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集 魔族領域

內容簡介:

封面人物:唐娜?麗諾比麗  

打著「探查淪陷的聖華隆帝國北方消息」旗幟躲避女人債的瑞格,心驚膽戰的進入魔族占領區,眼前所見卻是──真實版《神魔世紀》?

  必須獲得「居民身分」才能共享魔網訊息的瑞格,居然廣受魔族尊敬??瑞格要如何證明自己的清白?遭到魔變仍沖至南岸、生命垂危的女騎士,又會透露什麼消息呢?

  唐娜?麗諾比麗(Donna zenobla):本名唐娜?金,聖華隆帝國皇家騎士團女騎士,魔化後變成神族,是魔變後第一個沖出魔域向人類報信的英勇女性。

  赫卡忒(Hecate):魔族領域的神秘存在,有著數百個不同類型的分身,有時是機械傀儡,有時足人形魔偶,真實身份令人匪夷所思。

  瑞格?安帕:柯魔鬼核心裝置加持的小流氓魔法師,身為國際勢力節扣搶奪的準天階,不知不覺地陷人複雜的戰爭漩渦。

  迪維拉奇:皮膚黝黑、個頭高大的吟遊詩人,一直跟隨在瑞格身邊紀錄英雄事跡。

第一章 進入魔域

  聖華隆帝國的西南高原上面住著人數眾多的毛民,他們崇拜雪山與湖泊,將最大的雪山稱之為“聖山”,在聖山腳下建立巍峨的廟宇,叫做“聖廟”。由聖山上融化的雪水所形成的浩瀚大江,被他們稱之為“聖江”。

  聖江源遠流長,流淌過廣闊的土地和山脈,橫穿整個聖華隆的國土,將這個龐大的國家一分為二,最後融合在帝國最東面的大海之中。關於這條大江的傳說與故事,在東萊大陸上數不勝數。

  最輝煌的傳說,就是聖江是人類的發源地。在大華帝國建立之前,人類居住在聖江之南的江湖地區,聖江以北全是獸人與異族的領地,而西南的蠍尾地區則是精靈森林,東南的群山則是矮人帝國。

  大約一千年前,聖華榮率領他的人類大軍,正式渡過這條大江,開始人類帝國崛起的聖戰。他驅逐獸人與異族,占領土地肥沃的北方平原,奪得最為富裕的牧場和草原。有了戰馬之後,建立流傳千年的騎士制度。憑借無數英勇的人類騎士,獸人與異族們才節節敗退,最後躲避到常年都是冰天雪地的北徹大陸之上。

  大華帝國的歷史,甚至可以說整個人類主宰亞特蘭提斯的歷史,都是從那一刻開始的。在千年後的今天,聖江以南的河岸上再次雲集數不勝數的人類大軍,密集的軍營連綿至群山的腳下,簇擁的人頭黑壓壓的望也望不到邊。民夫們運糧草的車隊從四面八方向這里匯集,鐵匠們架上火爐,日夜不停地鍛造著武器。

  人類又到了生死存亡的時刻。聖江以北的所有土地全部被魔族占領,這個驚天動地的消息,讓亞特蘭提斯每一個人類都從內心深處發出驚慌的冰寒。

  魔族啊!那個在《聖經》之中,被譽為有著毀天滅地實力的邪惡種族。傳說中被諸神關進地獄里的邪惡種族,居然在千年之後又出現在亞特蘭提斯,而且似乎是在一夜之間,就讓聖華隆這樣龐大帝國的北部六省盡數淪陷,兩百萬人類大軍徹底覆滅,真的是讓人覺得是在做夢一樣。

  所有人類都清楚,魔族的欲望與野心是沒有盡頭的。所有人都相信魔族唯一目的就是占領整個亞特蘭提斯,將所有人類變成他們的奴隸。

  教會這?說、帝國這?說、政府與官員也這?說,甚至連流竄在民間的藝人與吟遊詩人都這?說。當然,迪維拉奇那個冒牌的家夥除外。

  “我覺得南岸現在這?劍拔弩張、草木皆兵的,有點誇張吧?哪有魔族啊?一個都沒有看到好不好?”

