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890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006章 铃木朋子  第二天早上,冲野洋子有些疲惫地离开了酒店,她心里很矛盾,根据昨晚那个混蛋的说法,他是不会这么放过自己的,必然要自己一辈子做他的女人。  想到这里,冲野洋子心里面就十分矛盾,一方面她羞耻于这种关系,可另一方面,她又不能不钦佩于一彦那强悍的性能力和英俊的外貌,正因为如此,冲野洋子才会如此矛盾。  而那个池泽优子,则是直接拿了一彦给的一千万支票离开,一彦对这个骚货也没什么兴趣,但是冲野洋子,那是绝对不能放过的……  ……  一个星期后。  一场突来的小雨,淋湿了这一座如今亚洲第一的国际大都市。一部红色高级的法拉利跑车在雨中拥挤的道路上,缓缓行驶着。  今晚的东京堵车还不算太严重,但是驾驶室里的女人却依然感觉有些不舒服。  车上的手机响起来了,开车的女人,铃木朋子皱了皱眉头,一边驾驶着方向盘,一边拿起车上的电话接听。  铃木朋子这台手机是特制的,花了大概两万美金,是当今世界最先进的手机了。  她知道是谁打来的,除了那个人,没人知道自己的这个电话号码。  「有事?」朋子将自己的轿车的速度慢慢放慢了下来,但她的声音却显得有些冰冷。  电话那边传来了自己的丈夫,日本铃木财团董事长铃木史郎略显疲倦的声音,然后问道:「你在哪儿?怎么那么大的声音?在外面?」  「恩……」朋子轻轻答应了一声,然后问道,「你有事儿吗?」  「怎么?难道没事儿我就不能够给你打电话?」电话那边,丈夫显然有点不太高兴,预期之中有一丝冷意,自己最在乎的女人这么多年一直都用这种语气跟自己说话。  「当然可以,你什么时候都能给我打电话!」朋子嘴角微微上扬。  似乎是习惯了自己妻子的这种语气,但是铃木史郎还是有些埋怨:「为什么这么久才接我的电话?」  「哦,我刚才在开车,不方便接……」朋子的这个回答,显然有些过于勉强了。  不过,铃木史郎显然也已经习惯了这种事情,所以也就没有过多的追问,而是说道:「我今晚就不回去了,还要跟几个资本家一起吃饭呢……」  「哦,还有别的事情吗?」对自己丈夫的话,铃木朋子脸上没有呈现出任何在意的表情,或许,丈夫回家过夜在她看来就是一种天方夜谭,二十年了,她早就已经习惯了。她自己都不记得,丈夫上一次回家是什么时候了。  一个男人财富多到可以买下整个美国的男人,天天不回家过夜,在外面干些什么,是个有脑子的女人用脚趾头都能想到。  而且,自己跟他,自从那件事情以后,就没有什么感情了。只有,仇恨!  若不是因为这个男人的恨,自己早就不想活了!  「如果没什么事儿的话,我先挂了……」铃木朋子缓缓说道。  「你在外面怎么玩儿我都不管,但是你如果敢做违背原则的事情,下场你该知道的!」铃木史郎冷冷地说道。  「我知道,你有办法知道我有没有给你戴绿帽,我还不至于蠢到自己找死!」铃木朋子说到这里,挂断了电话。  由于东京的街头下着小雨,街上的行人不多,铃木朋子靠在座椅上,回想着自己的一切。  