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不详 字数:10558

電玩改編系列——SoulCalibur劍魂——封魔忍的墮落

姓名:Taki(多喜)

年齡:25歲 出身:日

本/ 封魔裡 生日

:不明性格:沉著冷靜,責任感重 興趣;鍛造和保養刀子

身高:170cm 體重:55kg 血型;A 三圍:B90,W60,H85武器:忍者刀(裂鬼丸,滅鬼丸) 流派:夢想拔刀流

(一)黑暗中的獵人

本,位於富士山東南方的一片茂密紅樹林裡,某一棵巨大紅樹的頂端有一 位女子瞭望著遙遠的西方。

「跟平常的妖氣不同……西方世界難道發生什麼事情……」

一名束著馬尾,身後背著忍者刀的黑髮女子,清澈的眼神反映著夕陽的光芒。

一隻老鷹從黃昏的天空飛過,降落在女子的手臂上,女子打開綁在老鷹腳上 的紙條. 「這次的任務是……原來如此。」

「終於有任務了呢,多喜姐!」原來女子的背後還有一名年輕的少年,並興 奮的說道。

女子的名字稱做多喜,是傳說一族「封魔」裡數一數二的忍者,他們除了跟 一般忍者沒有差別之外,封魔忍皆備了摧毀妖魔的技術和力量,當日

本結束了充 滿戰爭的戰國時代之後,各地都傳出怨靈襲擊村民的事件,而封魔忍的任務就是 要剷除所有的惡靈.

身為忍者,完成任務比任何東西還要重要。

「走!小太郎!」

「是!」隨著多喜的指令,兩人消失在樹林裡.

兩人已經在樹林間穿梭一段時間,借著樹枝的反作力,多喜靈活的在空中前 進. 反而跟在後面的小太郎卻慢慢不及多喜的速度,逐漸著被拋離.

「怎麼了,小太郎?」多喜頭也不回的說道。

「照你這種速度,是不可能成為一名偉大的封魔忍者喔。」

雖然小太郎拼命追趕,但還是無法縮短兩人的距離. 「呼……請……請繼續 趕路吧~多喜姐!不用在意我!……呼……」小太郎喘著氣說道。

「唉~~所以說我一個人就足夠了。」多喜皺了個眉頭,刻意把速度放慢, 好讓小太郎跟上。

因為封魔裡的規定,執行任務時至少要兩人一起行動,對於喜歡單獨行動的 多喜而言,當然是堅決的反對,但還是無可奈何跟一個下忍分配在一起,也就是 小太郎,長的就是一副鬼靈精的小鬼樣。

「哇~不虧是多喜姐……速度真快,沒有什麼多餘的動作,而且連身材也那 麼豐滿……」小太郎在後面專注著多喜搖晃的臀部。

多喜全身穿著紅色的忍者緊身衣,雖然有穿盔甲,但是完全無法隱藏她火辣 的身材,堅挺的乳房,豐滿的臀部,在緊身衣下一覽無遺,有時候還可以看到胸 部上突起的兩點.

「不知道摸起來是什麼感覺呢……多喜姐的胸部。」小太郎想著。「啊!!

不行不行!「

「任務中!我這是在想什麼!」

多喜在村裡可是全男人所嚮往的對象,不過她那孤傲的個性卻讓人難以接近, 再加上多喜是封魔裡首領「鬥鬼」親自訓練的精英忍者,這更讓所有的男人有高 不可攀的感覺,何況這次小太郎可以近距離的觀賞這位美女,正值血氣方剛的年 紀,難免會有這種幻想。

「我們到了。」多喜指著前面不遠的一個洞穴。

「咦?可……可是我的指針是指著反方向,會不會弄錯了?」小太郎拿出了 一個類似羅盤的道具喘著氣說道。

「呵,你等會就知道了。」多喜用妖媚的眼神對我微笑了一下。

「你看。」

果然有只類似人型的高大妖魔從洞口緩緩走了出來。

「哇~!原來妖魔是綠色的,多喜姐你怎麼能知道妖魔的位置?」我佩服的 稱讚。

「這是天生的,我從小就可以感受到靈氣的流動,也就是說我的靈感可比那 些驅魔道具準確多了~」多喜毫不客氣的說道。

「阿……哈哈~原來這麼厲害阿。」我慢慢的把羅盤收了起來。

「這次的任務是為了查清楚妖魔級速增加的原因,我們要儘量收集有用的情 報。」多喜說道。

「好!我們馬上行動~!」原本打算立刻沖出去,沒料到被多喜一把抓住, 還差點從樹上摔下去!

