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24

  教室的派对还在继续。

  猩猩原真不愧是教体育的,体力旺盛,整堂课已经快结束了还在猛干小诗。
  其他人也只能在旁边拍拍照、录录影,还是要尊师重道的。

  只是我可没心情去理会那些。

  超人还是跟以往一样,猛K书。

  仔细一看才发现,他在读的书不知道什么时候换成原文书了。

  英文书他看得懂?这么厉害?

  广东粥目不转睛地看着小诗被干,但感觉上不是在享受这淫糜的画面,倒像是,倒像是在看什么车祸影片一样,战战兢兢。

  这样不对吧?

  一般来说看到自己喜欢的女人被干,应该会有几种反应。

  1。崩溃想杀人2。崩溃离去3。Palyone4。当作没看到从此以后心中没这个人

  可是他的表情,比较像是在看动物星球。

  好啦,我知道猩猩原又大又黑像只黑猩猩,可以说是50% 的动物星球。
  不对,这真的不对。

  超人得病、广东粥古怪……对了!还有屁孩三人组。

  看过去时,视线刚好与巴勒相对。

  他惨然一笑,继续东张西望。

  有些古怪……

  我往天龙那看去,他也在东张西望。发现我正在看他以后,表情木然,继续张望。

  双枪呢?也是在东看西看。

  你他妈的三只猴子喔!

  不过怪的地方,不是在这里,仔细看他们三个人的脸。

  表情有些僵硬。

  是因为害怕被人发现我们正在奸淫女同学吗?

  「咕咿咿咿咿!啊喔喔啊。」黄诗涵高潮时的特有叫声打乱了我的思绪。
  她流着口水,无力地趴在讲台上喘息着,而猩猩原则是阴沉的穿上裤子。
  「这是你诱惑我的,给我注意一点。」猩猩原说完,重重的赏了小诗屁股一掌。

  「啊!啊?」小诗放声淫叫,不断抽蓄的嫩肉无声的表示另一波高潮来袭。
  「………」

  不对……极端的不协调才对………

  被调教的高中班级宠物、突然脑破的同学。这其中一定有甚么古怪。

  「千万不要去校外参观会死」这张字条还躺在我的口袋里。

  死?开玩笑的吧?

  所有事情都在掌控之中,还有什么能出错呢?

  班会就这样草草结束了。

  大家随便选了一个当作园游会的主题:「鬼屋」

  本校舍地处偏远,买吃的喝的又不会大老远走过来,搞些游戏才是最好的选择。

  话是这么说,但大家其实是想早点结束会议,好接着玩弄小诗的嫩穴。
  刚才那惨绝人寰的大棒棒干小肉穴,让所有人老二硬得跟石头一样。

  看那白皙的小腹随着抽差起伏,根本没人在乎黄诗涵。

  反正她就是个小母猪,被羞辱成这样也能高潮连连。

  刚好而已。

  我走到超人身旁,丢了一张纸条给他,约放学后出来讲清楚的纸条。

  他看也没看,直接把纸条撕碎,在我还来不及发作时直接说:「别啰嗦,下午六点黄金大厦见。」

  干!到底在干甚么啦!

  不过,可能是重要无比的事情吧?既然他不想再学校谈,那就照你的想法走吧。

  「笋子汤,轮到你了喔。」小智喊着。

  搞不懂…………

  我掏出小老弟,对准湿润的肉壶,捅出一曲少女呻吟的乐章。

                ***

  黄金大厦是镇上有名的地标,刚盖好的时候热闹非凡,各式娱乐商场进驻,让这个平凡的小镇增添不少贵气。

  只是来了一场地震将黄金大厦震成危楼,现在只剩下一楼可以营业,上面的楼层都荒废了。

  下舞六点,我依约来到黄金大厦前,而超人从一旁的阴暗处闪出来。

  「跟我走。」他说。

  超人领着走进大门,大门上的监视器有一台甚至被剪线,面壁思过着。
  爬上楼梯,楼梯间贴有古老的电玩广告,一名远古时期的格斗游戏脚色对着我高举拳头,只是有人好心的将他的拳头涂鸦成老二,滑稽万分。

  地面上满是灰尘砂土,时不时可以踢到空罐或踩到电线皮。

  味道也好不到哪里去,霉味与灰尘味。

  年久失修的墙壁上满是漏水痕迹,将赌博电玩的公告糊去数条痕迹。

  初夏的太阳已经快下山了,带我到这种地方到底想干嘛?

  破成这样的废墟,就算在这里杀人也不会被发现………

  「千万不要去校外参观会死」这一张字条突然挤进我的思绪里。

  绝妙的环境。

  这里不正是杀人绝妙的场所吗?

  可是,超人想对我怎么样?这怎么可能?

  我打了自己一巴掌,企图赶走那张纸条的残影。这个跟那个是两码子事情。
  最后来到一层楼,这里比其他层楼都来得乾净,不知道之前是做甚么的。
  「等我一下。」超人抛下这一句,迳自跑走。

  没多久他搬了一张沙发椅,摆在另一端,随后又跑去后面。

  这次,他带来了一个令我超级无敌大吃惊的东西。

  沃草!

  这个女孩有着及肩长发,大大的灵动双眼,嘴唇看起来翘翘的格外可爱,棕色卷卷长发。

  是出现在小诗手机里面,杂交派对里面的司马绵华!

  她笑咪咪的跳上沙发,翘起脚说:「开始吧。」

  超人转身对着我,眼神无比认真。

  等等……

  上次在镇上碰到绵华,她好像跟小诗很熟的样子。该不会是来修理我的吧。
  她知道小诗变成性奴隶的事情了吗?

