小青说等她住习惯再说。 

小青对我伸了伸舌头,我也知道为什么老阿妈那么阿杀力,有人肯租她那间鬼屋就已经要偷笑罗,说不定过几天小青就准备要换租屋了。大概又闲聊了一阵,接过老阿妈给的钥匙,我和小青就提着东西上楼去了。 

登上楼顶,先是一道铁门,没锁,我直接推了进去。接下来往右转才是铁皮屋的门。由於楼顶很暗,老阿妈有特别交代在门边有两个开关,一个是门铃,一个是开启门上小灯泡的按钮。问题是,上面已经很乌漆摸黑了,要找开关还真得瞎子摸象。於是小青和我就一起伸手探索着门边,看可不可以找到开关。 

「嘿,我找到了。」我的小指触碰到一个小按钮,於是我便用力的按了下去。 
「叮咚!」突然一声,差点把我吓得出屎,原来我按到的是门铃。 

「死鬼!吓死人了啦!」小青也吓得用力拍了一下我的肩膀。 

「歹势,那应该是这颗才对。」我又摸到了一颗按钮,这次终於「重现光明」。 
开了门,进入里面,再开里面的灯,小青则跟着我的后面进入,还不时四处张望。我卸下小青的行李,枯坐在床上。 

「那~~你先看看,我休息一下。」我开了一瓶刚刚在路途上买的水果水。「你要不要喝?」我递了一瓶给她。 

「嗯,谢谢。」我帮小青开好瓶,她一边喝一边到处巡视着。 

「不用看啦,就这么一丁点地方,那,这是你的床,那个小隔间是浴室,这个化妆台也是原本就摆在这里的,这个电话好像只能打进来不能打出去……」说到电话,电话突然就响了起来,又害我吓到ㄘㄨㄚ青屎…… 

「哈哈哈,你很胆小~~」他妈的,帮你忙还亏我…… 

我接起电话,原来是老阿妈打电话来的,她说她那边有个小冰箱,要我问小青需不需要。小青接过电话跟老阿妈千谢万谢,最后,我被小青推下去搬冰箱……虽然只是一个单门的小冰箱,但是退伍前当老兵爽过头,体能下降得很厉害,搬起来依旧相当吃力。 

接上电源,把刚刚买的东西塞一塞,居然已经把冰箱塞满了。我累得倒在床上,小青则是拿着买来的抹布,到处擦来擦去。 

「这里好像真的很久都没人住了……」 

「嗯,我已经跟你说的很清楚罗!」 

「我知道啦,谢谢你啊!」 

小青脱下鞋,跪着爬上床,打算擦拭床头柜。我的脸,距离她那被窄裙包着圆滚滚的臀部,距离不到三十公分。我按耐不住性子深吸了口气,不知道想要闻什么,但又很期待能够闻到一些什么。 

「喂喂,你快压到我了。」我还是礼貌性的试探一下。 

「啊!」小青回过头来看着我的脸,噗哧的笑了出来。「干嘛,怕我的大屁股压扁你啊?」我倒有点希望那两片臀肉真的能够压上来。 

我斜眼向上,瞪着那摇来晃去的大屁股,想要找寻一些什么似的。 

「我穿丁字裤啦!」 

「呃!?」彷佛作弊被人抓了包似的,为啥她知道我的心里在想什么? 

「每个跟我见面的网友都会问这个问题啦!怎样?我的屁股好看吗?」小青刻意在我面前扭动了一下她的粉臀。 

「不赖!」 

「想不想摸啊?」 

「呃,福利来了吗?」我心想。 

「不想啊?那就算了。」喂,你根本没有给我搭腔的机会啊!!!!! 