  迪維拉奇趴在草叢里,頂著一窩亂草向著寬闊的大江對岸極力遠眺,望得眼睛都酸痛了,卻是一根魔族的毛都沒有看到,黑炭頭不由得大失所望。

  “四十八支斥候啊!連日來向北岸派出四十八支斥偵察隊,不但全是軍中精銳,其中不泛中階甚至高階的魔法師,但是卻沒有一個人回來。只要過了河的,全部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

  瑞格坐在草地上面,看著對面空曠的河岸若有所思。聖江南岸現在已經雲集數十萬的聖華隆軍隊、十數萬的各個小國聯軍、上百萬的民夫與工匠,這片最適合大軍登陸的著名河岸,基本上已經變成一座兵城。

  可是面對人類軍隊這樣大規模的集中,占領聖華隆帝國北方六省的魔族,始終像是籠罩在雲霧里。南岸派出去的偵察隊沒有一支回來,用任何大型探測魔法也看不到北岸半點情況。

  面對南岸集結的大軍,魔族不但沒有派出軍隊前來聖江北岸布防,甚至連探子都沒有派過來一只。

  這些魔族難道真的像《聖經》所說的那樣囂張跋扈,一點都不將這百萬大軍放在眼里?

  想想也是,兩百萬大軍都在他們的攻擊中煙消雲散了,魔族怎?會將南岸戰鬥力遠遜北軍的百萬軍隊放在眼里?

  “他們不是魔族,絕對不是!”

  珠子大人陰陰的聲音在瑞格的腦海里回響,小流氓很是痛苦地揉了揉額頭,在心里面嘆息道:“薩勒,他們是不是魔族,你跟我說沒用啊!雖然逃出來的難民很少,但畢竟也是有的。他們都證實了,那就是魔族,和《聖經》上描述的魔族一模一樣。好吧,就算編《聖經》的椰蘇也沒見過魔族,但那顆魔鬼核心三十六號總見過的吧?再說《神魔世紀》那款魔法鏡遊戲里的魔族形象,你也沒說不像魔族啊!”

  “真的是魔族就會被我感覺到,不管他在亞特蘭提斯的哪一塊大陸!”珠子大人老話重提。

  小流氓覺得自己的頭更痛了,呻吟著道:“薩勒,我比你更希望他們不是魔族。但是幾千年過去了,魔族既然重新出現在亞特蘭提斯,你就不允許他們有點進步?

  還以幾千年前的眼光看他們?按道理說,要是魔族連穿梭時空這種高難度魔法都掌握了,那將身體上的魔族氣息改變或者進化,讓你老人家感覺不到,也是理所當然的啊!連那夥超階與神域都無法偵測到北岸半點情況,派出去的斥候與偵察隊伍,每一支都是石沈大海。薩勒大人您是偉大睿智的魔鬼核心,但不要這?老頑固好不好?”

  是的,瑞格早就接受魔族突然入侵或者說是重返亞特蘭提斯這個事實,甚至還和黑炭頭這個想象力特別豐富的吟遊詩人一起推測出,這些魔族是在神魔戰爭中,由於神族同歸於盡的某種法術,被流放到某個異世界中。經過上千年的鉆研,魔族終於掌握到回到亞特蘭提斯的辦法,所以這些二軍迫不及待地殺回來重起爐?,要搶亞特蘭提斯老大的位置了。

  集體穿越啊!一直對穿越傳奇很是憧憬的吟遊詩人還很郁悶地抱怨過,為啥不是單穿哩!據黑炭頭說,群穿的小說銷量一般都很慘淡,因為讀者大人沒有代入感啊!

  瑞格和迪維拉奇推論出來的這個論調也是最被南岸大軍接受的。畢竟這是唯一可以解釋出這些魔族為什?從天而降,而且前去偵察的斥候全軍覆滅的原因。

  所以這些天來,那些超階啊、神域啊、國王啊、貴族啊、將軍啊什?的,看向柏拉圖神奇小法師的眼神,也就更加善意和討好,這讓小流氓膚淺的虛榮心滿足了一把。

  迪維拉奇從身後拽出一艘樹枝搭成的木筏,一邊向河里推去,還一邊憂心忡忡地道:“瑞格,真的就我們兩個人浮過去偵探敵情啊?為什?不把科娜迷、奧德麗或者蘇珊副院長她們叫上一、兩個?她們的戰鬥力比我們強得多吧?”

