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值班老伯

  小弟不才,从开始接触网络便沉迷于情色文学,十来年过去,可以说各种题材,各种类型上万篇的文章都有涉猎。慢慢发现自己偏好凌辱女友类文章。一直只是看看,一来因为自己初时还只是个小盆友,没有那么多的经历;二来小弟文字基础很差,怕写出来辞不达意,贻笑大方。

  今天的这章(绝对真实+原创+首发)是因为近两年来实在没有像当初【老婆去卖淫】、【凌辱女友】、【同学的可爱女友糖糖】这样的撸管好文,更多的是一些夫妻交换类的,而我更倾向于把自己女友给人享用自己享受那种视觉刺激的,看交换类每每看得我打瞌睡,所以才有了这第一篇【水嫩女友的真实性经历值班老伯】。

  在下看的小说很多,相信有不少同好看得比我还多,也许有人会说我写的跟XXX写的那篇很类似嘛,但我想说我这个是真正的真实经历,没有任何的胡编乱造。当然,涉及隐私的人名地点你懂的。前面说了,文字水平差,大家就将就看吧!

  先介绍下我的女友,今年刚好20,大家都知道90后的特点,我也就不过多阐述了。我们始于乱,不知道终于啥。

  08年底认识于网上聊天室,聊了大约1个月左右,在一次见面晚餐后,圆房。虽然经常被朋友指责欺骗未成年少女感情,不过说实在的我还是真心喜欢她的。为啥呢?因为我这个小女友不仅模样俊俏可爱,对人体贴,穿着前卫,最重要的是在性事方面有着不同于同龄女孩的需求。俗语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她小小年纪就如狼虎之年,这点对于我这个大淫物来说非常受用。

  女友小名叫妮妮,她有着一双大大的黑眼睛,脸蛋圆圆的,掐上去的时候她那个表情真让人!个子有160cm,体重刚好100斤。胸部呢怎么说,当然不会是百华妹子那样,但也绝对是丰满而且坚挺,约有个D-E之间吧!少女的胸部,没有一点外扩,而且乳头还是粉嫩粉嫩的。而她的腰,大体上是细腰,但是又有点肉肉的感觉,总之让人恨不得捏上去就不放手。

  妮妮的最大特点,比她的脸蛋和胸部还要亮点的—就是她那两条白嫩的玉腿之上那两瓣浑圆、丰胰、翘得让你想拍两巴掌的大屁股!即使是日本AV碟上标着尻字眼那些以美臀来做卖点的,我也敢说绝对比不上她这副少女的粉臀。
  从开始网聊,到第一次见面就上床,仅仅一个月的时间,所以我们可以说是先上车,后买票那类。相处了一段时间后,慢慢地对她了解也多了起来。她在医专读书,当时刚升大二,大一时被快毕业的学长破了瓜【在这里鄙视一下这些盯着大一生的老生】,她在性方面的开放前卫,很大程度就是受这个江浙佬的调教【这货喜欢捆绑、深喉、野战等等等等,这些将来再说】。

  那丫毕业后就会老家去,自然他们的关系就断了。而她那会儿还正处在初恋的伤痛中,没错!真的是初恋,她读书读得早,十陆岁半就进大一了,虽然在性方面她主动大胆富于进攻性,但是本质上还是不属于那类乱搞的90后。

  或许因为有情伤,所以从聊天室到开房,一切总是顺风顺水,让我都感到太轻而易举了,毕竟她的那副俊模样,应该不是会在聊天室混迹的啊!所以为避免失去这极品,我便将她带到了我租住在离她学校并不远的公寓中开始同居生活。
  估计是以前那个破她瓜的江浙佬海鲜吃得比较多,据她说很生猛,而且很会玩【当然啦!又是捆绑又是野战还搞女仆诱惑】,所以我上手起来非常轻松,基本上每次做爱刚开始脱她就反应很大,到手放到阴蒂上的时候就淫液四溢,到插入那会儿就基本翻白眼爽翻了。

  我一直很中意于那些暴露女友甚至让女友和别的男人做的文章,自己当然想过尝试,但是之前谈的都是较为保守那类,能乖乖和我上床不闹就不错了!根本没法指望调教成个荡妇。所以当我捡到她这朵既水嫩、又漂亮、又丰满还风骚透骨的奇葩时。我的淫妻欲望边转化为计划直至我欲罢不能了。

