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9950            第十二章  看着肖晴和二狗双双达到了高潮,而且肖晴被生奸内射,杨明和陈梦妍都是性奋的不行,陈梦妍一只手揉捏着自己的乳头,一只手伸到自己的处子小屄里抠挖,「嗯……好刺激……喔……小屄好痒……好想……好想被肏啊……」双眼死死盯着肖晴和二狗的结合处,一只手摸向杨明的阴茎,道:「老公……快给妍妍……妍妍好痒啊……」而杨明赤红这双目,死命撸动着鸡巴,不一会一阵颤抖,射出了精液!  摸着杨明射完之后疲软的鸡巴,陈梦妍心里一阵失望,心里的欲火熊熊燃烧,却无法发泄出来,只好强行压制住欲望,可这火焰爆发出来的时候便会是燎原大火!  「好戏看完了,妍妍我们走吧!」杨明却没有在意陈梦妍的情绪,说完便带着陈梦妍返回了天上人间酒店房间内,射精之后的杨明很快就睡着了,可是陈梦妍却怎么都睡不着了,今天晚上先是给张滨口爆,又看了肖晴被民工肏弄的淫戏,心中的欲火就没有消退过,陈梦妍慢慢的将手伸到了双腿之间,「嗯……好难受……好痒……妍妍……好想……好想要大鸡吧……张滨……快来……二狗快来啊……快来肏梦妍……嗯……」  ……  ……  画面转到同一时间,香港,这是商人舒海阔的书房,此时的书房内有三个人,舒雅,舒海阔,还有舒雅的经纪人梅姨。  只见舒雅一身白色的公主裙,显得清纯而又可爱。舒海阔点燃一根烟道:「小雅啊,爸爸这次也很为难,钟笑天钟少爷在香港是地头蛇,虽然我们不怕他,可是我们做生意的就怕折腾,而且这次,钟少爷提的要求也不是很过分。」  「爸爸,你是知道的,小雅最讨厌这些少爷公子了,人家早就跟您说过,这些人我一概不理!」舒雅虽然孝顺,却也丝毫不让步。  「唉,小雅,你先听爸爸说,钟少爷只是说,就让你给他拍几张照片就行,钟少爷是个摄影爱好者!不会有什么影响的!」舒海阔道。  「哼,这帮少爷,谁知道有什么鬼心思,我就不去!」舒雅却丝毫不给父亲舒海阔面子。  「你……小雅你怎么这么不听话!」舒海阔也十分窝火,气愤的道。  这时,经纪人梅姨却开口了,道:「小雅,怎么跟老爷说话呢!老爷你放心,我劝劝小雅,没事的!」说着走到舒海阔的边上,帮舒海阔拍拍后背,甚是温柔体贴。  奇怪的是,舒雅听了梅姨的话却没有丝毫反驳,嘟着嘴便走出了书房。  看着女儿走出了书房,舒海阔伸出胳膊,让梅姨坐在了自己的腿上,梅姨是一位看起来是一位三十多岁的丰满性感熟女,一身玫红色的性感工作装,下身的裙子包裹着翘臀,一双肉色绣花丝袜包裹着美腿,上身那硕大的双峰把衣服撑得满满的,舒海阔搂着这个性感尤物,道「小梅,这些年辛苦你了,小雅这孩子也就能听听你的话!我……我却没有给你名分!」  「老爷……您不嫌弃我,我就很满足了,毕竟我是……我是……」梅姨吞吞吐吐道。  「别说了,你这个小妖精,老爷喜欢还来不及呢!」说着舒海阔的大手便伸到了梅姨的裙子里,在当中间抚摸着。  「嗯……老爷……不要……不要摸人家哪里……好羞人的……喔……」梅姨低声呻吟着,可在舒海阔的手中,梅姨的裙子地下,竟然慢慢隆起了一个帐篷!  「你这个小妖精,还这么敏感!」说着,舒海阔撩起裙子,在梅姨裆间竟然竖起一根巨大的鸡巴,这根鸡巴足足有20公分长,青筋毕露,谁能想象的到,美熟女的胯下竟然能有这等凶器!  「嗯……老爷……小梅……小梅想要……喔……」梅姨摇晃这娇臀,舒海阔的肉棒也慢慢的勃起了,而梅姨的下体竟然也渐渐湿润了,这梅姨原来竟是个双性人!  「嘿嘿,先让我疼疼你这小东西!」