自己的丈夫,是日本最大的财团之一——铃木财团的董事长,铃木财团,在民国初年、二战之前就已经是日本的军火大财团,虽然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失败了,但是铃木财团却并未损失多大的元气,反而在二战之后迅速崛起,如今不光是日本,就算是在欧美诸国,也是一个巨大的金融大鳄,绝对不亚于什么摩根、洛克菲勒这些欧美寡头。  而自己,作为铃木财团的第一夫人,事实上更是掌握了这个男人一切的权力,整个财团,包括她的地下势力,这么些年,自己都可以随意调动。可以说,以铃木财团的综合实力,自己做一个有实无名的日本第一夫人一点悬念也没有!  可是,那个男人,对自己所做的一切,让她无比的痛苦,厌恶!  对,自己现在是锦衣玉食,要什么有什么,可是这又如何?仇恨,让她不可能跟这个男人过一辈子!还要想办法报仇!  本来,自己拥有幸福的家庭,拥有疼爱自己的老公,父母,甚至孩子,可是……这一切,都被那个男人无情地摧毁了。  「呵呵……报仇,我做得到吗?」朋子淡淡笑笑,那个男人的防备能力实在是太强了,自从自己知道那些事情以后,他很少在陪自己过夜,就算要自己干那事儿,也是剥光了送到他的床上,干完就走,自己要杀他,哪有那么容易?  论美貌,铃木朋子绝对是上等的,一米六七的身高,在日本女人中算是很不错的,丰满的双腿,纤细的腰肢,清丽的美貌,一切的一切,都是那样的完美,可是这样的身子,却永远只能属于那个恶魔一样的男人。  夜色醉人,小雨朦朦胧胧的,铃木朋子开着她的法拉利来到了东京著名的夜天堂,一条街上满是各色各样璀璨的夜店,酒吧,歌舞厅,满街都是衣着暴露的青年男女,虽然远远没有后世那么强悍,但在这个时代已经是很有视觉冲击力了。  坐在车上,铃木朋子看着一整条街上的酒吧一字排开,闪亮的五彩霓虹灯在街道两旁对立闪烁,忽明忽暗,雨又大了一些,但是这丝毫不影响这些男女追逐糜烂的夜生活,此时的日本已经是国际化的国家,东京更是亚洲第一城市,日本百姓生活在太平日子里,这夜生活中,一对对男女相拥着从酒吧夜店走出来,不出意外地,他们都会去照顾酒店宾馆的生意,然后展开一场啪啪啪的大战!  自己今年四十三岁了吧?多久没做爱了?大概有大半年了吧?身子很难熬的。可惜,自己不能跟别的男人做爱,而要跟那个男人服软,求他淫弄自己,自己也不会这么做!  空灵的夜色,在淅沥沥的雨声中显得无比美妙。  铃木朋子喘了口气,将车停在了附近的停车场上,自己从车上下来。今晚的天气有些寒冷,但是正是盛夏之时,却也不如何难受。站在寂静的夜色中,享受着一份难得自由感觉,铃木朋子觉得还是很有感觉的。虽然,也只是暂时的自由。  她上身穿着一件红色的低胸棉质罩衫,一双在她这个年龄足以让一大众青年妹子汗颜的丰乳在这秀美的罩衫下显得傲然挺立,在她弯腰离开轿车的时候,落下的衫衣更让那对波澜壮阔的雪白山峰更加诱人,若是附近有个男人看见了,估计得当场流鼻血不可。  下边,穿着灰色的中裙,只达到了她美腿的上部,性感的黑色丝袜,将她一对肉感的双腿紧紧包裹着,屁股在紧绷的裙内翘起,从外形看丝毫不亚于那些欧美大洋马,整个人,可以说是无比的完美。  走出了停车场,铃木朋子能够感觉到,空气中无数双带着兽欲的眼神正贪婪地打量着自己丰满的胸部,性感的大腿,丰挺的大屁股……  铃木朋子虽然已经四十三岁了,但是此时的她,如果被人看见了,估计无数的人都会认为她最多二十多岁,身上的一股股贵族气质,更让附近无数的男人拜服不已,要不是摄于这个女人凌厉的冷艳气质,估计早就有人上前搭讪了。  