  我们租住的公寓属于连体单元楼,1楼是几个小商店、2楼是一个平台,入口有个值班室,还有一间活动室,被社区弄成了棋牌室,所谓棋牌室,在我们四川这里就叫做精武馆,就是打麻将咯!而住户大多是一些租住的外来人口。
  2楼平台入口的值班室,里面的值班老伯负责收发邮件、报纸、包裹,因为我很早就开始网购,所以一来二去和值班的老伯便熟络起来。这货姓班,名开文。快60岁了,身材比较魁梧,相貌可以说相当猥琐,肚子很大,酒量不好但嗜酒,经常喝得醉醺醺值班,他经常开些荤段子,我姓搬,叫搬开闻。

  在女友还没有来之前我便和他很熟络,这货很好色,基本上这几栋楼里面住了看上去还过得去的妞,他都会多瞄几眼,而我这单身打工仔也是色中恶鬼,所以去他那里混饭喝酒到兴头上时,我们便聊那些各自觉得精彩的性事。

  他是有老婆的,但是她老婆实在其貌不扬,而且属于那种老实巴交的农村妇女,没什么情趣。所以自改革开放的春风刮到我们这个三线城市,有了录像厅、大舞池、桑拿堂子开始,他有点钱就会往那些地方跑,但是搭上的多半还是些上了年纪、三大五粗、皮糙肉厚的下等妓女,真正好的妞没尝过味,干到个三十好几的他都说是嫩批。

  而女友妮妮搬来后,他便经常邀我喝酒,为的是把我喝大以后听我和我这个水嫩女友的性事。

  妮妮穿着上非常90后,什么抹胸,低腰热裤,超短裙,深V衫她都喜欢,即使是大冬天的时候她也会穿上保暖袜陪超短裙,里面一件小T恤外披一件大衣。所以她没两天就被这老班伯给盯上了。借着我和他这个好似忘年交的关系,他也知道我很好色,不会计较,便常常套我女友的一些隐私及床弟之事。

  譬如她今天穿的啥子内裤哟?怎么我看她那小短裤(热裤)腰那里还露出条细带子?她那小胸脯看着好挺哦,圆滚滚的,是不是你娃给她揉大的哟?你小子看起来没精打采,昨晚干了你那小妮子几火次哟?她那屁股咋个这么翘哦,不听话的话喊她过来我打她屁股。

  因为受胡兄的影响,听到这些凌辱女友的话,我不但不会不开心,反而还会很兴奋。他和我相熟多年,对我有这种癖好的秘密虽然讲不清楚,不过心里也略知一二,所以他在酒菜招待我后,总会变本加利,听我给他讲了和女友之间的床战过程,还不满足,还央求我用我的手机照几张女友胸部还有屁股和阴唇的照片给他看。再后来,还求着我给他用手机给他拍成视屏让他看。

  对于他的要求,我都一一满足。一来我俩关系确实不错,二来有酒肉伺候;最重要的是,我深刻发现原来把女友的玉体暴露给这个年纪大这么多的老伯看,当我看到这么一个猥琐的老男人看着年轻可爱的妮妮的胴体后裤裆隆起一大块、而且他还在用手抚摸自己裤裆的时候,我明白原来凌辱、暴露女友给别人,别人那里得到的视奸的乐趣自己也感同身受!

  慢慢的,我们都不满足于此,于是在09年春节我从老家回来他招呼我去吃酒,他便大胆地说出了想干我女友的想法。而我与他可谓一拍即合,我说好啊!但是这不是那么容易的,得慢慢来啊,不然就只有用药迷了,你不是最讨厌干像死人一样不会扭不会叫的婆娘么?他说那倒是,那就等有机会咯。说完咕咚一饮而尽。

  我倒是答应了他,可女友就是再骚也不可能会愿意送上门让个糟老头搞啊?女孩子毕竟是清高又矜持的,她长得俊俏可爱,身材又丰满,想搞讲一声不是一大堆追求者,叫她让个糟老头睡,她还不闹分手才怪!

  好在我网上这些年那么多凌辱调教暴露的文章没少看,各种好方法已经在心中跃然纸上,我想,切入点就是—妮妮旺盛的性欲!