说着舒海阔,却没有肏弄梅姨小穴的意思,竟然跪在了梅姨脚下,用嘴巴舔弄着梅姨的鸡巴。  「喔……老爷……你……你怎么又……又舔人家……人家鸡巴……喔……好舒服啊……老爷……你好变态啊……嗯……喜欢……喜欢舔鸡巴……」  「嗯……还不是……还不是你这小妖精……害的……」舒海阔一边舔弄一边道,仿佛再吃的是绝世美味一般。  「嗯……小梅……小梅好舒服……老爷……快……快给小梅你的……你的大鸡吧……喔……小梅受不了了……」  「嘿嘿,老爷来了……」舒海阔放下梅姨的鸡巴,掏出阳物,对准阴缝一顶,便肏到了双性人的小屄里。  「喔……小梅……你还是这么紧……嗯……」  「老爷……快……快肏小梅……嗯……」  ……  ……  过了十五分钟,房间里才烟消云散,舒海阔毕竟年纪不小,有些疲惫的坐在椅子上,梅姨表面上看也是一脸满足,娇嗔道:「老爷……你……你肏的小梅舒服死了!」  「那当然……老爷我可是金枪不倒!」舒海阔说着,却没注意到梅姨脸上的一丝鄙夷。梅姨心道:「哼,要不是为了报复那人,把我弄成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老娘才懒得跟你这软脚虾肏,哼!」  「嗯……老爷最厉害了……我在好好劝劝小雅!」说完,便走出了办公室。  刚出书房,便看到了舒雅瘫坐在地上,胯下一片湿润,仍在闭着眼睛抚摸娇嫩的小屄,看着做着下流淫荡动作的青春少女,梅姨心里升起一股猛烈的欲火和报复的快感,胯下的鸡巴又有些蠢蠢欲动了,心道:「哼……当初那人似乎对两个小淫娃都在乎的很呢,现在却都是老娘的胯下淫娃,哼,这还不够,老娘非要让她们两个成为人尽可夫的荡妇!」  关上门,踢了一脚沉醉着的舒雅,低声道:「醒醒了!明天约钟少爷摄影,没问题吧!」  舒雅正要高潮,被梅姨这一踢全部戛然而止,却道:「没……没问题……老师……老师让我高潮吧!」  「哼……骚货……不许自慰……给我憋着……明天好好伺候钟少爷!」说完便带着一脸性欲渴望的舒雅离开了。  ……  ……  第二日一早,梅姨和舒雅便来到了钟笑天的别墅内,一身摄影师打扮的钟笑天出来迎接二人,道:「哎呀,欢迎欢迎,我们的大明星来啦!」  舒雅只是礼节的握了握手,没有吱声,梅姨却道:「哎呦,钟少爷,就只欢迎我们小雅,看来我这个老女人是没人理了呢!」  「哪的话,谁不知道梅姨你是圈子里出名的美女啊,跟小雅那是各有风采啊!」  「哼,算你小子会说话,带我和小雅去摄影室吧!」三人并肩走向了摄影室,到了之后,钟笑天对舒雅道:「小雅,今天我想给你拍几张清纯的校服照,这是几件校服,你挑一件穿上吧!我先出去等着,好了叫我一声啊!」说完,钟笑天冲着梅姨打了一个眼色,两人便出了摄影室。  舒雅看了看几件校服,虽说是校服,但却都有些性感暴露了,心道:「哼,这钟少爷色的要命,也不知道跟梅姨说什么,苏雅啊苏雅,回到这个时空也有四年了吧,真的变坏了呢,而且为什么只有我和她回到了更早的时空呢,而又是谁将老师变成了这幅样子呢!」想着便挑了一套最性感的校服,换到了身上,马尾辫一扎,一个清纯的校园美少女便出现了,只是那水手服稍短露出了肚脐,而那短裙更是刚刚够包裹住娇臀,那两腿之间的神秘之地也是若隐若现!  而在门外的钟笑天将梅姨拉到了一边,道:「梅姨,我喜欢小雅也很久了,想跟小雅好好接触接触,不知道梅姨能不能行个方便!」说着拿出了一张支票递到梅姨的手中。  梅姨低头一看,一百万美金,心道:「这小婊子的身体,玩一次就值一百万美金?哼,还真是值钱!不过这小子还有点用,再多要点钱,不过,却也不能让他占太大便宜!