铃木朋子缓缓地走动,并没有理会这些男人的眼光,因为她知道,铃木史郎的保镖一直在跟踪自己,现在起码有七八个武艺高强的人在监视她,根本不可能有人能暗算自己。  于是,她漫不经心,走进了一家夜店酒吧。酒吧是邂逅一夜情的最佳场所,可惜,自己不能奢望会在这里找男人睡觉。只能以酒精,暂时让自己的精神放松一下。  ……  朋子缓缓走进了一家颇具规模的酒吧,这家酒吧在这条街上也属于很上档次的。  其实,她已经是第二次来这个酒吧了。  这间酒吧有一种特别的调酒,名叫「蓝色忧伤」,她两天前来喝的时候,不知道这个名字的意义,只是一味地去感受这种酒给自己带来的一股伤感,不由自主地就会让自己流下酸涩的眼泪。  而现在,朋子很想弄清楚,调出这种酒的到底是何方神圣,居然能制作处这样略带伤感而又说不出是什么原因的鸡尾酒,这样的人到底是什么样的?  想着想着,她越发的好奇,她第一次喝的时候就想见到那个人,可是调酒师都不在舞厅里,而是从特有的厨房调好,再由服务员拿出来,所以朋子是不知道这个调酒师是谁的。  于是她第二次来到了这里!  夜总会酒吧,从来都是龙蛇混杂,色狼成群的地方,这样一个性感妖娆,成熟美艳的少妇走进来,也不知道吸引了多少匹狼的眼神。  面对着这么多想把她吃了的眼神,朋子是懒得理会。只要一个电话,一个电话,他就能让这个酒吧变成一片废墟,这些人全部粉身碎骨!  这就是权力!  可惜,朋子并不如何喜欢这种权力!  自己是拥有权力,但是却是因为那个魔鬼一样的男人,自己可以挥手得到金山银山,却怎么也得不到一个女人应有的幸福!  有时候,嫁过两次人的朋子甚至很想在酒吧里点上一杯火辣的烈酒,然后穿着性感暴露到露出半截丰满的屁股的超短裙,然后跨坐在这里,晃动着丰满的胸部,然后会有一个英俊的小鲜肉走过来,搂着自己,亲吻她,抚摸她,带着她去宾馆,两个人翻云覆雨,享受到做女人最大的快乐。  只可惜,她不敢这么做,因为那样做的话,还没等办事儿,那个陪自己的小鲜肉就被乱枪打死了。  那个男人在日本乃至欧美的资本世界有太大的权力!  铃木朋子是个完美的女人,漂亮的美貌,丰满成熟的体态,都几乎把酒吧内所有的男人勾上了一条不归路。这个女人完美的身段,浑圆耸翘的大屁股,更是让人神魂颠倒,不能自已。那丰满、硕大的胸脯是一对完美的大峰峦,纤细的腰肢丝毫不像是生育过三个孩子的女人,两条修长的性感大腿更是比例均匀,随着她轻轻漫步,那些男人看着鸡巴全都硬了。  其实,铃木财团虽然在世界名气很大,但是朋子的名字却没多少人知道,而她现在在这种档次的酒吧,也不担心会有人认出自己来。  ……  「雨宫一彦,那天来的那个女人又要你调那杯酒了,蓝色忧伤!」在调酒房内,一个服务员对着调酒师雨宫一彦笑道。  这个叫雨宫一彦的调酒师是大约三四天前来这里打工的,由于他有一手完美的调酒本事,而且要的薪水很低,所以老板很开心的雇佣了他。  虽然他才来了几天,可是他调的酒,却是能让很多喝过的人为之着迷,这两天,找他调酒的人很多。  然后,那个女人来了之后,他特地调了一本很特别的酒给那个女人,还叮嘱服务员,如果那个女人再来要这种酒,就要特地告诉他。  由于雨宫一彦长得很帅,而且嘴巴特别甜,所以这里的女服务员很乐意为他做事。  