「笨蛋,忍者就是要先觀察後行動,在還沒確定情況以前禁止行動!」多喜 用銳利的眼神瞪著我說道。

我不敢吭聲,照著多喜的指示靜靜的在樹上觀察。

過了一段時間,那只妖魔拖著一位女性回到了洞門口,當要踏入洞穴時,妖 魔突然停下了腳步。

鏘!

一聲清脆的聲音。

多喜把愛刀裂鬼丸收回刀鞘,妖魔的頭也在同一時間落地。

「啊!?好……好快!」小太郎也還沒看清楚,妖魔也在還來不及出聲的情 況下,就死在多喜的刀法下。

多喜閉起了雙眼。開始結印,「臨!兵!鬥!者!皆!陣!列!在!前!」

「喝!」

一聲令下,妖魔的屍體像細砂一樣,隨著風消失在空中。

「封魔完畢!」

「先把她帶到安全的地方,我進去看看還有沒有其他受害者。」多喜指著昏 迷中的姑娘說道。

「等一下!多喜姐,我也一起去!如果還有其他妖魔的話……」還沉溺於剛 剛精湛的刀法,小太郎終於回過神來。

「放心吧,我目前察覺不到任何妖氣了。」

「難道……你連上忍的命令都不聽?」多喜把右手放在背後的裂鬼丸上。

我哽了一下喉嚨,我瞭解現在如果再一次違背多喜的命令,我的頭將會跟剛 才的妖魔有著一樣的下場。

多喜進入洞穴後,小太郎責備著自己的無能,原本想要靠著這次任務讓多喜 有好感,但事實卻不如意。

「唉……多喜姐一定認為我在拖後腿,畢竟這是我第一次出任務,下次的任 務我一定要讓多喜姐另眼相看!!!」小太郎拍了拍臉頰,為自己精神喊話。

我扛起昏迷中的姑娘正準備離去時,卻意外的被一個東西給吸引住。

「這是……?」只剩下細砂的妖魔屍體,裡面竟然還藏著一顆紅色物體. 小 太郎撿起來仔細的觀察了一遍。

「水晶?妖魔的身體內竟然藏著這麼值錢的東西?」我拿在手裡仔細的研究, 水晶本身是半透明的,隱約可以看到內部有一顆球狀物體,我嘗試透過光線來瞭 解構造。

突然間,一道紅光突然從水晶內爆裂沖出!直撲小太郎!

「嗚哇!?什麼鬼東西!!眼……眼睛??」

原來剛剛的球形物體是顆眼球!眼睛散發著強烈的紅光,看起來異常詭異。

小太郎大驚,試著把水晶扔掉,但是水晶就像有魔力一般黏在手上,並長出 類似像血管的觸手緊緊的纏住整只手腕。

「給我滾!!!你這傢伙!!」雖然小太郎使盡揮舞,但是觸手已經覆蓋了 整只手臂,慢慢的蔓延到頭部!

「可惡……這……東西在侵蝕我……多喜……姐……」小太郎只覺得視線一 黑,失去了知覺.

******************

小太郎的情況危急,但是多喜早已深入了洞窟深處,完全沒察覺到外面的情 況,洞窟裡一片黑暗,但是對長期在夜間行動的多喜完全沒妨礙,並以迅速且安 靜的身手抵達了洞窟的盡頭.

盡頭微微的發著紅光,多喜靠著岩壁探頭查看。

原來在前面有一個小石台,而紅光來源是從石臺上的水晶發出來的,多喜觀 察附近沒有陷阱後才把水晶拿起。

「從來沒見過的物質. 」多喜拿在手上觀察了一下。

「難道這個會是最近妖魔增加的原因嗎……?恩,得回去做個詳細的調查。」

多喜把水晶放入盔甲中的袋子。

「終於找到強壯的母體了!」

「是誰!?」突然的聲音從背後襲來讓多喜進入戰鬥姿態,迅速的往後揮刀, 但是背後卻一個人也沒有!

