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9376            第十三章水仙凌波(下)   在去翻江寨的路上,水仙才听两个水贼说了巨凶帮的事。   这巨凶帮,两年前才现身江湖,但是短短一年就收服了大大小小几十个帮派、 寨子,一跃成为黑道大帮。老帮主莫大奈心狠手辣,带着几个儿子徒弟打出这片 基业。现在莫大奈已经退位享福了,将帮主之位交给长子莫狂龙。   这黑道巨雄人老心却花,已经娶了八房妻妾,还不满足,今年是莫大奈六十 大寿,要各帮各派进献美女供他享乐。   「往常进献的美女,莫老帮主都一一玩过,满意的便收为妾室,稍差一些的 就赏赐给儿子、徒弟和头领,要是犯了过错的,就会被他丢给帮众肆意凌辱,唉, 真是个老恶魔。」两个水贼对水仙怡说。这两人被水仙一吓唬,现在已经对她服 服帖帖丝毫不敢违抗。   水仙怡越听越怒,心想,若是在三年前,这老贼多半已被师父紫幽兰砍了脑 袋。可惜百花谷封谷三年,世上竟出了这么多败类。既然如此,那就由我来铲除 这个黑道魁首吧。   小船驶入水寨,水仙细细一看,发现这里守卫森严,不是一群乌合之众,其 中还有几个水贼显然是高手,如此要带一群女子逃出来可是难上加难。   走到寨门,两个水贼互相换了个眼色,低头哈腰对水仙说道:「女、女侠, 到了这里,你可不能随心所欲了,你在这儿不是女侠,是、是女奴……」   水仙秀眉一挑,问:「要怎么样?」   「按照规矩,得、得脱光了进寨……」   「什、什么?……」水仙没有想到这一出。虽然她平常在百花谷里是裸惯了 的,可是现在却是在一个贼窝里,要光天化日之下脱光了让一大群陌生人看,她 的脸还是羞到通红。   可如果不这么办,自己脱身不难,被抓来的其他女子却是救不了了。别无他 法,水仙只有红着脸,轻解罗裳。   雪白光洁的颈部、肩膀直到胸部都一一露出,两团滚圆的肉包高高翘起,看 的两个水贼眼睛都直了。她眉头轻蹙,瞪了两人一眼,吓的他们低下头不敢多看。   所有的衣裙都褪到了脚下,水仙已是赤条条一丝不挂。这时候她觉的,还是 不穿衣服舒服,这些天被衣服包着,肌肤好像都喘不过气来了。她舒展了一下雪 白如玉的美体,心情都好了起来。   水仙怡光着身子,走进营寨。立即有大群的水贼围上来,大呼小叫,惊叹她 的美貌,垂涎欲滴。若不是因为这是献给莫大奈的女人,他们恐怕全都扑上来了。   被无数火辣辣的眼光注视在身上,水仙羞愧难当,可是偏生她的身子产生了 一种难以言喻的奇妙感觉,心跳加速,肌肤泛红。她低着头不看周围,可是,周 围的水贼们的淫言秽语不断进入她的耳朵。   「哇,这妞看上去年纪轻轻,胸竟然这般大!好圆、好翘!」「哈,这小妞 竟然是个白虎,下面一点毛都没有!」「这么美的妞,他们哪里弄来的?莫非是 哪个妓院的粉头吧?」「怎么会?你看她下边还是粉嫩的颜色,多半还是个雏儿。」…  …  虽然这两年不知吞了多少次男根,被灌了多少精液,水仙的阴唇仍然是粉粉 嫩嫩的,犹如处女。当然师姐们也是一样。   听着听着,她的私处竟然不由自主的开始湿润起来!水仙连忙双手遮住下体, 加快行走速度。   水贼们起哄了:「美妞儿,别急着跑啊,让大爷我好好看看啊!」「美女, 干嘛遮着下面啊?难不成是出水啦?来来来,哥哥帮你舔干净!」「舔啥呀,直 接让大爷我的宝贝来挠一挠她的小洞吧,哈哈哈!」