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试苏樱


作者:刹那红颜
字数:9357


  深夜。

  紧闭的地下室。

  江云天甩甩手上的汁液,一把捏住苏樱的小嘴,笑着说:「难得你也会如此模样,浑身颤抖的时候简直不输给虎狼熟妇啊。」苏樱经过刚才那阵高潮,满脸红晕,到现在还不时抽搐一下,显然是未缓过劲来。

  江云天见她不答话,抬手就是一耳光过去,苏樱顿时醒悟过来,迷离的眼神瞬间充满了惊恐,两粒豆大的泪珠随之滚了下来。

  「以后给我多长点眼色,问你话你就得答应着,听见了吗?」江云天轻描淡写的说着,苏樱听来却犹如最可怕的声音,且不说江云天刚才那句根本就是不什么问话,就是他这什么时候不高兴了随手就是一巴掌的架势就让苏樱时刻都处于惊恐之中。看见江云天靠在沙发上一脸舒展的样子,苏樱连忙爬了过去,轻轻含住那粗大的肉茎,慢慢允吸着,高潮的余韵外加突入其来的耳光令苏樱的身躯战战兢兢,眼泪想流却不敢流。

  苏樱完全不明白为什么她就落到了这么个悲惨的境地。有着绝美容颜和傲人身材的她,本该是这一届长华大学新生里最受人瞩目的新星,此刻的她应该在学校的迎新晚会上绽放美丽的舞姿,应该接受所有人的欢呼和崇拜,应该是所有男生巴结讨好的对象。嘴里含着江云天的肉棒,苏樱的心理充满了悔恨,千不该万不该,她最不该一时冲动草草答应了江云天的求爱。她早该听了室友的建议,多等等,凭她的姿色,再遇上比江云天优秀十倍百倍的男生还不是易如反掌,可天知道那天她怎么想的,被江云天一两个小伎俩感动得不行,头脑一热就答应了做他的女朋友。原本满心期待的甜蜜爱情梦,在被江云天带到这个地下室后彻底粉碎。

  「站起来,屁股撅着。」江云天冷冷的说。

  苏樱依言其身,双手扶住面前的书桌,崛起翘臀,将自己最隐秘的地方对着江云天。

  「哦…真是极品!」江云天提枪上前,慢慢顶进苏樱的小穴,双手伸到苏樱胸前,把玩一对滚圆玉乳。

  「啊…慢点,求你了,我疼…」苏樱声音已带着哭腔。

  「啪!」江云天又是一巴掌下去,这次是打屁股。「怎么,你还想讨价还价?」
  屁股被重重打了一下,苏樱又是浑身一颤,蜜穴不自觉的用力一紧,眼泪再次掉了下来。

  「哦,好爽,小妮子果真不错!」江云天尝到甜头,继续拍打苏樱的翘臀,打一下肉棒便被狠狠一夹,要不是江云天刻意压制,可能早就缴了枪。

  这边苏樱却是泣不成声,初经人事哪经得住江云天这边折腾,浑身软弱眼看就要趴下去。江云天一把抓住苏樱双手,不让她趴倒在地,继续用力一阵猛刺,弄得苏樱失声大叫,隐隐中已有快活的意味。

  「嘿嘿,有感觉了吧,我就说你有淫娃的潜力。」苏樱听了这话顿时发觉不知什么时候小穴的疼痛感已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种难以言状的快感,一颗心像是坐上了过山车,时而跌入万丈谷底,时而飞上九霄云外,当中的奇妙,简直是欲罢不能。

  江云天从苏樱背后插入,每一下都十分用力,这种后入式又利于深入,这下子枪枪见底,柔嫩花心已不知被摧残了多少回,搞得苏樱连声呻吟,双眼翻白,连口水也流了下来。江云天有心要让苏樱好看,不仅用力狠插,也刻意把住精关,竟一连十几分钟都是这样的狠插猛干,只可怜那初尝人事的苏樱,高潮一阵接着一阵,昏厥之后接着抽搐,抽搐之后接着昏厥,来来回回已不知多少次丧失知觉,却又被难以抵挡的快感袭击,朦朦胧胧中身体渐渐不支,口中含含糊糊地说道:「啊…哦…别…求求你…放过我吧…再这样…我便被你弄死了……」

