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的朋友可能通过小说《红岩》,知道那时的中美合作所内曾关押着一些共产党女犯。 

  当时的国民党怎样对这些女共党施刑逼供的情景,小说的作者由于“阶级感情”原因没有在小说上使用。 

  再说在小说出版的那个年代,若如实地登载这些素材大有宣扬“资产阶级色情”之嫌,故作者忍痛把这些精彩的素材束之高阁了。 

  在改革开放的今天,这些尘封久远的材料终得以公诸天下,望各位看官不要仅以色情的眼光来看待这久远的故事。 

  笔者主要选取较有代表性的四位女共党,她们是江雪琴,就是被称作江姐的那位,还有比较活跃的孙明霞和成岗的妹妹成瑶,另一位未在小说中露面的,是因为她当了所谓叛徒许云峰的秘书上官倚云。 

  **************************************由于她们都是死顽固,徐鹏飞根据她们孤傲的性格,修改以拷打为主的审讯方案。 

  审讯人员全部都换了相貌粗俗难看没有受过甚麽教育的,而且命令是 要能够让她们交代,任何手段都可以使用,尽情地羞辱而从精神上击垮。 

  这样那些“审讯专家”忿忿地没有了用武之地, 能躲在旁边偷看西洋景。 

  狗熊当上了审讯组长,而他的上司杨再兴 是副组长,他高兴的不得了,心想:对付几个娘们还不容易,命令又是没有任何限制。 

  平时审讯女犯要有女预审员在场,不许这、不许那的。这回可要好好的露一手了! 

  于是他马上提审了江雪琴。 

  “知道你该交代甚麽吗?”狗熊拍着桌子。 

  江姐看着山区老农似的狗熊,心里一阵厌恶:“当然,上级的名单我有、下级的姓名我也知道,不过……” 

  “不过你妈呐!”狗熊打断了她,“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不知道马王爷叁只眼。 

  来啊,把这女共党给我扒光了。” 

  “轰”的一下,叁个看守冲了上去。 

  杨再兴暗暗窃喜,处长曾经也想扒光了江姐,可後来还是没扒。 

  他看着江姐尖声叫骂、挣扎着,被剥得一丝不挂。 

  江姐羞辱地蹲在地上,紧紧遮挡着胸部和下阴、臀部紧抵着墙角,躲避看守们贪婪的目光,知道叫骂没有任何用途,低头不语。 

  “怎麽,怕看呐?说了马上给你衣服。” 

  见江姐半天不语,狗熊来气了:“好,你嘴硬不是吗。来,把她给我晾起来!” 

  看守们熟练地把江姐手腕和脚踝骨分别绑在一起,把她挂了在墙上。 

  这样,江姐的大腿V字型地叉开,下身向外送出来,腿间的一切暴露无遗,身体的重量完全靠脊骨支撑着墙面,痛得她直咬牙。 

  可是女人的全部隐秘毫无遮掩地裸露在几个色迷迷的看守面前,羞辱的感觉使得她几乎昏过去。 

  但这才是开始,虽然江姐已经二十八岁了,但由于她是共党的干部,所以身体保养得很好,皮肤白皙,乳房虽略下坠,但还算丰满。 

  一个年轻的看守还是第一次看见裸体的女人,兴奋地凑过脸来想仔细地看江姐的阴户,他突然大叫了起来:“组长,这娘们怎麽这麽臊臭啊!” 

  看守们哄笑起来。 

  由于被捕两个月一直没有洗过澡,江姐的身体确实很难闻。 

  “想看穴还怕臭啊!” 

  “不是,我觉得她是城里的娘们,身上应该没味儿的。” 

  “这娘们的奶子还行,挺鼓的,奶头黑了点。” 

  “我操, 毛可真够多的。” 

  “哎,你看她的屁眼还往外翻呐。” 

  听着看守们大声地议论着自己的器官,江姐知道自己的肛门也暴露出来了,加上这个土头土脑的农村小伙子居然还嫌自己恶臭,羞辱得江姐下意识地想夹紧下体,不料却招来一通哄笑。 

  “嘿,看她的黑屁眼还在往里缩呐。” 

  “我看是想挨操了吧。” 

  “哈哈哈……” 

  江姐咬紧牙关一声不吭。可狗熊的声音另她的皮肤一阵发紧。 

  “行了,先给她洗洗,洗乾净了再玩她。” 

  于是,开足的水龙头朝江姐的身体一通乱浇,当然是猛冲阴部和乳房。 

  狗熊把水管插进江姐的嘴里灌了一阵水,恶毒地说:“等会儿让这娘们当众撒尿! 