几个猥琐的水贼朝着水仙脱 下裤子,竟旁若无人的露出笔挺的老二朝她晃悠。   水仙大急,可偏偏她下面的水越流越多,一双手差点就要遮不住了。压抑多 日的欲望在这些下贱贼人的挑逗下却像火一样烧了起来,她的身子忍不住开始轻 轻颤抖。   她不曾注意到,在那些匪徒的后面,一个看上去不像普通水贼那样粗野的锦 衣男人正在默不作声注视着她。   好不容易走到一间大屋,水仙还未进去,就隐约听到里面传来哭声。   看来这里就是关被抓女子们的地方了。   水仙急急走进屋里,发现里面有十几个女子在。她们个个姿色出众,相貌各 有千秋,但相同的是,她们全部都一丝不挂!   原来,她们都是一来就被脱光了衣服,既让水贼们饱了眼福,又可以防止她 们逃跑。可怜一群黄花闺女,何曾受过如此羞辱,她们中很多人眼中都泪光涟涟。   这个房间虽然还算适意,里面家具齐全,但窗户完全封死,分明是个牢房。 十几个女人就光着身子被关在这一个牢房里,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满面潮红的水仙走进屋里,如释重负,扑通一声靠墙坐到地上,双腿一张, 咿咿呀呀轻哼起来,一股股的浪水就从檀口哗哗流出。她竟是被一群匪徒视奸到 了高潮!   周围的女子们纷纷露出鄙夷的神色,想不到这个比她们年轻,又比她们漂亮 的小美女,竟然是个恬不知耻的浪货!在这种羞耻又可怕的情况下,竟然还会自 己高潮了!   只有一个年纪比水仙还略小的少女,看到水仙瘫软在地,气喘微微的样子, 有些于心不忍,于是好心将她扶起,又帮她擦拭身子。   当少女用布擦过水仙的下体,水仙的身子又是一阵轻颤,连忙说道:「啊, 不用了,我自己来便好。谢谢你,你叫什么名字?」水仙感激的问。   那少女一笑,清纯可人:「大家都叫我小茶。姐姐你呢?」   「我……」水仙想了想,说:「就叫我水仙好了。」   除了小茶,其他女人都有些嫌弃水仙,不和她说话。   「这个女人有古怪,下边敏感成这样,而且并非天生的白虎,是后来剃光的。   而且看她的身材、动作,多半会武功,肯定不是寻常女人。哼,休想瞒得过 我。「   锦衣男子踱着步子思索。这男人不是翻江寨的人,而是巨凶帮总舵派来的督 监。他下令道:「把那两个抓到她的嗦啰叫来,我要仔细问话。」            ************   美女名额已经凑齐,第二天,这十几个女子就被装上四辆马车,运往巨凶帮 总舵。但是,她们仍然不允许穿衣服,一个个光着身子上了马车。   那些女子自知前途凄惨,一个个哭哭啼啼的,只有水仙怡神色安然,也不多 说话,小心观察。   透过马车的窗户,水仙看到,车队的首领是个魁梧威风的汉子,骑着一匹高 头大马。小茶告诉她,这就是要上总舵祝寿的翻江寨寨主,「翻江蛟」张山石。   这张山石的名字,水仙前两年下山时曾听说过,他当初也是个武林豪杰,后 来遭人陷害,落草为寇,想不到竟是在这里。   水仙又看到一个人,好奇道:「咦,为什么有个人和寨主并排走在一起?」 那人正是锦衣男子,看起来他的地位似乎可以和张山石平起平坐。   小茶看到他,有些害怕,小声说道:「这人来头可不小,他可是巨凶帮老帮 主莫大奈的女婿,名叫庞光,他的老婆是莫大奈的小女儿莫玉狐。他这人凶巴巴 的好吓人,不过好像不近女色,倒是挺特别……」   「哦……」水仙点点头,若有所思。   女子们早饭都没有吃,已经饿的肚子咕咕叫了。