「呵呵……又是那位美丽的贵太太……有点意思……我亲自给她送酒……」雨宫一彦微笑着调酒,英俊的帅脸之上充满了一股难以形容的邪恶,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对于此时的雨宫一彦来说,自从得到了冲野洋子之后,他对毛利兰、园子等女人进行了调查,然后摸准了铃木朋子喜欢到夜店喝几杯的想法,所以他自己到了这家酒吧打工,然后依靠自己的能力,诱导铃木朋子,来到这家酒吧。  而在这里干的第一天,他就见到了那个成熟的美女铃木朋子,并立刻惊为天人!  ……  舞厅内。  不经意间,舞厅里轻快的乐曲让朋子感觉到别样的轻松,她坐在酒吧的一张台子上,已经有起码三个男人来跟她搭讪了,可是她甚至懒得跟他们多说一句话。  而她冷若冰霜的气质,也让搭讪的男人几乎不敢过多纠缠。  「小姐,您的『蓝色忧伤』」雨宫一彦身穿一身调酒师专属的工作服,端着一杯蓝色的混酒走到了朋子的桌前。  「恩……放下吧!」朋子没有正面看雨宫一彦一眼,她的目光此时都集中在那一杯蓝色液体上了。  雨宫一彦微笑着将酒放下,然后把目光放在了这个女人身上,轻轻扫视着。  她深山散发着阵阵淡淡的香味儿,和一般的香水不同,那是一股若有若无的清香,令雨宫一彦登时感觉周身舒坦,尤其是她的纤纤玉手白嫩细滑,再加上胸部丰满,双腿修长,令雨宫一彦对这个女人的占有欲望越发大起来。  这个女人,的确是能让男人疯狂的祸水!不论是胸部,还是大腿,屁股,容貌……  「额,对了!」朋子显然没有注意到这个侍应正在用炙热的目光打量他,而是问道:「我想见见这个蓝色忧伤的调酒师,能不能把他叫来?」  「请问你找他有什么事儿?小姐?」雨宫一彦问道。  朋子换了一个坐姿,将一条裹着性感丝袜的大长腿叠了起来,漫不经心地说道:「我想和这个调酒师认识一下,可以吗?」  雨宫一彦贪婪地打量了一下这个少妇诱人的美腿,似笑非笑地说道:「如果我说不可以呢?」  「为什么?」朋子这么多年,第一次遇到有人敢拒绝她,忍不住转过头,此时才正是看向了雨宫一彦,她明显愣了一下,没有想到一个如此年轻英俊的少年,会在这间酒吧做服务生。  不过,她在一瞬间,就注意到这个少年的眼神满是淫邪,正在肆无忌惮地打量自己的胸部,大腿,恨不得像这酒吧里所有的男人一样,把自己剥光了吃个干净。  只不过,朋子倒也没有生气,而是更加充满诱惑性地摆动了一下自己的双腿,饶有兴致地端起酒杯,优雅地抿了一口,道:「为什么,不可以呢?」  雨宫一彦笑意更浓,又贪婪地盯了朋子的胸部一眼,说道:「因为,他不喜欢见人!」  「额?」朋子笑意更浓,「什么人架子这么大啊?你可知道,在东京,不,整个日本,还没有谁是我想见而见不到的!」  「是吗?那可真是让人值得敬佩,这位夫人……」雨宫一彦毫不客气地坐在了朋子的身边,朋子皱了皱眉头,却没有阻拦雨宫一彦。她能看出,这个服务生,不像是个一般的人物。  「你觉得,我的蓝色忧伤,调的如何了?」雨宫一彦笑道。  一听这话,朋子觉得有些意外,她愣了片刻,以不相信的口气问道:「你是说,这杯酒,是你调的?」  「怎么,不相信?」近距离凝视着这个迷人的熟妇,雨宫一彦的占有欲望越来越强烈。这个女人不论是美貌还是身材,都还比自己的母亲和小姨强上一筹,雨宫一彦很想将她搂在怀里,好好地淫弄一番。  