  江云天见苏樱面色苍白,鼻涕眼泪口水流一了脸,知道再弄下去怕是真要出事,只好一阵猛冲之后卸去功力,精关大开,浓浓的浆液一股股注入到苏樱子宫之中。昏沉中苏樱被这阳精一烫,再也支撑不住,僵直着身子摔倒在地不断抽搐,眼睛一翻,又昏死过去。

  发泄完欲望,江云天长呼一口气,满足地坐在沙发上,看着下体一片狼藉的苏樱,头脑中渐渐清明起来。

  苏家在玄门的势力盘根错节,层层叠叠,似是每一个关节点都有他们的人,然而苏家中人行事却又极为低调隐蔽,平常玄门子弟基本没有接近的机会,如今江云天欺负了苏家长房苏长清的小女苏樱,任是苏家再怎么隐忍,这口气是绝无可能咽下去的。现在江云天只需等着苏家人找上门来,整个计划便可算是成功了一半了。

  清晨,江云天从睡梦中醒来,耳畔呜呜咽咽响起女人断断续续的哭声。抬眼看去,苏樱侧着身子肩头抽动,如花的脸庞上珠泪涟涟,湿了大半个枕头。
  「哭,就知道哭!」江云天不耐烦地吼道,一大早便看人哭,换了谁心情都好不起来。

  苏樱被江云天吓了一跳,哭声顿时止住,眼泪却在眼眶里打转。江云天起身打开地下室的门锁,对着苏樱说道:「走吧,别问我为什么,回去跟你爸说,我江云天在这里恭候大驾!」

  苏樱呆呆地看着江云天,半响,她才明白自己终于可以逃出这恶魔的手掌,连忙爬起来,连衣服尚未穿好也顾不得,慌张地跑出地下室。

  这两天江云天还是跟平时一样的上课下课,可实际上时刻都在凝神戒备,一身九阳功不敢离体。然而不知道为什么,请了两天假后的苏樱一个人回到学校,眼睛红红的,显然哭了很长时间,却不见有什么异样,江云天延展气息探知周围,也无任何特别的情况。看到苏樱在教室里看到他虽然很害怕但强自笑脸相迎的样子,江云天便知千算万算算错了苏樱这一步。

  「嘿!」江云天沉着脸不声不响走到苏樱跟前。

  听到那个熟悉而低沉的声音,苏樱浑身一震,不由自主的想往后退,但这是在教室里,苏樱不想让别人发现她的异样,脸上装作很镇定,声音却开始发抖:「你…你想干什么,这里可是教室。」

  「你很怕让别人知道我们的事么?」江云天一屁股坐到苏樱身边,还特意往她身上挤。这里是教室的角落,不注意看,根本不会发现这一对男女的亲密姿态。
  「你…你…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苏樱心里慌乱,说话都语无伦次了。
  「哦,不知道么,那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接受我的表白的事应该知道吧,既然我是你男朋友了,嘿嘿……」江云天坏笑一声,一只手环住苏樱的小蛮腰,又将她往墙角挤了挤。

  「你、你别乱来,啊…」话还没说完,胸前就感觉一凉,一只乳房已被江云天握在手中,脸上顿时绯红一片。

  「哟呵,这么快就硬了呢,挺有你的啊。」江云天继续一脸坏笑。

  「别…别这样,你想怎么我都依你,只是不要在这里,这么多人都在。」苏樱心里怕极了,莫名其妙被才认识的男友强行破了身,还被关在地下室供他淫辱了两天,对于她这样一个一直以来生活在安定与平静之中的女生而言不啻于天崩地裂,然而从小家教极严的苏樱却不敢声张,一想到父亲严厉的面孔和大哥厌恶的眼神,苏樱就把向家人求救的想法打消了。向学校请了两天假,心绪好不容易平静了一些,谁知刚一来学校,就被这色狼盯上了,居然还是在这么多人的教室里。