突然,一阵悦耳的声音从某处传来,是小青的手机。 小青赶紧下床打开她的小包包,手机铃声就是从里面传出来的。 

「喂,嗯,我是……已经到罗,那么快?好,你等一下。」小青关上手机,倒卧在我旁边,水汪汪的眼睛直瞪着我:「小五~~~~~」 

「干嘛?」无事不登三宝殿…… 

「快递公司把我的行李送来了。」 

「那么快????」 

「我昨天晚上就寄件啦!」小青跟我吐了吐舌头。 

「Then?」 

「你可不可以帮我搬上来啊?」 

「我希望我可以说不……」我登的从床上坐起,然后才起身往门口走。 

「谢谢你啦!好人做到底咩。」 

到了楼下,刚好看到一台卡车从巷口正要转进来,是快递公司的车没错。 我对着司机招招手。司机停下车,打开货车后门,卸下三大箱两小箱的包裹。 

「我是帮忙搬的,五箱?」 

「对。」司机擦了擦汗。 

「你等一下,我问看看。」我转身去按对讲机。「麻烦快一点,车子在这巷子没有办法停很久。」我跟司机比了个OK手势。 

「喂,小青啊?」 

「怎么?」 

「你运几箱啊?」 

「三箱!」 

「可是这边有五箱?」 

「啊?五箱啊……哎呀,我记起来了,今天早上我又寄了两小箱,里面是一些我爱看的漫画和小说啦,自己都忘记了说,快递公司一起送来了喔,真是太有效率了……」 

「好好好,我知道了……」转身跟司机签收,司机还很好心的帮我把箱子移到靠近门口之处,才匆匆驱车离开。 

「嗯……这该如何是好勒?一箱一箱搬吧。」 

我从三个大箱子搬起,因为里面只有衣物,不算太重,只是这里没有电梯,我只能一趟搬一箱,累煞人也。 

搬第一箱上去,我看小青已经躺在床上休息,搬第二箱上去,她已经将上衣换成普通的T恤,刚被毛衣包裹住的姣好身材稍微显露了出来,搬第三箱上去,我已经快虚脱了,汗已经湿透了内衣,但看到小青也已经把窄裙换掉,穿上居家的蓬松短裤,令我精神为之一振,我也脱掉上衣,只穿着内衣,继续赶工搬运着。搬第四箱上去时,我索性将剩下的两箱叠在一起,一口气直冲顶楼,但,好重。我发挥还在部队中「矜持、精壮」的精神,硬上去,终於把所有的东西都搬完了。 

「辛苦你罗!!喝杯水吧!!」 

「呼……」无力中,不想说话了。 

「你好厉害喔,看你外表柔柔弱弱的,居然还有这种本事。」这是在夸奖还是在讽刺啊? 

「还好……让……让我休息一下……」我又趴回床上。 

「帮你按摩按摩。」小青假仙的在我的手臂上捏了捏,没啥效果,但,聊胜於无。 

「应该跟你收钱才是。」 

「哎呀,谈钱伤感情啦!」小青突然抓住我的手掌,往她的大腿按去,一阵失去很久的触感,让我心头震了一下。「这样可以抵销了吧。」 

我斜眼往她大腿看过去,发现小青盘腿坐着的姿势,隐约可以看到那神秘的三角洲风光从裤口暴露出来。红色的丁字裤,包裹着那未知的阴埠,几根稀疏的阴毛,从丁字裤旁边窜出,跟我打着招呼。 

「哎呀,死相,偷看我!」小青把我的手丢了开来,然后把自己的裤管压住。 
「哎,不够啊……」我心里呐喊着。 

「那,接下来呢?」我赶紧转移焦点。 

「帮我把箱子和包包里面的东西都拿出来好吗?我把东西放定位。」 

「嗯,这简单。」自觉休息的差不多了,我又坐了起来。 

我用钥匙割开所有箱子封口,第一个箱子里面只有棉被和枕头,我拿出来丢到床上。第二个箱子里面主要是外套、衣服还有日常生活用品,我一样样拿出来,小青接手后再看东西该放在哪里。 

第二箱东西全清光后,我打开第三箱,里面都是衣物,折的整整齐齐的,这样就可以直接拿出来不用再折一次。我小心翼翼的一件件拿出来,小青迅速将衣物置入衣柜里面。不一会,箱子逐渐见底,但最底部还有一些不明物体被一层报纸盖住。我掀开报纸,报纸下面放的是五颜六色的内裤和胸罩,还有两个鞋盒。 