「夜魔大人得到這個母體一定會很開心的。嘻嘻嘻!」詭異的聲音在整個洞 穴裡回蕩。

「夜魔?難道他就是背後主使者嗎?你們的目的是什麼?」多喜試著找出聲 音的來源。

「女人沒必要知道!妳只需要像母狗一樣,替我們生孕強大的軍隊就好了, 嘻嘻嘻!」

多喜沒有理會謎樣聲音的諷刺,反而還繼續問道。「附近村子最近都傳出有 年輕姑娘失蹤的事件,看來因該跟你們脫離不了關係. 」

「那群瘦弱的女人?嘻嘻嘻~~她們早就全死了!」聲音說道。「她們脆弱 的肉體承受不住我們兄弟們的誕生,頂多被我們當作糧食罷了,真是可悲阿。」

「不管目的是什麼!有我在,你們永遠都不可能實現!!」多喜的眼神暴出 熊熊殺氣。

「很好的眼神呢,但等一下妳還會說出同樣的話嗎?」

碰!!!!!!!卡拉!!!!!!!!「吼吼吼吼吼吼吼!!!!!!」

謎樣的聲音才剛說完,石地板突然裂開,塵土飛揚,接著無數隻妖魔蜂擁而 出,跟剛才洞穴外的妖魔不一樣,他們體型更壯闊,身高大概逼近兩尺。

「嘿嘿!這一次是跟女忍者玩啊?」

「她看起來就是一副騷樣呢,呼魯魯魯魯~」

妖魔們的眼神仔細的在多喜的豪乳和翹臀上游走,肉體彷佛被集體視奸一樣。

「這麼多妖魔?我竟然一點感覺都沒有。」多喜發現自己已經完全的被包圍, 並且感覺到情況危急。

「士兵們已經感到饑渴了,他們迫不及待想要品嘗妳這新鮮肉體了。」謎樣 的聲音繼續說道。「妳也等不及了吧,封魔一族的傳說忍者,多喜!」

多喜非常吃驚!並不是因為情況險惡,而是她終於知道聲音來源是從哪裡來 的了。

那個謎樣的聲音,竟然是從腦子裡傳出來的!!

「什麼!?你知道我的名字?」

每次出任務都會完全隱藏身分的多喜,慎重的她絕對不會透露自己的任何訊 息給敵人,多喜對這次無形的敵人感到非常驚訝。

「沒有任何人知道我們封魔一族的的事情,你到底是誰!」

「嘻嘻嘻~~而且我還知道,封魔裡的每個男人其實都在窺視妳的肉體,所 有人都希望把妳征服在他們的肉棒下,我說的沒錯吧?」謎樣聲音不理會多喜的 質問,反而繼續進一步的污辱著她。

「呵呵~我不知道你瞭解多少事情,但是你認為這樣就能讓我分心就太天真 了。」多喜的左手向前擺出姿態,右手放在背後的刀柄上,緩緩的閉起眼睛。

「嗚吼吼吼吼吼!!」

位在背後的妖魔突然出手,但是卻撲了個空,多喜一個後空翻躍到了空中, 並把刀子架在妖魔的脖子上,順勢的就把頭顱砍落。

「吼!?吼吼吼吼吼!!!妳這賤貨!!」其它的妖魔看到同類的慘死,憤 怒的沖向多喜。

落地後的迴旋踢踢飛了企圖抓住多喜的妖魔!接著伏下身軀躲過了敵人的手 爪,順勢踢出了掃堂腿,其中的妖魔瞬間失去重心。

「嗚吼!?」失去平衡的妖魔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麼!他只看見一道閃光, 發現自己的頭跟身體早已分離,多喜的刀法已經接近神乎其技。

「吼吼吼!!!!繼續上啊!」

「別讓這賤貨太囂張,嗚吼吼吼吼!!!」妖魔們陸續的沖上前去。

「喝!!」多喜繼續攻擊,雙手扶地,雙腳對附近的妖魔使出連續踢擊,瞬 間就把圍在身旁的敵人逼退,通常正常人被她的腿踢到的話,將會胸骨碎裂慘死 當場,就算是身材高大的妖魔也吃不消,「鏘!」,「鏘!」而且每伴隨著清澈 的收刀聲,就有一隻妖魔身首異處,綠色的鮮血濺滿了地面跟牆壁,洞穴裡正演 奏著死亡的圓舞曲。

戰鬥才經過了不到一分鐘,地上已經躺滿了妖魔的屍體,在多喜精湛的二刀 流跟體術面前,沒有任何一隻妖魔可以接近她,他們開始跟多喜保持一段距離.