  「看来你挺坚强的啊,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也能忍住不给家里人讲,又或者你其实是喜欢我这样对你的,哈哈!」江云天面上笑着,心里却暗暗叫苦,这小妮子这样懦弱,这种事情也能瞒着不报,看来他这个欺负苏家幼女钓出苏家人的把戏一开始就要玩砸。

  听到江云天的话,苏樱脸上更红,心里却愈发委屈。

  江云天看苏樱眼眶一红,怕是又要哭了,正要说话,下课铃响了起来,连忙将手从苏樱胸罩里抽出来。苏樱也抹了抹眼泪,站起来整理衣襟,作势要走,江云天却将她一把搂住,不由分说地往外走,样子就像是一对甜蜜的情侣一样自在。
  「你放开我!」苏樱在江云天怀里挣扎。

  「嗬,下了课就这么强硬了?我看你刚才挺享受的样子嘛。」

  「你无耻!」苏樱怒道。

  「我无耻?呵呵,不如去看看前几天你睡觉时我给你拍的照片吧,那姿势,那才叫无耻呢,淫荡又无耻,哈哈哈!」江云天大笑着说。

  正在挣扎的苏樱一下子楞了,像是不敢相信似的看着江云天。

  其实说给苏樱拍了艳照是吓唬苏樱的,原本他只是想借苏樱激怒苏家人出手,根本没想过要用艳照挟持苏樱什么的,再说要是有这一出,他原本的计划也就不成立了,可惜苏樱此时不会想到这些。

  眼泪从苏樱脸庞上流下来,一滴接着一滴,渐渐地变成两股洪流,汹涌而去。苏樱就那么在江云天的怀里大哭起来。这下轮到江云天愣住了,得到苏樱时间虽然不长,可他的淫威也经常使苏樱哭泣流泪,但像现在这样如此肆无忌惮地、伤心地哭泣还是头一次见到,以前苏樱的哭泣他明白只是对于他的恐惧的本能的反应,这一次却是真真切切的伤心难过,就像一个孤独的小孩,在发觉失去所有可以依靠的人后的伤心和绝望,没错,是绝望,那种深入骨髓的绝望,对江云天来说绝不陌生。

  「怎、怎么了撒?就一裸照至于么…」话一出口,江云天自己也觉得有些过分,怀里的苏樱哭得更大声了。江云天有些头大,得亏现在是午餐时间,教学楼人少,可依然有不少经过的人好奇的回头看向江云天。

  把苏樱拉到一间没人的教室里坐下之后,江云天终于出了一口气,看着那张梨花带雨的脸庞,江云天忽然有些心痛,或许不应该把她牵扯进来,毕竟这恩怨只是来自于苏长清。

  「好吧,虽然我知道这没什么用,但不管怎么样……对不起!」犹豫了半天,江云天绝对对苏樱说实话。

  苏樱把头转向一边,脸上分明写着你做下如此恶行真以为一句对不起就可以了吗的表情。她这时已停止了哭泣,但因为刚才伤心太过,还时不时地忍不住抽泣一下。

  江云天无奈的耸耸肩,继续说:「我这样对你,只是想激怒你父亲——我与他有一些恩怨。」

  苏樱顿时气呆了,他这是什么逻辑,难道与一个人有仇就可以随意侮辱他的女儿?虽然这样想,可是她却没有说出口来,她现在还在努力将激动的心情平复下来,以至于连话都说不出来。

  江云天看着苏樱急剧起伏的胸膛,知道她很生气,可等了半天她也没有说什么,只好自己继续。

  「可是没想到你这样懦弱,被我这样弄还不敢跟家里说,还要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

  「你!」苏樱又被狠狠气了一下,敢情落到这个境地原来还是她自己的错,「你无耻!」骂完想到江云天刚才对她那些「照片」的评价,一时羞从中来,脸上又是一红。

  看到苏樱的样子,江云天越发觉得这女孩胆小懦弱,还害羞得不得了,完成不了钓出苏家人的任务也不足为奇了。「你若要是告诉了你爸,凭你爸那不肯吃半分亏的个性,必然会来找我的麻烦,而我的目的也达到了,你也自然不会再被我骚扰了,可惜你……唉!」

