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林磊,今年23岁,我妻子叫晨露,和我同岁,有着美丽的容貌,苗条的身材,和一对36D 的大乳房我和我妻子是在大学就认识的,现在结婚一年多了,生活一直很和睦,性生活 也很和谐,都能互相满足对方,可以说,除了对方以外我们谁都没有和第二个异性发生过关系!可是,由于一次以外让我发现了我们的本质!说是本质太严重点,也许就象那火山一样,压抑的太久要爆发的时候不可收拾!

  一情人节的遭遇我和妻子从认识到结婚一年多了,从来没在一起过情人节,每一次不是她有事情就是我没时间,所以这一次我很早就把手头上的事情处理完,准备好好的陪妻子过一个情人节!

  早晨,我特意很早就醒了来,左手搂起还在熟睡的老婆,右手就探到神秘地带抚弄了起来!入手处尽是滑滑的,看来昨天晚上的一场激战让她在睡梦中都回味着。没等我想完,就听见老婆的呻吟声,听见这声音我跨下的肉棒马上就竖了起来。我敢说这世界上没什么比我老婆的叫床声更好听的声音了,软软的声音,传入耳朵里就象是把人带进了欲望的天堂!所以,每一次我和她做都是到精疲力尽,因为我是欲罢不能!我不顾一切的插了进去,用全身的力气,用最快的速度!

  强大的冲撞力把老婆惊醒了。「老公……嗯嗯……好舒服……啊……」我妻子起眼睛,发出低沉的呻吟声,来自地狱的诱惑,不觉间已经加快自己粗腰的劲度,用自己引以为豪的巨大肉棒狂插她的阴道里,直顶上她的子宫。「啊啊……我……我快……我快要死了……」快……我…我好…好喜欢你的……喔……大鸡巴……啊……」我一只手搓弄她的大乳房,一边使劲地抽插着她。  「啪叽啪叽……啪滋噗滋」大鸡巴在阴道里抽动时,发出美妙的声音。「好老婆……你的名字叫的真形象,这么多水弄的我舒服死了」我双手按着娇妻柔软健美的大奶子上面,大拇指捏弄着她的奶头,把她弄得气喘吁吁。老婆的双颊飞红,喘着气紧紧的搂住我的脖子,雪白的屁股前后地挺动着,使我的肉棒在她的屄内进进出出,发出一阵阵淫浪的肉声。「啊……啊……好老公……我来了……高潮了……好爽……好棒……啊……啊……受不了……太棒了。」她全身都浪起来,紧抓着我的肩膀,一头长发像波浪般的甩动,丰满的乳房上下跳动。

  我挺动腰部,让肉棒在她屄内跳动着,继续不断的刺激她,把她的大腿向两旁分开,猛力的抽动,肉棒吞吐的快感让她连续不断的高潮。她两手撑持着床子,紧闭双眼,我的肉棒在她的屄内来回抽插,带着她红嫩的阴肉翻进翻出,弄得她不停的扭动身体,不断的发出淫浪的呻吟,汗水混合着淫水,由她的腿间流在床上。我抱着老婆的纤腰下了床,她紧紧的贴着我的身体,我把肉棒插在她的小穴里面用力的磨着,我就走着干着抱着老婆来到了客厅,我把她放在了桌子上,架起了双腿就大力的插了起来,「啊……不行了……老公……你太强了……啊……我快死了……」我老婆娇声地浪叫起来,双腿紧紧夹住我的粗腰,让我的肉棒再次深地插在她体内,这时一股兴奋难忍的感觉从我阳具传到全身,我再也忍不住,把热滚滚的精液射进娇妻的阴道里。  当我将肉棒拔出的时候,老婆全身是汗,乳白黏状的精液从她的阴道里倒流了出来,流在桌子上。我低头轻吻着她的秀发,轻咬着她的耳根,她软软的倚在在我胸脯上,不停的喘息着  我和妻子相视而笑。我最喜欢她的笑容,笑起来有个小酒涡。小露从桌上下来,穿上薄薄的睡衣嗔娇地对我说:「你看,桌上满是你那些精液,一会怎么吃饭呀?……不如就吃你的精液……」话未说完她用手指黏起桌上乳白的精液,往我嘴边涂来,我吓得缩下头,慌忙跑开,她乐滋滋地追着我,就这样我们玩得很开心。  终于她收拾好床单,进了厨房去准备早餐,打开电视,尽是些无聊的节目,我无聊地走来走去,突然无意从厅中的窗子看向对面,那是我们那里本来是要建一个酒店的,后来好象投资商跑掉了,所以只好剩个盖了一半的高楼!时间长了没人管理竟然有些许流浪汉住在那里!可是现在竟然有人影在那里偷看着我们的房子内的举动!