「呼魯魯魯~這個女人好厲害。」妖魔們不敢輕舉妄動。

多喜慢慢回氣,準備第二輪的攻防。

「啪!」一聲,多喜感到脖子後方一陣刺痛,摸了一下發現竟然是一根級細 的針。

「糟!是毒針!嗚!……」多喜突然感覺到身體發熱,呼吸急促,整個身體 像是火在燒一樣。

「嘻嘻嘻~~不虧是擁有強壯肉體的忍者,妳竟然還有意識. 」聲音說道。

「呼……呼……你對我做了什麼!?」多喜的臉色流滿汗水,並察看洞穴上 空,她發現有一大群黑色物體在頂端蠕動,仔細一看竟然是長相類似蠍子的魔物!

「他們被稱做『淫妖蠱』,只需要一根毒針,再怎麼堅貞的女人,都會變成 蕩婦. 」聲音繼續說道。「但是妳竟然能忍受這強烈的催淫效果,可見妳的精神 力也非常了得。」

咻!咻!咻!淫妖蠱一起發射大量的毒針,洞穴裡彷佛下起了針雨,全部襲 向多喜。「嘻嘻嘻!讓我看看妳的意志力能撐多久!」

「呼……呼……別小看我!」多喜舉起裂鬼丸與滅鬼丸。「喝啊啊啊啊啊!!」

鏘鏘鏘鏘鏘鏘鏘!!!多喜像陀螺一樣高速旋轉,迅速的斬擊形成了一道堅 不可破的旋風,毒針紛紛被砍成碎片掉落在地上。

一瞬間,數千隻的針雨停止,多喜也停止了旋轉,地上滿是毒針的碎片,看 起來似乎是擋住了這波攻擊。

「嗚!……啊啊啊啊啊!!!……」但情形不是這樣,多喜全身插滿了毒針, 肩膀,手腕,胸部,臀部,腿部上都中招,春藥瞬間蔓延全身,多喜只能大聲的 呻吟。

「啊……啊……數……數量太多了……啊恩……」雖然拼命去除掉身上的毒 針,但是數量實在太多,甚至連乳頭也被插個正著。

「全身……好熱……恩……恩……」多喜感到下體一片火熱,身體幾乎快要 撐不住了。

「吼哈哈哈!~這個女人終於不行了!讓我來好好的照顧妳!」一名妖魔已 經按耐不住,迅速沖上前去。

「喝!!!」

「嗚嗄嗄!?」

不過他沒料到多喜竟然還有反擊的能力,瞬間慘死當場。

但是那似乎是最後一擊,接著多喜便無力的靠在石壁上喘氣。

「她竟然還有反擊的力量!?」其他的妖魔感到不可思議.

「呵……呵……我……可沒那麼……容易……嗯……被打……啊……啊……

嗯……嗯!?咦???啊!!!!?????「多喜的話被一股快感打斷, 納悶的往下體一看。

高潮!

多喜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竟然高潮了,下體私處像泉水一樣噴了出來,當場濕 了一地,淫水順著大腿流到了地上,洞穴裡回蕩著液體希哩嘩啦的聲音。

「啊!?去了!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還來不及反應過來 就已經被快感麻痹全身,只能顫抖著雙腿拼命的淫叫。

「嗚哈哈哈~堂堂的妖魔剋星也只是個普通女人罷了。」妖魔們嘲笑著多喜, 諷刺的笑聲讓她感到不悅。

多喜現在全身散發出成熟女性的妖豔姿態,空氣中飄蕩著熟女的氣息,妖魔 們好像被這股香味刺激,各各肉棒暴筋勃起,每一隻肉棒的粗度就有如小孩子手 腕的大小。

「恩……啊啊!!……可……惡……我……竟然在妖魔的面前高潮……喔恩 ……」多喜雖然感到惱羞,但下體還是誠實的繼續噴水。

「恩啊!……啊啊啊啊啊啊!!」眼神也慢慢變的迷惘。

「啊……啊……這個……春藥的效果太激烈了,我的意志力……好像……要 被沖走……」

以多喜的實力,其實可以斬殺在場的所有妖魔,但是現在戰況大逆轉,雖然 努力的想擺出戰鬥姿態,但是雙腿彷佛不聽控制,只能拼命的顫抖,而且因為下 體濕透的關係,很多淫水還留在衣服內,緊身衣緊緊的跟肌膚黏在一起,私處的 形狀清晰可見,密穴還沉溺于剛剛高潮的快感裡,緩緩的一開一合,雄偉的乳房 隨著激烈的呼吸上下搖動,衣服尖端還被乳頭頂的鼓鼓的。

