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313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八百五十四

看着通红的脸颊显得非常生气的星野未咲,结野川的脸上不由浮现出了一阵苦笑,对方说的没错,一般女生出现在男生房间之中,不管是男生有没有错,基本上最大的可能性是责怪到男生身上,只不过一直以来自己身边都是这些主动甚至会夜袭的女生存在,才会让自己的思维有些固定了吧。

只不过结野川他觉得,真的让白音白灵她们知道现在的事情,虽然说会吃醋,但是还是绝对会相信自己的话把,毕竟自己已经被她们完全的看透了。

今晚的月光显得特为的明亮,透过未闭合的窗帘,肆无忌惮的照射到房间之中,将这个宽敞的房间照耀的非常的明亮。也因此,星野未咲现在的模样完全的映入到结野川的眼帘之中。

对方的身上还穿着单薄的睡衣,似乎是为了强调自己成熟一般,选择是稍显宽大的淡紫色睡衣以及睡裙,所以搭配在她的身上,稍微比较宽敞,领口位置也比想象之中更要往下移动,将她那白皙的锁骨完全暴露在空气之中,而且也有一部分胸口位置露在了外面。只不过因为对方那如同小学生一般的体型以及平坦的完全看不到什么起伏的胸口,让人没有一点感到任何的淫欲,有着的只是看着小孩子想要装大人那种关怀的心情。

结野川自然也不会因为眼前的景象产生什么奇怪的想法,只是担心着被其他人看到,他还是稍微叹了一口气劝说道:「星野学姐……既然你会担心我侵犯你,那就赶紧离开吧……如果真的被人看到的话,说不定完全说不清楚。」

「哼,我刚才只是随口一说而已。毕竟笨蛋仆人你也不会有那样的勇气,而且现在仔细想想,就算是被发现也算是件比较好玩的事情呢~ 比方说这样我就明天可以直接用项圈套你脖子上牵着你去散步了呢~ 」星野未咲轻哼一声,双手抱在胸前饶有趣味的说道。

「你已经完全没有把我当人看了吧!」结野川无奈的吐槽了一句,随后有些没有办法的挠了挠脑袋说道,「星野学姐,这样的玩笑话还是算了吧。如果真的被发现的话,星野学姐其实你也不好受吧,毕竟今天一天你我想你玩的也是挺开心的呢。」

「你……你说什么!我怎么会感到开心啊!」被结野川这么一说,星野未咲红着脸慌张的反驳说道。

「但是之前在清洗泳池的时候,星野学姐你也不是露出了很开心的笑容吗?而且在国王游戏之中,你也玩的很开心呢。」

「我才没有觉得开心!你看错了!而且变态仆人你真的完全是个大变态!竟然在平时的时候还偷偷偷窥我!」结野川越是这么说,星野未咲的脸色越发变红起来,到后面甚至害羞直接抓住结野川的胸口的衣领,拉近对方的脸蛋,稍微提高自己的声音说道。

「才不是这样……」结野川下意识的反驳了一声,只不过在看到对方靠近的脸蛋的时候,却不由愣了一下,随后不由自主的带着关心的语气问道,「星野学姐……你怎么了?刚才你哭过了吗?」因为这么近的距离,在月光的照耀下,结野川能够清晰的看到对方脸上所残留的泪痕。

被结野川这么一说,星野未咲立刻慌张的放开了结野川,用自己的手臂在脸上擦拭着,随后红着脸大声的说道:「变态仆人你在胡说什么!刚才完全是你看错了,你的视力出问题了,我怎么可能会流眼泪!」

「但是我确实是看到星野学姐你的脸上有泪痕……如果是遇到什么情况的话,跟我说也没关系,只要是我能办到的事情我也可以帮忙。」结野川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带着恳切的语气开口说道,毕竟他的性格可是绝对放心不下陷入到困难之中的女生。

只是对于结野川现在真切的话语,星野未咲反而像是被触碰到不敢触碰的东西一般,如同猛然间打开开关,眼睛通红的瞪着他,大声而又生气的说道:「你在这假惺惺的说什么话!明明你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懂!你只不过是一个作为祭品的仆人而已!这个时候就给我老老实实听我这个主人的话就行了!」
说道这里的时候,星野未咲猛地从结野川的身上站起身来,直接伸出自己的右脚,用力的踩踏到结野川的脸蛋上,带着阴晴不定的脸色说道:「所以作为仆人的你,你可是完全没有反驳主人我的权利,你要承受的待遇只要这样就完全足够了!」