太容易得到的东西就不值钱了呢!」手上却把支票还到了钟笑天手上,道:「钟少爷这是什么意思?我们小雅追求者不知道多少,区区一百万美金就想一亲芳泽?做梦!」说的那叫一个坚定。  钟笑天一听,心道这是钱少了啊,马上换上另一张支票,道:「哎呀,梅姨,我拿错了,拿错了,是这张,您看行不!」  梅姨低头一看,五百万美金,心道:「这小婊子还真值钱,哼,就让这小子占点便宜好了!」嘴上却道:「嗯……这还差不多,我们小雅那是冰清玉洁的,不过拍照嘛,免不了摸摸蹭蹭的,钟少爷不要吓到我们小雅哦!」说完便转身走开了,留下了钟笑天自己,心道:「这玉女天后身价真是高啊,唉,肉疼啊,五百万就拍拍照片,摸一摸?肏,我可得弄个过瘾,不能白花了钱!」回身便进入了摄影室,一进屋便看到一身校服短裙的舒雅,那身段面容简直如天仙化人一般,「小雅,真是漂亮呢!这身衣服简直就是为小雅量身定做的呢!」  身为大明星的舒雅不知听到过多少阿谀奉承,对这些话自然是免疫的,只是淡淡地道「钟少爷过奖了!」看着一脸清高的绝色少女,钟笑天心中暗恨,「他妈的小婊子都被自己经纪人卖了,还敢装纯,艹,少爷真想现在就肏死你这个小骚屄,唉,可是不行啊,虽然买通了经纪人,可是也就顶多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要是真是强奸了这小骚货,就凭这小骚货的影响力,就算不敢声张,愿意给她出头的人也不是我钟笑天惹得起的,艹,真他妈晦气,花了五百万还得看这个骚逼的脸色?少爷得好好想想,既不能白花钱,还让这小婊子不愿意声张!」钟笑天心中一阵腹诽,却思量着该怎么办,其实他是不知道舒雅完全受经纪人梅姨支配,要不然现在早就按捺不住扑上去了,正常人谁又能想到大明星舒雅和经纪人会是那种关系呢?  「不过,虽然小雅这般漂亮……但是……啧啧啧」钟笑天皱着眉头故作迟疑的道。  舒雅眉头一皱,这钟笑天莫非还敢质疑我的美貌不成?「但是什么?」  「嗯,小雅自然是美,但是这种美,在照片中,却缺少生命、缺少灵魂,即便是专业的摄影师,也不见得能给予照片灵魂!」钟笑天忽悠道。  「呵……莫非钟少爷比专业的摄影师还专业不成?」舒雅不屑的道。  「小雅不相信在下的摄影技术吗?我可是获得过世界级的大奖呢!」钟笑天继续胡说道。  「喔……我可是真的不怎么相信呢!」舒雅可不信这富二代少爷会什么摄影。  「既然小雅不相信在下的摄影技术,那我们便打个赌如何?」  「喔?打什么赌?」舒雅好整以暇的道。  钟笑天脑袋飞速的旋转思考着,道「只要小雅你配合我,我就一定能拍出让你满意的照片!如果小雅赢了,你可以提出任何要求!如果我赢了,我只想以后还有机会为小雅拍照,可以吗?」  舒雅两世为人,自是精明无比,却也觉得这个赌注没有问题,「满意不满意,不都是我说了算吗?即便是输了,也不过是拍照而已!我便看看这钟笑天耍什么主意?不知道,老师让我给他拍照到底打的什么主意?」舒雅虽然被梅姨控制,却始终不知道梅姨的目的是什么,虽然失去了很多,但是回到过去不过就是一场游戏,寻求的不就是乐子吗,而现在舒雅也确实享受到了以前从未感受过的快乐,所以对于梅姨的控制,却也逆来顺受,故作无法反抗。  「那好吧,我就跟你打这个赌!」舒雅道。  「太好了!那请小雅配合我吧!」钟笑天欣喜若狂,心道「成了!老天爷啊,保佑少爷我今天大师灵魂附体,千万要超长发挥啊!」钟笑天又紧张又兴奋,这富二代哪里得过世界级大奖,摄影不过泡无知小妞的手段而已,此刻自然是摸着石头过河,只希望舒雅更加不懂行,靠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忽悠舒雅。  