「不错,我有点不相信……」朋子又将蓝色妖姬轻轻喝了一口,「说实话,你很年轻,我很难相信你能调出这种酒……」  「年龄和阅历不一定挂钩……」雨宫一彦微笑道,「而且这杯酒是我专门为夫人调的,我是尽了很大的力气的,我相信夫人会喜欢的!」  「是的……我的确很喜欢你调的酒,让我喝起来有一种特别的感觉……」铃木朋子娇艳如花的美貌上带着阵阵淡淡的笑意,白玉一般的手掌轻轻抚弄着杯子,白白的脸颊此时已经泛起了一层淡淡的晕红,犹如桃花艳丽,风貌不凡,令眼前的雨宫一彦看着,不禁内心砰砰乱跳。  下一刻,雨宫一彦不禁伸出了自己的手,轻轻握住了铃木朋子的纤纤玉手,微笑道:「美貌的夫人,在这个迷醉的晚上,你这样的大美女就这样在这样的夜场,也不觉得寂寞吗?」  看到眼前英俊的少年握着自己的手,铃木朋子却并没有感觉到多少厌恶之色,在这样的夜场,她曾经遇到过无数这样的男人,不过这些男人最后的下场都很惨,想要占自己的便宜,可是却都面临着很凄惨的下场。  因为那个人的势力太大了,手下也有一大帮厉害的人马,不说别的,跟日本最大的黑帮山口组的关系那就是相当的复杂,而此时他的人一定是在这附近窥探着自己,只是自己发现不了而已。  而如果这个男人想要占自己的便宜的话,恐怕很快就要被打成猪头了,自己之前遇到过几回,搂着自己的男人刚出酒吧,就被截获殴打。  不过,早已经练就了不凡的毅力之心的铃木朋子,却并不想要甩开雨宫一彦的手,而更不想要提醒他,想要占自己的便宜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她对眼前这个英俊的少年虽然有一定的好感,对他调的酒也很有兴趣,可是并不代表铃木朋子有义务提心他保护自己的安全,不要碰不该碰的。  雨宫一彦眼见这个迷人的熟妇没有反对自己,心中难以想象的沸腾感,令他难以自持,左手轻轻一搂,便将铃木朋子纤细的腰部搂在怀中,触手只觉柔软细腻,真是迷人。  这样的抚摸,雨宫一彦登时只觉浑身发热,左手顺势插进了铃木朋子的低胸衣中,往下探摸,登时抓住了那颗饱满浑圆的大乳房,铃木朋子的乳房本就硕大,雨宫一彦一抓之下,却也无法完全掌握。  「好大!好圆!」当触碰到细腻动人的大奶子的时候,一股柔软充实的坚挺触觉登时让雨宫一彦的身体一股炙热的欲火怦然而上,下体那根经过了萝莉改造而变得变态无比的鸡巴,登时一柱攀天,顶在了裤头上,雨宫一彦下意识地紧紧地抓住了那动人的奶波,狂热地开始搓揉起来。  雨宫一彦可以打赌,此时被他的左手抓住的那颗乳房,绝对是真实的,足足有D 罩杯的天生胸部,是任何男人都无法拒绝的。  「你……」铃木朋子在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就被眼前的男人,将淫荡的大手伸进了自己的衣领里,抓住了自己那颗许久没有被男人摸过的大乳房。  此时的铃木朋子虽然有想要逗逗这个男人的心思,可是却没想到对方居然如此的恶大胆,直接用手摸她的私密之处,铃木朋子真的是要羞死了,而且也知道不能够这样被雨宫一彦玩弄,想要推开他。  可是,当一股难以想象的奇妙感觉,随着雨宫一彦的手搓揉她的乳房,铃木朋子那已经久久没有动过的春心,此时一阵阵泛滥开来,令她竟然无法控制自己,不但不想将雨宫一彦给推开,反而是忍不住随着雨宫一彦的搓揉而轻轻扭摆着诱人的身躯,整个人在这样的挑逗中,开始走向了堕落。  