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号的十一点,我和一个中年男人正在三万英尺的高空上,共同搭乘着一 架飞往海南的飞机。
 
  现在坐在我身边,一脸殷勤向我嘘寒问暖的正是我的上司龚寅。
 
  「小臻,你之前有来过海南吗?」
 
  「没有,第一次来。」
 
  我随手翻看着杂志,表现出对他的问题兴趣全无好让他知难而退。
 
  「没关系,我之前有来过几次,我们这回工作完了,我带你到处逛逛,海南 好玩的地方还是蛮多的。」
 
  我眼看着龚寅马上就要开始长篇大论地讲解海南的旅游攻略来了,及时示意 他自己有点累了要先休息。
 
  在今早出门的时候,丈夫在门口特地给了我一个拥抱,还特别认真地跟我说 了一句让我苦笑不得的话:「玩得开心点,家里有我呢,你不用担心。」 
  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妻子和一个陌生的男人到外地出差,一走就是一个 星期,还让我玩得开心点,难道他从来都没有考虑过我会被人欺负吗。
 
  或许真的是早上为了赶飞机起的太早,带上眼罩后的我没过多久就进入了梦 乡,到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差不多快要到达目的地了。
 
  海南的气候和南方的相近,但又多了一丝热带的风情,一下飞机好像就能感 受到海岛上那种温煦的海风吹拂,让人全身的骨头都酥麻了。
 
  下了飞机之后马上就有人举着醒目的接机牌接送我们到底了下榻的酒店,是 一间五星级酒店,这或许也是跟领导一起出差的其中一个好处,食住都是最顶级 的。
 
  这是我为数不多的几次入住五星级酒店,之前的几次都是和丈夫一起去度过 结婚纪念日之类的节日而去的。
 
  我和龚寅的房间是面对面的两间,无论谁去谁的房间都非常方便。
 
  像龚寅这样的事业成功的人士,身体方面一般都不太好,刚进了酒店就说自 己太困要去休息,让我晚饭的时候不用叫他了,也省了我推脱不去和他同桌吃饭 的借口。
 
  ********************************* 
   「嘀嘀嘀。」
 
  刚一上线,我那个拿来专门招揽『同好』的QQ就闪个不停,除了有K哥找 我之外,还有几个好友添加的请求,大概也是看到了我在论坛里发布的帖子而来 的,我并没有一一同意,因为昨晚找的那个叫『獃獃』的网友很守承诺,我没有 主动要求他就已经把聊天的截图发过来给我。
 
  虽然他和妻子的聊天内容并没有什么实质的突破,但看得出来妻子对他有些 好感,两人能够聊到一块去,至少可以期待后续的发展。
 
  而我的心里也在盘算着,如果一时间让太多的人去添加妻子的QQ,一定会 让她有所怀疑,甚至遇到一些不靠谱的人把我的计划说漏嘴了可不好,於是在质 量和数量之间我选择了前者,把今天其他应徵而来的人放在一边。
 
  一上脸k哥就跟我道歉,说是昨天临时有点急事就下线了,我能理解他,两 人随口聊了几句又回归到了正题。
 
  「昨天我跟你提的那个建议你考虑的怎么样了?找人调教你老婆。」
 
  我会心一笑:「我昨天就已经把招人的信息发到论坛上去了。」
 
  「什么!这么快,看来兄弟你挺急的。」
 
  「能不急吗,想这个都快想了十几年了。」k哥发来一个大笑的表情:「那 现在人找的怎么样,有结果了吗?」
 
  「已经找到一个比较不错的,算是开了一个好头,后面要等他慢慢来了。」 
  「可以啊,那我先在这里预祝你绿帽成功。」
 
  我心里一阵苦笑,要是真这么容易办成就好了:「只可惜对方是个学生,好 像还没什么经验的样子。」
 
  「这没什么,没经验也没关系,只要有色心和色胆就行,有你在旁边帮忙指 点一下,而且女人不是都喜欢嫩的吗,刚好给你老婆『补补身子』。」
 
  后面跟了一个心照不宣的坏笑,让我对未来妻子在床上和一个年轻稚嫩的大 学生滚床单的情景浮想联翩,想着想着鸡巴都开始变得硬邦邦了。
 
  之后k哥又提醒了我几个在开发、引导妻子期间所要注意的事项,还要我特 别要注意和那个大学生的沟通,不要把家庭的一些个人信息给泄露出去了。 
  和k哥认识这么久,他确实算的上是靠谱的朋友,很多我不敢写在网上的话 都愿意告诉他,我也相信他不会拿此来算计我什么。
 