  「哼,你以为我向我爸求助,他就会帮了吗?」苏樱突然冷笑一声,眼中尽是凄凉之色。

  江云天吃了一惊,看她那样子似乎是与她父亲关系不太好,但一般父女关系不好也不至于有什么仇怨,苏樱那凄凉眼神分明是极度憎恨的样子,看来这里面还有故事,说不定可以用来对付苏家也未可知。

  正出神中,忽听苏樱讪讪说道:「那…你可以放过我了吗?」抬头一看,苏樱正双手护在自己胸前,惊恐地看着他,看来江云天在她心中还是如恶魔一般。
  江云天自嘲地笑笑,说:「没事了,我不会再那样伤害你了,跟你父亲的恩怨我会自己想办法解决。」

  苏樱一听这话,如逢大赦,长长出了一口气,护住身体的双手也放了下来,「那,我可以走了吗?」

  「好啊,咱们走吧,再不走食堂都没饭了。」

  「你不是说…」

  「说什么说,再怎么说我还是你男朋友嘛,大家可都看见了哦。」江云天一把牵起苏樱的小手,笑嘻嘻的说。

  「你……」苏樱觉得自己好像掉入了一个更大的漩涡。

  此时已过了吃饭的时间,偌大的食堂也没有几个人。江云天牵着苏樱的手,大大方方地来到食堂,将她一把按在座位上:「小宝贝,给我好好坐着,我去帮你买午餐。」说完便笑眯眯地去了。苏樱完全懵了,她还没有转过来,为什么上一刻这个人还是一个恶魔,此时却像是天使一样呵护着她。她决定静观其变,反正他也算是自己的男朋友,今后怎样办,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是她一个人说了算的。
  午餐很快吃完了,这期间江云天一直都很老实,并且很照顾她,时不时殷勤地帮她拿餐盘,递纸巾什么的,甚至一度帮她亲手擦掉嘴角的饭粒。如果没有发生那样可怕的事,苏樱简直要感叹自己的眼光:竟然找了个这么体贴的男朋友!
  可惜好景不长,午餐吃完后江云天买了一支雪糕。苏樱正在奇怪为什么两个人却只买一支时,江云天咬了一口雪糕然后猛地讲嘴覆在了她的唇上。

  雪糕很甜,还有那肆意搅动的舌头。苏樱感觉快要喘不过气来,用力把江云天推开。

  「嘿嘿,好吃吧。」江云天还是那一脸标志性的坏笑。

  由于害羞和大口喘气的缘故,苏樱的脸红极了,像是满天的彤云,煞是好看。江云天几乎就要看呆了。

  「你不是说不再那样对我了吗?」苏樱很气愤,她觉得受到了欺骗。

  「哪样对你啊,是不是这样?」江云天一把将手伸进苏樱的短裙中。

  「啊…」苏樱惊呼一声,「你…你骗我!啊…不要!」苏樱的小穴被江云天隔着内裤画圈圈,顿时让她觉得犹如无数只蚂蚁在嫩穴旁边爬动,瘙痒无比。「别,别这样…」苏樱惊慌地朝四周望了望,幸好此时食堂没什么人,他们坐的地方有时角落。果然他一开始就计划好了的,苏樱无力的想着。

  江云天干脆将苏樱一把抱进怀里,伸进短裙中的手拨开内裤,开始捏柔起苏樱的阴蒂。「啊…」苏樱仿佛全身陡遭电击,阴蒂的刺激带给她巨大的快感,湿滑的淫液开始从嫩穴深处流出来。

  「哇,想不到我们的苏樱大小姐也是一位大湿啊,这么快就开始流水了,还流得这样迅猛。」江云天从苏樱的内裤中抽出手来,上面沾满了苏樱的爱液。
  「别说了。」苏樱羞得无地自容。