「嘻嘻嘻~~看來一切都準備就緒了,妳準備好為我們效力了嗎,多喜?」

聲音說道。

「呼……呼……就算……你們可以侵犯我的肉體,但……我的精神力……可 沒那麼簡單被打敗!」多喜說道。

「是嗎?我會記住妳說的話,嘻嘻嘻。」聲音竊竊的笑著。

「女忍者嘗起來會是什麼味道呢,真是令人期待!」

「嗚啊!」一名妖魔撲向多喜,雖然多喜嘗試反擊,但是早已無力的她已經 被妖魔強力的手腕給按住,整個人被緊緊的壓在牆壁上,裂鬼丸和滅鬼丸也因此 掉落在地上,並被踢到了一旁。

「嗚吼~讓我看看妳的下面是不是跟妳斬殺妖魔一樣厲害!」他將臉頰湊近, 還盡情的舔了多喜美麗的臉頰.

巨大陰莖在多喜的私處來回游走,肥大的龜頭還不時的頂到花唇上的蜜豆。

「嗚嗚吼吼吼!!」

妖魔下體用力一頂,緊身衣竟然跟著肉棒一起陷到了蜜穴深處。在此刻,多 喜竟然又面臨了第二次的高潮,淫水又從密穴噴了出來。

「嗯嗯嗯嗯嗯……!!」多喜咬著嘴唇,死命忍耐。

接著,多喜竟然被迫直接以忍者裝的姿態開始了活塞運動,身上的盔甲發出 卡啦卡啦的聲響。

「嗄!?~好緊啊!!原來妳的衣服還有這種用處,看來妳本來就很淫蕩呢, 這身裝扮果然是為了隨時能被侵犯才穿的吧?哈哈哈!」妖魔嘲笑著多喜的打扮, 並狠狠的把肉棒推到蜜穴的深處。

「嗯……嗯……隨你……怎麼……說……」多喜緩緩的呻吟著。

妖魔漸漸加快速度,肉棒頂的多喜雙腳懸空,身體被迫承受肉棒全力抽插的 力量,多喜竟然用雙腳勾住妖魔的腰部,下半身配合著妖魔的律動,企圖減低負 擔。

「啊!啊!啊!……比……比平常的男人……,,還要大……」在妖魔兇猛 的進攻下多喜巨大圓潤的乳房不停地上下跳動。

「連胸部都那麼大,讓巨乳暴露在外頭這也是妳的興趣?」妖魔一口將多喜 的豪乳用嘴吸吮著,牙齒輕咬著乳頭,敏感的乳頭上傳來的刺痛另多喜大聲尖叫。

「啊……啊……不……不要咬啊……」

雖然多喜全身還包著緊身衣,但除了顏色不同于膚色,其實已經和全裸沒兩 樣,連乳暈,乳頭和蜜穴的外型都看得出來。

「嗯哼……竟然……直接隔著衣服……」多喜只能無助的看著自己的胸部和 下體被無情的侵犯。

多喜自認自己的性經驗非常豐富,女忍者除了「刀術」,「忍術」,「體術」

都要精通外,還需要專修「媚術」,為了從某些男性目標的口中探查出有用 的情報,多喜已經用她火辣的身材和精湛的床上技術征服過不少男人。

「嗚啊~嗚……啊……啊……」

但是她似乎是對這只妖魔粗暴的活塞運動吃不消,畢竟他們不是人類,自從 密穴被貫穿的那一刻開始她就察覺到,她被攻陷也只是時間的問題. 但是多喜並 不認輸,並且還企圖挑釁。

「啊……啊~這點程度就想……讓我臣服,看來……你還差得遠呢……呵呵 ……」

「唬哈哈哈!妳越嘴硬,我就越要插暴妳!!」大笑後,並加快抽插的速度。

多喜馬上就要為她愚蠢的行為,而付出慘痛的代價.

不到一會兒,妖魔發出一陣低吼,將憤怒的肉棒再次頂入密穴的深處。「噗 唧!」一聲濃濃的精液像水柱一樣在多喜的體內爆發.

「啊啊啊啊啊啊!!!好熱!!好熱!!」多喜的雙腿使盡的夾住妖魔,大 量的精液直接透過衣服直攻花心,一群精子正在激烈侵犯著脆弱的子宮,整個蜜 穴都被乳白淫汁給覆蓋.