  「老弟,能不能发张你的照片给我看看。」k哥这突如其来的要求让我有些 不知所措:「怎么了,你要这个干嘛。」
 
  「因为我之前我老婆怀孕了,所以很久都没有再和别人一起玩过了,以前联 系的那些单男现在都找不到了,最近我看她身体恢复的差不多,想她怀孕憋了这 么久,想找人让她好好放松舒服,昨晚问她她也同意了。」
 
  我立即明白了过来:「你想找我。」
 
  「对啊,我们认识这么久我信的过你的为人,再重新找的话又要磨磨蹭蹭考 察半天,还不如找熟人,所以想让你发张照片过来,让我老婆看看,她要是同意 了我就没问题了。」
 
  这天上突然掉下来的艳遇让我有些惊讶,一直以来我都是寻求单男的那一方 ,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成为单男。
 
  如果是一个陌生人问我要照片,我肯定是不肯也不敢给的,但k哥和我认识 这么久,我对他还是有一定的信任和了解的,犹豫了一会还是把自己近期拍的比 较不错的照片发送过去给他。
 
  如果不入他妻子法眼的话,也无所谓反正我本身也不是饥渴到不行的单男, 如果真的这么巧让我雀屏中选,到时候再慢慢研究就是。
 
  接到我的照片之后k哥就下线了,过了大概有十几分钟k哥也一直没有给我 回复,我想大概是没戏了,正当这时k哥的头像又再一次亮了起来,发过来一条 信息:「兄弟成功了,老婆说可以。」
 
  这么简短的几个字还是让我有些激动,一方面证明自己的魅力还在,一方面 也是有可能可以在现实生活真正地接触到淫妻者。
 
  「但我最近都比较忙,恐怕没什么机会能够去外地,过几天老婆回来更走不 了了。」
 
  「帽子你是哪里的?」
 
  和k哥认识了这么久,我们彼此都不知道对方身在何处,因为打从一开始我 就是一个还在开发妻子路上的绿帽男,而k哥早已经是享受其中乐趣的『成功人 士』,那时候的他名单里面肯定有数不清的人选候补,也不可能会想到我身上, 所以我们从一开始交流就没有过多地询问对方的隐私。
 
  「我是XX的。」
 
  「是XX的哪里?我也在XX!!!」k哥立马回复了我一条,还连着附带 着几个惊讶的表情。
 
  我又把比较详细的地址告诉了他,谁知道他告诉我他跟我竟然是在同一个地 方,天下之大无奇不有,网友在同一个地方的老乡并不足为奇,让人惊奇的是两 人都是这少数的淫妻绿帽人群中的一员。
 
  如此一来简直是天时地利人和都被我们所佔据,天意让我们不见面都不行。 
  「那我们什么时候约个时间见个面吃个饭,在网上聊了这么久也刚好认识一 下。」
 
  「好啊,需不需要我买点什么礼物送给嫂子。」
 
  现在的我已经完全融入了单男这个角色当中,虽然暂时不能见到自己的妻子 被别人玩弄,但起码可以看到别人的妻子在自己的眼前被亲自调教的情景,这算 不算是为以后我的3p之路先打下基础呢。
 