  「来来来,让我们的大小姐品尝一下自己小穴中流出来的水儿味道如何。」江云天说着就把沾满汁液的手伸向苏樱的小嘴。

  「呀,不要,你这个变态!」苏樱拼命地挣扎。

  「这可由不得你不要。」江云天瞬间变了脸色,狠狠地瞪向苏樱。苏樱被他的样子惊呆了,前几天她就是被这样子狠狠地盯着,那眼中充满了不可抗拒的威压和狠戾。她屈服了,面对这样的恶魔,她还是无法反抗。

  「唔…嗯…」苏樱允吸着江云天的手指,那上面满是自己的淫液,滑滑腻腻地带着一股难言的骚味。苏樱皱起眉头,身体在江云天的刺激下已有了反应。
  江云天一手抚摸苏樱挺拔的乳房,一手在苏樱口中搅动,看着苏樱不安地扭动这身躯,知道这小妮子已经动了春情,自己的裆部也开始发硬,灵机一动,一把将苏樱抱了起来。

  口中没有了江云天手指的苏樱还来不及低呼一声,已被江云天抱着跑上了天台。苏樱不知道江云天想干什么,但知觉告诉她,不会是什么好事。

  来到天台的栏杆前,江云天把苏樱放了下来。「现在,趴在这跟栏杆上面,装作是看风景。」江云天的语气像是命令,苏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执行,可她还是照他说的做了。

  江云天从后面一把抱住了她,双手伸进苏樱的上衣,一左一右地握住了苏樱的两个乳房,慢慢地把玩起来。

  「不要这样好吗,这里会被人看到的,放学后去你的地下室,我让你怎么玩都可以。」苏樱苦苦地哀求,双手把住江云天的两只大手,企图阻止他对自己的胸部施压。

  「呵,这么快你就爱上了我的地下室了吗?放心吧,我们以后有大把的美好时光在那里度过。」

  苏樱一听这话,羞得面红耳赤,心中知道这一劫怕是跑不掉,眼中一红,泪水又掉了下来。

  江云天看苏樱又开始哭,心里烦躁,却不想再像以前那样用强,便不说话,转而进攻苏樱下身,只盼用他那成熟老练的爱抚将她的泪水止住。

  江云天将苏樱的纤腰压低几分,掀起她的短裙,褪下那粉色的可爱内裤,两根手指对准苏樱潮湿的小穴插了进去。「啊…」苏樱忍不住叫了一声,嫩穴中突然被插入异物,隐隐的疼痛中满是充实的感觉。

  「叫啊,大声点叫。」江云天看苏樱已止住了哭声,呻吟声却幽幽地传了出来,知道她感觉来了,便全力施为,两根手指在小穴中猛烈抽插起来。

  「嗯…嗯…啊…」苏樱被江云天的手指插得快感涟涟,却不敢大声叫,只得咬住衣袖,劲力忍着,奈何这快感实在太强烈,还是哼了出来。

  江云天看苏樱忍的辛苦,有意戏弄她,便将四根手指同时插入,另一只手捏住苏樱阴蒂,用力一捏。苏樱顿时全身一抖,高亢的大叫一声「啊」,小穴中喷出一大股汁液。

  「这就不行了,哥哥我还没上阵呢。」江云天笑着抽出手来,看着沉浸在高潮中的苏樱。

  「我真不行了,求你放过我吧,下午还有课。」苏樱气喘吁吁的说。

  这小妮子每次都能达到如此的高潮,而且还能潮喷,看来确实是个淫娃的体质。这样想着,江云天却不管苏樱的求饶,迅速的脱掉下身衣物,释放出那早已坚硬如铁的肉棒。

  「来吧,更淋漓尽致的高潮还在这里。」说罢对准苏樱小穴,猛地一刺。
  「啊…哦!」尽管刚刚高潮过,得到江云天粗大肉棒的插入,苏樱还是发出满足的呻吟,而她自己听到自己那淫荡的呻吟后也羞红了脸。