  “我也想啊!但是這樣的豐功偉績,將來你在記錄歷史時,寫上亞特蘭提斯最傑出的英雄和天才摸入魔族領地、刺測軍情時,也不忘帶上馬子,這不是很容易讓人誤會成種馬流的小說嗎?所以我還是決定忍痛割愛、自力更生了!”小流氓一臉正氣凜然地回答道。

  迪維拉奇兩眼立即望向灰白的天空,恍然大悟般地道:“原來是這樣啊!我還以為是某個多情種子,這段時間被他招惹的一大堆女人夾在中間,都快被折騰瘋了呢!所以才自告奮勇地接受打探魔族虛實的任務,出來找清凈呢!原來全是我看錯了啊!”

  “當然是你看錯了!最近夥食孬,光吃饅頭沒有肉,你營養嚴重不良,出現幻聽幻視是可以理解的!”小流氓一臉正氣地道。

  黑炭頭已經將枝葉茂盛的木筏推進河水中,然後跳上去,將自己藏進那一大片樹枝當中,向著瑞格招了招手。

  小流氓跳上木筏,然後心有余悸地看了後面一眼,不等黑炭頭說話,主動拿起一根樹枝劃了起來。

  雖然在黑炭頭面前強硬死撐,但是小流氓自己卻是惶恐不安的。昨天晚上真的是很驚險啊!自己偷偷摸摸鉆進塔綺絲大公夫人帳篷里面,卻不知道怎?被奧德麗那個可惡的家夥發現了,藍頭發女魔法師竟然糾集蘇珊和科娜迷一起來捉奸。

  還好自己機警,從帳篷下面逃出去,迎頭看到的卻是英木蘭拿著寒光閃閃的寶劍。真的是九死一生啊!被英木蘭舉著長劍一路追殺,小流氓千辛萬苦逃回自己的帳篷,卻發現里面有兩只藍汪汪的妖精正和白晃晃的卡娜對峙。

  當時小流氓心里只剩下一個念頭:這日子沒法過了!

  所以天一亮,小流氓很幹脆地找上李爾王和斯範這兩位南岸最高掌舵的超階魔法師,主動請纓前往北岸偵察,讓兩位超階魔法師感動得熱淚盈眶,順便被騙走一大袋的極品魔晶石和魔法卷軸。

  一踏上木筏,瑞格才覺得自己逃出生天。女人發瘋是很可怕的事情,特別是一群強悍的女人發起瘋來,簡直就是要人命的!

  當然,小流氓之所以願意自告奮勇地渡江偵察,也不全是為了躲避一群爭風吃醋的雌性——不僅僅是因為女人,主要是小流氓也想為珠子大人證實一下,河對面的到底是不是魔族?

  因為魔族不但精通強大的魔法,還會飛翔,所以為了安全起見,瑞格和迪維拉奇選擇最謹慎的渡江方式,那就是木筏。

  同時為了迷惑對方,斯範大魔法師還命令在同一時間,向聖江里推出數以百計同樣用樹木紮成的木筏以混淆視聽。

  如同空空的北岸毫不設防一樣,斯範大魔法師精心設置的木筏大陣,也沒有引起對岸任何的風吹草動。

  瑞格和迪維拉奇淌著一身水爬上北岸的土地時,兩個人面面相覷,都感覺有些小題大做。早知道就直接從水師劃艘小船過來,也用不著渾身上下泡得濕滴滴的啊。

  收拾好衣服之後,瑞格兩人小心翼翼地向前潛行。走一大段路後,卻發現極目所至到處都是空無人煙。兩人膽子漸漸大了,也就放開步伐正常行走起來。

  “真的不對頭啊!人沒有一個,連鳥都沒有一只。莊稼都熟在地里面沒人收割,果實掉在地上也沒有拾撿。難道魔族從異界穿越回來後,已經不用吃亞特蘭提斯的食物了嗎?”