「啊……啊……竟……竟然……內射……」多喜眼神呆滯,滿臉汗珠,嘴角 掛著一條可口的唾液,上氣不接下氣的喘著。

妖魔拔出肉棒,多餘的精液馬上逆流了出來,多喜像斷了線的人偶一樣,無 力的倒在地上。

「哈哈哈!剛剛不是很嘴硬嗎,怎麼不再多說幾句?」妖魔嘲笑著多喜。

「嗚吼吼!下一個換我了。」

「閃開,我先!呼魯魯魯!」

妖魔們爭先恐後的想要侵犯剛剛還讓他們吃足苦頭的女忍者,各各迫不及待 的圍在多喜身邊。

「讓我來嘗嘗妳的小嘴吧。」

接著一隻妖魔跨在多喜的臉前。

「哈……哈……可惡……你敢……嗯!喔!?」話還沒講完,嘴巴馬上被一 根巨大的綠色肉棒給堵住,她感受到一股激烈的臭味在嘴裡翻騰,肥大的龜頭完 全塞滿多喜的小嘴。

妖魔用力抓住多喜的後腦勺,接著就是一輪激烈的活塞運動,彷佛就當多喜 的小嘴是蜜穴一樣瘋狂的抽插。

「嗚喔喔喔~這女人的嘴也是騷穴呢!!」

「嗚!……嗚!……嗚嘔!」多喜感到喉嚨似乎要被撐破,馬尾也隨著來回 一起激烈搖擺.

同一時間,另外一隻妖魔握著肉棒走向多喜,毫不客氣的直接往私處捅了進 去,緊身衣撐不住第二次的粗暴攻擊,終於破裂。

陰道被迫直接跟肉棒接觸,也讓快感增加數倍,接著抱住多喜的大腿也是一 陣狂插。

「呼吼吼~這個小穴真是緊啊,有練過武的就是不一樣。」妖魔一邊插著蜜 穴,一邊舔著多喜性感的美腿。

「嗚!嗚!……!」

小嘴被巨根堵住,連呼吸都有問題,而蜜穴剛剛才被摧殘過,馬上就得伺候 下一位客人,多喜被這粗暴的上下齊攻搞得直翻白眼,小腿在空中無助的揮舞。

「噗唧!」又是一陣噴射,精液順著食道沖進了胃,肚子還微微的膨脹起來。

「嗚嘔!!……嗚嘔!!……嗚嘔!!」剩餘的精液從鼻孔噴了出來,多喜 美豔的臉都被乳白色的精液覆蓋,比起一開始在斬殺妖魔時的英勇模樣,和現在 的無助姿態相比,簡直是異常諷刺。

「噗哈!……咳咳……咳!我……我的喉嚨……嘔!」多喜好不容易結束了 地獄的口交,拼命的咳出大量且黏稠的精液。

但是還沒結束,剛剛霸佔著蜜穴的妖魔,他抱起多喜讓她躺在自己身上,接 著另外一名妖魔扳開多喜緊繃的屁股。

「咦?等……等一下……!那邊是屁股……啊!……啊!!」多喜話還沒說 完,小小的屁眼已經被貫穿,緊身衣再度被撐破,這次的感覺不僅痛苦,而且還 屈辱萬分,但是卻又從中得到一種異樣的快感。

「啊啊啊啊!!!痛……好痛啊……啊……啊……啊……」

「啊……小穴……和屁股……要裂開了……要裂開了!」

「嗚喔?怎麼突然變緊了,看來她的屁眼是弱點呢。」躺在多喜下方的妖魔 說道。

「她的屁股真不賴,肉棒被包得緊緊的,要我每天插她都願意。」背後的妖 魔使勁捏著多喜的翹臀,並不時的拍打著。

「啊……啊……啊!……好……痛,……好痛……不……不要……啊……不 要停……」多喜在妖魔的抽插下尖叫著,美麗的女忍者開始回應魔物的姦淫。但 是本人甚至沒有意識到,自己竟然激烈的搖起臀部以配合強力的插入。

幾分鐘後,多喜開始自發的充滿野性的上下運動,眼神迷網,大聲的淫叫。

插著蜜穴的妖魔有趣的看著她,突然停止了動作任憑多喜繼續著搖擺,接著 多喜彎下身,用手撐在妖魔的胸膛上時,妖魔抓住她胸前來回跳動的豪乳隨意擠 壓揉捏著。而插著屁穴的妖魔也任由自己的肉棒被多喜上下擺弄著。