  江云天抓住苏樱雪白的胳膊,将她的身子反过来,嘴巴迫不及待地赌了上去,而胯下也一下一下重重地抽插着苏樱。

  「大声的叫出来,我要你将你此刻的感受大声的叫出来。」江云天说着,又是一记猛刺,插得胯下的苏樱花容失色。

  「哦…会…会让人发现的…啊…好舒服…」

  「不会的,我保证没有人发现。」

  不知道为什么,苏樱像中了邪一样地听江云天的话。「哦,好爽啊,你插得我真舒服。」这话一说出,连苏樱自己也惊奇于竟怎会说出这样淫荡的话。
  「哦,我爱你,苏樱!」江云天突然说出这句话。

  「啊…我…我也爱…爱你,把我再一次送上高潮吧,啊…我不管了,就让我去淫荡的地狱吧。」苏樱动情地说到,同时臀部向后挺动,迎接着江云天一波猛似一波的抽插。她已不想去管什么廉耻与道德,此时此刻,她只想让身后的这个男子,一遍遍地蹂躏她的嫩穴,将她送上性爱的巅峰。

  这几天,苏樱心里一直在矛盾。自那次地下室以后,江云天并没有使用什么手段来强迫她,仅仅是用那种不容抗拒的眼神看着她,她便觉得没有反抗的力气了,在内心深处她也曾问过自己,他这样对自己,为什么我还要这样顺服?想来想去,苏樱得到了一个看似不可思议的答案,尽管她一千万个不想承认,但事实以一种残忍的方式展现在她的面前:她是真的爱上他了,爱上了他那带着坏坏笑容的样子,爱上了他不容抗拒的眼神,爱上了他那……令自己欲仙欲死的身体。
  老实说,苏樱花了一段时间来接受这个现实,很奇怪的是,在这段时间内,江云天竟然一直都没有来找她,在好不容易接受了这个现实之后,苏樱忽然发现,江云天好久都没有露面了,没有来上课,也没见他和他的死党们在一起。苏樱心里有些不安,她隐约记起自己在被他「玩弄」的时候,他曾经说和自己家似乎有些恩怨。虽然苏樱没有对自己家里人透漏过任何事情,但她还是感到担心。
  周末的时候,苏樱回了趟家。

  「最近,家里都还好吧?」苏樱假装心不在焉地问道,一边吃着饭。饭桌对面是大哥冷漠的表情。

  「嗯,没什么事,我吃饱了。」说完放下筷子,离开了饭桌。

  似乎没什么异样,还是像往常一样的冷漠,苏樱草草吃完饭,回到房间。
  他现在会在哪里呢?在干什么?苏樱心里有些烦乱,想起以前江云天对自己的手段娴熟,一定是个花丛老手,也不知经历了多少女人了,也许现在正躺在哪个女人的被窝里呢。苏樱用力甩了甩脑袋,想要把那张坏笑的脸庞甩出去。
  百无聊奈之际,苏樱随意地拿起一本书,忽然听见窗户那边有些响动,转头看过去,原来是窗户被风刮得响,便起身去将窗户关了起来,一转身却被一个人紧紧抱住,心里一急,刚想大声呼救,那人的嘴便压了过来,一股熟悉的味道充盈她的全身。

  江云天吻了一阵,松开苏樱,却见苏樱满脸红霞,眼里噙着泪珠,低着头不去看他。「哎,这又是怎么啦,还没说话就开始哭了,你不知道我最怕看见你哭了么?」江云天温柔地帮苏樱擦去脸庞上的泪水,无奈地说道。

  「你…你还算记得我么?」苏樱看着这些日子以来一直想着的人终于出现在自己眼前,满心的辛酸终于化作晶莹的泪珠。

  江云天看着苏樱哀怨而又深情的眼眸,知道这妮子对自己是真的动了情,一时不知是该高兴还是该苦恼,想到自己对她一直别有用心,以往又那样对她,心下颇有不忍,只好苦笑着说:「记得,记得,怎么会不记得?你可是刻在我心里的,又哪会忘记?」