「哎呀,你的玩意儿还真多啊!」 

「不要乱看,快拿来。」 

我一把一把的抓起,这是第一次接触那么多的女性贴身衣物,下体不自觉有点肿胀的感觉。 

仔细看看,她的内衣裤花样还真多,颜色变化也相当丰富,不像多年前跟我分手的那个无缘的女友,看来看去总是那几套。小青的内裤总是缩成一小团一小团的,比较看不出什么样式。但胸罩可就瞧的一清二楚了,有前开,有后开,还有半罩、半透明、无肩带……尤其那深遂的罩杯,让我不禁想要知道小青的胸围到底有多大。 
「这……有34D吧?」 

「不对。」小青忙着将那些小内裤堆在一起排好。 

「那是多大?」我眯了眯眼直盯着小青的胸部目测,但因为她穿的家居服还是稍嫌宽松,实在看不出来胸前那两块肉到底有多雄伟。 

「刚在机车上你没感觉到喔?」 

「隔着毛衣感觉比较迟钝。」我想起刚刚送她来这边的时候,她的胸部因为煞车的关系--「我不是故意要猛踩煞车的!」--三不五时接触到我的背部,但因为我的外套以及她的毛衣的阻隔,真的感觉不太出来。 

「你猜啊!」 

「大还是小?」玩起益智节目的游戏来了。 

「都有。」 

「啊?你两粒大小不一样喔?」 

「去你个头啦!」 

「到底是多大啦?」我拿起一个胸罩端详着。 

「拿来啦,不要乱玩。」小青抢走最后一个胸罩。「33E。」 

「33E?」多惊人的数字。 

「嗯,那两个鞋盒拿过来。」 

「这是什么啊?」我拿出其中一个鞋盒摇一摇。 

「不要乱摇啦!」她马上抢了过来,丢进衣柜深处。 

「就鞋子嘛!应该是布鞋或凉鞋吧。那这个呢?」我又拿出另一个鞋盒摇着。 
「叫你不要乱摇你还乱摇。」 

不知小青在穷紧张什么,急着要抢走这个鞋盒。我听里面发出来的声音,不太像是鞋子,好像是许多塑胶物品碰撞的声音。小青来抢,我也没多说什么,直接把盒子递给她,没想到一个「溜手」,盒子掉了下去,小青也没有接到,盒子里面的物品散了出来。我定眼一看,两根按摩棒和一个跳蛋。 

「哎呀!」小青脸上泛起一阵红晕,连忙蹲下收拾这个残局。 

「啊!抱歉抱歉……」我不知道该不该帮忙,但却从她宽松的领口看到雄伟的两个肉球被一个黑色的胸罩包覆着。 

「羞死人了!」小青收好东西站起来,我连忙别过头去转移视线。 

「不要假仙,我知道你刚才在偷看。」糟糕,被发现了。 

「没,我……什么都没看到。」 

「那我的胸罩是什么颜色?」 

「黑的!」啊……答腔答得太顺了…… 

「你还说没偷看!」小青整理好衣柜的东西,碰的一声关上衣柜的门,转过身来瞪着我。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事情好像有点肿大,我往后退了几步。 
「还说不是故意的!!」小青一步步逼近我,我退到床边,被逼得靠到墙上。 
感觉有点不对劲,毕竟刚才她的屁屁对着我的脸的那个时候,加上我以前对她的认识,我以为偷看一下应该没啥关系。 

现在到了这个地步,我的脑筋有点混乱,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眼见她已经靠到几乎跟我贴近的部分,甚至可以从她愤怒的瞳孔里面看到惊慌失措的我。倏地,她的唇贴上了我的唇,这下我可完全傻了……吻了差不多三十秒,哎,其实也就只是两片唇贴在一起,舌头都还没伸进去哩,小青就离开了我。 

「这……」 

「怎样?不够啊?」 

「不是……我……」 

「小五,」小青整个人靠在我的身上,这下我的正面可完全感受到33E的压迫了。「谢谢你,从来没有人对我那么好。」她好像变成一只小猫似的窝在我胸前。 
「没……没……一点小事情而已……」 