再接近高潮的邊緣上,多喜終於意識到她現在的行為,害臊和羞愧令她臉紅, 所有的動作立即停下來。她的眼中重新噴出尖銳的殺氣,瞪著愚弄她的妖魔。

「怎麼停下來了啊?小多喜。」妖魔吃吃的笑道。「妳剛才做得非常出色啊, 真的有母狗的樣子。」

「你們這群卑鄙的怪物!」妖魔的嘲弄令她惱羞憤怒。「我一定會殺了你們!」

「等我們幹暴你再說吧!」下方的妖魔說道,緊接著又是一連串有力的上衝 動作,屁眼裡的肉棒再次擺動,巨乳和馬尾在身體來回擺動彈跳。

「啊……啊……可……惡……可……惡!……呀啊!!……啊啊……!」

「哼……哼……殺……了……你們……我……一定會……殺……了……你們 ……嗯……哼……」

短短的五分鐘,妖魔們不斷地插著多喜的屁眼和小穴,多喜全身已經是超敏 感狀態,一點點的刺激也足夠讓她失神,當妖魔們感到多喜要達到高潮時便停止 動作,然後再繼續抽插,這種折磨令多喜狂燥,憤怒,逐漸失去平常的冷靜和理 性。

「說!說妳是蕩婦!說你是個沒有肉棒就活不下去的賤女人。」一隻妖魔握 著肥大的肉棒,站在多喜面前說道。

「……」

「……我……我不是……」多喜上下搖晃並痛苦的說道。

「說啊,說出妳真正感覺吧,說吧。」聲音像催眠一樣催促著多喜。

「……啊……」多喜的腦袋漸漸一片空白。

肉棒在多喜的嘴唇上左右滑動,刺鼻且噁心的臭味進一步的侵蝕著意志力。

「……我……我……」

聲音企圖將剩下的微弱意志力也一併摧毀掉。「普通的人類已經無法滿足妳 了,現在妳將成為肉便器為我們效命,並成為最淫亂的女人,不……成為一個最 強大的淫亂忍者!」此時一道詭異的紅色光芒佔據了多喜無神的瞳孔,整雙眼睛 散發著異樣的紅光。

終於,多喜崩潰了。

「……對……我……我是淫亂忍者,比起人類,我更喜歡被妖魔侵犯……」

普通的女人在一開始的瘋狂摧殘裡,早就會成為淫欲的俘虜,雖然多喜拼命 苦撐到這地步,但意志力卻已消磨殆盡,終於被聲音帶入肉欲的地獄裡.

「哈……哈,我的身體,我的一切,全部,都是你們的……」多喜剛才臉上 的霸氣已經蕩然無存,取代的是一張淫蕩變態的面孔。

「嘻嘻嘻~很好,很好。」聲音很滿意這個結果。

「來吧,這是獎品。」妖魔把肉棒放入多喜的小嘴。

「噗唧!噗唧!噗唧!啊~~哈……嗯……嗯……好吃……大雞雞……真好 吃。」多喜快樂的品嘗著眼前的美食,並自份的搖起臀部,追求更強烈的快感。

「喂,手也別閑著啊,現在開始要教妳肉棒二刀流。」兩隻妖魔加入派對, 將多喜的手各自放在肉棒上套弄。

啵一聲,妖魔從多喜嘴裡拔出肉棒,這一次換用兩顆豪乳夾住自己的巨根, 享受著肉棒被巨乳壓迫的快感。

「對……對……啊……大力一點!……我的胸部就是為了乳交而存在的,快 粗暴的對待他們!」多喜大聲的嘶吼著,並放開兩手上的肉棒,捏著自己的乳頭 上下搖晃。

「喂,別忘記我們的肉棒啊,一乳交就忘記啦,妳現在可是在執行任務啊, 認真點!」右手邊的妖魔,將套弄到一半的肉棒推到多喜的嘴邊。

「任……任務……?」雖然已經身陷淫欲當中,但是「任務」這個詞還是讓 多喜有了反應。

「對阿,妳每天的任務,就是要吸我們每個人的肉棒。妳身為忍者也因該知 道,任務可是比任何東西還要重要喔。」左手邊的妖魔微微的笑著。

「是的……對不起,口交忍者,多喜,現在開始執行吸大雞雞的任務!」

「任務……開始!」

接著便一口含住左手邊的大雞巴,多喜的臉頰被頂的鼓鼓的,頭部開始上下 移動吸著肉棒,舌頭也在龜頭上打轉,左手不時的玩弄著根部的睪丸,兩顆巨球 在靈活的手指下被細心的呵護著,右手則是使出拔刀術所練出的速度,迅速的上 下套弄右邊的肉棒。