  「呸!你就会说这些好听的,也不知是对其他女孩说了多少遍了。」苏樱破涕为笑,明知他这话是骗自己的,心里却还是甜甜的。

  「呃…我跟枫儿只是逢场做戏啦,不必太在意!」江云天话一出口,顿觉说错了话,连忙止住。

  「好啊,原来你真的是去跟其他女孩约会去了,枉我这些日子还这么想着你。」苏樱心里的甜蜜一下子变成了苦涩,又嘤嘤地哭了起来。

  「诶诶,你别这样嘛,我是真的喜欢你的,真的喜欢。」江云天没办法,只好认真地对苏樱说。他以前从来不对其他女孩子说这样的话,可不知为什么,面对苏樱,他已经说过两次了。

  看着江云天心不在焉的样子,苏樱很确定地知道江云天明显不是为了自己才来的。想起他曾经说过和自己家里人好像有些过节,心里又开始担忧起来,片刻之后,苏樱作了一个决定。

  「江云天。」苏樱看着他的眼睛。

  江云天楞了一下,眼前这个女孩突然好像变了一个人,脸上是一幅认真而又倔强的表情,好似从前的软弱可欺都是假象。

  「假如时光可以倒流,我一定会回到那天你对我表白的那个时候,不论做什么,都要阻止我自己答应你!」

  「……」

  「可是,可是这是不可能了。我知道我自己性格软弱,可我也有我自己所珍视的一些东西,比如家庭,比如爱情。虽然我的家人对我并不好,但我依然很爱他们,他们是这个世界上我最亲的人,如果会发生什么事情的话,我一定会拼尽我的所有去保护他们!」苏樱胸口快速的起伏,可见说出这些话需要她多大的勇气。江云天呆呆地看着她,完全不知道这个小妮子想干什么。

  「我也知道,你根本不喜欢我,接近我只是因为你与我家的恩怨过节,可是你却不能阻止我喜欢你!」苏樱脸色绯红,眼里却还是坚定的神色。

  江云天被这突如其来的告白给震惊了,他原以为苏樱被他这么一弄,肯定会对他恨之入骨,可没想到她还会这么说。

  「你可能会笑我贱,其实我自己也在笑我,被你这么伤害,却还是不由自主的喜欢你,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一滴泪珠顺着苏樱清秀的脸庞滑了下来,噙满泪水的眼睛里已经是掩饰不住的悲伤。「这几天你不来找我,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的。一开始每次想到你,心里总是怕怕的,可又会在内心深处有些不一样的感觉。你对我寥寥可数的几次温柔姿态,总会在我脑海的翻来覆去,我想把你的影子从那里赶走却怎么也赶不走,想把你的温柔忘掉却怎么也忘不掉。」说到这里,苏樱已是满脸泪水。

  江云天这下彻底呆住了,原先的所有打算被苏樱这一番真情告白完全击碎,此时的江云天心中,除了感动,还有一些庆幸。也许这就是命中注定,见到苏樱的第一眼,江云天心里咯噔一下,像是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当时他并没有太在意,只是觉得这个女孩子长的很漂亮,现在回想起来,或许是那颗一直在半空中漂浮的心落在了地上,稳稳地。

  「我不管你们之间有什么仇怨,也不管你怎么对我,我都会对我所珍视的东西加以保护,保护我的家人,保护你。」苏樱直直地看着江云天,那眼里充满真诚与爱恋,以及坚定。

  反观江云天,被苏樱坦诚的眼神看得有点发虚,只好别过脸去,脸上居然也有些发烫。

  「你不用不好意思,我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不会像其他女孩一样要求你怎么样,只要你不伤害我的家人,你还是可以像以前那样对我,我不会介意的。」
  「对不起…」久历风月的江云天,此时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苏樱心如刀绞,虽然知道结局,可听到他亲口说出来,依然很受伤。叹了口气,无力的坐倒在床上,泪水再一次决堤。

  窗前风吹落叶,那个如魔鬼般的影子,已经消失无踪。



                                                      【完】

[ 本帖最后由 7788yoke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hengbo898 金币 +10 转贴分享造福大众,论坛所有会员向您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