钟笑天搓动着双手,脑袋飞速的旋转,钟笑天感觉自己从来没这么高速的利用过自己的大脑,心道「得一点一点消磨掉舒雅的警惕心,慢慢的进入我的节奏!」嘴上道:「小雅,先做一个嘟嘴卖萌的动作好吗……对,就这样……小雅不愧是大明星……嗯……对对……臀部在翘一点会更漂亮哦……对……就这样!」  舒雅自然是配合钟笑天,听从钟笑天的指挥,做出一个个卖萌,性感的姿势,「1 ……2 ……3 ……OK!很好……这张照片真是美极了!来……小雅我们摆下一个pose!双手扶着膝盖……对……抬头看我……嗯……对……在深情点……嗯……没错……」钟笑天不停的闪动着快门,舒雅那低胸的校服被胸部挤得满满的,俯身下去,大半个白嫩的乳球都暴露在了钟笑天面前,看的钟笑天直咽口水,舒雅自然对钟笑天侵犯的目光心知肚明,感受着那如有实质的目光,舒雅感觉胸口一阵灼热,心道:「这个色狼……色眯眯的……嗯……我只是配合他拍照而已……」舒雅说服自己将身子压得更低,让钟笑天看到了更多的丰满春色。  看着舒雅很是配合拍照,钟笑天胆子也大了些,试探着道:  「小雅,现在请你将校服上衣下摆系成一个扣子……对……露出肚脐……嗯……双腿成M 型鸭子坐在地上……对就这样……表情在俏皮点!」舒雅露出光洁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双腿岔开坐在地上,裙摆滑到了大腿根部,露出了几乎整条长腿,看的钟笑天更加兴致勃勃,更加得寸进尺,快速按动快门后道:「小雅,这几张照片非常不错,不过,我们不能只拍一套衣服,我们现在换一套服装吧,这里边有更衣室,我认为有一套衣服特别适合小雅,穿上拍照效果一定特别好!你先等一下!」说完钟笑天就离开了。  舒雅一个人在更衣室里,心道:「也不知道这个色狼会拿什么衣服来,哼,太过分的话,我要不要穿呢,这小子还算不错,这更衣室没敢装摄像头!」  而钟笑天也在跑到服装室里,看着一排排衣服,也陷入了思考,而这些衣服中竟有许多cosplay 的服装,这钟笑天还是个二次元动漫控,「给舒雅选这套衣服她应该不会拒绝,虽然有些暴露,却也很漂亮,可是我亲自精心设计的款式,想必不会有问题,只是,我该怎么进一步呢?」钟笑天百思不得其解。这时一个声音响了以来,同时一阵成熟的香风拂过,惊醒了思考中的钟笑天。「哟……这是给我们小雅准备的衣服呢,真是适合小雅呢,钟少爷费心了!」原来是经纪人梅姨不知何时来到了更衣室!  「啊!原来是梅姨啊,笑天刚才走神了,没有看到梅姨,真是失礼!」  「呵呵!」梅姨媚笑一声,道:「我看钟少爷眉头紧锁,莫非……钟少爷还未得偿所愿?」  「唉,让梅姨说中了!」  「喔……」梅姨应了一声,接着道:「梅姨我倒是有一种药物,估计能帮上钟少爷,只是……」  「什么药?什么药!」钟笑天忽然被梅姨提醒了,才想起来还可以用药,以前自己也常在小明星上用这手段,却不曾想过对舒雅用,梅姨倒是提醒了自己。  「只是……梅姨这药物……是精贵中药制成,这成本……可是颇为不菲!」  「啊……那……那得多少钱啊!」  「梅姨看钟少爷的面子,一百万美金就拿去用吧!」  「这么贵啊……」一听价格钟笑天吓了一跳,当即就不想买了,心道:「药吗,本少爷多得是,一百万美金能买多少啊!」  梅姨一眼便看穿了钟笑天的想法,嗤笑道:「钟少爷莫不是以为随随便便的药物都敢用在我们小雅身上吧,那我敢保证今天你用了,也许明天就看不到早上的太阳,要知道那几位可是我们小雅的铁杆粉丝,哼,要你的命,轻而易举!」  