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日志系列


首发:性吧
字数:16050字


    【红色日志】之一【第一次摸女孩奶子——那女孩被痒醒了】

  我第一次偷摸女孩子奶子时才13岁,被我摸的是一个18岁的女孩子。她姓洪,是我家房东的二女儿,比我大五岁,我平常叫她二姐。

  二姐人很漂亮,没读多少书,从小帮母亲照店卖东西,好色的男人都背地叫她「洪西施」。我那时还小,对女孩子漂亮不漂亮不怎么在意,就喜欢看二姐那对奶子。可能女孩子的发育给男孩子的第一直观印象就是乳房的突起吧,所以我一直对二姐那对圆圆的、挺得高高的乳房感兴趣……是硬的还是软的啊……手感舒不舒服啊……摸起来是什么滋味啊……很多的不知道的好奇笼罩着我年幼的心灵,我几欲为止痴迷得茶饭不思。

  那时,我家租在洪家的二楼住,房间的面积仅9个平方米,到热天楼上很热,我就到楼下巷道摆块凉板睡 .那巷道再向下一层就是洪大姐的房间,那是个结了婚又离了婚的年轻女人;巷道的平层就是洪家的店面,洪二姐就睡在店面里。店面和巷道之间有道门,可是坏了,没有修理。可能他们都觉得我是个小孩子,还是红领巾,店面大门关着也安全,就都很放心,洪伯母还与我爸妈开过玩笑,说我在巷道睡是为他家店面义务守门。

  可就是我这个义务守门的小孩那几天总睡不安稳,我竟然做出了「监守自盗」的事情,我偷的不是洪家店铺的商品,是去偷偷的摸了睡在店面里的二姐的咪咪!
  那一晚,我觉得二姐睡得特别香,从没法闩上的门里传出她均匀的酣息声,我都忍耐这种诱惑好几个晚上了啊,我年纪虽小可是个早熟儿,实在是忍不住了,就想,我只进去摸摸她的乳房,她睡得这么香,这么沉,一定不会被我弄醒……于是我就色胆包天的摸了进去。那是热天,二姐睡觉没带乳罩,只穿了件小挂挂,很容易就被我捞了起来。接着月光,我第一次真真切切的看到了女孩子的乳房,我好激动啊,就颤颤巍巍的用手去摸,先是很轻的摸,二姐的呼吸依然很均匀,那乳房软软的很有弹性。后来我对两个奶头又感了兴趣,就用手指去按,一按竟被吓了一跳,看似圆圆的,怎么一按就陷进了乳房里去?这时我见二姐还没醒的样子,就鬼迷心窍的用舌头去舔了,才舔几下,二姐就「睡?……你是哪个?」的问我。我顿时间吓呆了,第一反应就是逃,我不敢回答,就弯着腰溜出了门……

  后来很喜剧的是,我逃到二楼门口,我爸出来捉住了我,他高度近视,根本没看清我是哪个,后来看清是我,就问我是怎么回事,我说我正上楼,下面店面里发生什么我也不知。底楼的洪大姐也出来证实,她看到一个黑影从通道的窗口跳了出去;洪二姐也说那人个子比我高得多,绝不是小弟(洪家姐妹都叫我小弟)。我当时也很纳闷,那晚有月光,她们应该看清了我,怎么都……不过我很感激她们没指着说是我,使我没被爸狠打一顿。再后来,我才明白了她们没戳穿我的原因……不过那与我第一次偷摸女孩子的奶子的主题无关,就不赘述了。

  以上就是我第一次偷摸女孩子乳房的真实经历,虽然受了很大的惊吓,但的确摸的好爽。从那以后,我就知道了摸女孩子咪咪,女孩子会被痒醒的!

                【完】
    这个主题帖,就要接着【红色日志】之一的主题帖说了:之一的主题帖是我偷摸洪二姐的咪咪,二姐被痒醒后,我逃到二楼门口被我爸捉住,可洪家两姐妹都向我爸证实不是我,洪大姐说,她看到一个黑影跳窗而逃(洪二姐与此主题帖暂无关系略过不表),我当时还非常感激红大姐呢,后来才知道,洪大姐替我打掩护的代价好高好高!