晌午时分,车队到了一个集 镇,押队的匪徒们打发女子们下车吃饭。   「什么?这、这市集上来来去去都是人,我们衣服都没有,怎么下车啊……」   女子们都慌了起来。   水贼头目冷笑道:「你们这些骚货,不过是群女奴,还把自己当贵客不成? 告诉你们,就光着身子下去吃饭,不然就饿死在车里吧!」   女子们当然不知,匪徒们这样做,正是为了一点一点消磨她们的羞耻心,否 则到了百美宴上如何表演的起来呢?可是,将身体毫无遮掩的暴露在街头,这些 女子无论如何现在都丢不起这个脸。   就在这时,水仙盈盈站起,在众女目瞪口呆中不慌不忙的走下了车去。   路上的行人忽然看到一个绝美的赤裸女子从马车上走下,施施然走到饭桌旁 坐下,全都看傻了眼。只是周围都是凶神恶煞的匪徒,他们不敢靠近,只敢远远 的看着。   镇上的女人们则一个个妒火中烧,纷纷骂道:「哪里来的婊子,不穿衣服就 跑出来了,丢人现眼,呸!」   有了水仙带头,加上实在饿的厉害,美女们心思开始浮动。这时,一个出身 青楼的艳丽女子咬咬牙,也低着头走下了车。然后,还有些稚气未脱的小茶也急 急跑下去,坐在水仙旁边。众女子面面相觑,更加动摇。   这时,这批女子中,最端庄清高的一个女子,整天都是冷冰冰的表情,特立 独行,她也寒着一张美脸走下了车,也去那张桌坐下,正好凑足了四个人。女子 们都有些吃惊了,她们原以为这个冷美人是她们中最宁死不屈的一个,想不到竟 然也下车了。于是,她们都一个个红着脸,手臂或遮要害,或遮脸,走下车去。   寨主张山石也是没想到竟然如此顺利,盯着水仙美丽的身体,问道:「这就 是那第一百个美女?果真美的紧哪!」他的手下谄笑道:「老大何不把这小美人 收了?另找个女人代替不就好了。」   这时,旁边的庞光冷着脸咳嗽了两声,吓的这些小嗦啰连忙闭嘴。   张山石也有些尴尬,强笑道:「庞爷,这百美大宴,不知到时候兄弟们能否 沾些光呢?」庞光说道:「张大寨主无须担心,你这两年劳苦功高,到时候只怕 不止分到一个美女呢。」   桌上四女互相瞧了瞧,气氛有些古怪。那青楼来的艳女先开口,笑了笑说: 「我叫美人蕉,也不讳言,做的是青楼卖身的营生,美人蕉是我艺名。我对水仙 姑娘的豁达从容好生佩服,便是我等青楼里的女子,也没几个比的上的。」   水仙笑道:「姐姐过奖了,我不过是不懂事罢了,还要多多向姐姐求教呢。」   美人蕉又指着旁边的冷艳女子说道:「这位妹妹可是名门闺秀,叫做木棉, 心高气冷,平常都不太看的起我这样的艳俗女人,不知为何今天会和我们坐一起。」   木棉轻咬贝齿,冷然道:「别误会,我还是看不起你们。只不过是不想一个 人坐一桌罢了。」   水仙却大大方方握住木棉的手,笑道:「木棉姐姐莫要难过,姐姐的心态, 我懂的,几年前我们都是和姐姐一样的呢!」   接下来几日,匪徒们用各种方法折辱美女们,把她们一个接一个光溜溜的缚 在马车顶上游街,便溺的时候都不准去溺所,只能公开解决。他们甚至在美女们 洗浴的时候叫来一大群人围观,每个人只需要出一文钱。   女子们一个个羞的死去活来,还是水仙神态自如,领头做完这些羞人的事情, 让女子们不那么难堪。   难受的反而是那些水贼,他们白天看着一个个裸体的美女,却只能看不能碰, 心里火烧火燎,只能晚上拼命撸管子,几天下来一个个脚步发虚。   这天半夜,张山石正在睡觉。忽然,窗外闪现一个人影。   张山石混迹江湖多年,机警无比,立即伸手取刀。