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6024  「呃……」  从无尽的黑暗中,林冰冰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眼前,依旧是一片漆黑,但林冰冰奇妙地意识到,自己清楚地看见了眼前本不该看到的、一串被拉上的拉链。  这是一个密闭的空间,似乎是一个长条的、将自己身体正好裹住的袋子,林冰冰在黑暗中擡起手,顺着触觉摸到拉链的顶端,然后手指本能地插了进去。  「撕拉」  顿时,阳光透过拉链照到了林冰冰的脸上,照到了她的眼睛中。  好一片刺眼的光芒,但直射的太阳却没让她闭上眼睛。  立刻,林冰冰坐了起来。  「嗯……」  沙滩上,这里是沙滩上,低头看去的林冰冰了然地发现自己是从裹屍袋里鉆出的。  而就在她还没来得及再思考些什么时,一道尖锐急促的叫喊吸引了她的註意。  「哦……」  前方不远处,一个显然是救援队成员的男青年目瞪口呆地坐在沙滩上,金发、二十岁刚满的白人大男孩,就在林冰冰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时,正浑身哆嗦地企图站起来。  「活的!活的!幸存者!幸存者!」  男孩几乎是屁滚尿流地爬到了林冰冰所在的裹屍袋前,长大嘴巴、惊愕无比地说道:「快出来,快出来!哦,天啊你还活着!哦上帝,哦我的上帝……」  心悸!已然坐在裹屍袋内,望着眼前爬到了自己面前的小夥子,一股心悸的感觉忽然如电流般刺激着林冰冰的心脏.  望着眼前的男孩,不知怎的,林冰冰感到自己浑身都有些发热。  「呃…………」  张开嘴,想说些什么,不过喉咙却很干燥。  林冰冰低下头来,望向自己的身体.  游艇派对,火灾,沈船。  红色的晚礼服依然挂在身上,但已经被海水完全浸湿,此刻,单薄的丝绸紧紧贴在自己丰满的乳房上,清晰地印出乳头的模样。  显然,乳贴怕是已经被海水沖走了。  「嗯……」  林冰冰望向周围,在这宽敞的海滩上,到处都是沈船死难者的裹屍袋,数量已不下於五十个。  而同样也是在这周围,在目之所及的范围内,似乎没看到其他人。  心悸,突如其来的心悸所带来的电流在让她全身发热,同时,这电流也在向着她的下体涌去。  「你……」  林冰冰望着眼前正把裹屍袋拉链全拉开的白人男孩,沙哑的嗓音响起:「…  …叫什么名字?「  男孩眨了眨眼睛,他刚把拉链全拉开,正准备将林冰冰扶起,见到眼前的美女忽然发问,他脸上一红,说道:「呃,我叫加里. 」  体温越来越高,下体也开始变得温热且愈发湿润,看着眼前颇为俊俏的白人青年,林冰冰轻轻舔了一下嘴唇。  此时,脑海里容不下其他。  「我…………美吗?」  加里目瞪口呆。  本来,今天理应是个平凡的日子。  大学兼职跑海上救援队跑腿罢了,本来以为一个月的实习应该很快就会过去,可一切都被同事接到的报警电话打乱了。  游艇起火沈没,速去救援。  上百人死亡,大批屍袋被临时置於沙滩上。  此刻,同事们暂时不在附近,都跑海上的沈船现场忙碌去了,唯独剩下实习生加里自己在沙滩上照看屍体.  而就在自己正准备小解时,异响吸引了他的註意。  那是一个多么美丽的东方女子啊。  湿漉漉的长发紧贴着脑袋,俏丽的瓜子脸虽然有些苍白,却已然散发着妖艳的魅力。或许是因为参加派对的缘故,女子穿的是红色的晚礼服,坐在敞开的裹屍袋内,衣领淩乱,那大片丰满的乳沟简直不能再深邃了。  当这名女子,用暧昧的语气,说出「我美吗?」这句话时,加里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嗯…………」  看到眼前名为加里的青年呆滞地点了点头,林冰冰的身体更热了,同时,湿润的下体也在不断传来让她难以忍受的瘙痒感。  