  大约是我偷摸洪二姐咪咪之后一个多星期的一天下午,洪大姐把我叫进她在楼底下的房间里。

  那是大热天,我在放暑假,她那楼底下的房间特别凉快,我有时也去洪大姐房间外面的过道乘凉的。我那时13岁,很喜欢体操,尤其喜欢打粑壁、拿顶和下腰。她楼底下房间的前面是个杂件屋,我常在里面打倒立,洪大姐没事也喜欢来看,那时我人小只穿着短裤,倒立时短裤就往腿丫垮,好几次,她都看到了我短裤里的那东西(是后来洪大姐告诉我的)。

  洪大姐是个离了婚的女人,她当时23岁,现在想来很年轻,但当时我觉得她是个很大很大的女人。她人很漂亮,但体态比洪二姐要丰腴些,我当时虽小,就不喜欢丰腴的女人。她是什么原因离的婚说法不一,说法最多的是说她老公性无能。

  洪大姐把我叫进房间关上门,她对我说:「你那晚上的事我都看到的,你怕不怕我告诉你老爸?」我一个小孩哪经得她这么骇,就像坏孩子在老师面前直认错,求她别告诉我爸。洪大姐说:「不告诉也行,你不就想摸女人的咪咪吗?我这里也有啊,你就给我摸摸吧」。说着,她就捞起了衣服。

  我那时小,虽然想摸女孩子的咪咪,但手法很单调,只知道捏,自己觉得很舒服,可洪大姐觉得很难受(现在想来是她性欲起来了,只摸咪咪不插屄难受啊),于是她就挎下裤子,就我插她的屄。我那时也知道女人有屄,但没见过是啥样子,一看,吓了一大跳,哇,那么大的口口呀(这是当时真真实实的第一印象)!怎么插,自己更一无所知。

  是洪大姐教的我,把鸡鸡对准她的口口这么戳呀戳的——我戳了,但很没意思,我那时鸡鸡还小,还没长毛,还包着皮,一戳就痛;洪大姐的屄屄肉头很厚实,我自己觉得鸡鸡已经戳进去了,可她却说我还没有戳进去——若干年后我才听有经验的朋友说,包皮未翻根本插不进去!

  这就是我第一次插屄的经历,这第一次我真的吃苦了,没有快感只有痛,我对洪大姐唯一满意的就是她每次都先让我摸她乳房吮吸她咪咪!

                【完】

  【红色日志】之三我与老婆的第一次:触电和指交

  我与老婆是高中的同班同学,并且同桌,刚入学她很「欺负」我,桌子上画条「三八」线,我越线就打我的手肘。我想她是以此来引我留意她吧,其实一入学我就注意她了——她人漂亮,能歌善舞,有她在身边,我上课就特别不专心。
  我与她明确交往关系多亏了学校的运动会,班上男生是菜鸟,比赛全靠女生拿分。她跟我一样很爱运动,女子800米成绩应该进全校前8的,可我们都要她保8争5,她就对我说:「那……你来陪我练」。她都点将了,我还能软蛋?要我陪练就陪练!

  我是个多面手,自诩是石狮子的屁眼——门门儿有点,就是不深,可这样都会点的男生貌似很受女生欢迎(当然还有长相等要素)。一个多月陪练(其实是训练她)下来,她竟然得了全校女子800米第三名!从那以后,她就对我事事有点依赖性,我也很快pass了其他女生,专心与她交往起来。

  1、第一次「触电」

  我训练她这么久,从来与她没有过肢体接触(这与自己心里有鬼有关吧,怕肢体接触过早暴露了狼性?),后来有一次下晚自习后我送她回家,他家底层的路道灯坏了,我就借故怕她摔跤去扶她双肩,当时是冬天还穿着羽绒服呐,她竟然浑身惊颤,虽然那惊颤一纵而逝,可那剧烈的,从我指尖传到我身上,我顿时就像触了电,双手放都放不嬴!

  现在我们夫妻每每回忆起来,我老婆都说那是第一次异性触摸她身体,我也完全相信,那惊颤是发自一个少女的本能反应,不是有过肢体接触的女孩子能装出来的!呵呵,对这个情节,我们至今都记忆犹新!