  刚才我们激烈造爱的情况不就给他们欣赏了吗?我还没细想,小露已经把饭菜端出来,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吃过早饭,我就陪妻子去逛街,把那些一直想去又没时间去的地方都逛了个遍!疯狂的玩了一天!最后夜幕来临,我们不知道怎的就逛到了一个偏僻的小巷,我看着黝黑的巷子想起来了前两天报纸上面报道的一篇一对情侣在外面偷情的时候,被一些流氓碰到,结果男的被杀,女的被轮奸最后疯了!我就催妻子快走,可是就在我们刚转身的时候面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四个男人,“什么人?”

  我壮起胆子问了一句。一个声音回答道:“看你旁边的小妞长的还不错,借我们兄弟几个泄泄火气”说完就是几个人大笑的声音!这时候他们走进了,我终于看清楚他们的样子,每个都是一身脏乱的打扮,都赤裸着上身,一身精壮的肌肉,看样子象是在工地工作的民工。我颤声叫着让他们滚开。他们从我的声音里听出了我的恐惧,反而笑着走过来,一个人伸手就抓我妻子的乳房 。妻子尖叫着骂他们下流,用脚踹他们,那个高个子男人和一个肤色就象黑人的男人就按住我妻子的脚,向她的下身摸了一把。

  显然他们摸到了我妻子丰满的的阴户,缩回手,放在鼻下嗅了嗅,笑起来:

  “哇!这么多水,还真香。”转头对后面那两个人说:“这小蹄子还真骚,这么快就湿了,是不是很想让我们轮奸她啊!哈哈,刀疤,二狗你俩快过来”原来不知怎的,我妻子在这种情况下小穴竟然瞬间就湿了。

  本来我还想跟他们打一打,以保护妻子的禁区不被侵犯,但他们中那个高个子男人抬手一个巴掌就打得我泄了气,那黑男人还过来踢了我两脚,踢的好重,站都站不起来了!

  “老实点,不然我们扭断你们的脖子,想必前几天报纸上的报道你也看见了,想活就别捣乱”他们说话很粗,力气却大:“不过,你放心,只要将你漂亮的老婆让我们玩够了,我们保证不会杀你们。”

  这时我真恨透了月亮,让他们一眼看出我妻子是个漂亮迷人的少妇,不然,他们还有可能放我们。我们又软下来,开始求他们,妻子的眼泪更是流过不停,不断地叫他们“大哥”,这让她有如梨花带雨,更惹人怜。可他们都是粗人,根本不懂怜香惜玉,对妻子的哀求理也不理,只是夸我妻子的屁股又大又白,瘦子男人还淫猥地说:“呵呵,这女人的阴毛虽密,却很绵软,城里女人跟乡下女人就是不同啊!”

  妻子和我都听不下去了,恨不能捂住自己的耳朵。

  这时,黑男人开始更深入地探索我妻子的身体。他低头看着她的豪乳,发现乳房虽大,乳头却很小,像奶油蛋糕上的一颗红樱桃,他立刻将头伏在她的巨乳上,把她的乳头含到了嘴里,“叭叽叭叽”贪婪地吮吸起来。

  在他舌头的挑逗下,妻子的乳头渐渐胀大了、变硬了,可她整个人却好像变软了,闭着眼睛头向后仰着,腰以下双腿并拢,团团缩在他身下,嘴中轻叫着:

  “不要……黑大哥,不要这样……”

  “嘿嘿,小美人,你就放开干吧,连你老公都不吱声了,你还叫什么?”黑男人说着,干脆放开她的乳头,坐到地上,把她抱在怀里,手继续沿着光滑的小腹向下摸去。他通过茂盛柔软的草地时,停了一下,又继续探索她的宝藏,他的手指蘸了点她流出的滑滑的液体,不时从鼻子中发出快活的哼哼声。