雨宫一彦此时低头,轻轻吻住了铃木朋子的红润嘴唇,他的欲火连带着身下的巨物顶凑,已经燃烧旺盛,他渴望得到这个女人,于是要立刻对其展开剧烈地攻击。  当红润的嘴唇被男人给亲吻堵住之时,绝丽熟妇颤抖着身体,轻轻伸手楼抱住了雨宫一彦,她很久没有和男人亲嘴,她内心知道,在酒吧里监视自己的人,在看到这一幕,自己被眼前这个男人摸奶亲嘴之后,定然会立刻冲上来。  而这个男人占了自己这么多便宜,他已经不可能活着离开这个酒吧,所以现在铃木朋子也没有推开雨宫一彦。  炙热的舌头缠绵进了铃木朋子的香唇,雨宫一彦已经顺势将铃木朋子压在了沙发上,他的双手上下齐攻,左手依然搓捏着铃木朋子的丰乳,而右手已经从铃木朋子性感的丝袜大腿上开始向上摸了过去。  酒吧夜店本来就是糜烂的地方,在这里亲热的男女不在少数,所以虽然有不少男人看到这个酒保居然在侵犯那个迷人的熟妇而感到嫉妒,有一些甚至有冲上去代替雨宫一彦的意思,可是却并没有出现酒吧里感到惊奇的事情。  此时的铃木朋子,已经被雨宫一彦狂热地亲吻抚摸而浑身燥热,身为过来人的她,已经卖力地配合起了眼前的男人,头部狂热地蠕动,香舌配合着男人的唇舌进攻,互相缠绵。  而此时她能够感觉到这个男人的手插进了她的裙子里,沿着丝袜裹着的大腿,很快来到了她的最私密的禁区,那蕾丝三角裤的中间,男人的手指按在了她的内裤中间,轻轻地按捏。  「啊啊!不可以啊……不要……别摸那里……」  一股股酥热难耐的感觉,令铃木朋子的下身私密之处立刻喷出一股热水,而她也似乎在这极乐的快感中,恢复了一丝神智,嘴唇掰离了雨宫一彦的嘴唇,叫喊出来。  雨宫一彦此时哪里又能让铃木朋子说不要?他摸着铃木朋子的手一把插进了他内裤的裤头,一股浓密的阴毛被抓在手心。  「为什么不要……你看看你都湿了……你一定很想要吧……」雨宫一彦笑嘻嘻地把手插到了铃木朋子的阴唇上,摸到了细腻的肉肉已经湿透了。  铃木朋子的最私密部位被男人摸到了,这让她的肉体如火烧一般,可是她虽然喜欢到酒吧夜店来寻欢,可是却并不是放荡的女人,她并不想要和任何男人发生实质性的关系,只是想缓解压力,而之前虽然有男人来占她的便宜,她没有拒绝,可是那是因为她知道,铃木史郎的人随时会出现来赶跑这些人。  可是现在,被这个男人占了这么久的便宜,为什么铃木史郎的人还没有出现?这让铃木朋子感到无比惊讶。  此时此刻,她却不知道,铃木史郎的人已经昏睡了过去。  铃木史郎的确是个很厉害的人物,他派遣在铃木朋子身边的人马有七八个人,都是特种兵出生,能打至极,再加上随身携带了枪支,可以说能够很容易保护铃木朋子。  之前来打扰铃木朋子的人,都是非死即残,所以铃木朋子并不担心自己会被什么男人侵犯,可是现在,被眼前这个男人骚扰了这么久,居然一个人都没有过来。  这其中的原因,自然是因为雨宫一彦了。  以他此时的能力,很容易地就激发了那几个保镖脑子里的睡眠系统,让他们就如同服用了强烈安眠药一样,那几个人已经抵受不住,就在酒吧里的沙发上睡着了。  「不要……不可以摸那里啊……啊……」此时的雨宫一彦已经搂住了铃木朋子诱人的身体,一手抚摸着朋子的阴户,另一只手大手插进了铃木朋子的衣领,按住了铃木朋子丰满的乳房。  