「你……救了我呢……」  从屍袋内爬出,林冰冰双膝归在沙滩上,双手撑地,沙哑的声音仿佛很久都没说过话。  这是多么诱人的画面啊。  一位淋湿的东方美女,性感的红色晚礼服紧贴她性感妖娆的胴体.  没有胸罩或乳贴的阻隔,领口衣料下垂,那对丰满挺拔的乳房低垂在加里的面前。明明脸色很是苍白,但当林冰冰徐徐吐出一口香气时,灼热的气息顿时让加里的大脑运行趋於停顿.  「姑、姑娘娘、你、你你想、干干、什什么!?」  眼睛直勾勾地望着林冰冰露出的乳房,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林冰冰粉色凸起的乳头,加里不知道,自己在结巴的同时,连也红了。  「嗯……是呢,我想干什么呢~?」  看着眼前俊俏大男孩脸红的样子,心悸转换为快感,林冰冰的全身兴奋了起来,头脑,此刻也很是不清醒了。望着眼前俊俏的白人青年,她向前一送身,立刻把身体贴到了对方身上。连衣裙下,内裤直接贴在了加里的裆部,而丰满的乳房则紧贴着他的工作服。林冰冰喘息着,感受着自己越来越强的、突如其来的心悸感和下体止不住的湿润酥痒,在加里的耳朵上轻轻一咬。  「处……男是吧?我想……」  手指轻轻拉开加里的工作服,林冰冰几乎是撕地扯开他的衣服。  而下体,林冰冰已经明显感到,一个开始顶起的帐篷在自下而上地压着自己润湿酥麻的阴部。  伸手继续脱去加里上身的所有衣服,她微笑地看着他颇为结实的上身,手掌轻轻抚摸着他的胸膛。  「……给你开苞。」  如此说着,她轻轻脱下了自己淋湿的晚礼服。  顿时,林冰冰那白嫩耀眼肌肤,瞬间展现在加里视野中,美得让他都情不自禁的屏住了呼吸。  圆润的肩膀,光洁的背颈,纤细的腰身,丰满挺拔的乳房颤巍巍地贴到了加里的脸上,温暖柔软的感觉让他本能地搂住了林冰冰滑腻的后背。  面对近在咫尺的诱惑,闻着近在咫尺的香气,湿漉漉的乌黑秀发瘙痒似的刮蹭着鼻子,加里如何还能安耐得住。  在得到了林冰冰无言的许可后,他开始不停地用手和嘴在她全身上下抚摸揉捏,先是亲吻她的乳房,接着把嘴唇慢慢地吻向她的小腹。  顿时,林冰冰全身不停颤抖,发出让人逍魂蚀骨的低吟,而她下体那酥麻的快感也在促使着自己做出进一步的举动。  她轻轻擡起自己的丰臀,仰卧着在加里面前分开自己的双腿。  「来,小弟弟~」  急促粗重地喘息着,加里整个人也爬了下来,鉆进林冰冰的裙下,仔细而温柔地爱抚舔弄她的小穴阴唇,还时不时地磨擦着阴蒂。  顿时,滚滚快感让林冰冰的小穴不断流出淫水,她微笑着将双腿分得更开些,望着眼前的青年。  此时,阳光正从东方射向沙滩,在一片补满黄色裹屍袋的区域内,一名二十多岁的白人青年正将自己的脑袋拱在一位绝色美女的胯下。  那女子浑身淋湿,全身赤裸,丰满的乳房暴露在阳光下,妖艳的瓜子脸带着满足的笑容,正舒畅地呻吟着。  加里把林冰冰爱抚舔弄得很舒服,浑身酥麻发烫,白皙的胴体蒙上粉红色。  在欲望稍微得到满足后,林冰冰很快便又合上双腿,示意加里快速脱去裤子。  在加里脱下裤子后,一条硕大的阳具从他胯下挺立起来。  看到这不下於十八公分的白人肉棒如此巨大,林冰冰满足地微笑着,擡起一条修长的美腿,用那白皙柔软的玉足踏上加里的阳具。  「块头真不小啊……」  林冰冰的两只脚都踏了上去,轻轻地按摩着他的阴囊和肉棒。  很快,加里的肉棒便在她双足的抚弄下变得更加粗长,龟头则涨得像个乌紫色的大蘑菇头.  而加里也立刻忍不住叫嚷了起来。  「啊……艾艾……哦宝贝……哦哦天啊……好舒服……呃……让我干你……  让我干你吧……「  林冰冰真的说对了,二十多岁的加里的确还是个处男,而不知为什么,被她的双足如此一番玩弄,尚未经历战阵的肉棒却没有早早发射。  在她双脚的摩擦下,加里的龟头马眼流出了一种透明的液体,「想干我?