  2、第一次「指交」

  交往日久,关系越深,我的索取也越来越多,我老婆很传统,可也经不住我的软缠硬磨,到她家没人的时候,我就会亲吻她,抚摸她(遗憾,这些都不记得第一次的情景了),还想与她发生性关系,可她怎么都不肯,说要等到我们结婚……天啦,结婚?那是多么遥远的事情!于是,我就退求其次的对她说:「你身上哪里我都摸了,就还有下面我没摸过,你就让我摸摸行不行?」她可能被我先亲的摸的有点那个了,就答应了,但不许我脱她小裤裤,只能摸摸不能看!这我都答应了。我的手从她小裤裤的开叉处伸进去,就像盲人摸象那样,先摸到她的耻毛——不多,很柔软;再摸到阴阜——光洁,很肉感;再向下,她就扭捏,不许摸了。我又好磨歹磨的央求她,呵呵,她就是心软,说只许我摸进去一点点。
  其实,我从13岁到15岁就见过女人的屄屄,但就不知道女人的屄屄是不是一样的,并且,也没用手指戳过。这一次,我摸的很仔细,那嫩肉嫩的像缎子,有点黏黏的,摸到洞口时,感觉有了水(爱液),滑滑的。我的食指手指才嵌进去一个指关节,她就在哼哼了,但她没说是痛还是兴奋;再进去一节,感觉手指被咬得好紧,她还是没说话,但哼哼的更大声。当我食指全塞进去时,她叫了,还说:「我只叫你摸进去一点点,你干嘛要摸这么深……」。

  这时,我的手指触到了她里面的肉球,那嫩的,我都不忍心去触顶。于是,我就开始抽动手指,慢慢的在她那紧仄的下体里小范围的滑动,虽然有水(爱液)的润滑,但手指动起来还是有些费劲……自那以后,「指交」就成了我们的必修课,老婆至今还经常打我的食指,说它是骚手指,还开玩笑说,要不是这骚手指(破了她的身),她还要认真考虑嫁不嫁给我呐!

  【红色日志】之四我婚后的第一个情人:袁姐

  刚才我接到yy县铁哥们的一个电话,说袁姐身患子宫癌医治无效去世了,弥留前,她虽然神志不清,还仍在叫着我的名字。闻言后我半晌说不出话来,因为我在心里一直对袁姐说:「对不起!袁姐,请一路走好……也请你一定要原谅我对你的无意伤害……请原谅我……作为另一个女人的丈夫的自私……」

  袁姐是我婚后的第一个情人(是唯一谈婚论嫁的情人),是我在援困yy县某企业时认识的医务室的医生,她那时是个年仅28岁离了婚的漂亮女人。
  起初我们关系很一般,我有个胃病常麻烦她,后来因一次我醉酒,她在寝室里照顾我一夜,我们的关系才日渐亲近。由于她是离了婚的女人,单位有的男人就常欺负她,特别是单位的一个副职领导,欲长期霸占她,那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我那时是热血青年,为人仗义,常帮她抱不平,把那个自以为了不起的副职整得灰溜溜的,最后申请了调离。

  可这样一来,袁姐就产生了错觉吧,对我的依赖渐渐大起来,我们不但认作了姐弟,她还叫我常在她寝室吃饭,晚上在她寝室烤火聊天……我那时年轻,要半年才能回家与老婆小聚,日子难熬啊,狼性便渐渐的流露出来……夜深人静,烤火聊天时,闪烁的火光映照着袁姐的漂亮脸庞,那一道道时明时暗的阴影把她衬托得非常的迷人……后来,我们不再是屈膝对坐,而是相互依偎……再后来,我终于背叛了自己的初衷,上来袁姐的床……

  「袁姐,今晚好冷……我……不想回去……」

  「不行……,我怕……有人发觉你没回寝室。」

  「外面这么冷,谁会这么无聊哦……」

  她见我在床赖着不走有些娇嗔的说:「你……是不是?」边说边推了我,我非但不起身,还把床上的被子拉来盖在身上。她最后终于心软下来,红着脸对我说,「你呀,真耍赖!」

  袁姐调好一盆药水,蹬在门后洗了下身,满屋都留下了淡淡的药香(现在想来,难道那时她就落下了什么病症?当时我只以为是袁姐的卫生习惯)。当袁姐关了灯来到床前,我已经在被窝里等她了……第一次与不是老婆的女人在一起过夜,我真的好激动,激动的得龟头高昂,马眼都流出来水。