他的手先是隔着铃木朋子薄薄的乳罩,感受着手上大奶子带来的极乐充实感,而在揉搓了几下之后,雨宫一彦已经把手直接插进了铃木朋子的乳罩里,摸她的一对坚挺的乳房。  可怜的朋子已经很久没有被男人这么摸过,上下私密之处,都被齐攻而入,一股股难以想象的快感经由男人的挑逗传来,令铃木朋子虽然嘴上还喊着不要,可是身体早就无法控制自己了。  雨宫一彦抚摸着铃木朋子的乳房和阴道,感受到女人的花蜜此时已经湿润的同时,雨宫一彦自己的阴茎也早已经无法控制地大硬起来,他喘着气将铃木朋子压在了沙发上,低头狂吻住了铃木朋子的嘴唇。  「呜呜……」当品尝到男人火热的吻技之时,铃木朋子只觉周身的热血似乎都在沸腾,她心里已经渐渐忘记了铃木史郎的事情,而是开始渐渐回应起来。  两个人的舌头很快交缠一起,雨宫一彦边亲边激动地在铃木朋子的乳房、阴部、大腿和那圆鼓鼓的内裤裹着的屁股上抚摸,这等触碰挑逗,令早已经久旱的铃木朋子如遇到大把甘霖一样,周身燥热,迷乱不堪。  酒吧里本来就是糜烂之地之地,在这里男女亲热可以说是很正常,因此就算有其他人看到铃木朋子和雨宫一彦在这里亲热,也不以为意,只是心中嫉妒,为什么那个男人不是自己。  雨宫一彦此时贪婪地就要去脱下铃木朋子的内裤,当手掌触碰到铃木朋子的内裤,就要往下褪的时候,铃木朋子却一下子反应过来,这可是在酒吧啊,如果自己和这个男人在这里做爱,被人看到,那后果可不堪设想啊!  「不要……不可以在这里……」铃木朋子呼呼喘着气,想要推开雨宫一彦,「我们不可以……我要回家……不能在这里……」此时的铃木朋子也想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假如自己在在这里陪着这个男人做爱了,那自己的下场肯定很惨。  只是,铃木朋子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铃木史郎的人不出现。  「怎么?太太,都到了这个时候了,怎么你还要抵抗吗?」雨宫一彦笑着说道,「今晚你是逃不脱我的手掌心的,我要你……」  说到这里,雨宫一彦硬要去脱铃木朋子的内裤。  这个时候的铃木朋子脸上潮红,身子发热,心里却明白,自己今晚看起来是无法逃脱这个男人的魔爪了,毕竟她不懂功夫,那些保镖也没有出现,自己又怎么能办呢?  而且,现在的铃木朋子清热如火,也不希望停下来,毕竟铃木朋子已经很久没有做爱了,现在如今被这个男人挑逗,铃木朋子其实也熬不住了。  「不要……不要在这里……」铃木朋子低声嗔道,她现在只是不想在这里被这个男人,她只想要个没人的地方。  「你不想在这里吗?」雨宫一彦看着眼前满脸潮红的铃木朋子这般说话,嘿嘿一笑,已然明白她的意思了。  「嗯……我们换个地方……不要在这里……要是给人看见……我就没法活了……」铃木朋子嗔道。  雨宫一彦也觉得在这里人多的地方淫弄这个熟妇,不是很合适的,于是将她扶起,笑道:「那我们换个地方吧……」  说到这里,雨宫一彦将铃木朋子给扶了起来,一手沿着铃木朋子肥硕的大屁股,一边用手肘摩擦着那挺巧的臀肉,一边搂着铃木朋子离开,而铃木朋子羞耻地靠在雨宫一彦怀里,却也不敢挣扎。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