梅姨一说,当即惊了钟笑天一身冷汗,道:「梅姨说得对,是笑天幼稚了,不知梅姨的药物有什么效果呢?」  看钟笑天被自己吓到,梅姨好整以暇的道:「我这药物,不会让人迷幻,不会让人失忆,也不会让人发情……」  「那……那这种药物有什么用啊!」  「嘻嘻,梅姨这药啊,能让人听话,能让人在意识清醒的时候,却无法违抗你的命令,即便是不愿意的做的事情,却也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你说梅姨这药,值不值一百万美金!」  「啊……竟有这种效果!」钟笑天也吃了一惊,有点不相信的道。  「哼,钟少爷等会就相信了,五分钟后,钟少爷便去更衣室吧,到时药效应该发挥了!」说完梅姨便离开了服装间,走到了更衣室里,只见舒雅一脸娴静的坐在里边,一见梅姨,却马上如耗子见了猫一般,马上站起来行礼道,「老师好!」  「哼,小婊子,你还真他妈值钱,一会别他妈装清纯了,把你那骚劲放出来吧!」梅姨颐指气使的道。  「可是……可是老师……小雅只是您一个人的……」没等舒雅说完,梅姨「啪」的扇了舒雅一个嘴巴,道:「别他妈给脸不要脸,照我说的做!记着,如果那小子要肏你,不给他肏,其他的不准反抗,装作无意识的服从,知道吗?」  「知……知道了!」舒雅低着头,摸着红了一片的脸颊道,而抚摸过的脸颊很快便恢复了光洁,梅姨看着又是嫉妒又是愤恨的说:「哼,也不知道你这小婊子积了什么德,那人竟给了你这能力!」说完,便踩着高跟鞋离开了更衣室。  舒雅心中也在问:「是啊,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呢,那人究竟是谁呢,本来跟老公和姐妹们只是想回来做个游戏,却不知道出现了什么变故,唉,我们还能回去吗?」舒雅心中有些感慨,觉得事情可能失去了控制,冥冥之中有一种力量在改变着历史。  「唉,苏雅啊苏雅,别想那么多了,这么多年你都堕落成什么样了,回去回不去又能怎么样呢,发生在我身上的,姐妹们你们会不会喜欢呢?」就在舒雅出神的时候,钟笑天蹑手蹑脚的走到了更衣室门口,手中拿着一套衣服,舒雅还没看清楚什么衣服,就听钟笑天道:「小雅,你能穿上这套衣服吗?」表情还有些怀疑,舒雅便装作机械的道:「好的,我马上穿上这套衣服!」说完便关上更衣室的门换衣服。  门外的钟笑天听着里边悉悉索索的脱衣声,心道:「莫非这药真有这么神奇?那少爷我不是有福了,哈哈!」不一会,舒雅就换好衣服出来了,钟笑天抬头一看,眼前一亮,只见舒雅上身一件粉色皮质紧身抹胸,将那对饱满挺翘的淑乳包裹起来,抹胸的中间是一道爱心形状的开口,将这件衣服显得既性感又可爱,下半身一条乳白色皮质短裙,短的刚好盖住屁屁,两条吊带系着腿上的粉红色吊带袜,脚上一双高跟凉拖,整个人显出了一种性感和可爱,钟笑天看的口水直流,勉强打起精神,道:「小雅,你能……你能……张开双腿……让我看到你的内裤吗?」  「死色狼,一上来就这么急色,老师说……老师说要服从他,那我也只能照办了!」舒雅心道,身体便服从的坐在地上,张开双腿,钟笑天的目光紧盯着舒雅那胯下的方寸之处,那昏暗慢慢的见了光明,一条粉白色的内裤包裹着舒雅那处私密之处,几根毛发调皮的在外边直着。  「啊……啊……真美啊……」钟笑天看的性起,却没忘记拍照,咔嚓咔嚓的按动着快门,希望留住这一刻,此时心中也有了底气,相信梅姨的药物确实有这般效果,更加颐指气使起来。  「小雅,将上身的抹胸撕开,让少爷看看你的胸部!」  