  此后我和妮妮做爱的时候依样画瓢,总是做到她快高潮那会儿突然停下,然后慢慢地抽插,在她沉溺于高潮的患得患失间,灌输她一些下流的话语和思想,你在正常的时候去跟女友讲这些估计要找大耳瓜子抽哦!比如叫她穿性感点把乳沟露出来、把热裤再拉低点露出小蛮腰,其实是叫她露出屁股沟,然后告诉她楼下的那个老伯经常盯着她屁股看,还说他说过想干她之类的话,让她在听着这些淫辞蜚语中慢慢达到高潮。

  她开始除了听还是听、后来就会慢慢地去想、去琢磨。慢慢地,调教久而久之,她就会幻想这样的场景。当然,这其中我也忍受了很多煎熬啊!比如说为了吊她的性瘾,我装作下班累得不行倒头就睡,下面硬邦邦也得忍着。原来每天一次变成每周1-2次,这对我这个正值当打之年的小伙还面对着这样一个水嫩尤物时真的很艰难啊!不过一切为了以后嘛!

  终于,两个月后,我发现她不再像开始来时那样大方地跟老班伯打招呼了,总是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叫她自拿包裹,一个人进那个值班室,也会让她有些紧张,回来时总是脸红扑扑,我知道老班伯肯定在里面动手脚了。

  值班室很小,里面有间隔间是给他睡觉的,外面就一张椅子一个沙发,收来的邮件包裹报纸都丢在沙发旁边的小凳子上,每次有年轻漂亮点的女人来取他都会凑上去,说是帮忙,其实是借着那里面的狭窄名正言顺地把身子凑上去靠着别人,这场面我看到过几次了。每次他干完这些小动作都会猥亵地笑笑。而这种情况我就趁热打铁,不讲理地把她弄到床上,折腾她的小身子。那段时间我故意冷落她,所以她一直是很想要而没有满足的状态,这一弄,便让她加倍受用。
  当天晚上,我们激战正酣,我问她:「你想过让别的男人干你么?」

  她小脸红噗噗的、甚是可爱:「……啊?」

  我继续采用九浅一深,小声地说:「我爱你,想看你做爱,当着我的面让别人干。」

  妮妮呻吟着:「……唔……你想要我和谁干啊?」

  我紧贴着她的耳朵:「楼下那值班的老班!」

  妮妮抓紧了我的背,我感觉得到她下面在收缩,这是高潮要来之前的反应,我想刚才的话一定让她受到刺激了。便再接再厉:「他也好想干你,他经常在我面前夸你屁股大,说你屁股像大苹果。他还说想掐你两把,看你的乳头是不是粉红色的?吃你的奶子,舔你的咔。」

  我明显地感到妮妮的阴道在收缩,她紧紧地抱着我的背,像是在掐我。我知道她高潮快来了,刚才说的那些话让她有反应了!成功的第一步已经跨出了!我也不再隐忍,全力抽插,将体内的浓精毫不客气地全部注入了她的子宫。

  激战过后,我们在床上缠绵着。妮妮问我:「老公,你是真的想看我和别人干吗?为什么呢?」

  我告诉她:「我和你做的时候非常享受,但是我却看不到整个过程,我很想看你做爱时被人压在身下的样子。很想看你高潮时身体抽搐的模样。」

  妮妮躺在我怀里,呢喃着:「可是和老班伯……他年纪大我那么多?」
  「咋啦?你还想找年轻帅哥?那你跟别人跑了我咋整?」我有些忿忿不平。
  「不是,我只是觉得怎么好意思啊!而且总不能我主动去勾引他吧!」
  妮妮脸红了,我心里暗喜,继续引导着:「那里不是间活动室么!明天正好周末,你选修完我去学校接你,我们一起去吃饭,再喝点酒,回来你不管醉没醉你就装醉,晚上那活动室也没人,我就带你到那里去,然后我叫他过来,你就不用不好意思了呗!你看行不行,如果行我们就试试,我真的很期待啊!」

  妮妮把头埋在我怀里沉默了半天,脸上的红晕越发迷人了:「好嘛,但是只能这一次哦!」

  木哈哈哈!我心中狂喜,有了这一次,还能跑了下一次?看来开了好头咯!我得赶紧把剩下的细节安排好,不然第一次搞砸了,那就真没下次咯!