  他们让她浪叫,她只得含泪发出声声浪叫;他们让她叉开双腿,她也只得让双腿大开;他们让她趴下,撅起屁股,她就委屈地两手撑地,高高地撅起腴肥的大屁股,让她窄小的肛门和阴户都暴露在外……我痛苦地摇了摇头,一时间,懊恼、无奈、尴尬、气愤都涌上心头。我的妻子,竟被几个下里巴人玩弄于掌股之间,真是奇耻大辱!可我却爱莫能助!

  这时,刀疤让我妻子用她的手抓住他的肉棍,妻子只得伸出纤纤玉手,抓住了它,并开始按他的吩咐上下套弄。他的肉棒粗得吓人,足有小孩儿的手臂粗,我妻子的小手几乎都握不过来;龟头更是又圆又大,在月光下油油发亮,象个乒乓球一样!

  刀疤顺势压上我妻子温软结实的身体,让她湿润芬芳的嘴唇贴在他的嘴上,舌头像小蛇一样不时在她的齿间滑过,与她的舌头追逐着、纠缠着。我本不忍看这一幕,却又很想看清他们的丑行。黑男人的双手又从我妻子下边插进去,在她结实丰满的屁股上慢慢揉着,并不时向内侧挤压,:「呵……啊……啊……哥……好舒服……啊……插…求求你…插进来吧……」而比我粗了近一倍的大肉棒则渐渐挤入了我妻子的花心。妻子何曾与两个男人裸体相抱?加上她的身体天生敏感,小穴那里早已是汪洋一片,在液体的润滑下显得更加柔软。黑男人的大鸡巴竟没费什么事,就直接从下面插了进去,一寸、两寸、三寸,然后他突然向上一挺,直至连根没入。我紧张得心都像要跳出口腔。那里本来是只属于我一个人的乐土呀,十分钟前,还是我的肉棒在那里抽插,寻欢作乐,可现在,妻子的阴道却迎来了新的主人。我真希望插进去的是我的棒子,可惜它到现在还疲软的耷拉着脑袋,连头也不敢抬。这时,妻子“哦”地呻吟了一声,呼吸急促起来,但并未发出痛苦的惨叫,柔软的她下体反而不由自主地随着他的向上挺插而蠕动。「啊……啊……哥……你好大……好利害……」黑男人的动作快了起来,健壮的身躯在我妻子下面灵活地左扭右摆,口中发出“嗷嗷”的欢叫,显然,妻子的阴道让他享受到了无比的快乐。妻子星眸微闭,下身的阴唇被他搅得翻进翻出。她低着头,不敢看我。刀疤嘿嘿笑了笑,也在上面把身体侧了侧,一条腿略弓起,顶在我妻子的两腿之间,一下一下地施以压力,双手则捧住了她的一对巨乳。两个男人像夹肉饼一样将我妻子夹在中间,不禁挑起了她两腿之间本能的潮热。这股热浪逐渐扩展到了她的全身,淹没了她的理智,也把我们几个男人都点燃了。刀疤的手顺势探向了她的阴沟,柔软、湿润、腻滑、火热,各种感觉一下从他的指尖传来。他的手指慢慢地跟胖子的肉棒一起向里深入,同时手掌在我妻子小穴的上方阴蒂的部位轻轻揉动。妻子裸坐在胖子身上,喘息着,慢慢仰面半躺在他的身上,一双半闭的秀眼里满是妩媚和羞愧。这时候那个叫二狗的也脱光了衣裤,来到了我妻子的身后。他跨下 也怒挺着一个大号的肉棒,虽然没有刀疤和黑男人的粗壮,但是却比他们的要长二寸。他把肉棒放在妻子的小穴口磨了一会,妻子小穴里流出的大量的淫水沾在他的肉棒上在月光下闪闪发光,一言不发的对准妻子的肛门就插了进去,由于妻子小穴的淫水把肛门都湿透了,况且妻子现在又在极度的兴奋中,从未被开垦过的肛门被插入那么大号的肉棒竟然没有感觉到多少疼痛,只是疯狂扭动的身躯窒了一下,二狗已经开始抽插,妻子大声的叫了出来,我能听的出来那不是疼痛的声音,那是极度兴奋的声音!听到妻子的呻吟,两个男人插的更卖力了。妻子淫叫了起来:「啊…啊……黑哥……你太利害……奸死我了……哥……啊……」「啊…啊……二狗哥快用力……插烂我……啊……」:

  「啊……二狗哥……真厉害……我从没试……试过……快……快插……用力插……」我望着眼前几个裸体的画面:黑男人躺在地上,肉棒插在那个曾经只是我自己的乐土的小穴里,妻子压在黑男人的身上,硕大的乳房因为抽插和扭动的原因已经被挤压的变了形,叫二狗的男人双手抓着妻子的屁股又以半蹲半趴的姿势干着妻子的肛门,由于强烈的快感,妻子的身体急剧的扭动着,嘴巴大张着,大声的呻吟,「啊……哥……轻一点……你的鸡巴插得…好深……你的手……快把我的奶子捏破了……啊……」妻子的上身疯狂的想往上挺,可是由于下面被两个肉棒插着,所以她的头只能抬起来一点,可就在这时候高个子男人却把肉棒插进了我妻子的嘴里面,他用手抓住我妻子的头发屁股使劲的往前顶着,每一下都深深的顶进了我妻子的喉咙!从远处看就象在干小穴一样!马上,让人血脉沸腾的淫叫马上变成了低沉的“呜,呜”声。面对妻子被轮奸的场面我竟然莫名其妙的兴奋了起来,跨下的肉棒怒挺了起来,涨的生疼!若在平时,妻子一定会把她的小穴凑在我的小弟弟跟前让我干个痛快!没等我胡思乱想完,我看见那个刀疤有所行动。刀疤抽出湿淋淋的手指,在嘴里吮了吮,竟跨到了我妻子上面,将他的肉棒也放到了妻子的小穴门口。:「啊……刀疤哥…你也快把大肉棒插进来吧……啊……快干我的小屄……我要你们四个一起干我」我大吃一惊,妻子身上能插的洞都已经被插满了,黑男人和二狗的大鸡棒已够我妻子受的了,他怎么能再挤进去?那岂不是存心要撑裂我妻子的小小阴道吗?

  “不,你们不能这样,要一个一个来……”我刚想劝阻,脸上挨了大个子男人一巴掌,我只好闭嘴,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两人同时进入我妻子的小穴。

  因为黑男人的阴茎本来就比我粗大,而刀疤的鸡巴竟比胖子还要粗长,他们中的任何一人把肉棒放到一般女人的阴道中都够她受的,但他们现在竟把两根硕大无比的阴茎一起插入了我妻子的阴道,插在了她的嫩蕊之间。「啊……哥……你们干得很大力……我的肉洞…都给你们干…干坏了……别再弄了……我快死了……」  他们同进同出,步调一致,双蛇入洞,浑然一体。这时妻子呻吟得更厉害了,不过身体停止了摆动,似乎四个男人同时进入了她的身体,让她感觉到一些紧张,她轻微的前后移动身体,企图摸出个正确的位置以适应他俩。刀疤等她调整好姿势后,就逐渐加大力度。妻子的阴道被撑得像个喇叭花似的,双腿盘在瘦子的腰上,屁股上下套弄着,配合着他们四人的抽动。

  我看着他们的动作,心脏都快要停止跳动了。看样子两根大阴茎并没有让我妻子痛不欲生,莫非妻子的阴道真是上帝的杰作?能伸能缩?专供男人的龟头出入?