嗯……你着急了?」  妩媚的瓜子脸本就妖媚天生,此刻更是带着魔性光彩,而林冰冰的下体也早就一片犯滥,一想到会被这根又粗又大的肉棒干到失神,小穴搔痒得更是格外强烈。  想到这儿,她的双脚开始施力,且更加灵活地摩擦着胀成紫红色的大龟头,并不时用脚趾去按还在流出液体的马眼。  片刻之后,林冰冰放下双腿坐起身来,张开性感的双唇亲吻了一下加里的龟头,然后用香舌舔吸马眼,温润灵活的舌尖舔遍了龟头.  加里哪里享受过这种刺激,顿时,浑身颤抖了起来。  「不、不行啦!不行啦,要到了!」  顿时,一股强烈的快感涌上,加里下意识地一挺身,马上就要射出自己第一泡真正在性交中射出的精液!「嗯?等下……」  不知为何能做到,但林冰冰本能地做了。  手指在加里的肉棒上轻轻一掐,顿时,青年身体猛地一抖,即将喷射的精液就那么又被憋了回去。  「……你还没有……被我开苞呢,怎么能射了呢?」  林冰冰双腿微开地躺在沙滩上,身体是裸体的状态,对还还喘气的加里露出了淫荡又诱人的微笑。  「快进来吧。」  她双手伸到小穴旁边掰开阴唇,露出粉红色还在流出淫水的肉壶。  加里跪在林冰冰的双腿之间,在她的指示下将肉棒对小穴的入口,然后用力一插。  顿时巨大的肉棒撑开了林冰冰那有如处女的肉壶,并一口气顶到张开的子宫口,而且肉棒还有三分之一留在外面。  「呜……好棒……好舒服……」  未等加里开始抽送,林冰冰先是伸出手去将他的脸擡起,然后对他露出妩媚的笑容:「你的处男被我夺走了,所以……搞死我吧……」  「……哈利路亚!」  加里扑了上来,粗暴地吻上林冰冰的嘴唇,舌头也伸进口腔乱窜.  同时,肉棒也开始用力猛干她的淫穴,林冰冰那苗条的纤腰都被他插的挺了起来。  而加里的手也没着,两只手都放在林冰冰的乳房上粗暴地搓揉,肉棒每一下都从不同角度插入到底,而且每下都会让淫水喷出。  如此粗暴的动作,林冰冰却着实是在享受着。  她的小穴被加里插得酥麻舒畅,纤腰丰臀情不自禁地随着加里的抽插而上下左右扭动。  混混沌沌,阴道肉不断吸允着加里的肉棒,却又让这位童子的精液迟迟不能发射。  很快,两人又改换了体位,由林冰冰用后入式趴在沙滩上,让加里从身后,更加深入地插进自己酥麻不已的小穴中。  加里粗硬的大肉棒上沾满了林冰冰小穴中的淫水,在抽出插进的过程中闪耀着晶亮的光泽,而林冰冰的阴唇则一下下吞吐着粗长的肉棒,身体在猛烈撞击下前后耸动,胸前的乳房更是激烈摇晃,口中断断续续地呻吟着。  「干我、用你的大肉棒狠狠地干我!你真是一头强壮的种马!再用力!」  一边叫嚷着,林冰冰同时也可以感觉到下体的滚烫发热,被撑开的肉穴让她挺翘的乳头也更加坚硬。  她不停前后耸动着摇动纤腰,而加里也开始享受起抽插眼前这名飞来艳福的销魂美女的快感,每一下都像是要贯穿子宫一般地用力。  终於,强烈的快感再次袭来。  加里猛地把肉棒全部插入林冰冰令他销魂的小穴里,抖动全身,龟头上的马眼一开,一大股白浊的童子精滚滚灌满了林冰冰的小穴,烫得她浑身顿时就是一哆嗦!激情之后的加里软软地躺在了沙滩上,许久未曾手淫,大量积攒的精液一口气喷涌而出的快感让他的大脑一片空白。  迷迷糊糊地,他望向身边的女子。  晌午的阳光照射在东方美女赤裸的性感身躯上,东方的维纳斯有着超凡脱俗的美丽。那双修长苗条的美腿平躺在沙滩上,白皙肌肤上占满水珠。丰满挺翘的臀部坐在沙滩上,双腿微微分开,被大量精液浇灌的小穴正缓缓流出白浊的液体. 丰满似哈密瓜般的乳房沈甸甸地垂在胸前,却又不显夸张。  望着瘫软在沙滩上的加里,林冰冰一边抚摸着自己刚刚被满满内射的阴唇肉穴,体会着那种意犹未尽的满足感,一边望向四周。  妖艳的瓜子脸上带着满足的笑意,可面色还是一如既往的苍白。  很远的地方,其他救援人员的话声。  很远的地方,海中鱼群游动的声音。  