  一觉起来,妮妮已经去学校上选修去了。毕竟昨夜取得了质的突破,我一开心干了3次,把自己是真整虚脱了!不过想着即将上演的好戏,下面仿佛又蠢蠢欲动起来。

  我下楼时已经快中午了,我来到值班室,把老班拉到里间,跟他讲了昨晚的事儿,我说我会把老婆弄醉带过来,他兴奋得合不拢嘴,一个劲说好!又问我我们什么时候回来,他去把活动室收拾下,再把他的沙发抬进去。我叫他去洗个澡,再弄床干净的床单套沙发上,妮妮是很爱干净的,又交代他叫他不可硬来,这次是第一次,一定不要急着把那话儿插进去,摸摸弄弄射出来就行,这样才好安排下次,他也一一应承。

  就这样,在时间很快混过去,接上老婆我便带她到就近的一家重庆奇火锅去吃饭了,奇火锅说自己用的绝对不是地沟油,至于你信不信,我反正是信了。席间我要了6瓶啤酒,老婆的酒量我知道的,整一瓶就晕晕乎乎了,不过今天因为要等那活动室打牌的人都走,所以我们至少要吃到9点半,就这样慢慢吃慢慢喝慢慢聊,老婆干掉了两瓶。喝得小脸红噗噗的,非常可爱!

  但今天妮妮好像有点兴奋过头,毕竟要当着我的面跟别人弄那事儿,所以反而喝不醉了,只是跟我说头晕,我便叫她不要喝了,我说:「喝醉了啥不知道,怎么能感觉爽或者不爽呢?如果你喜欢,我们以后就多玩这样的游戏,如果你不喜欢,大不了我就一个人多给你弄弄咯!」

  妮妮嗔怪地笑了:「讨厌!」两个小酒窝露出来,样子十分迷人。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走吧!」

  「嗯……」老婆的不安中透出明显的兴奋。

  回来时已经10点过了,我们还在楼下就看到老班已经在那里站着等了。
  「我靠!没叫你下来啊!」

  「嘿嘿,我看你家妮妮样子像喝醉啦,我过来帮你扶下嘛。」老班那猥琐的表情,说着说着手就伸了过来。妮妮愣了下,不过她马上反应过来了,赶紧装着晕得不行,顺势倒在我怀里。我知道,她是怕尴尬,便轻轻敲了下她的头,小捣蛋!

  老班这货今天估计是提前吃了西地那非,整一个亢奋了得。这离活动室还有20多米的一段距离,他就不老实的和我一人一边架上妮妮了。他的手在干啥?说实话,我还真没顾上看,因为虽然10点过了,但是很多家灯都还亮着,别人只要伸个头出来,就能看到这一老一少中间夹个嫩妞,这像什么话。

  虽然和这些租住户都没什么往来,但也不能完全不顾形象吧!我挤了挤眼睛,示意老班老实点。他回应给我的那个表情,让我差点笑喷出来,这货一脸苦色,像个苦瓜一样,配上他那猥琐的面容,简直是太后现代了。

  他一个劲的往下面努嘴,我知道他是想说他受捕鸟了。好吧好吧,反正没几步路,三步并两步我们进到的活动室里面。后来听妮妮说他这一路从扶她到进去手就没老实过!一会儿捏捏屁股,一会儿摸摸腰,还用大拇指戳了妮妮的屁股沟,如果不是妮妮喝了点酒再加上这种淫靡感觉的催化,这老家伙保证得挨一耳刮子。

  我一进这活动室,不由得暗自佩服这老货!还真是收拾得干干净净,沙发上铺着他平常睡的床单,地板上连点灰都看不到,要知道平时那伙打牌的总是弄得一地烟头果皮的。

  很好很好,我心里想着。可那盆水是啥玩意?我了个去!你以为是干鸡啊,还洗屁股。

  我俩把妮妮放沙发上,妮妮悄悄地掐了我一把,我知道她肯定有话说,所以我便拉过老班到一边低声嘱咐:「她可能还有点紧张,你先出去,我先摸弄会儿,差不多出水了你再进来,这样也免得楼上那些人万一看到联想什么。」

  「好好好!」他嘴上答应着,脸上露出猥琐的淫笑,眼睛还恋恋不舍的望着妮妮,我郁闷,赶紧把他支出去。

  「怎么了?宝贝?」

  「没,就是有点害怕,他毛手毛脚的,好像八辈子没弄过一样!」妮妮说完脸上又春色荡漾了。

  「没事的,宝贝!别怕,老公在旁边的嘛!你就当喝醉了,免得大家都尴尬!」我一边说着一边把手伸进了妮妮的裤裆,她今天穿的是一条超短裙,上身是抹胸陪小衬衣,我一边隔着内裤抚摸她的小阴蒂,一边用嘴开始拱她的敏感部位—那对介于D-E之间的坚挺、浑圆、粉嫩饱满的乳房。

