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361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五章东区动荡  G市之旅第三天,一个电话群所带来的消息震惊了张卞泰等人,原本计划再玩一天也取消了,一帮人火急火燎地往回赶。  「老大,不好了!吴品德联合萍姐大规模砸我们的场子,东关的兄弟们快顶不住了!」这是电话那头传来的原话。  张卞泰大概怎么也想不到前妻居然会做出这种事来。望着高速路上一条条长龙般的车流拥堵,他恨不得插了翅膀飞回去。  「老大别太着急,兄弟们应该顶得住。」丧彪开着车,一边回头说道,其实他心里也没底气。  「顶个屁!吴品德那个王八蛋,老子非扒了他的皮不可!」张卞泰破口骂道,这黑道斗争就像打仗,元帅和几个重要武将都不在,下面的士兵如何能有高昂的斗志。  「泰哥,要不要我找雪姐帮忙…」桃子提议道,她虽然隐约觉得胡萍萍不会善罢甘休,但也想不到是今天这么个举措。  「不用,那是江湖大忌,况且也不是无条件帮忙,到时候更麻烦。」张卞泰否决了这个提议,他还没沦落到需要外地帮派的援助,「桃子,到了H市你直接回家,我会派人保护你。」  桃子自然不同意,说:「不,泰哥,我也要去」  「这打打杀杀的,你去干什么?」  「打打杀杀女人也会,那个老女人不就是么?」  「胡萍萍…难怪不肯让扬扬回家,原来早有预谋!老子真是太仁慈了才会导致今天这个局面。」  「泰哥你放心,这笔账我们讨定了!」  ……  晚上8点,终于回到H市。张卞泰坐镇总部调兵遣将,开始反扑。过去的几个小时里,东关大部分地盘已经被攻陷,令他甚为愤怒的是东关一些小头目竟倒戈相向,帮着敌人打自己人,估计是胡萍萍事先买通说服的。东大街所幸有大部分主力军驻守,基本没什么损失,吴品德那边好像也没有出动太多人,应该是怕引起政府出面镇压。  这是一场外推内就的叛乱,罪魁祸首便是胡萍萍姐弟俩。  这夜注定无法平静,在东关各街区里两帮人马拼得你死我活,张卞泰已十多年未曾动手,但刀法依然还在,死在他刀下的就有数十人。小弟们在他的影响下士气大振,高呼着报下午之仇,疯狂冲向胡萍萍或吴品德的小弟。短短一小时后,到处都是残肢断腿,还有一些面目全非的尸体。  然而两方人数相当,张卞泰这边也只收回了一小部分的地盘,加上胡萍萍与吴品德暂时退防死守,一时半会攻不进去,而且这场大规模械斗严重扰乱了社会的安定秩序,连市警察局局长都亲自出面要求双方立即停手,否则将实施全面镇压。  至此两方坚守各自阵地,形成了对峙局面。  次日,张卞泰召集g在总部开会,商量下一步行动。大家拼杀了一晚都有些疲态,不过安逸这么多年,跟其它区一直都是小打小闹,这次出了这么大的事,都斗志昂扬,表示要死磕到底。  桃子没有参加这次会议,一来折腾一晚也累,二来从没见过如此血腥的场面,多少都会吃不消,故在一处酒店休息。张卞泰让疯狗带人保护,而问题便由此而出了。  这疯狗原名马征,早期便跟着张卞泰闯荡,因其敢杀敢拼,砍起人来十分疯狂,故被称为疯狗。他当年欠债被人追杀,是张卞泰出手相救,还替他还了债,所以多年来也算是忠心耿耿。可是渐渐地马征利欲熏心,被权势利益迷了心窍,总认为老大不公,自己为他拼了这么久,却只得了几个破场子,那些资历不如自己的反倒拿着大把好处,赚着大把钞票。而且现在正值东区大乱,老大竟然派自己去保护一个女人,分明是瞧不起人。他越想越气,又想到前天晚上在爱月赌城的事,差点就脑子一热要冲进桃子的房间里去。  这时,一个陌生号码打进马征的手机。他接起来「喂」了一声,那头竟是胡萍萍的声音,「疯狗,还记得我吗?」  马征一边往门外走,一边问:「你打电话来想干什么?」  胡萍萍说:「别激动。我听说这几年张卞泰对你不好。说来你也是元老级别的人物了,他怎么…」  马征立刻打断她:「闭嘴!这不关你的事!」  「我说的不对吗?要我看张卞泰能做上东区大佬的位置,你的功劳是最大的,结果他这么对你,难道你都没有想法,还心甘情愿为他做牛做马?」  「……」马征沉默了,胡萍萍话里的每一个字都刺痛了他的心。  「你看那个丧彪,没什么本事却深得器重,还有凯子,不就是为张卞泰挡了一刀么,就当上了堂主。你虽然也是堂主,但有名无权,只分了几个无关紧要的场子,自己开个酒吧处处受到暗中排挤。唉…我真是替你感到悲哀…」  「够了!」马征一把将手机砸在地上,顿时碎得七零八落的,他点燃一根烟,细细沉思着。  实际上胡萍萍的目的差不多达到了,这个满腹委屈又头脑简单的疯狗已半只脚踏进了圈套。  「征哥,老大的电话。」