「每个男人只想跟我上床。」 

「你怎知道我不想?」 

「我就是知道。」好玄的回答。 

「不过我说老实话,」我吸了一口气。「你再这样贴下去,我会想……」 
「嘻!」小青抬起头,又用那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说:「我也想!」 

「啊!」 

我还没反应过来,小青又是将唇贴了上来,双手还不停在我胸前游走,舌头试探性的伸了出来。这样的挑逗我怎受得了,马上也将我的舌头伸进她的嘴里作为回应,由单纯两片唇肉紧贴转成深情的热吻、唾液的交换。 

由於刚刚上衣脱掉一件的关系,我上半身只穿着一件内衣。小青游走於我胸膛的手很快找到两个突起的定点,於是乎她便针对这两个凸点来回画着圈圈按摩着。那正是我最主要的性感带,敏感度甚至大过我的阴茎。 

或许因为小青经验丰富的关系,她立刻根据我的反应,掌握住我的落点进行重点攻击。我真的大受刺激,阴茎已将牛仔裤撑得半天高。我抱住小青的腰,往床上躺去。此时小青在上,我在下。持续激吻数分钟后,小青抬起头来看着我。 

「嘻!」干嘛对我傻笑? 

「有什么好笑的?」 

「你真容易上勾!」 

「呃……」 

「我从来没有这样。」 

「怎样?」 

「主动。」 

「那……为什么……对我……」 

「因为啊……」小青又在我额头上吻了一下。「你是一个好人。」 

「只是帮你一点忙而已……」每次我被夸奖总是会不好意思。 

「不,我看人很准的。」是啊,毕竟你经历那么多男人。 

「难道你都没有看走眼过?」 

「只有一个。」 

「谁?」 

「那个绕跑的男人」啊,前男友啊! 

「对不起。」我晓得她不喜欢提到那段过去。 

「没关系,事情都过那么多年了!」小青笑了一笑。 

「不再找一个?」我问个啥鸟问题啊! 

「不了,交男友太麻烦了。」 

「那……」 

「你问题很多喔!」 

「呃……」 

「给你问最后一个问题。 」 

「啊……」我不知该说啥,只好随口一说:「你真的有33E啊?」 

「你刚不是看到了吗?」 

「不清楚。」 

「那这样够清楚了吧。」小青立起上半身,迅速将上衣脱掉。胸前那两粒肉团终於呈现在我的眼前。 

「呼。」我发出一声赞叹,但小青的动作还没结束,她两手在胸前一拨,两个罩杯立刻往两侧分开,原来那件胸罩是前扣式的。小青的巨乳解脱了胸罩的束缚,赤裸裸的摊在我的面前,乳头不大,乳晕呈现暗红色。胸型相当漂亮,就像两个大水滴状,饱满却又不下垂。 

「唉,以前这还是粉红色的,但被吸多了,颜色就越来越深了。」小青用手指顶着两个乳头,好像按门铃似的。 

「不给你吸!」我都还没开口勒!!!!!! 

「那……可以摸摸看吗?」 

「嘻!不能大力捏喔。」 

我伸出颤抖的双手,从小青巨乳的下方摸起,一开始只敢用一根手指头的指尖来触碰,逐渐地,整个手掌都附了上去,这样也只涵盖了乳房一半的面积。我轻轻的挤压着,两手拇指按住两边的乳头,快速的揉捏着。 

但男上女下的姿势,让我的手举得好酸,於是我一个翻身,让小青躺下,自己则在上方,继续我的揉捏,还有近距离的观看那对躺下后还不会往两侧外扩的胸部。小青双手呈投降状,头则侧到另一边,闭着眼睛似有似无的呻吟着。我趁这个机会偷偷舔了右边的乳头一下。 