  她被我弄得娇喘连连,我也不玩虚的,两三下就给她扒了个精光,然后自己也脱得只剩双袜子。

  于是乎我们进入正题,我把龟头对准了花芯,一个挺进!把她压在了我的身下!这样妮妮就两腿分开地躺在沙发上,而我就用传统式开始干她了。我正爽没两下,突然门就开了。我俩同时吓一跳!原来老班忍不住,一直在门口偷看,我这刚进去他就直接冲进来了。

  我赶紧继续,妮妮也继续娇喘,你说喝醉了这个干点糊涂事没啥,要是大家都明明白白地那不是成通奸啦?那妮妮的脸面可就挂不住了,所以她也很卖力的迎合着我,叫得也越来越大声了。

  老班慢慢地凑了过来,他还不确定妮妮是不是真的被我灌醉了,所以也没敢贸然动手。没多久他看到妮妮杏眼紧闭,只剩上下两张嘴一张一闭,他就放心的把手伸了过来,他开始抚摸妮妮的大腿了!

  我俩在沙发上干着,他就在沙发一侧坐着,粗糙的大手就从妮妮的小腿肚一直摸到大腿根,还抚摸妮妮交合的地方,阴唇、阴蒂,肆无忌惮的摸弄。从他手触及到妮妮的那一秒,我就明显的感觉妮妮下面一紧,看来她相当受用。她还掐了我一把,杏眼微睁地看着我。我想她当时一定有被我那爽到扭曲的面孔吓到。
  妮妮紧闭着眼睛,不敢看老班那边,似乎还有些紧张,我想干脆这样好了,我用她戴的那条丝巾把她的眼睛蒙住了。

  这下,所有尴尬都不存在了。妮妮开始像平时那样和我互动起来,也不在乎老班那双在她身上游走的手了。

  妮妮起身骑坐在我身上,我知道她是想让我看她的乳房被老班捏成什么形状了,我当时真是兴奋得不行,看着老班两只手在妮妮身上、乳房上、小肚子、肉肉腰、大腿、大屁股上肆意抚摸。老班似乎也发现了她这两瓣翘臀的与众不同,便用心地揉捏这两瓣浑圆丰满的肉臀。

  突然妮妮掐了我一把,我赶紧顺着老班的手摸过去看他在干啥,没想到这货竟然把手指想伸到宝贝的菊花里面去,¥%@#¥,我家宝贝岂能由你这样胡玩?她虽然被别人破的瓜,但那后面的处女地是只有我垦过啊!而且仅仅3次,第三次爽过把她那里弄破皮了,从此再没有得弄过!我便将他手扒开,老班无所谓啦,妮妮全身精光让他摸,他便把手放到了我们交合的地方,抚摸妮妮的阴蒂,另一只手摸着妮妮的右乳,一般人是左乳大些,因为有心脏,但妮妮是右边大。
  老家伙很犀利啊!他掐弄了一会儿妮妮的乳头,突然把妮妮扳过头,大口的吭起了妮妮的小脸蛋,口水弄得她满脸都是,鸡巴也掏了出来蹭到了妮妮的股沟里,也许妮妮也开始感觉到这样性爱的爽快了,竟然把舌头伸出来任由老班吸允!自己女友的阴道还夹着我的阴茎,可却就在我面前不到30公分的距离和另一个可以当她爷爷的人舌吻。

  这种感觉,真是太刺激了,我没法再忍下去了,精液无法控制的全部喷射进了妮妮的子宫里。

  喘了几大口气才缓过来,头已经是昏昏沉沉,迷迷糊糊中看见妮妮被老班抱了起来,就像给小孩子把尿那样抱着,而妮妮的嘴巴还在和他那满脸胡茬的大嘴搅合着。我看到,我的子孙正从妮妮的阴道口慢慢流出来,原来他真实在给妮妮把尿啊!