  室外的月光撒落在窗前,虽然有窗帘的遮挡,但寝室里依然明亮。

  袁姐背对着我脱下衣物,然后把它们折好放在床前的桌子上,我忍不住去拉她说:「袁姐,快上来,……小心感冒。」

  袁姐缩进被子里用被子捂着头,轻轻捶了我两下说:「求求你,别说话,这墙不隔音……唔……」

  袁姐话音未落,我就吻住了她的嘴……我撩起袁姐的内衣,用手抚摸她的乳房,她一点没扭捏,用手把我抱得好紧……我亲吻了她的双唇、吮吸她的乳房,袁姐渐渐的有了热烈的回应……「卿卿我我」了一会之后我就想进入了,袁姐没说话,仰躺着把双腿弯曲着张开,可这时我竟然出现了状况……袁姐显然知道我怎样了,她轻轻对我说:「别着急……慢慢来……」,她伸手压在我会阴上然后就顺着「海绵体」向上捋,每捋一下,我就有点胀胀的感觉,不一会我就恢复了雄风!

  我惊喜若狂,没顾得说一句感激的话,就匆匆的进入袁姐的身体里去。
  这是我第一次进入袁姐的身体,我的第一感觉,是她的阴道有点短,才进入就顶住了她阴道顶端的肉球,我有些吃惊(以前我认为女人阴道的长短与女人身高成正比。袁姐身段高挑,但阴道却短大出我意外,现在想来,是不是子宫颈有什么病变引起的?哎,不得而知!)。

  「你慢点,有的是时间,寝室不隔音,要小心点……」

  那是一次很失败的性交,我早泄了。是对老婆的愧疚?还是过度的紧张和兴奋?

  后来,我们又做了一次,这一次我的心情平静多了。两个赤裸的胴体在被窝里紧紧的搂抱着、温存着,渐渐的袁姐有了些主动,她用双手托着我的腋窝,用双腿扣住我的两条大腿,随着我的抽动,她在我身下有节奏的一托一扣,不时还扭动腰肢,筛动屁股,来迎合我,使我感到很惬意……

  ……

  自那以后,我几乎就把袁姐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直到有一天袁姐对我说:「我们……结婚好吗?」,我才感觉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不行……我老婆不会答应离婚的……」

  「你试都没试过,就怎么知道不行?」

  「我知道,老婆的个性……」

  「你回去对她说说嘛……,她条件好,在大城市,择偶选择面大,不象我,在小地方……我真的不能没有你……」

  袁姐在我面前哭过几次后,我竟然就糊里糊涂的答应她回家试试。

  回家后,我怎么也开不了口。细心的老婆很快察觉我有问题,在她的追问下,我只得如实的告诉了她。老婆躲在被窝里悄悄哭了一夜,第二天,老婆很对我说:「离婚我决不同意,我要去见见这个女人」

  老婆真的去见袁姐了。她也叫女医生「袁姐」,还感谢她一直对我的照顾,但她也表明了态度,那就是绝不离婚,绝不允许任何人破环自己的家庭……后来,几周后袁姐就申请调走了,临走时我去送的她,袁姐对我说:「你老婆是个好女人,我真不希望你医好一个弄瞎一个,你要好好的珍惜啊!」

  没想到,昔日的送别竟成了今日的永别……袁姐,我无颜以对你,请你一定要原谅我,也请你一路走好啊,在这里,我谨以此文表示我对你深深的怀念之情……

               【全文完】


  【红色日志】之五我第一次找按摩女:为原创体验生活

    这一次大家都在写「真实」,体现出听论坛的话和对党的忠诚,因为「活动通知」有「真实有效」的字样,大家都在按「通知」的写,力求统一。

  我下面就给大家说说我第一次找按摩女吧……

  那是我在街上看到许多的按摩屋,就突发奇想要写一篇以按摩女为题材的H+ 情感的原创小说,但我从来没去找按摩小姐按摩过,不知道她们的行业术语和操作过程,全凭天马行空、闭门造车,我是无法写出让看客们觉得很「真实」的原创小说,所以,我就根据伟人关于「文学艺术作品来源于生活但要高于生活」的教导,深入实际去体验了一下真实生活。