谁料一转眼,一只纤纤玉 手就按住了他的手腕,另一只手捂在他嘴上。   「张寨主莫要声张,我没有恶意。」   就着一些月光,张山石依稀看清了自己身上的美人。   张山石冷笑道:「哼哼,一个全身一丝不挂的美女,半夜偷偷溜进我房里, 没有恶意,那是有什么意啊?」   身上的美人媚笑道:「水仙每天被你们这般羞辱,早就情不自禁,一直忍耐 到现在。我敬张寨主是个英雄,所以,今夜前来请寨主相助……」   张山石说道:「哼,女侠你竟然可以穿过门卫来到我房中,一瞬间就将我制 住,武功不低,张某栽在你手中,算是背运,要杀要剐只能悉听尊便,何必如此 戏弄我?」   水仙粉红的小舌头舔了舔些许干燥的嘴唇,柔声道:「寨主胆色过人,水仙 便是看中你这点。寨主若是不信,来摸摸水仙的小宝贝便知。」说着,她牵起张 山石那只手,轻轻按在自己下体上。张山石只觉水仙的私处火热发烫,已是滴答 淌水。   「哟,想不到,你竟然是这样一个小淫女!」张山石笑道,手上稍稍用力, 在那湿漉漉的玉壶处捏了两把。   「啊……张寨主莫要如此说……水仙这也是不的已。水仙这身子,被一伙淫 贼调教了两年,变的……变的淫乱不堪,求张寨主成全……」   说着,水仙火热的胴体扑倒在张山石宽大的胸膛上。此种诱惑,谁人能挡? 张山石不疑有它,一翻身,便将水仙娇小的身躯压在了身下。张山石多日来盯着 水仙美丽的裸体看了无数次,早已是垂涎三尺,今天美人竟然主动投怀送抱,他 也不再思考后果了!   张山石一张满面胡渣的大嘴,在水仙上半身狂吻,胡渣挠的她浑身发痒,身 体不断扭动,却被张山石紧紧按住,啪呲一下,大棒已然入户。   「噫!……」出谷多日,水仙第一次被肉棒贯穿,爽的直翻白眼,张口就叫。   幸亏张山石眼疾手快,一只大手将水仙小嘴捂住,不让她叫出声来。   水仙的玉户已是湿润非常,插入十分顺畅,但张山石仍然感觉里面紧窄的如 同处女,将他的肉棒紧紧包裹,舒服无比。他不禁笑道:「不是说被淫贼调教了 两年,为何姑娘那里还是这样吃紧?」   水仙稍稍定了定神,喘息道:「张爷不知,水仙的武功,有紧穴之能,再怎 么被弄,还是如此紧窄……啊啊……张爷你使劲操好了,水仙的穴操不坏的……啊啊啊……」张山石性欲勃发,毫不怜惜的猛干起来。水仙又要叫出声来,张山 石干脆将自己的内裤团成一团,一把塞进水仙的小嘴。水仙被熏的差点晕过去, 可是那臭味却让她更加欲火翻腾,身体快感如潮,在张山石狂攻之下爆发出一波 又一波高潮。   张山石虽然落草为匪,但是总拉不下脸来,像其他水贼一样强奸民女。如今 他压抑了数年的欲念终于能够在水仙怡身上释放,不由兴发如狂,不知疲倦。   又干了一会儿,张山石发现,虽然水仙现在喊不出声了,可是那张床吱吱嘎 嘎的声音也太响了,于是一脚将被子踢到地上,搂着水仙跳下床,将那娇小的身 子压在被子上,继续又大干起来。   若是寻常女子,被这样连番猛操,不死也要丢掉半条命了。但水仙早就在谷 里被淫贼们蹂躏惯了,还是被王烈那样的如椽巨棒开的苞,虽然被张山石大肆挞 伐,也不觉痛楚。而且,更令水仙感到异样的是,她一直以来都是被谷里那几个 淫贼玩弄,即便花样再多,也觉的稍稍有些腻味。而现在,她是在谷外,师姐妹 们都不在身边,独自一人被一个陌生的男人强暴。而且,在谷里,那些淫贼再欺 负她们,也毕竟是她们的阶下囚,只要姐妹们不允许,他们就不敢越雷池一步。 但是在外面可不同了,这些男人可不会听你说什么,想怎么干就怎么干。