  「孙子汤,我们认识多久了。」超人低沉的说道。

  「国小到现在,五六年吧?问这个要冲啥?」

  「我们一直都是好朋友,从国小开始就玩在一起,国中多亏你我才没被训导主任抓到抽菸……」

  「呃……3小?」超人到底在攻杀洨?

  「考试也多亏你帮我,不然我也考不到高职,之后又帮我……」「小P!」绵华软软的声音竟然让超人虎驱一震。

  「我……记住我给你的忠告!」超人抓着我的肩膀大声喊着:「我比你强!我比你壮!你这么废物,为了绵华,我要打死你。」

  我还没搞清楚他到底在干嘛,这拳头已经飞了过来。

  好险我反射神经不错,闪掉这一拳。

  「干你娘欸,你到底想冲啥?」我踩到地上的铁条,差点跌倒。该死的废墟。
  「我是绵华最重要的人,我要证明,我比你优秀多了!」

  超人追上来,一连往我头上尻了数拳,不过这些拳头全部落在我的头顶。
  因为反射动作,我弯腰护头,反而让他攻击得逞。

  「干!造啦!」我用力的推开这个疯子。

  「现在是怎样?为了你马子要揍我?我可不记得我对你马子有怎样!」
  「死垃圾,废话不用这么多。」绵华温柔清甜的声音,让我想起了一个人。
  她脚穿黑丝袜与皮鞋、身穿我们学校的制服,制服上绣着「黄诗涵」,不过胸部却是不同级别,大ㄋㄟㄋㄟ导致衣服的下摆盖不住绵华的肚脐。

  绵华嚣张的换腿翘脚说:「男人天生就是这么低劣的生物,为了芝麻蒜皮的小事,都能够以命相搏,打他不敢还手、骂他不敢还口,更何况是垃圾堆来的,臭死人了。」

  「你……」本来我想干骂绵华一顿,但还是忍下来跟超人说:「你的女朋友怎么了?」

  超人没有说话,两只拳头用力的微微颤抖。

  「不过呀,打起来可好看了,这就是男人天生的工作,打架打架打架!」绵华兴奋得朝空气连打数拳:「同样的地位,为了主人打在一起,这不是很浪漫吗?快点打死他!打赢的奖品就是我唷,嘻嘻。」

  「就是如此,孙子汤。」超人扳折拳头发出喀喀声:「我一定会把你打到住院,不能来上学为止,因为你比较适合在床上躺过整个暑假。」

  「你是在攻杀洨?是你女朋友要你来揍我吗?系啊捏吗?」

  「一半一半。我是真心想把你打到住院,你会感激我的。」话与拳头一齐飞来。

  不过这次我早有防备,往旁边闪过这个拳头,顺势推开超人。

  「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你给我想清楚喔!」

  「嘘嘘!观众不爱听!」绵华拇指向下大声嚷嚷:「快打快打!打得越惨奖励越好唷!」

  「记得我跟你说的话!气系啦!」超人得到女朋友的声援,爆起冲来。
  这次我结实的吃了一记拳头。

  手臂上的疼痛点燃了我心中的怒火。

  我抓着他的领子,另一手瞄准他的脸。但超人明显比我有经验的多,领子被抓住的同时,他的头槌也一并过来。

  这下变成了我好心的把脸放到他身前,让他头槌。

  眼冒金星,好痛啊!

  我向后弹开好几步,将他的制服一同扯下。

  「你这……」我摀着鼻血怒瞪超人,但眼前的景象让我瞬间停格。

  不是那雄壮的胸肌、精美的腹肌让我震摄,而是超人身体上有着数不清的疤痕,有新有旧,有长有短,有些疤痕还有着缝线的痕迹。

  更惊人的是,这些伤口有些还是新的。

  超人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冷笑一声,再度冲过来。

  我终於知道他为什么要穿长袖制服上课了。

  这次他的拳头不偏不倚的打在我的脸上,不过我也踢中他的肚子。

  头更晕了……

  至少我成功打到他,这就是,声东击西。

  肚子的痛楚让他几乎跪倒在地,而我趁胜追击,朝他的脸在踢了一脚。
  这一脚是踢中了,却也被他抓住了。

  超人把我翻了起来,压在身子底下,双手疯狂乱打。

  我只能一边哀号一边护住头部,不管我怎么扭腰都没办法摆脱他,脚怎么勾都碰不到他。

  活活像个离水的鱼,在那挣扎。

  「哈哈哈,好棒棒,就是要这样。」绵华一蹦一跳的跨坐在我身上,胸部贴上超人的后背,柔软的手指往下探去,调皮的捏着超人的肉棒。

  而超人的拳头一拳比一拳重。

  干你娘欸,哪有人在单挑的时候观众还能过来放buff啦!

  一时分心,我的手臂防禦被超人揍开。

  这么说也太好听了……事实上我的手肿得跟普派一样,早就痠软无力。
  超人瞪着我说:「记得我。还有,乖乖去躺医院吧。」

  双拳砸下,我清楚地听见鼻樑被打碎的声音。

  干……杀小………

  脑袋燥热晕眩,分不清楚天南地北。

  「耶,小P好棒好棒!」绵华一手抚弄超人的肉棒,另一手抠着自己的小穴:「这么暴力、这么血腥、人家都湿了啦,小P快来帮我。」

  超人不理会绵华发春,迳自起身。

  这是个好机会,我反击的好机会。

  我努力地想看清楚眼前的景色,可是满天金星,口中酸味十足。

  超人抱起一旁的垃圾桶,气喘吁吁的拖到我身旁。

  「以防万一……」超人高举这个金属圆柱,往我头部砸了下来。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