「好的」说着,舒雅便顺从的将衣服解开,一对饱满的玉兔蹦蹦跳跳的映入了钟笑天的眼中,白玉似的光泽,那顶端的一对浅粉色的樱桃,是那么的诱人,感受着钟笑天那如有实质的目光,舒雅的乳头渐渐的有些酥麻,「嗯……小雅……小雅的胸部被这富二代看了啊,嗯……杨明……老公……小雅又……有对不起你了啊……」  钟笑天看着言听计从的舒雅,怎能满足只是看看,放下手中的相机,便扑到了舒雅身上,双手便抚上了舒雅胸前那对恩物,「唔……这就是小雅的胸部吗……喔……好软……好有弹性……那帮小子念叨了这么久……却被少爷先上了手……嘿嘿……」说完,使劲捏了捏那对奶头,「嗯……不要……不要捏哪里……」舒雅被钟笑天一捏那处,自是敏感不已,心道「嗯……乳头……乳头也被这色狼侵犯了啊……喔……」  钟笑天也坐到地上,将舒雅搬到自己的身上,双手抚弄着舒雅的胸前嫩乳,道:「小雅,回头跟我接吻!」舒雅自是遵从,回过头来,看着这个陌生的色狼恶少却不得不奉上自己的双唇,主动亲吻陌生的男子,「嗯……这就是陌生男人的吻吗,喔……从来……从来没有亲吻过呢……喔……小雅……小雅的吻也被别的男人夺走了呢……老公……人家还得瞒着你……不告诉你小雅回到更早时空的事情……嗯……小雅……小雅是不是变坏了呢……」  钟笑天看着心中女神主动献吻,哪里控制的住,大嘴一张便将舒雅的双唇包裹了起来,舌头更是巨蟒一般伸到了舒雅的嘴中「喔……这就是他的舌头吗……嗯……连嘴里也被侵犯了……喔……小雅……小雅已经阻止不了了啊……」,心里呐喊着,嘴中却情不自禁的伸出灵蛇般的小舌与钟笑天的舌头交缠在一起,吞咽下钟笑天度过来的口水唾液。  两人亲吻了足足十分钟,钟笑天才松开嘴,舒雅的小嘴被吻得红肿不堪,双眼中荡漾着醉人的秋波,满面红霞,小舌头还舔着嘴角,好像怀念着刚刚的美味一般。  看着这美色当前,钟笑天更是化身为狼,快手快脚的脱去了身上的衣服,露出了还算健壮的身体和胯下的阳物,「嘿嘿,小雅来吃吃我这根棒棒糖!」  看着钟笑天脱下了衣服,露出了那跟十五六公分长的阳物,舒雅心中却道「嗯……比老师的那根要小……喔……」却听话的爬到钟笑天的胯下,双手捧着那根鸡巴,娇唇亲吻上了那硕大的龟头,用舌头舔舐着那流出淫液的马眼。  「喔……小雅你的舌头……舔的我好舒服……嗯……对……再舔……」钟笑天看着胯下那张日思夜想的俏脸,难以想象今天竟然在给自己口交,精神上那种满足感让他更是欲罢不能。  「嗯……这根鸡巴……有点臭……喔……可是……可是我必须舔……因为我必须服从……嗯……好热……好硬……喔……」心中好似挣扎,舒雅嘴上却丝毫没有停顿,将钟笑天整个龟头含入嘴中,不停的吸吮,小手耶不停的撸动着。  「嘶……好舒服……喔……太爽了……小雅你……你怎么这么会舔……喔……」钟笑天哪里想到舒雅会有这般娴熟的口技,舔的他竟然有了射精的冲动。  「嗯……唔……」舒雅却没有停顿,好像品尝美味般的舔舐着。  「喔……好爽……好爽啊……嗯……不行了……小雅你的小嘴太厉害了啊……啊……要射了要射了啊……」低声呻吟着,钟笑天抓住舒雅的头使劲的在舒雅的嘴里抽插着,整个鸡巴都查到了舒雅的嘴里,捅到了舒雅的喉咙中,发出「呜呜」的低吟声。  一阵疾风骤雨般的抽插,钟笑天再也忍受不住院,「啊!射了!射了啊!!!」喊着,鸡巴一阵抽动,一股股精液便彪摄了出来,射在了舒雅青春的俏脸之上,那满是红润的小脸淋满了白浊,确实别样一番美样!  舒雅一阵被这一顿狂插弄的一阵恍惚,感觉整个脸上都是钟笑天白黄色的精液,心中有些恶心,却没有去擦拭,闻着这股有些腥臭的味道,心里却也有一种刺激!  