这种新 鲜感让她有一种再次被开苞的感觉,性欲更加高涨!   未来,我会被更多男人干吧?   水仙从嘴里掏出男人的内裤,抱住张山石喘息着问:「张爷,告诉我,到了 巨凶帮,我会怎么样?会被那些帮众轮着操吗?」   张山石听到此话,想起了自己被奸污至死的发妻,心中恼怒,咬牙切齿道: 「没错!只要莫大奈高兴,他想怎么操你就怎么操你,想让谁操你就让谁操你!」   水仙的身子继续耸动着,却伸出手,抚摸张山石粗糙的脸,柔声道:「若是 可以选择,我一定选择让张爷操。我好像,已经爱上了张爷……」   张山石一声不吭,挺动肉棒继续猛插起来……  东方都快发白了。张山石和水仙怡搂在一起躺着,渐渐平息。这一夜,张山 石足足射了四次,水仙也高潮了六回,把身下的被子都湿透了。   张山石轻轻抚摸着水仙光滑的肉体,喃喃的说:「美,太美了,我老张这辈 子,从没像今晚这么舒服过。」   水仙抱着张山石,说:「水仙也觉的好快活。以后只要张爷要,水仙可以经 常来让张爷操,每晚都来……」   张山石却皱皱眉说:「不,你不能来。」   「为、为什么?」   张山石苦笑道:「因为动静太大了。虽然我堵住你的嘴,又从床上搬到地上, 可是,啪啪啪的声音还是响了点。要知道,我隔壁住的可是巨凶帮的督监庞光, 让他发觉就麻烦了。」   「那水仙以后都不能得到张爷爱抚了么?」   「不,我们可以换个地方。听着,明晚二更,你到郊外的……」   天亮前,水仙擦干身子,如幽灵般闪出张山石的房间,外边的哨卫一个都没 发现。   接下来又是耻辱的一天。水仙被水贼们背朝下绑在一匹马上,双腿大张,让 人尽情观赏她没有毛的光洁玉户。   张山石故意不去看她,低着头默默前行。   而到了这天夜里,张山石悄悄离开住所,来到郊外的无人树林中。   月光下,水仙洁白无瑕的身体,正坐在树梢,轻轻摆动修长的双腿,仿佛山 间的精灵。   两个人立即又滚到了一起,两具赤裸的身体在草地上肆意翻滚。而且,这一 次水仙可以畅快的放声大叫了。   殊不知,就在远处一棵大树后面,庞光正一声不吭,冷冷的注视着这一对淫 乱的男女……           ************   终于,他们到达了巨凶帮。   巨凶帮是一个巨大的寨子,建在一个湖湾之中,依山傍水,背靠悬崖,壁垒 森严,而且寨兵多达数千人,精壮更胜翻江寨。就是出动大军来攻,也未必打的 下来。水仙从小在百花谷里长大,从未见过这么大的场面,暗暗心惊。其他女子 更是吓的一个个面色发白。   女子们被带入一个装饰华丽的大院子,这里有更多的被掳女子。她们终于可 以穿上衣物,但是并不是普通的衣服,而是两条纱巾,一条裹住胸,一条围住下 体,还是半透明的,穿了和没穿没什么区别,反而变的更加诱人。   每个寨送来的十八名美女编成了一组,一共五组,分别穿红、青、白、蓝、 黄五色的纱巾。翻江寨这一批是最后来的一组,穿米黄色的纱巾,远看去和皮肤 颜色几乎没什么分别,更像是裸着的。   每组都有个班头领队,一路上表现最好的水仙自然成为了班头,每次演练都 排在队伍之首。   一个浓妆艳抹的半老徐娘,风韵犹存,前来调教这些无知女子。听先来的女 子一说,才知这个女人是莫大奈的二姨太,本就是青楼舞女出身。   「你们这些小丫头,别把自己看的很清高的样子,告诉你们,我最了解女人 了,经过男人一挑拨,指不定会变成多浪呢!