  「这个无所谓吧,只要带上你自己的人和精神抖擞的鸡巴就行。#大笑#」 k哥的坦诚和直接让我对后面的约会有了信心和期待。
 
  「还有就是如果到时候吃完饭要办事了,可能我需要用摄像机拍下来,你不 介意吧。」
 
  我心里一紧,竟然还要拍摄录像,虽然我之前也有想过会发生这种事情,但 一时间还真没考虑好。
 
  「你是要发到论坛上吗?」
 
  「我们两个就不发了,我留着自己慢慢欣赏。」
 
  认识k哥这么久,我自然也有见过他发表在论坛上的影视大作,男女都是有 打了码的,他不止享受着妻子在自己面前当面被人乾的刺激,而且对於网上那些 狼友的污言秽语更是会让他备受鼓舞。
 
  虽然还没见过k哥妻子的真实面貌,但光是凭着那些贴图也能看得出来是一 个大美人,而且身材火辣,让人食指大动。
 
  「那就没问题。」
 
  只要不是发到网上去的话,我并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还有一点要说的是,我老婆不喜欢戴套,所以到时候你要内射她。」 
  我的小心脏在看到『内射』那两个字的时候真的有种瞬间停止的感觉。 
  「你是说不用戴套吗?」
 
  我还是有些不敢相信,然而k哥给了我一个肯定的答覆。
 
  「嫂子是不是结紮了。」
 
  能够随意让妻子被人内射,我能想到的理由只有这个。
 
  「是的,如果换成是其他单男的话,我们还需要他出示近期的身体检查报告 才行,我们两个这么熟了,自然不用这些,信得过你。」
 
  这几句话让我顿时对k哥产生了一种知己之感。
 
  「没想到你们已经玩得这么开了,想到我自己,差得太远了。」
 
  这句话是我真心的有感而发。
 
  「都已经出来玩了当然要彻底地放开,尤其是当你看到别人的精液射到老婆 的阴道里的那种感觉,心里真的是又酸又爽,而且告诉你一个事情,同意内射这 个事情还是我老婆自己提出来的,她说她不喜欢戴套的那种感觉,就是喜欢阴道 和鸡巴完全贴紧。」
 
  不得不说k哥这直接又下流的语言刺激得我的荷尔蒙狂增,恨不得当下脱下 裤子先撸一发为敬。
 
  「嫂子真的是太骚了,真是期待。」
 
  「#得意#,你到时候把你老婆开发好了,你就知道女人都骚得不行。越是 这样越让人喜欢。这几天可要好好养好身体,到时候别被榨乾了。#偷笑#」k 哥的一席话让我联想到小臻要是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会不会比和我做爱的时候展现 出更多更精彩的一面呢。
 
  ********************************* 
    「老余好久不见啊。」
 
  「老寅你还是老样子一点没变,这么年轻,这位是谁,怎么不是小茜陪你一 起来。」
 
  现在站在我眼前的除了一个是我的老闆龚寅外,还有一个就是这次买卖的另 一个大老闆,叫余智斌,比龚寅大不了几岁,但身材要比啤酒肚突出的龚寅好看 的多,有一种成熟男人的味道。
 
  「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公司的员工,王臻臻,是代替小茜陪我出这趟 差的,小臻这位是余总,是我们的大客户,做生意那可是顶呱呱,你可以好好学 习学习。」
 
  我礼貌性地和余智斌握了握手,客套了几句。
 
  「老寅我是真羨慕你呀,公司里随便挑个人出来都是一等一的大美女,让我 是真羨慕啊。」
 
  两人同时放声大笑,那笑声里面好像还含有一些其他彼此才明白的含义。 
  那一个下午我和龚寅都在余智斌的公司里洽谈合作事宜,别看他们好得跟哥 俩似的,当他们谈及到双方的合作利益分配时完全是互不相让,但又不会那么明 显地表现出来,完全在谈笑间为个人争取最大的利益。
 
