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后由忧郁的风于编辑

和淫荡的同学性爱

真是无巧不成书。那天和女友吵架,大吵,绝对是她不对。我一气之下就“离家出走”了。走在大街上,我倒迷茫了,我该去哪?

我刚毕业,上宾馆太贵了,想想自己太冲动了,都这么大了,还玩“离家出走”,现在回去了,面子往哪摆?

最后没办法绝定去网吧通宵。为了革命彻底,我关了手机,专心打cs。可真正是无巧不成书啊,一点多两点不到,网吧外面进来几个中年人,和老板嘀咕了几声,然后老板就叫我们结帐走人了,说有人要来检查。

我他妈气啊,怎么这么巧的事都有呢???!!!

在大街上幽恍了将近一个钟,实在忍不住困,痛下心决定找个小旅社住吧,条件差点也没法了。一走近小旅社,我心就跳了,门前都有几个妖艳的女人,不必多说,定是鸡了。她们对我来说是即透惑又恐惧啊。

一连问了几家,没房,没房。看来网吧的人都跑来枪光了。前面就剩一家宾馆了,装修挺像样,看来价格不底,前面也没鸡婆们站着的。我又狠一狠心,上去了。

谈好了价,其实是不好意思谈,服和员说多少就多少了。标准间80块,带卫生间和空调的。80块对我那时来说可不是一般的价啊。刚想专身,一个女孩进来,说要房,我只稍转身,便看出来是同班的张琴,她也看到我了:“小刘啊。”

“嗨,这么巧!”我挺尴尬。

“你……女朋友呢?”她眨眨眼问,意思是以为我们来开房了。

我苦笑,耸耸肩,“我刚离家出走^^。”

“没房了姑娘,最后一间被你朋友要了。”服务员对张琴说。

“啊?”张琴转过身,“你再查查,我都找遍了,就你这最后一家了。”

服务员客套翻了翻本子,显然没什么可查的,说:“你们不是认识吗,一块住吧,床辅很大,可以一人睡一边。”

我倒!

我睁了睁眼,表示惊呀,张琴也看了看我,睁了睁眼,表示惊呀。

“你问他愿意不?”服务员好像是故意做红娘的,语气也有些暧昧。

张琴又看了看我,撇了撇嘴,“怎么办?”

我又耸耸肩说:“随你吧。”我总不能说我让出来给你吧,我睡大街。

“你不会介意吧?”张琴问。

“没事,我定力高。”知道事情这样定下来我倒是心宽了,开玩笑道。

于是,服务员带我们去要房。

其实,我这人挺内向,唯只张琴一个女孩可能和我是最熟的。为什么呢?因为一般上固定课她就坐在我后面。她很调皮,经常在我后面动手动脚地做小动作,有时说帮我按按摸,松松骨之类的都做过。说实话,除了我女友和家人,她是摸我最多的女孩了。和她同桌的女孩也经常开玩笑说,“张琴,你这样非礼小刘小心她女友发现,嘿嘿……”

她则调皮的回答说:“怕什么,哦,小刘子……”

她还经常和我开玩笑说:“你和小梅(我女友)吵架没有?”

我说没有。

她说:“那我岂不是没机会啊?”……

闲话休题,言归正传。

张琴的确是个不错的女孩。这不错倒并非她十分漂亮,而是身材一流。也不是说她很高,一米六左右,但是比例很好,特别像现在夏天,展露无疑。她的皮肤也很白,很细腻,我曾经不经意碰过她的手,很滑很细很酥。

一进房间,她立马喊:“我先洗澡。”

我道:“我没打算和你抢啊。”

她从后面扶我的肩膀重重地说:“我知道!”

我们聊了吓“家常”,她问我怎么半夜一个人来开房。我大致老实地讲述了一遍。她说她也打算通宵的,也和我一样被赶出来了。

“完了,什么都没带,洗了澡也没衣服换了。”

说着跑进卫生间,进去后又伸个头出来,“不许偷看!”然后做个鬼脸。

说真的,看着她进去那会儿那翘立的屁股和大腿,真的让我血脉亢奋起来。我真怕我忍不住但同时又充满期待。

听到里面的水声,我才慢慢忆起她刚才的装束,短牛仔裤,小背心外加小衬衫。我也才想起我心有鬼,一直没敢多看她的身体。

“喂,小刘子!”她在里面大喊。

“哎,怎么了?”我一个惊乎。

“没事,我怕你站门外偷看,都没声音的你?”

“我看电视嘛。”

……………………很长时间。

“啊!——”她又在里面喊。

“你又怎么了?”

“我……衣服掉地下脏了!”

……

这小妮子该不是整我吧,我即兴奋又担拢,真想说,脏了就不要穿了嘛。

“那怎么办?”我大声问到。

“5555555555”她装哭,“真倒霉啊。……要么你先回避,让我先进被窝吧。”

这都被她想得出?你光着身子在被窝,我还用睡觉么?我暗想。

“我避哪啊?”

“笨了,不会先出去一会儿?”

“哦。”

“快快,先开空调,要不我非热死。”

我于是往外走。

“你可不要锁门,待会不出来开的。”她在里面说。

“知道了。”

我在外面站了两分钟这样,听里面说:“进来吧。”

我于充满着期待地……

进去后看到她穿着衣服坐在被窝里看电视。一想,这小妮子真的玩我?又转念一想,莫非她光着屁屁?

“看什么啊?”她脸刷的一红。

我也挺尴尬的,说:“没,到我洗了。”

进了卫生间,看到她的短牛仔被扔那里,没内裤,看来她现在只穿内裤了。

想着想着,小弟崩地硬起来了。我套了套,真他妈的想干她了。

迅速洗完了身子,才发现只有一条浴巾,还带湿,显然是她擦过的。

我想想,不对啊,怎么才一条呢,不对啊。

管它呢,反正她用过的更好,我急急忙忙擦身,像待干的青年。

到了这份上,我知道,不出事是不可能的了。然而这层薄薄的纸,却不懂怎么捅破才好。

一到外面,看来她也是春意盎然了,居然迷着眼睡觉,不用说,肯定是装睡了,脸还红通通的。

我暗想,看来她的确是骚种,还挺会配合的。

我走过去,推了推她,说实在的,我兴奋得口干,都不想开口说话了。

她不理,装睡。

我知道是暗示了,说:“你不是说衣服脏了?”

我声都哑了。喉咙里很干,下意识地知道应该喝点水了。

喝完水我推她,还是不理,装睡。我想再不行动她都笑我无能了。

我于是俯下身亲她嘴,开始只是轻轻的碰。没敢用舌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