你们不要假装矜持了,越这样越痛 苦,还不如敞开身心,尽情放纵,就会体验到无穷的快乐!」   水仙小脸稍稍一红,心想她说的不就是我吗?   说着,二姨太面不改色,就将身上衣物轻轻扯落。在场的人都惊讶,这女人 四十多岁了,身上还是没有一点赘肉,肌肤丰满细腻,一对巨乳更是尺寸惊人。 成熟的风韵叫男人把持不住,怪不的年轻的时候就被莫大奈纳入房中。   然后二姨太便在台上扭动身子,示范起舞来。那舞太过直露,时而翘臀,时 而扭腰,时而甩胸,嘴里还不断发出「嗬嗬」的吟叫声,十分淫浪。想到自己到 时候也要跳这种舞,女子们无不面红耳赤。   二姨太舞完一曲,擦了擦身上的汗,忽然严厉说道:「若是你们不听话,或 者故意懈怠,下场便是这样!」   说着,她推开一扇小门,里面传来连连的哀叫声,可是发出叫声的人嘴好像 被堵住了,叫声变成呜呜的闷呼。女子们往里看去,只见一个身材绝佳的女人, 五花大绑着,披头散发,双腿大开,被一群黑漆漆的大汉围住轮奸,全身上下每 个小口都被肉棒插入,野蛮的耸动着。一对大胸也被两个男人用嘴含着啃咬,乳 峰上满是牙印。女人身上全是白花花的精液,已经不知被奸了多久,处于半失神 状态。插入阴户的肉棒每次拔出,都会涌出大量汁液,不知被多少人灌过了。   女子们看到这个女人凄惨无比的样子,都吓的不寒而栗,掩面不敢再看。水 仙却忽然觉的,这个女人好似有点眼熟,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不过她现在没有 机会再走近,只有以后另想办法搭救这个可怜的女人。   二姨太关上小门,对着仍然惊魂未定的女子们说:「所以,你们要想不吃苦 头,那就好好用功努力吧。」            ************   巨凶帮老帮主莫大奈六十大寿开始了!这个魁梧的老人大大咧咧坐在金椅子 上,须发皆白,但身体仍然十分壮实,丝毫不见衰老之象。   坐在他左首第一位的是他的大儿子,现在的巨凶帮帮主莫狂龙。莫狂龙现年 三十几岁,相貌、体格一如其父,正是最强盛的年纪,不过现在气色略衰,那是 不久之前,和玉龙山庄庄主吕天定大战一场,两败俱伤的原因。   再往下依次是二儿子莫暴虎、三儿子莫贪狼,以及小女儿莫玉狐。几个儿子 都是五大三粗的,可是这个小女儿,却长得小巧玲珑,一身紧身红衣,显露出傲 人的曲线,一双灵动的双眼,不安分的在客人们脸上瞟来瞟去。   坐在莫大奈右侧的,是他的八个妻妾。不过因为二姨太要主持舞蹈不在坐。 其他七个妻妾中,年纪最大的和二姨太年纪相仿,稍稍有些发福,面目慈祥,想 来就是大姨太了。但是,她没有坐在座首,只是坐在第二位。   坐在首位的却是一个十分年轻的女人,约莫二十岁左右,表情十分冷漠,对 热闹喧天的周围毫无反应。但是她的容貌却令所有人感到惊叹,打扮的花枝招展 的二姨太已经十分诱人,可是跟她一比光彩全无。   莫非她是莫大奈新纳的八姨太?   大姨太往下的女人,三十几岁,亦是十分貌美。而且她的美貌带着威严,双 目如电。下人们看到她都不敢喘气,低头哈腰。   再往下的几个姨太一个比一个年轻,末座的那个几乎和水仙怡一样大,比莫 玉狐年纪还小,还是个粉嫩的小姑娘。   八个妻妾不但都是出色的美女,更有一个共同点:她们的胸都极为高耸,仿 佛每个人胸前都顶着两只西瓜一般。每当看到她们,人们就暗暗想,怪不的莫老 怪的帮会叫巨凶帮,果然都是巨胸,巨凶!   