  射完以后,不厚道的说虽然眼前的这一切还是让我很兴奋,但是我的理智慢慢恢复了。我示意老班不要玩过火,细水长流,今天就不要弄进去了,把妮妮的瘾钓起来,下次才会更有得玩!老班一边掐着妮妮屁股,一遍亲她的后背,舔她的腋窝。我说的他似乎也不理会,把妮妮放在沙发上躺好,便开始除去自己衣衫。我又一次跟他示意,他连声说:「知道、知道!我过下瘾再说。」

  说完边挺着鸡巴压到了妮妮身上,我这才仔细看了看他的鸡巴,又粗又装,和他身材一样,但是并不是那么长,也许因为年纪大了吧!龟头上已经亮晶晶的了,看来刚才摸弄那会儿已经分泌了不少前列腺液润滑了。

  妮妮刚跟我做到似乎还差一点没尽兴,便把两腿长得大大的迎合老班,手还帮老班撸起了管。老班看着妮妮这可爱模样,又那么骚的大开城门迎接他,边想把那话儿挺进去。我急忙按住他,说实话,我不太想现在就让他操妮妮,毕竟他以前搞过那么多鸡,谁知道他有病没病?而且这会儿啥都干完那下次就没那么兴奋了不是?细水长流啊!

  我再次跟他耳语叫他不要现在就弄,他只得答应了,毕竟妞是我的,不是鸡啊!他便压着妮妮,嘴巴大口地拱着妮妮的脸蛋,鸡巴放在妮妮的阴唇上面磨蹭了起来。我心想也真是难为他了,这么好的个小妞,比他平时干的那些鸡不知道强了多少倍,还不能干,只能蹭蹭。

  我就这么看着,在旁边打起了飞机。妮妮很受用,边把腿并拢让他蹭她的阴蒂和阴唇,弄得下面湿漉漉的。

  老班手也没闲着,一边弄着妮妮,两只手一只抱着她的屁股,把她屁股揉成各种形状,另一只手摸起了她的小肚子,她的小肚子因为长期受我和她的那前男友江浙佬的精子滋润,特别的滑,老班摸着也很过瘾。

  亲完脸蛋,又开始亲她舌头,不大会儿就把头埋进了她的两乳之间,大口的吮吸了起来。

  我想这货百分百吃了伟哥,不然按他平常说的,上了年纪干小姐2分钟就射了,那些女人怎么能和我家妮妮比啊?

  就这么摸摸弄弄,妮妮爽到大声的叫了起来,似乎忍不住要他进去了,把腿又张了开来。老班也忍不住了,便把鸡巴往里面凑。事已至此,我想也阻止不了了,我这会儿还忙着看这春宫撸管呢,由他去吧。

  没想到狗血的一幕发生了,班鸡巴蹭了几下没蹭进去,竟然就在妮妮肥厚的阴唇上蹭射了,不少那种中老年人的发黄的精液。就这么弄得妮妮整个下身都是,我想他肯定买的是廉价伟哥。充其量只是强制勃起,并没有持久力,他的表情很懊悔,毕竟马上就可以尝到妮妮下体那美妙的滋味了,那是少女的滋味啊。
  不过有什么办法呢?谁叫他不争气,妮妮才郁闷,都痒到嗓子眼了,却这样就结束了。妮妮满脸的不悦。

  老班看了看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低声告诉他,下次还会有机会的,今天就这样吧!他点了点头,又在妮妮身上摸弄了一会儿,便起身提裤子穿衣了。
  而我,刚才经历了那么多视觉冲击,已经硬得发紫了,打发走他,我便又扑到了妮妮身上去。伴随着一阵阵有规律的冲击,妮妮终于被我送上了西方极乐。
  完事后,我把妮妮带回了家。我问她:「今天爽不?」

  「爽!就是他太没用了,让他干他也没干上,不过以后怎么面对他啊,这楼上楼下的,他会不会给别人说啊?」

  我的好妮妮,现在才知道害怕啊!刚才撅着屁股求人家进来那样子自己忘啦!真是的!

  我安慰她:「没事,上了年纪的人比咱们更怕这种事情败露,你今天正好喝了酒,而且又把眼睛蒙上了,你就当没发生过,以后见面也不用不好意思。」
  妮妮长舒了一口气,我说都折腾了这么久了,咱们赶紧睡吧!于是便抱着她睡去。

  我心想,这次开始就如之前那些文章写的一样,既然开了好头,下面的事就不难了吧!

  我已经开始期待下次的安排了!

[ 本帖最后由 7788yoke 于  编辑 ]
附件
, 下载次数: 97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7788yoke 金币 +20 内容非常精彩,加分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