  也算是自己有运气,第一次进一家新开张的按摩屋,就碰到了一个按摩技术很好的5号按摩女(后来我就把她作为原创小说《错位的轨迹》女主角原型),她「职业语言」很规范、而且很有「职业道德」:我先做的是一般按摩,我说我的手脚有些僵硬(当时是冬天),她就给我的手和脚(腿)的穴位做了捏拿按摩,还做了捶、揉,提腰、压腿、双脚蹬等动作。后来我又说要做「性保健按摩」,把鸡巴交给她,她的手法特别多,推、捏、搓、捋,揉、按、套,真他妈是一种享受,尤其是最后她还问:「大哥,给不给你推出来啊?」那声音甜甜的很好听。
  因为我是去「体验生活」的,就特别注意故意找茬与她聊天,想多收集些有关按摩女的生活和工作的素材,在我巧妙的套问下,她就给我讲了她老公、公婆、孩子等家庭琐事和她在两个按摩屋按摩的事情。

  当她告诉我,她的按摩技术是最好的,好多按摩女找她学她都不教,我还不信是真的。因此,当她问我「推不推出来」的时候,我问了她两个问题。

  我问她:「是推出来爽还是不推出来爽?」她说:「这要因人而异……有人觉得推出来爽,但爽过了就是爽的结束;有人觉得不推出来爽,这样可以让爽延续下去……」。

  我还问她:」推不推出来你能控制?」

  她很自信的说:「能啊,这是保健按摩必须掌握的。」(后来我为证实她是不是最好的,还去过一个洗浴中心和几个按摩屋,有比5号漂亮的,但按摩技术无人能出其右,但这些与本帖主题内容无关,不做赘述)

  于是我就加了个钟,要她给我推到「爽得不愿出来」,考考她推和控制的技术。呵呵,她真的能做到——下面我引用一下我原创小说中的几句描写——「那一个钟,是这样过来的:当我心有旁骛略显疲软时,她就迅速把我「推」向几欲喷射的颠峰;当我欲火迸发想要一射为快时,她又迅速紧按精关,把我「拽」回到平静的壑谷;其间,我好几次都想射出来,可「5号」都能察觉,她就象塞车时驱车上坡的「半离(合)+ 半油(门)」——多半分为过、少半分为软,一直使我处在「欲进不愿、欲退不能」的快感颠峰!……哇~,真的好爽!这比找个无病呻吟、扭捏作态、买弄妖娆的女人来插个天昏地暗、汗流浃背、淫水横流,不知爽上了多少倍……」这就是我当时的真实感受!

  在原创小说里,我还写了「小泉之夜」、「梅开二度」,其实,与我做爱的原型不5号(我不会不顾卫生安全的),而是下一个帖子「我上的第一个良家」叫「杨燕」的女人。我之所以把这些原型(第一次的)写出来给大家看,就是要看客们在原创小说的回复中,不要简单的问「是真的假的?」真中有假——主角由几个原型组成,假中有真——故事有生活的原型,这样的原创小说才有生命力。我想,提高写手的写作水平和看客们的阅读回复水平,这才是组办这次红色活动的真正目的吧。

               【全文完】


         【红色日志】之六我上的第一个良家

  我上的第一个良家叫杨燕,是某商场综合柜的小经理,当时二十七、八岁,模样很漂亮,皮肤很白,身材很好,还很喜欢跳舞,正应为这一爱好,使我有了上她的契机。

  那时我在文化市场管理部门工作,有点实权和兄弟伙(哥们),一些高档舞厅的招待票(含免费水酒餐饮之类)时有送来请我去「观光指导」,我也送些给需要拉关系的部门和朋友。

  一天,我哥们刘小三来找我要招待票,杨燕与他一起来的还叫他「三哥」,我问:「这是你妹妹?」刘小三说:「不是,是业余演出队的好朋友。」那天我正巧没票但很空闲,就带他们去了附近的一家舞厅,在等经理送票来的时候,我礼貌的请杨燕跳了两曲,很轻,很飘逸!