  看著路邊大片成熟的稻田與果林,瑞格疑惑地問道:“北方六省逃過聖河的居民只是占一小部分的,其他人呢?魔族就算不用吃飯,人也不用吃?滯留在北方的人類至少也有幾千萬吧?難道魔族將他們全殺了?”

  “魔族不會這?喪心病狂吧?就算這里的居民全部逃光了,但連動物與鳥類都沒有半只,這不正常吧?”黑炭頭也一臉不解:“要不然我們回去好了?”

  “開什?玩笑,繼續走。”瑞格瞪大眼睛,南岸大軍正翹首以待自己打探的情報。

  就這?回去,那還不得丟死人?

  再說為了這次偵察,那些超階們可是下足本錢,光是能遠距離逃生的瞬間傳送魔法卷軸都有好幾捆,更別說別的東西了,怎?也得讓那群老家夥覺得值回票價啊。

  瑞格與迪維拉奇小心翼翼地沿著大路一直前行,但一直走到最近的一座小鎮里,看到的同樣是空無人煙、鳥獸絕跡。除了植物,竟然看不到任何一個別的活物。

  “薩勒大人,你有什?看法?”看到這樣詭異的場景,小流氓膽子再大也有些惴惴不安,他在心里小聲地問道。

  珠子大人沈默了一下才回答:“不清楚,想要分析至少得找到一個活的對象。”

  “照這模樣來看,這里不像是淪陷,而是被主動放棄了吧?”瑞格自言自語道。

  “資料不足,無法分析!”珠子大人簡短地應了一下就不再出聲。

  倒是黑炭頭聽到瑞格的自言自語,搖了搖頭道:“主動放棄也不對。你看這些住家,連門都沒有關上,還有許多人的?臺上,甚至有煮好卻沒來得及吃的飯菜。逃難的人不會慌張到連糧食和錢財都不帶走吧?那他們到南岸去吃什??”

  “繼續走,一直到看見活的東西為止!”小流氓微一思索,終於下定決心。

  事情太過於反常,不調查清楚實在難以回去向那些被他敲詐的超階魔法師們交代。當然前提是安全第一,小流氓對聖華隆帝國沒有什?以身相報的感情。

  按照小鎮里的詭異情景推算,瑞格與迪維拉奇甚至以為也許走上幾天都看不到一個活的動物,不料卻在半天後看到目標。

  那也是一座小鎮,同樣空無一人。但是在小鎮的街道上遊弋著一只足有一人來高的巨大生物,生長四只腳和兩只巨大的螯臂,模樣像是一只被放大無數倍的螃蟹。

  “機械傀儡!”甚至不用珠子大人提醒,瑞格就倒吸一口涼氣。

  這只怪物身上簡陋的蒙皮和外露著帶著齒輪的機械,簡直比任何一部魔法戲里的道具還要粗糙到慘不忍睹!

  但這無疑是一只真正的機械傀儡,不是藝術魔法師們變化出來的幻影,也不是拍魔法戲時制造出來,用繩索牽引著行動的道具。

  它在小鎮的街道上自如地走來走去,像是在巡邏一般。尖銳的利足敲擊在青石板上,發出陣陣清脆的響聲。

  “沒有魔法陣在運作,也沒有魔晶石在消耗!”看著那只巨大的怪物,迪維拉奇駭然道:“它是怎?動起來的?”

  瑞格也仔細地端詳著那只怪物。雖然距離遙遠,但以他的目力仍然看得出來,這只怪物身上確實沒有雕刻魔法陣,而且珠子大人很肯定地說了,這只怪物身上沒有任何的魔法波動。

  腦海中靈光一閃,瑞格突然道:“是不是那些地精留下來的?”

  “這倒是很有可能,不過看它身上的蒙皮和那些肢節,應該是才造出來不久的吧?難道與魔族一起從異世界穿越回來的還有地精?”迪維拉奇臉色頓時大變:“如果是這樣的話,聖華隆北方幾個省轉眼間全部淪陷、數百萬大軍煙消雲散就說得通了。再厲害的血肉之軀也敵不過這些純粹是機械在運作的傀儡軍團啊!”