  妻子好像也沉浸到了另一种异样的氛围中,也许两个男人同时跟她做爱 ,让她所受的刺激太过强烈,她的呻吟声变成了动物般的呜咽,就跟母猪被操时的哼叫。「啊……哥……你干得很大力……我的肉洞…都给你干…干坏了……别再弄了……我快死了……」她越叫越响,整个小巷里面都是她的淫唱以及两个男人用力抽送发出的“趴叽”声。 妻子这时浪得不能发出完整的句子,只是「快快」「不要不要」「用力插」乱叫一通突然,妻子停止了一切动作,屏住气,身体僵直地弓在一起,火山喷发了,我都能感觉她的阴道在一阵阵抽搐,同时从子宫深处涌出一股热流。一阵颤抖之后,她的身体逐渐松弛,呼吸慢慢平静下来。在妻子的嘴巴和手的双重进攻下大个子男人也爆发了,白色的精液喷了妻子一脸刀疤和黑男人也将肉棒抽了出来,把沾满了白色和透明液体的东西伸给她,本想让她看看,可没想到,妻子竟舔了起来,最后索性把他的龟头送进了嘴里,用舌头仔细舔着。刀疤和黑男人身上的每一个触觉都张开了,一种从没体验过的快感充满了他的身体。我也觉得小弟弟好像被人撩拨了一下,脑子深处“叮”地响了一下。

  现在就只剩下二狗还在妻子身体里面插着,他从后面抱着妻子,肉棒在妻子的直肠里面捣来捣去,刚高潮还没退去的妻子马上又兴奋了大个子男人也来劲儿了!

  而且比刚才更雄壮,他坐过去,抓着妻子的双腿和二狗一起把妻子抬了起来,这样妻子身子便悬空了,她的两条腿也迅速的盘上了大个子男人的腰。大个子男人的肉棒硬硬地顶在妻子的胯间。她睁开眼睛,手牵着他,引导着他贴上了她的 身体,进入了她的身体,疯狂的抽插起来。就在妻子被插的高潮快到的时候,大个子突然把肉棒抽离了妻子的小穴,极度的空虚让妻子疯狂的扭动着身体两只手也探向大个子的跨下,寻找那个大肉棒,可在她还在寻找的时候,大个子突然把屁股一直往后弓,然后对准妻子那水汪汪的小穴就冲了进去!“啊…”只有半声淫叫,只见妻子翻着白眼,昏死过去了,没等我有什么反应,大个子又按照刚才的姿势来了一下,“……啊”妻子醒了过来,:「啊……哥…快把大肉棒插进来吧……啊……快干我的小屄……你干的我好爽啊」大个子象疯了一样疯狂的冲刺着,每冲进去一次都会让妻子大叫一声,淫水也急剧的分泌,抽出来的时候肉棒会带着一长串水珠流的地上都是的!妻子的叫声让二狗和大个子都疯狂了「哥……哥哥哥……你好厉害……干死我了……我喜欢你……快快……快干大……干大我的肚子……」 「干死你……你这个臭婊子……哎呀,你妈个屄,老子要到了…」大个子一边射精,一边说着粗话,「怎样……我的精液厉害吧……一定干大你的肚子……」足足过了五分钟,两人才由激情 归于平静,大个子才把肉棒从小慧那注满精液的小屄中拔出,黏糊状的精液才缓缓流了出来。这时,一言不发的二狗也怒吼了一声,冲刺起来,把我妻子的身体冲的载到了地上,妻子瘫软的身体被干的不断的痉挛,阴道和肛门不段的收缩,终于二狗也忍不住在妻子的直肠里发射出来!

  不知过了多久,我只听旁边传来一声闷哼,大块头男人已与我妻子的高潮交织在一起。而这些,对我都无所谓了。

  妻子更是失去了自我,甚至他们让她用嘴含住他们的鸡巴,她也不得不嘟起嘴,将他们那丑陋的东西用嘴唇夹住,不住地吞咽……直到下半夜,月过中天,他们每个人都已发泄了三次以上,可以说是精疲力尽。可恨那刀疤还将精液射在我妻子脸上,弄得我妻子眼睛、耳朵和嘴边都是黏乎乎的一片。他还故意让我妻子跨在他身上,让她学贵妇骑马,好让他的同夥看我妻子的屁股大幅度地扭来摆去的骚样儿。

  后来他们发泄完了就走了,临走时还拿走了妻子的内裤和乳罩,说是留做纪念,他们说从来没操过这么淫荡又好看的婊子,也从来没见过这么耐操的,所以饶了我们一条活路,以后再来找我们!我们的情人节就是在这么一个充满屈辱的夜晚度过的!



  • 美国十次啦 唐人社导航 美国十次啦香港入口 色开心五月天 开心五月天最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