  中场休息时我们在一起聊天,才知道她是商场营业员(小经理),是刘小三他们业余演出队跳舞的,难怪,跳交谊舞那么轻盈。我夸她舞跳得好,很有份,她红着脸说:「是你带得好呗……我还很少遇到像主任这样带得好的男角……」。我对她说:「你就别叫我什么主任了……你叫刘小三『三哥』,就叫我『大哥』吧……」呵呵,她果然就甜甜的叫了我声「大哥」。

  自那以后,我们就成了舞伴,她常来要票,我也喜欢和她跳。我这人样样都会点,跳舞也是把好手,呵呵,管舞厅等文化娱乐的,不内行点行吗?外行不能领导内行啊!

  一来二往,我们就非常非常的熟了,渐渐的无话不谈,有时甚至还谈到了性……在那段日子里,杨燕由初时的羞涩,渐渐的少了几分矜持,后来能坦然面对一些敏感的性话题,对此我心里非常高兴。

  有一天,我们正在跳舞,我一个哥们打电话来请我去他准备开张的宾馆看看(里面有文化娱乐项目),我问杨燕愿意陪我去看看吗?她一点没犹豫很爽朗的说「愿意」。

  在朋友的宾馆里我们看了看文化娱乐项目(走过场),他还带我们那看了新宾馆的客房布置,其中有个「新房」的设计很新颖,里面有圆形床、圆形透明卫生间、墙上还有红色的双喜(后来这一情景我写在了原创小说《错位的轨迹》里)。
  看罢时间还早,我就要告辞回去,可哥们死活不让走,非要留我们下来吃晚饭,说晚上还有节目什么的,还亲自开个房间让我们「休息」。呵呵,盛情难却啊,与漂亮女人在一个房间「休息」,我当然巴心不得啊,可我不知道杨燕愿不愿意……于是我用试探的目光「问询」了她几眼,她脸红红的,没和我对视,就把头扭过去,但貌似又觉得不妥,又很快扭了回来,见我还在看她,她就轻轻的咬着下嘴唇,向我点了几下头,貌似还眨了几下眼睛。

  呵呵,这无声的点头,貌似比有声的应允还有情趣,顿时撩得我的心房痒痒的。哥们离开后,我们也没有过多的言语,闩上门,我说:「你先洗吧」,她说:「嗯」……然后是她裹着浴巾出来(没带睡衣),我穿着内衣裤进去……待我裹着浴巾出来时,杨燕已经斜躺在双人床上,一双白皙的玉肩斜斜的靠在垫在床头的枕头上,假装平静的看电视。

  我走到床边,她的身子向床里动了动,想给我腾出个躺的地方,可不知道怎的裹在她身上的浴巾却散开了,她那两个坚挺的翘乳立刻裸露了出来。她轻轻的「啊」了一声,还想把浴巾裹上,可我却按住了她的手:「别……这样很美!」
  听我这么说,杨燕的脸上布满了红云,但毕竟是过来人,虽有几分羞涩,但也有几分罗罗大方,貌似她在想:「你爱看见看呗,反正这会我是属于你」,于是她松开了去拉浴巾的手。

  我坐在床沿,斜斜的伏在杨燕裸露的肌体上,一边亲咂着她的面颊和温唇,一边用手顺着她的背脊向下抚摸,所到之处,那未散开浴巾纷纷让路,片刻间,她那宛若凝脂凸凹有致的细腰、圆臀、长腿全都裸露了出来……

  「大哥,……你……好坏……」。

  杨燕说罢就抱住我开始了激情的回应,貌似要用亲吻挡住我欣赏她赤裸胴体的眼睛……我的热吻渐渐吻过了她的双唇落在她傲人的双峰上,将她那樱红的乳头噙入口中才吮吸了十几下,杨燕就禁不住发出了「嗯嗯……啊啊」的娇媚呻吟。她伸出纤纤细手儿拉开我腰间的浴巾,手儿触到了我「弟弟」一下,她便又「啊」了一声。她那轻轻的一触使我好兴奋,我的大手盖在了她耻毛柔软的下体上,手指轻轻滑进了她肉邱上的那条缝……她肉邱高隆,肉缝深陷,那儿黏黏的,手指滑过如绸似缎,才扣弄十几下,那缝儿里就一片潮润,杨燕就娇媚的连声「嘤咛」……