  “不管怎?說,先拍下來讓他們看一下吧!”瑞格掏出一塊幽靈水晶,準備對這只怪物進行魔法攝錄。

  誰知道他剛啟動魔晶,那只螃蟹一樣的怪物立即察覺到了,轉過身來向兩個人藏身的地方發出一聲嘶叫,然後四只利足急促敲擊,緊接著從小鎮街道兩旁的房屋里面,又跳出七、八只相同的怪物,齊齊向著兩人奔過來。

  “這些家夥有魔法偵測裝置!”

  迪維拉奇搶過瑞格手上的幽靈水晶,揚手遠遠地拋出去,然而那些怪物沒有像意料中的順著魔晶追過去,仍然向兩人藏身的地方狂猛奔襲。

  “跑吧!”黑炭頭對著瑞格急切地道,小流氓卻是搖了搖頭,然後站起身來。

  看著那幾只巨大的機械怪物越奔越近,距離只有十幾公尺遠時,瑞格的手一揮,那條青石板鋪成的道路突然變成一片流沙似的柔軟物質。

  這幾只怪物猝不及防之下,它們的利足全部陷進去,然後一瞬間青石板又恢複正常,怪物們卻已經被活生生地嵌鑲在石板中。

  然而小流氓還沒來得及得意,怪物們便揮動像巨鉗般的螯足,將困住它們的青石板轟擊得粉碎。粉塵飛揚中,幾只怪物翻開亂石爬出來,直直地向著小流氓沖去。

  “冰凍術!”瑞格見狀,立即又掰斷一根魔法卷軸,心頭卻委實有些心痛。這些全都是錢啊!

  大片的藍色光霧閃過,幾只怪物已經被凍成冰雕,迪維拉奇不由得嘖嘖贊嘆道:“瑞格,你也太誇張了吧?就這?幾只機械傀儡,你居然先使用流沙術,現在又使用冰凍術。這個可是蘇珊副院長給你的魔法卷軸啊!魔法卷軸里的魔法使用消耗是正常使用魔法時的三到五倍啊!你小子真夠敗家的!”

  已經是個魔法師的小流氓,雖然對這個身份的熱情遠不如當流氓頭子那?大,但聽到黑炭頭這番話,總是要維護魔法師的尊嚴。他哼了一聲道:“這個地方有點古怪,好象對魔法有什?影響一樣。”

  這話他倒是沒有亂講。剛才珠子大人提醒他了,離開河岸後,好象四周多了一些幹擾魔法元素的東西,具體是什?,珠子大人還沒分析出來。

  “古怪?”迪維拉奇怔了一下,微微側了一下頭,臉上的神情也變得怪異:“是有點古怪,你不說我都沒有發現呢!”

  小流氓瞟了這個黑炭頭一眼,故意問道:“你也發現了,有什?奇怪啊?”

  “魔法元素好象受到什?東西幹擾,怪不得動物們都逃光了,看來這附近有可怕的東西!”迪維拉奇喃喃自語道。

  “你以前見過這種事情嗎?”瑞格好奇地問道。黑炭頭這個家夥是個吟遊詩人,見多識廣,什?稀奇古怪的事情他可能都見識過啊!

  迪維拉奇撇了撇嘴道:“魔法的施放受到環境影響很正常啊,像是在沙漠地區不能使用水系魔法,在大海上很難使用火系魔法,在神廟里,黑暗魔法會自然地受到限制。這些都是普通常識吧?哦,我忘了,你不是正式的魔法學徒出身。”

  “你為什?懂這?多啊?難道你是正式的魔法學徒出身?”小流氓很有興趣地問道,對於黑炭頭話里夾槍帶棒的嘲諷渾然不介意。

  千年難得一見的,迪維拉奇黝黑的臉上居然紅了一下,然後他幹咳道:“那個……我可是吟遊詩人啊!雖然沒有考上魔法學徒,但沒吃過豬肉總見過豬走路吧?見多識廣的,自然也就懂得多了。”

  對於某人的自吹牛皮,瑞格毫不在意,反而很偷懶地問道:“你這?見多識廣的,猜一下這里是什?情況?是不是淪陷的北方六省全部都是這種情況啊?那四十八支斥候全跑哪去了?”

  黑炭頭頓時瞪大眼睛:“我只是個吟遊詩人而已,你當我是神仙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