客座上都是各个山寨的寨主,还有江湖道上的朋友,一个大厅坐了近百人, 场面热闹非凡。   「诸位请安静。」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挥手,让众人安静下来。他是巨凶帮 总管,也是莫大奈的弟弟莫豪如。「接下来,请看本帮特别为老帮主献上的乐舞——百美宴!」   九十名美女从五条通道鱼贯而入,在大厅中央排成一朵五瓣五色花。站在中 间的,便是五名班头,其中着浅黄色纱巾的年轻美人,立即吸引了大部分目光。   那当然就是水仙怡了。   花朵展开,九十名佳丽舞了起来。九十个近乎全裸的美女翩翩起舞,每一张 脸都是如此动人,每一个动作都是如此诱人,那些山贼恶徒们一个个看的目眩神 迷,口水直流。   可是,不是说百美宴么?还有十个人呢?   九十名舞女越扭越激烈、越舞越奔放,到最后每个人的身体都躺在地上不断 耸动,口中咿咿呀呀似唱似吟,这动作简直就像是正在被男人按在地上大干一样, 看的在场的男人们几乎就要射了!   正在这高潮时刻,所有人动作一停,仿佛变成了九十尊石像,横卧在地上。   这时,七个轻纱笼体的美人莲步走入大厅来,宾客们都一阵惊呼。   这就是七个花魁了。之前练舞的时候,九十名美女是单独练习的,没有见过 另外十个美女。这是她们第一次见到七位花魁。水仙有心要瞧一瞧,这内定的七 位花魁究竟是什么绝色。果然,她们的容貌、身材、动作,要比九十个美女更上 层楼,光是一颦一笑,就足以让人倾倒。   尤其是站在首位领舞的红纱美人,身材极其惹火不说,每一个动作,都销魂 夺魄,不一会儿宾客们都忘记了其他美人,眼中只剩下这一个美人。   因为她是万春楼头牌,艳动大江南北的夭夭!另外六位,正是她的万春楼姐 妹双双、姗姗、丝丝、妩妩、绿绿、琪琪。   水仙着急了起来。这七女一出,尤其是夭夭,将其他人都遮盖了,本来吸引 大片目光的自己也被忽视了。而且她看出,这夭夭的舞蹈绝不一般,似乎是一种 诡异的武功,将众人迷的神魂颠倒。她的容貌,并不比夭夭差,只是因为这舞蹈 的原因才落于下风。不行,要让莫大奈注意到自己,必须铤而走险。   人们正沉迷在夭夭的舞蹈中,忽然,水仙从地上跃起,在空中划出一道曼妙 的弧线。   夭夭她们一愣,迷情幻魔舞的效果立即被破了一半。   水仙忽然一把扯掉了身上仅有的薄纱,往天上一抛,狂热的舞了起来。她尽 情的扭动身躯,展示着身体的柔软和矫健,做出各种人们意想不到的动作。   这舞是在百花谷的时候,阴阳师让她们练的,叫做「霹雳舞」。跳着跳着, 她又跃到门前一根旗杆处,绕着那旗杆舞了起来,好像人和旗杆缠在了一起。这 也是阴阳师教的,名叫「竹管舞」。   众人看的目瞪口呆,贴在旗杆上的水仙如此妖娆妩媚,人们似乎觉的,她好 像是在玩弄一根巨大的男根一样,男人们的老二也一根根翘的和那旗杆一样了。   舞蹈结束了,水仙背靠旗杆,双手往后抱住旗杆,双腿跪地叉开,看上去好 像是一个被捆绑在旗杆上的美女,动人心魄。   莫大奈忽然站了起来,问:「小丫头,你叫什么名字?」   水仙媚然答道:「小女名唤水仙子。」   莫大奈伸出手,指着水仙道:「好,我要收你做第九房。」   九姨太水仙诞生了!                       【待续】[ 本帖最后由 夜蒅星宸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