  我此刻的「弟弟」已经兴奋到极点,分开她的双腿,才将「弟弟」对准她的「妹妹」,杨燕就再也顾不得矜持,主动的将妹妹迎来上来……我俩一个似狼,一个如虎,一个轻车,一个熟路,四爪相搏,藤蔓相缠,很快就进入了忘我的神仙境界……直至杨燕汗湿发鬓瘫软在床上,我还意犹未尽,插得她发出一声声的闷哼……

  云收雨罢,杨燕娇嗔的对我说:「大哥……你……真厉害……」,我习惯性的问她:「比你老公怎么样?」她粉脸绯红的说:「哎呀,讨厌……你真坏……」。

  自那日在哥们宾馆与杨燕共赴巫山云雨之后,趁老婆外地学习,我又同杨燕梅开二度,地点就在我家里(这些真实经历我都用在了原创小说《错位的轨迹》里面,只不过女主角换成了5号按摩女;至于5号按摩女其他的故事,我是用其他素材丰富的,但这些已与主题无关,就不赘述)。

  一度因为忙,我与杨燕没有联系,再联系她时,已经联系不上了,后来问刘小三,才知道杨燕她们商场搞开发折建,职工们都在自谋出路,她可能去了外地。数年后我们曾有过一次邂逅,这时杨燕的体型变化比较大了,我对她便失去了往日的兴趣(自责啊),男人啊,总是这样,到手的总比不上即将到手的!

               【全文完】


  【红色日志】之七记我真实的「换妻」经历独此一次

  我在原创小说《表姐陪我玩换妻》里说:真实经历和艺术创作AA制。是因为那篇小说的场景(如水吧包房、坐爱枫林)都是虚拟的,为的是突出我喜欢的H+ 情趣的主题,其实「换妻」的经历很倒胃口,下面我就记一下这一次也是唯一的「换」的经历。

  我老婆的表姐——莲姐是我的好炮友,我曾求她替我做两件事:一是找个闺蜜来玩3P(见笑了,那时连3P和双飞都分不清的),二是装我老婆找对夫妻玩换妻(老婆太传统,死都不干啊)。我这人的好奇心特强,什么都想试一试。莲姐特喜欢我,后来都跟我办成了。现在就先说说她假扮我老婆玩换妻吧。
  莲姐那段时间天天到我家里来学电脑,晚上老婆修长城,我们就在网络上找夫妻交友网站。后来物色到一对武汉没玩过又想玩下的夫妻,他们要找玩过有点经验的。莲姐的胆子大又会吹牛,说我们都玩了几回的。几次视频聊天下来就定了,时间「十一」长假,地点就在我所在的城市,我有哥们经营宾馆,方便安全些。

  到了约定日子,武汉的夫妻就真来了,我对老婆善意的隐瞒说,武汉友好单位来参观学习,我要接待陪玩几天。

  与武汉的夫妻见了面,先寒暄,再吃饭,然后在哥们的宾馆咖啡厅里,天南海北的侃大山,什么风土人情、雷人轶事,能侃的都侃了个遍。

  因为有多次视频在先,我们相互之间虽是第一次面对面,初见时貌似还有的那几分拘束和尴尬,但很快就随着侃大山而烟消云散。这会儿,我又留意的打量了武汉这对夫妻。

  那女的,人很白净,中等身材,略有些丰腴但还比较适暾(合适),自我介绍是个小学老师,今年29岁。那男的,32岁,长着一副大众脸嘴,给人的感觉是那种走到哪里都似曾见,他留着寸头,一副自以为是的样子,自我介绍是银行的。莲姐姐介绍我是大学副教授,她自己是搞工商管理的。其间,我和那男的一起到了卫生间一次,我问他感觉怎么样?他大咧咧的说还可以。他说:「我老婆白胖白胖的,你老婆黑瘦黑瘦的,正好换个口味……」我在心里对他说:「我莲姐黑?这是健康色,你娃都不懂!还瘦呐,他妈的,连骨感美都说不来,还是银行的,没文化,没品位!」但我没说,不想把他教乖了,这种人超社会只有挨捶!在撒尿的时候他娃还看了我「弟弟」几眼:「呀,大哥的……这么大呀?」我说:「一般般呐」,他没出声了,我这才留意到他的「弟弟」的确不是我的一个等级的。