过了一会,钟笑天缓过了劲,看着被自己颜射的舒雅,心中又是一阵火热,鸡巴再次扯了旗。「嘿嘿,我还没亲近亲近小雅你另一张嘴呢!把内裤脱下来!」钟笑天道。  「好的!」舒雅听话的脱下了内裤,露出了那最私密之处,只见那处生着一小簇细软的阴毛,那道细缝成淡粉色,之间已有了叮咚的泉水!「嗯……小穴……小穴也被钟笑天看了……嗯……小雅……小雅对他没有秘密了啊……」  「小雅真是淫荡,嘿嘿竟然都流水了!」钟笑天淫笑着,大脸凑近舒雅的花穴,伸出舌头舔舐掉那流出的淫液。  「喔……不要……不要舔哪里……好羞人……嗯……」舒雅被舌头一舔,哪里受得了这种刺激,控制不住的呻吟了起来,双手情不自禁的摸上了钟笑天的头,揉捏着。  钟笑天扒开舒雅那泉水咚咚的小穴,只见那小穴口处竟有薄薄的一层薄膜,竟是处女膜,「恩……没想到,没想到小雅竟然还是处女!」钟笑天更是食欲大开,疯狂的舔舐这舒雅的淫穴,舌头更是伸到蜜穴中却舔舐那迷人的一层薄膜。  「喔……好痒……嗯……小雅……好难受啊……嗯……对……再深点……嗯……就是哪里啊!」舒雅使劲搬动着钟笑天的头,好像要把整个头都塞到自己的小穴中一般。  钟笑天也忍受不了了,一把将舒雅压在身下,鸡巴对准那迷人的细缝,磨蹭这鸡巴,片刻鸡巴上便沾满了舒雅分泌的淫水,「小雅……你的处女是我钟笑天的了!」对准那道细缝,便要用力顶进去!  突然这时,钟笑天便感觉耳朵一阵剧痛,紧接着自己便被一股巨力从舒雅身上拽了下来,拽出了房间,被人打断好事,钟笑天自然是一腔愤怒!转头一看拽自己耳朵那人却是梅姨,却也压抑不住怒火道:「梅姨你这是什么意思,六百万没劲少爷我也付过了,你他妈还来打断少爷的好事?」梅姨伸手「啪」的一声,打了钟笑天脆生生的一个耳光。  「你他妈还敢跟老娘说脏话,你信不信你今天肏了舒雅,明天你就死无葬身之地?老娘是就你的命!」梅姨也怒气冲冲的道。  「啊?怎么可能,舒雅不是吃了你的药吗?」  「你他妈以为药是万能的吗,刚刚药效马上就要过了,再晚一点舒雅清醒过来,你想想你会怎么死!」  「啊啊啊!怎么会怎么会,就差一点啊!」钟笑天气的捶胸顿足,却也无可奈何。  梅姨接着道「就这样,我也不确定舒雅会有什么反应,你去试试吧!」  钟笑天被惊出一身冷汗,赶忙跑回摄影室,只见舒雅已经穿好了衣服,身上干净如初,心中一惊,颤颤的声音道:「小雅,你没事吧,刚才……」  「刚才?刚才发生了什么吗?」舒雅冷淡的道。  「没有,什么都没发生!」  「喔……是这样啊,如果我以后听说刚刚发生了什么的话,我不保证我会做出什么来!」舒雅淡淡的道。  「她知道她知道!」钟笑天脑袋直跳,心中狂喊道。  「啊……不会,刚刚什么都没发生!」钟笑天都快被吓尿了。  「那就好!赶紧穿上衣服!看你那德行,那小家伙也敢出来现眼!哼!」钟笑天这才注意道自己还是一丝未挂,赶忙找到衣服穿好。  舒雅这时已经走出了房间,钟笑天只听到传来的声音道:「我刚刚看了照片,你拍的确实不错,我很满意,以后如果需要拍照,我会找你的,不过记得好好练练技术啊!」  这一会地狱一会天堂弄的钟笑天神智都有些恍惚了,拿出相机一看,里边的内存卡已经不见了!  走出了别墅的舒雅便看到了停在路边的座驾,梅姨恨声道:「你这个骚婊子,老娘怎么跟你说的,不许给她肏,老娘要是不出现,你他妈就失身了,哼!」  「对不起老师!」舒雅低声道,说完汽车便发动,扬长而去。本帖最近评分记录clt2014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