「嗯哼……哎呀……都说……不给吸了……」 

「我没有吸啊,我用舔的。」我看小青没有明显反抗,又轻轻舔了第二下、第三下…… 

「啊哼……不要……不要这样……我……受不了……」小青微微挺起胸部,说话的音调也更加颤抖。 

我不理会他的阻止,趁胜追击,先用舌尖轻轻触碰着乳晕周围,不时顶着已经发硬立直的乳头。 

继而用整个舌面来回舔过整个乳房,偶尔用嘴唇含住乳头上方。突然小青一只手抓住我的头发,惊讶之余我停止了舔拭的动作。 

「怎么了?」 

「嗯哼……太刺激了……」 

「那现在该怎么办?」 

小青没有回答,只是轻轻的将我的头推到另一个乳房。原来小青要我也舔另一个乳房,既然小青已经默许,我也不需要再偷偷摸摸啦!於是双手各抓一个乳房,两边轮流舔了起来。 

或许因为屋内空气闷热的关系,加上欲火焚身,小青的胸部开始冒出一些汗滴,让我舔起来感觉有点咸咸的。或许小青感觉相当兴奋,两手插入我的发际之中,一直将我的头用力压在她的胸口,使我有点喘不过气,没想到光舔个乳房就能让她那么兴奋,我已经可以想见接下来会是怎么样的疯狂画面了。 

「小青,好闷啊!」我感到有点晕眩。 

「嘻~~你的技巧很不错喔!」小青微微抬起一点头来跟我说。 

「或许是以前吃母乳的关系吧。」 

「少贫嘴了,来,躺着。」喔,我终於也可以享受一下啦?? 

我翻身躺平,小青马上压了上来。她脱掉我的内衣后,也开始舔起我的乳头。没舔多久,渐渐的往下舔去。舔到腰际时,伸手解开我的皮带和拉链,我轻微的抬起臀部,好让小青能脱到我的牛仔裤和内裤。但小青只脱掉我的牛仔裤,望着高高隆起的帐篷,诡异的笑着。 

小青先是揉揉我那肿胀的部分,然后打开我的裤头,往里面瞧去,好像偷窥似的。端详一阵之后,才全然褪去我的内裤,高耸的阴茎已经矗立在她的面前。 

「嘻嘻……」又傻笑?? 

「嗯哼?」 

「嗨!初次见面,小小五。」她居然跟我的小弟打起招呼来了。「可以摸摸小小五的头吗?」小青用一根手指头从上方按住我的龟头。 

「请自便。」我感觉自己的命运好像交到她手里似的。 

小青一把抓住我的龟头,刚好「满把」,只剩下龟头还留在外面。她就像打手枪似的,上上下下摇着我的肉棒。虽然平常我有自慰的习惯,但毕竟女人的手的触感并不一样,仍旧使我大为兴奋。可是又担心一泄千里,待会就没搞头了,此时九九乘法表已经在我脑筋里面盘旋着,但还是有一滴前锋部队冲出我的马眼。 

「啊~~有一滴跑出来了。」 

「……」沉默…… 

「怎么办?你要泄了吗?」 

「……」是金…… 

「嘻嘻,不理我啊!」小青伸出一丁点舌头,舌尖就离我的马眼不到一公分。 
「可以舔吗?」 

「不行!」想到她刚才不给我吸奶头,这下我也想表现一点矜持。 

「好!」小青突然整个将我的肉棒含了进去,用力的吸吮着。 

「啊啊……都说不能舔啊!」我故意学她刚才说话的语气。 

「我没有舔啊,我用吸的。」好啊,这家伙也学我说话。 

小青先用嘴唇彻底的舔湿整个肉棒,让肉棒看起来亮晶晶的,这样她上下来回吸弄起来也比较顺。她利用灵活的舌头,舔着马眼周围还有龟头棱角处,此处是我最敏感之处,时而舔,时而吸。手也没闲着,从下方托起我的卵蛋,在手中轻抚玩弄着。吸吮之间,还不时发出「波、波」的声音。 

小青吸了一阵,使我的精虫不断冲脑,我一把将她推开,然后将她压在床上,小青刚刚好像已经自己将自己的内裤褪去,我也急忙脱掉内裤,跪在她两腿之间将其分开,眼见小穴已经湿淋淋了,一定是她刚刚一边帮我口交一边自慰。我将自己的阴茎顶在她的小穴,先用她的淫水沾湿我的龟头,然后再缓缓插入。 