  当我们分别进房间的时间,莲姐悄悄对我说:「我都是为了你哈……就这个男人……宝气……要不是为你,我怎么都不会愿意的……」。

  进了房间,闩上面,那女老师倒也有几分主动性,是她先问我们谁先洗。我见她貌似不想鸳鸯浴,就说:「女士优先,你先洗呗。」女老师的就拿了个包进来卫生间,洗了好久才出来,出来时,她身上穿的是睡衣,那睡衣是镂花的,半透明,里面的文胸隐隐可见,我晕啊,马上要办事,还穿什么穿啊!也不嫌麻烦?
  我洗了出来,女老师已经躺在了床上,金秋十月,有些凉气,她已经盖上了被子。我只是腰间围了块浴巾,就几步跨上床去。那女老师虽有几分羞涩,但也还算落落大方,毕竟是老师,是知识分子,知道自己此行的目的,她便捞起被子来给我盖上。也许是小学老师对大学副教授的崇拜吧,貌似她还想跟我聊几句什么的,可我等不及了,就去搂她,亲她,她也就打消了说什么的念头,先是闭着眼一动不动的承受,渐渐的有了些动弹的享受,再后来,就轻轻的抱住了我,回应,时而温柔时而激情……在我的要求下,她自己褪去了睡衣,解下了文胸,但那小裤裤却是我替她脱的,因为我学过心理学,女人那最后的纱缕要男人褪去才显得女人矜持和高贵……我就让她先矜持和高贵一会,一会儿,矜持和高贵的女老师就会在我的抽插中不由自主地显出淫荡的原形!

  果然不出所料,我的大鸡巴才一现形,女老师就轻「啊」了一声,我问她啊什么,她羞涩的说:「好大!」我问她:「有孩子吗?」她不解我问话的意思,但还是回答了:「有一个」。我说,是自然生产的吧(这时我已经看了她小腹没刀痕)?她陡然明白了我问话的潜台词,脸一下就红到了耳根……

  女老师的屄屄因自然生产过,其松紧度与我老婆差不多,但论长相、身材,都远不如我老婆,我当时一边在插一边就在想,我这么做是为什么?就是图新鲜?刺激?没玩过?他妈的,正想呢,刺激就来了——那宝气竟然来敲我的门,说放心不下他老婆!

  他妈的,那宝气真的有神经病,一共来敲了三次门!服务员都觉得有蹊跷,就向值班经理做了汇报(幸好没打110),那晚是我哥们亲自值班,他就是怕出什么事,才来值班的,他给服务员说,没事,他们是在连夜研究问题,有时需要沟通一下……但还是来给我们打了招呼,再这样,他都保不住……那女的还懂事,连声说对不起,还骂了她老公几句,我记得是「你吃错药」什么的。

  这么一闹,哪里还有嘿咻的情趣,下半夜,我们就自己睡自己的,莲姐安慰我,跟我嘿咻着睡,还对我说,那宝气「弟弟」不大,又不持久,几分钟就射……我当时就想,那女老师一定是得不到满足呐,想到这,我都替她惋惜——我的大鸡巴才插她一会,她就舒服得「咿咿呀呀」的哼了,正上劲,就被她老公破坏了好事,呵呵,回去有她老公好受的!

  天还没大亮,那对夫妻就离开了,只是那女老师在门外说了一声。后来,我就把这段不怎么样的「换妻」经历艺术加工成了《表姐陪我玩换妻》,我想,凡看过原创小说《表姐陪我玩换妻》的朋友,都会觉得小说里的秋彤和夏日比女教师和那个宝气男人有意思些吧?如果觉得是这样就给小老哥子顶起!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tim118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