「唔……星野学姐……你在说什么,如果我有说错的地方,你可以指出来,但是突然这样生气又是为什么……」结野川也稍微感到有些麻烦起来,毕竟自己可是在关心对方,对方却反而变得这么生气,还用脚直接来踩自己的脸蛋,这也让他会感觉到稍微有些不可理喻,完全不明白理解现在的情况。

「变态仆人你不需要知道那么多事情!」只不过星野未咲却完全没有解释的想法,而是继续用着自己的右脚踩着结野川的嘴巴,一边还带着颐气指使的语气说道,「而且之前在国王游戏的时候笨蛋仆人一直被其他人命令来命令去其实很开心对吧,毕竟正好合了你这个变态的胃口,那么现在作为主人的我可要更加好好调教一下你这个变态了!」

因为是晚上睡觉的时候,所以星野未咲是赤着双脚,光滑的脚板接触到结野川的脸蛋的时候,还能够闻到对方之前洗完澡后残留下来的香味,只不过就算是如此,被人直接用脚掌踩着脸蛋的感觉还是让结野川有些不舒服,所以他还是伸出手抓住对方的脚掌,阻止了对方继续踩踏的行为,带着抱怨的语气说道:「我怎么会觉得高兴呀!倒是星野学姐,其实你对自己刚才没有抽到国王的事情还一直怀恨在心吧……现在才会这样故意报复……」

「我怎么会需要对这样一件小事感到斤斤计较,我可是完全没有想过要当上什么国王,作为伟大的黑魔法师,对于这样的事情可是一点兴趣都没有!」对于结野川的话语,星野未咲的脸色无疑变得更加通红起来,越发生气的说道,只不过这样的表现只能证明结野川的话语确确实实的完全说中了。

不过,现在的星野未咲无疑是对结野川不仅反驳自己,还违抗自己的举动越发的生气,用力的想要缩回被结野川抓住的右脚。在感觉到对方右脚在用力的时候,结野川下意识的松开了自己的手掌,只不过在这样的情况下,星野未咲反而一时收力不及,整个人失去了平衡,向后仰倒下去,原本带着气愤情绪的脸蛋现在也涌现出惊慌的神色。

看到这样的状况,结野川也顾不得之前还被星野未咲这么对待,连忙伸出自己的双手坐起身子,将星野未咲搂住,阻止了对方摔倒的可能性。在做完这些事情之后,他才如同松了一口气,对着被自己搂抱在怀中的星野未咲带着关切的话语说道:「星野学姐,你没事吧?」

只是让结野川有些疑惑的是,在自己的问话之中,星野未咲却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依旧整个人趴在他的怀中。或者说现在的她反而伸手用力的抱住结野川,将脑袋深深的埋在结野川的怀抱之中,身体微微颤抖着,仿佛就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一般。

这样的状况自然让结野川有些摸不着头脑,难道说刚才只是差点摔倒的事情就让星野未咲吓成了这样吗?只不过想不出所以然的他还是继续呼喊着对方的称呼,似乎是想要得到对方的回应。

而星野未咲这回似乎是听到了结野川的呼喊一般,慢慢的抬起脑袋,只不过现在所露出的表情却和刚才那副不讲道理的模样完全不一样,眼神迷茫的看着他,眼中带着怀念和激动的情绪,嘴唇微张,轻声的呼喊出让结野川完全没有想到的话语声:「爸爸……」

「咦……星野学姐,你在说什么呀,我可不是你的爸爸呀……星野学姐……」被对方这么称呼,结野川不由的感到浑身不自在,尤其是在对方眼中最深处所透露出悲伤痛苦的情绪更是让他无法再任由对方保持这样的状态,顾不得去思考为什么对方会产生这样的反应,他稍微用力的摇晃着星野未咲,用着有些急促的话语声说道。

这回在身体被摇晃之中,星野未咲才从刚才奇怪的状况中回过神来,在沉默了将近两三秒的时间里面,她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通红起来,仿佛就像是被煮熟的龙虾一般,身体也剧烈的颤抖起来。在结野川本能感觉有些不妙的时候,星野未咲猛地将结野川推开,让他重重的摔倒在床铺上,随后脸上带着有些崩坏的笑容,用力的踩踏到结野川的脸蛋上,低声的说道:「竟然让我……让我露出那样难堪的表情!果然变态仆人一定要好好惩罚才行啊!」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