「嗯……啊……啊……好……好……舒服啊……嗯……」小青开始放声淫叫,我赶紧呜住她的嘴。 

「小声一点啊,你想让其他人知道啊?」我实在不晓得这屋顶加盖的屋子隔音好不好,保险起见还是要小青叫小声一点。 

「哎唷……原谅我……啊啊……我忍不住……啊……」 

我一开始只是浅浅的插着,没想到就让小青有那么大的反应,让多年没有做爱的我感觉到自己的做爱功力还没有退步。其实我是怕自己射得太快,所以不敢做太激烈的活塞运动。小青也许是第一次跟我做爱,在新鲜感较大的情况下,才会觉得如此刺激。等我抽插了一阵,小青果然没有像刚刚那样激动,呻吟声小声了许多。 

「嗯啊……小……小五……」 

「怎了?」 

「你可以……用力一点吗?」 

「这样子吗?」我整根顶入,再整根拉出。 

「啊……不……好……啊……哎唷……顶……顶到了……啊……」 

「呵呵呵,顶到哪呢?」 

「啊……顶……子宫……啊……哎……哎唷……啊……唔……唔……啊……美死了……」 

我两手揉捏着小青的乳房,下半身则汗流夹背努力的抽送着,想到跟女友分手的这些年来,这么多个寂寞夜晚,都靠自慰来解决生理需求。当兵过程中原以为会有好心的学长带他去一些「豆乾厝」找乐子,没想到每个学长都有女朋友,一到放假搞自己的女朋友就好了,领的军饷已经够少了,谁还想要跟自己的荷包过不去。可怜的我,堂堂茎乘五,只能去光华商场买一些A片来解解闷了。 

现在有个美人儿双脚开开,躺在我的跨下,被我用力的干着,这种「天上掉下来的礼物」,折寿十年都没关系。想到这我更加卖力的干着小青,不知不觉也用力了起来。 

「啊……哎唷……痛啊……哎唷……啊……」 

「小青,对不起。」对於小青喊痛,我减缓了我的速度。 

「啊……没关系……嗯……啊啊……哦……哦……啊……我顶的住……哦……啊……舒服啊……啊……美啊……哦……美……死了……啊……美死了……啊……哦……真是美妙……」 

「啊……小五……动啊……用力啊……用力动啊……哎唷……我那洞里……痒死了……啊啊……用力啊……哎唷……哦……哎唷……痒啊……」 

我低头看着小青和我的结合处,白花花的一片,小青的两片阴唇被我的肉棒带进带出,淫水也不断从旁边冒出,我摸了小青的屁股,哇,好湿啊!赶紧把自己的内衣拿过来垫在下方,免得小青的淫水把床单弄脏了。 

「啊……快……小五……你好……好厉害啊……我要到了……啊嗯……嗯……快到了……啊啊……嗯……哦哦……啊啊……哦……啊……」 

小青似乎真的很舒服,我见她一人个在那自言自语,并且略翻白眼,知道这是女人高潮的一部份。我更加卖力的使出腰力,不停的往小青的美穴里撞去,有时还可以感觉龟头撞到柔软的东西,我知道那是子宫。只见小青现在已无法发出声音了,她已经停在高潮中。 

「小五……我……要去……啊……要去了……喔啊啊啊……」 

「小青……我也……啊……要射了……哼啊啊啊……」 

我再也忍不住了,打了个冷颤终於射在小青的子宫里。我压着小青的身体,两人紧紧的抱在一起。我轻轻吻着小青的额头,小青则仍旧深闭着双眼,享受着高潮的余韵。过了几分钟,才悠悠的睁开眼睛。 

「好啦!快下来,你重死了。」小青笑着捶打我的肩膀。我拔出阴茎,赶紧将垫在下面的内衣拿来擦拭从蜜穴流出来的精液,也顺便擦拭着阴茎上的淫液。清理完后我躺在小青的身旁,略做休息。 

「如何?」我问小青。 

「还算普通。」 

「刚叫那么大声……」 

「我一向都是这样。」 

「我……还可以来找你吗?」 

「如果你不怕的话……」我陷入深深的思考。

[ 本帖最后由 7788yoke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7788yoke 金币 +180 精华!难得一见的好帖~!  
7788yoke 贡献 +3 精华!难得一见的好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