多喜使出全力執行眼前的「任務」,雙手進一步的加快速度,嘴巴不時發出 滋噗滋噗的淫蕩聲,甚至連妖魔都擋不住這密集的攻擊。

「嗚吼!這女人好厲害,我要射了!」左手邊的妖魔表情驚訝,眼睜睜看著 自己的大屌被攻破。

「我也是!他媽的全部給我喝下去,妳這騷貨!」右手邊的妖魔說道。

正在乳交的妖魔似乎也快撐不住,進一步的加快抽插速度,爪子也因此埋入 多喜的巨乳裡,緊身衣也被抓出一道道爪痕。

「嗚嗄啊啊吼吼吼吼吼!!!!!」妖魔們發出一陣怪叫。

噗……噗咻……噗咻……

噗咻……噗咻……

……噗咻……噗咻……

三根肉棒同時發射,精液像噴泉一樣灑落在多喜淫蕩的臉上,就算張開大嘴, 也無法融入所有的精液,胸前的兩顆紅色巨乳也被染成了乳白色。

「嗯哈……射了好多,嗯……真好吃。」多喜舔著沾滿精液的手指。

「嗚!!這女人果然是變態,騷穴越插越緊,要射了!!」下方的妖魔滿臉 青筋說道,接著後方妖魔也發出一陣嘶吼聲。

「吼吼吼吼吼!!」

兩穴活塞也到了發射邊緣,精液一次又一次的塞爆了菊花和騷穴,多喜也不 知道高潮了幾次,下體濕得一蹋糊塗,地板上混雜著自己的淫水和妖魔們無數的 精液。

「……啊……好爽……飛上天了……屁股……好熱啊……啊……全身……太 爽了……」多喜浪叫著,手指拼命挖著自己的小穴,嘴中滿滿的精液從她的嘴角 逆流而出。

「妳現在可不能休息啊,小多喜,妳還得服務剩下的兄弟呢。」聲音說著。

「……剩下的……?」多喜用著恍惚的眼神看著四周,大概還有數百隻的大 肉棒在等待著貫穿多喜的肉體.

「……雞雞……好多好多……雞雞……」多喜像看到寶一樣,快樂的說道。

「從現在開始,我就是你們專屬的肉便器了,請大家用力的插我,我一定會 幫你們生一堆健康的小寶寶。」多喜翹高屁股並般開自己的小穴,大膽的宣佈變 態發言。

「請一定要用力的插我喔……不然我無法滿足的……嗯哼~~」多喜用挑逗 的口氣說道,並咬著下唇表現欲求不滿的姿態,眼神還散發出誘人的紅色光芒。

這一瞬間,多喜被蜂擁而上的妖魔淹沒,抓腳的抓腳,抓手的抓手,小嘴, 蜜穴,屁眼,全部被肉棒填滿,多喜就像小孩子們在搶奪的熱門玩具一樣,任意 的搶走使用,並被妖魔們插了又捅,捅了又插,永無止盡的迴圈著。

身上的緊身衣已經完全被撕裂,盔甲也散落一地,地上的兩把愛刀再也不會 被主人使用,洞穴內回蕩著肉壁的碰撞聲和女人的呻吟聲。

平常強壯,孤傲,且美麗的封魔忍者,已經成為妖魔們私人的忍者殺手和性 交奴隸,以前為了斬殺妖魔而訓練的肉體,現在已經變成了取悅妖魔們的道具。

無數的肉棒不間斷的往多喜的櫻桃小嘴裡面塞,在肉棒交替的一瞬間,多喜 講出了平時完成任務的名言。

「啊……啊……嗯哼……嗯哼……封魔完畢……恩……嗯哼!!嗯哼!!」

接著小嘴就像往常一樣被肉棒塞住,再也說不出任何話來了……

******************

此時此刻,在洞窟外的小太郎也緩緩的醒了過來。

「咦……?我……我是怎麼了?」 [ 本帖最后由 艾尔梅瑞 于 2015-4-23 08:04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