  那天也是我第一次发现龚寅这个人除了好色之外竟然还有那么一丝吸引人的 魅力,都说成功的男人总是能吸引到女性的青睐,但你真要问是什么特质,却又 没人说得明白。
 
  「我看我们今天就先到这里,过会我让秘书把今天的内容整理出来,之后我 们再仔细谈谈。」
 
  双方的利益谈判在临近饭点的时候结束。
 
  「走,小王今天我请客,我带你和老寅一起品尝品尝海南当地的特色。」 
  余智斌主动开口邀请我和龚寅去共进晚餐。
 
  「不了,余总,我还要回去把今天的会议内容整理出来,我就不去了。」 
  我虽然在今天对龚寅稍有改观,但还是不妨碍我远离他。
 
  「工作时间工作没错,但现在下了班就是休息时间。再说你现在回到酒店不 一样要吃饭吗?你这是在嫌弃我,不愿意跟我这个老傢伙一起吃饭吗?」 
  而龚寅也在一边推波助澜:「小臻,我们远来是客,在这里余总就是主人, 哪有客人不听主人的。那些工作也不急在一时,我们这回出差时间还长着呢。」 
  两个人你言我一语的,让我再找不着借口独自离开:「那好,那就谢谢余总 的盛情款待了。」
 
  本以为像余智斌这样的有钱人肯定带我们去的是那种非富即贵、穷奢极侈的 豪华餐厅,没想到坐着他的那辆宾利竟然开到了沙滩。
 
  到了那儿我才知道他挑选的是一家海边餐厅,虽然已经到了夜晚,但沙滩上 的游客不减,篝火明亮,海风吹拂都能闻到海水的味道,沙滩上或有人三五结伴 嬉戏或有情侣散步,比那种高档餐厅更多了一份浪漫的情调和宜人的舒适。 
  「希望你不要嫌弃这个地方的菜色简陋。」
 
  「哪里,没想到余总会挑选这么一个地方,真的是别有一番风味。」
 
  余智斌出乎我意料之外的品味让我对他产生了一丝好感,连带着和他说话都 轻松了不少。
 
  「小臻你是不知道,这个地方可是充满了老余的青春回忆,所以他平时没事 的时候就特别喜欢到这里来。」
 
  我从出发之前就听龚寅说过,他和这个余智斌是多年的老战友,两人可以说 是无话不说的好兄弟。
 
  我在看向余智斌,他像是被龚寅的话勾起了什么刻骨铭心的回忆,低头不语 嘴角却挂着微笑。
 
  「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现在菜还没上来,你要不嫌无聊,我就跟你说 说我年轻时候的故事吧。」
 
  「好啊,洗耳恭听。」
 
  女孩无论到了什么年纪都喜欢听故事,尤其是爱情故事。
 
  ********************************* 
    和k哥商量的见面时间是那天之后的第三天,也就是今天。
 
  刚好放假休息,趁着阿晖被送到了爷爷家去住,我也忙里偷闲去赴了这个心 往已久的重要约会。
 
  「嘿,你好。」
 
  我们约好的见面地点是一间咖啡厅,k哥说好他们会先到,桌子上摆一根玫 瑰花,以此来辨认身份。
 
  「你好,你终於来了。」
 
  因为k哥之前有看过我的照片,一眼就认出我来。
 
  「快坐吧,这是你嫂子。你叫她小茜就好。」k哥把他左手边那个娇艳的人 妻介绍了一番,果然是人比画美,照片上那个身材玲珑美艳风情的小人妻,完全 不及现实里见到了十分之一,硬要说差别的话那就是照片里的小茜每一刻好像都 能引诱男人为他喷射精华,而现实中看去的她更像是一位贤妻良母,丝毫让人想 不到她床上的大胆奔放。
 
  「这是我临时买的一点小礼物,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我把那个用礼品盒精心包装过的礼物送到了小茜面前,她很有礼貌地双手接 过:「太谢谢了,让你破费了。」
 
  她并没有打开来看,而是收进了随身带着的包包了。
 
  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在网上因为不必面对着面,我和k哥说什么都行,但 真的一见面,大家都有些放不开,而且还有一位漂亮的女士在场,有些男人之间 的悄悄话更是不方便说,虽然k哥之前告诉我不必那么拘谨,但实际情况又是另 一回事。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梦晓辉音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