一个小弟出来将手机递给马征。  「老大。」  「你他妈电话关机干什么?!」  「我…手机没电了。」  「没电了不会再找个手机吗!现在是什么时候了!你他妈怎么这么蠢!真是干!给老子好好盯着明白吗?桃子要是出了什么事,老子要你命!妈的!嘟嘟嘟…」  「草!」被劈头盖脸骂了一顿,马征怒火更甚,又将手机砸了。  「征哥…那是我的手机…」那个小弟满脸郁闷地说道。  「我他妈知道!」马征瞪了他一眼,心中产生了一个可怕的念想。  此时房间里,桃子沉沉地睡着,一股危险的气息正逐渐向她笼罩。  晚上9点,东关大战再度上演,到处一片狼藉。吴品德方面竟动用了大批量火器,张卞泰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死伤众多,颇有败阵迹象。直到防暴警察出动,双方才纷纷撤退,被逮的也都是一些充当炮灰的小弟。  「妈的!吴品德那个王八蛋哪搞来那么多枪?!」张卞泰气急败坏地骂道。  「老大,是不是有人在背后支持?不然他怎么会弄来那么多,妈的,打死我们不少弟兄啊!」丧彪一边说一边捂着自己受伤的胳膊。那会要不是躲得快,那颗子弹就打在他脑袋上了。  「谁敢帮他?政府对一般性质的械斗虽然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对枪支管制很严,数量如此庞大的枪,难道他吴品德不想活了?想被整锅端了?」张卞泰想不出谁有这实力敢跟政府作对。  「会不会是它?」一个堂主指了指天花板。  「不太可能。上面虽然希望能有一个人统治整个H市黑道,但绝不会以这种方式。」张卞泰否定了这个说法,顿了顿又说,「先不讨论这个,这次吴品德动用了火器,我们落了下风。你们觉得下一步该怎么做?」  「下一步先按兵不动,也许这是吴品德的圈套,诱使我们也大量使用枪,到时候警察一出动,我们就全完了。」一个女人的声音突然传来,是桃子来了。  「桃子,你怎么一个人就过来了,疯狗呢?」张卞泰望了望四周,愣是不见马征的影儿。  「我让他去休息会,守了一天也累。」桃子坐在张卞泰身边,对几个骨干成员说,「今天这场战斗肯定已经引起警察的高度注意,警察肯定会全副武装,严加戒备,如果我们在这个时候选择以牙还牙,很可能会被剿灭。况且,貌似咱们还没那么多火器不是吗?所以我们忍一忍先按兵不动,观望观望时局再做定夺。各位大哥,你们觉得呢?」  在场的听了这番话,都觉得有道理,昨晚政府就已经出面了,加上今天这场,如果再引起骚乱,肯定没好果子吃。张卞泰也频频点头,冲桃子竖了个大拇指。  「既然都没意见,那就按桃子说的做。我看大家也累了,先回各自地盘休息,但也要防止对方偷袭。」张卞泰吩咐完便带着桃子先走了。  由于胡萍萍知道张卞泰的住处,那个家是回不成了,他们只能去之前桃子休息的酒店。张卞泰已经四十岁,而且好多年都没这么拼了,躺在床上感觉甚是疲倦,桃子给按摩了一会,他便呼呼睡着了。  望着沉睡中的男人,桃子万分感慨,一个多月前自己还是普普通通的舞女,却因无意间杀了人成为东区大佬的女人,如今还参与黑道斗争,替他出谋划策,实在是世事难料。不过她不后悔,如果没有张卞泰,自己可能早已入狱,过着永不见天日的日子,或者已经死了。更何况现在的生活也不错,能唯心所欲地发泄心中的欲望。  要不是因为出了这场叛乱,桃子原本打算回来后尝试一下那个收费式调教的途径,现在也只能暂且搁置,专心帮助张卞泰对付吴品德和胡萍萍。  而胡萍萍那边此时也正和胡亮商量着对策,虽然是为了私仇而闹这么一出,但其实也有夺权之意。自从跟张卞泰离婚,那种高高在上呼风唤雨的权势仿佛一夜之间都没有了,只剩下寥寥无几的死忠还跟着她,面对这等局势,她无可奈何也敢怒不敢言。而后来桃子出现并轻而易举坐上了她曾经的位置,更是催化了心中的怨恨,加之儿子受了欺负,简直是恨不得将桃子生吞活剥了。  「姐,疯狗那边怎么样了?」  「应该没问题。那个蠢货,头脑简单心眼小,要不然混了这么久也不会只当个名存实亡的堂主。我一个劲怂恿,他肯定会动摇的。」  「嘿嘿,如果他突然从背后捅上一刀,张卞泰这个老乌龟绝对完蛋。到时候这整个东区就是我们的了。」  「你也别太高兴,别忘了还有个吴品德呢,这个王八蛋肯定也要分一羹。」  「嗯,不管怎么说眼下我们还需要他的援助。小不忍则乱大谋,暂时让他占点地盘也没事。」  「呵呵,我怎么看你胸有成竹啊,我的好弟弟。」  「哈哈哈!我这些年在西区可不是白混的。到时候姐就知道了。」  「行,那我就拭目以待了。」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