  来给你们几个没见过女人的小子过过瘾吧。” 

  几个小看守当然对女人的身体感兴趣,他们围住江姐“晾”在半空彻底展开的赤条条的身体,开始拨弄阴户,揉捏乳房。乳房被大力地揉捏,乳头被捻转、拉扯,阴毛被拨开,揪住大阴唇死命向两边扯,以观察阴户的内部。 

  江姐被这样搓弄了近半个小时,直到狗熊发话:“甭急, 要她一天不交代,你们就能玩一天。怎麽样啊,江雪琴,快要撒尿了吧?是坦白呢,还是当着大家撒尿?” 

  由于刚才被灌了许多水,江姐此时的确尿意很急,虽说已经一丝不挂地被众男人这样辱弄了半天,可要她当着他们的面撒尿却是死也不能。 

  江姐紧闭着嘴,不吭一声。 

  狡猾的狗熊心中有数,他不慌不慢地指挥着。 

  于是两只夹子夹住了江姐的大阴唇,然後栓上细绳在她的身後系紧。这样江姐的大阴唇被最大极限地扯开,阴户呈一个大大的O型。 

  一只毛刷在小阴唇中央上下刷动,捆成一束的几根细竹丝不急不慢地捅扎、拨动着江姐特别突出的阴蒂,另一只宽毛刷则在 肛门和屁股沟、大腿内侧刷动,两只乳头也被指头捏起徐徐地捻转。 

  “看着,一会儿这女共党就会发情给你们看的。”狗熊得意地说。 

  由于这样的姿势赤条条地面对几个男人,加上膀胱内的压迫,江姐无论怎样努力忍耐也无济于事,她的脸憋得通红,可是小阴唇内侧不由开始渗出亮晶晶的淫水。 

  “看呐,她的穴流汤了,这就是想挨操的表现了,看看一个女共党是怎麽当众发情的。别停,继续刺激她。”狗熊继续指挥。 

  江姐的阴户上的淫水愈来愈多,竟然顺着阴户流到了肛门上,阴户也不由自主地开始蠕动、抽搐,她紧咬牙关,拼命想忍住,但无济于事,阴部、乳房都胀大起来。 

  “看老子的。”狗熊用指尖勾住江姐的阴唇向下拉,使她的阴道口完全暴露,接过那束细竹丝不停地轻啄江姐的阴蒂。 

  渐渐地,江姐的阴户开始向外鼓胀,阴道口慢慢地张开,然後有节奏地一开一合。 

  她的阴户上布满了亮晶晶的液体。 

  “看见没有,这就是女人撒尿的地方,等会儿她还要撒给你们看呢!” 

  狗熊手中的竹丝急剧地啄着江姐的阴蒂和尿道口周围。 

  江姐的阴道口逐渐充血、发红,更加张开,阴道也慢慢的张开,竟一点一点的扩张成一条管,连阴道深处的子宫颈都隐约能看见了。 

  年轻的看守们饶有兴趣地看着江姐自动打开的阴道内一环一环的沟圈。 

  “这女人现在已经骚得要得了!本来她的穴是重门叠户型,蛮不错的,可惜穴眼太大了。看着!” 

  狗熊突然食、中指夹住江姐的阴蒂,用力搓揉起来。江姐在这强烈的刺激之下阴户开始痉挛,阴道中涌出大股的淫液,整个身体也哆嗦起来。 

  “哈,见过没有?这就是女人骚透了的发情样子。”狗熊得意了。 

  由于当着众多男人达到了高潮,江姐羞愧得不得了,但是身体却不听指挥,抖了好久才停下来,但尿意却更加强烈了,她知道自己的阴户完全咧开着,若是撒尿会清楚地被这些大小看守看见,所以拼命想憋住。 

  看着江姐不住抽搐的阴户,狗熊知道她快忍不住了,说道:“娃儿,可见过女人撒尿啊?” 

  “见过,见过我家邻居小女娃儿……”叫憨蛋的小看守话还没说完,就挨了狗熊一脖拐。 

  “哈哈,你这憨儿,我说是女人……哈哈!”狗熊叫大家一起来看江姐撒尿。 

  江姐在众多男人的围观之下,终于忍不住了,她泪流满面地当着众男人尿了出来。 

  极度的羞辱,使得江姐昏了过去。



  • 美国十次啦 唐人社导航 美国十次啦香港入口 色开心五月天 开心五月天最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