很远的地方,汽车驶过马路的鸣笛。  在旁听着千米内不停涌来的声音同时,林冰冰同时也感觉到,自己体内已然澎湃的欲望只是刚刚得到些许缓解而已。  下体,除去已经淌出的少许精液外,更多的童子精正积蓄在体内。  白皙的脚掌踏到加里并未完全疲软的肉棒上,她轻轻笑道。  「少年……你的电话是多少?」     ########################  作为海难事件的幸存者,林冰冰被救援人员用最快的时间送到了洛杉矶最好的医院之一接受检查。  穿着白色的病号服,躺在洁白的病床上,当医护人员将一块块电极贴到林冰冰的身上时,时间已经又过去了一个多小时.  「很奇怪啊。」  看着心电图,坐在林冰冰身边的医生奇怪地说道:「你的心脏跳动频率比正常人低了七分之一,可我检查了你其他的生理指标,好像也没什么别的问题……」  显示器上,心电图型以恒定的波动不断向前往走去,连一点不规则的变化都没有出现.  见林冰冰的确没什么事,医生在感慨一番后也就离开了。  而躺在床上看着眼前的图形,林冰冰却轻轻闭上了眼睛。  体内,随着时间流逝,欢愉的欲望已经不像近两个小时前那么猛烈了,但依然对她的精神有不小的影响。  正常人心跳的七分之六,这已经用尽了她的全力,不然,只会更低。  不一会儿,敲门的声音再次响起。  「冰冰,冰冰?」  一位英俊的年轻人走了进来。  洛杉矶,黄种人的数量并不少,所以林冰冰自然也能轻易找到一位华裔做自己的男友。  李东晨,热爱运动的健身教练,大学毕业后就一直从事自己喜爱的工作。  一进屋,李东晨便立刻走到林冰冰的床前坐下。  眼前,在那双绝美的大眼睛中,自己楚楚可怜的女友正用一种罕见的目光看着自己。  「哦我的宝贝,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医生说了,一会儿就能出院!」  握住林冰冰的一只手,李东晨一边轻轻梳理她的发丝,一边体贴地说道:「你看上去……饿了?那咱们一会儿去大吃特吃一顿?」  眨了眨眼。  听到「吃」这个词,就像开关似的,林冰冰再次感到下体一股灼热的气流涌出。  下意识地,在被单下,她夹了夹双腿。  「嗯……也行。」  考虑到原先穿的晚礼服已经不能穿了,在办完出院手续后,李东晨倒也没直接带着林冰冰去吃什么大餐。  穿着病号服走出医院大门,坐进车里,先朝着家里驶去。  一边开着车,一边瞥着身边女友有些心不在焉的苍白面庞,李东晨很是心疼地说道:「冰冰,回家后好好睡一觉,今天真是受苦了。」  林冰冰默默地点了点头,而李东晨则继续说道:「我就纳了闷了,那艘游艇怎么就突然着火了?希望那些当警察得动作能快点,呃……冰冰,冰冰?」  身边,林冰冰已经轻轻合上了眼睛,眼见如此,李东晨也就不再作声,只是轻轻叹了口气。  才从伯克利分校毕业,身为医学硕士的林冰冰正在为究竟去哪一所医院就职而处於选择中,身为男友,看到爱人如此纠结的李东晨特地提出了让她放松一下的建议.  本来,今天只是很平常的一次游艇聚会而已,谁知道竟会出这种事?一路无言,因为林冰冰始终都在闭目养神,显然已经陷入到沈睡中。  可当车子终於在他们居住的房屋院落内听好时,让李东晨略感意外的是,女友居然恰到时机地睁开眼睛。  「冰冰,醒啦?」  开车门,然后来到林冰冰一侧为她打开车门,李东晨微笑地将女友扶出车子。  「…………」  林冰冰轻轻偎依在李东晨的身上,偏了偏脑袋,然后微微一笑:「晨哥,你知道自己心跳是多少吗?」  被女友突如其来的问题弄得一楞,眨眨眼,李东晨说道:「呃…………」  看到男友结巴了,林冰冰洒然一笑,在他的嘴唇上轻轻一亲,说道:「答不上来的话……今晚,你一个人睡~」本帖最近评分记录一叶怀秋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