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高悬,夜色绮靡。 雪白的肉体,在黑暗中绽放着炫丽的色彩,仿佛能吞食灵魂的美人鱼。 刘雪华笑眯眯的趴伏在王尧身上,将阴道套住他高耸的鸡巴,然后撅起丰盈的臀部,扭头朝李佳笑道:“小屁孩,你要拿我出气可以,但是别忘了你哥和我的赌约!要是你三下五下就射出来,呆会剩下那两个可不是我的对手!” 李佳微微一怔,“啪”地在刘雪华的肥臀上拍了一记,朝王尧笑道:“王哥,原来这么长时间了,你也没把刘老师摆平那?” 王尧晒道:“我这不惦记你说要换地方,怕把刘老师肏的走不动道么……刚才那几个小丫头,除了小蕊没一个抗肏的,总得给你们小哥几个留点节目不是?” 李佳扶着鸡巴站到刘雪华身后,用龟头顶住菊花一样的肛门,缓缓推送进去,笑道:“这下可让刘老师小看咱哥们的战斗力了,不行就提前点进度吧……” 说着钳住刘雪华的臀部两侧,用力抽送了几下,赞道:“行!刘老师这屁眼的松紧和润滑都挺好,咱第一次肏缺少配合,您先让我主动会,习惯习惯我的力道。” 刘雪华微微沉腰固定住身体,忍不住笑道:“说的挺像那么回事……肏吧,可别等不到我配合你,你就先射了。” “刘老师呀……你是真没遇到过会肏的男人!” 李佳也不废话,腰杆摆动的频率渐渐加快,大鸡巴开始狠狠刺进刘雪华的直肠里,肏弄起来。 巨大的力量顿时肏的刘雪华一耸一耸,眯起眼睛叫道:“真有劲儿……舒服……就这么肏……阿姨看你能肏多久……” 王尧一边朝上顶着鸡巴,一边笑道:“大姐,你还是自称老师吧……非得给李佳当阿姨的话,我俩不好论辈分不说,小屁孩该笑话我了……” 刘雪华用手撑住床面浪笑道:“本来就是小屁孩……等他把我肏舒服了,让我叫啥我就叫啥……现在我就是他阿姨……” 李佳哼一声,钳住刘雪华的屁股肏弄了百多下,猛然重重朝前一挺,将大鸡巴深深插进她的直肠里,道:“刘老师,就这个力道,能配合我不?” 刘雪华感觉屁眼麻酥酥的,知道快感已经很足,当下笑道:“这几下肏的真猛,阿姨决定配合你15分钟,就看你能不能支持住不射了!” 说着细腰一扭,阴道和直肠同时蠕动,夹着两根肉棒前后套弄起来,不忘朝王尧媚笑道:“老弟,你也使使劲儿……趁着俩人一起,给大姐干出个高潮来。” 王尧嘻嘻笑道:“不急不急……我这小老弟才是现在的主力,你瞧好吧……” 有了刘雪华的主动配合,李佳的插入动作更加凶猛,却省力很多。心知王尧特意让自己表现,旁边又有小美女陈静观战,性欲高涨到极点,大鸡巴像捣蒜一样凿个不停,几乎和正常情况下射精冲刺的速度接近。 刘雪华开始还若无其事地呻吟着扭动屁股,前后上下地应付自如,随着阵阵高潮袭来,腰肢摆动的节奏渐渐跟不上两人肏弄。只得放低重心让阴道距离王尧近一些,不再配合他的抽插,而全力前后耸动,起码跟住李佳在身后肏弄的动作。 李佳顿生感应,双腿蹲的马步时高时低,一会跨在刘雪华屁股两侧俯身刺下,一会站直在刘雪华身后平着推进,大鸡巴从不同角度狠狠肏进她的肛门里,带来不同的快感,将刘雪华的肥臀调动的好像摇头电扇一样转来转去。 终于,刘雪华娇躯一颤,伸手牢牢抱住王尧不再耸动,连声急叫道:“哎呦……来了来了……老弟快肏我……送我一程吧……” 李佳早就赶到刘雪华的直肠肉壁阵阵收缩,闻言嘿嘿一笑,双手钳住刘雪华的屁股不让她再动,用尽全力疯狂地钻探起来。 刘雪华雪白的娇躯不住蠕动,甩着秀发大声叫喊起来:“嗷嗷……老弟你真行……大姐高潮了……哎呦……用力用力……你要是能让大姐爽够五分钟,以后大姐全听你的……用力!嗷嗷……” “五分钟不够……我们可得让你明天上午没法起床那!” 缓慢抽插着休息了多时的王尧哈哈一笑,抱住刘雪华的细腰一搂,大鸡巴狠狠向上顶挺过去,也开始了急遽的抽送。 “嗷嗷……” 刘雪华本来就在高潮之中,顿时被这突如其来的加倍刺激所降伏,淫液好像喷泉一样顺着屄口喷了出来,四肢绷得笔直,紧紧朝内侧收拢,转瞬开始不住轻颤着。嘴里却歇斯底里地叫道:“肏的好爽……你们俩都太会肏了……我有十年没有经历这么猛的高潮了……喔喔……好爽……肏我吧……肏死我……” 王尧和李佳当然不会客气,两根大鸡巴时而此起彼落,时而同进同出,在一蓬蓬淫液中飞快地穿梭着,肏的刘雪华疯了一般嗷嗷大叫。 小美女陈静这时早就看傻了眼,事先从来没有想象过男女之间的性爱能够激烈到如此程度,简直就像三头野兽纠缠在一起。 尤其是眼前的三人中,一个是自己往常敬畏仰慕的老师,另一个是初次进入自己身体的男人,更是给了她一种别样的深深刺激。两双小手已经不知不觉间伸到胯下,狠狠扣弄着、挼搓着,好像恨不得被狂肏的人是自己…… 李佳这一晚已经射精三次,此刻并没有强烈的射精欲望,眼见刘雪华的娇躯已经开始有些痉挛,当下停止动作,将鸡巴“啵”地一声抽了出来,朝陈静望去。 王尧见状顺势搂着刘雪华一翻身,换了姿势将她按在身下,继续狠狠肏弄起来。 李佳看见陈静手淫自慰的动作,这时已经笑嘻嘻地凑了过去,将湿漉漉却高耸着的鸡巴探到她面前,柔声道:“要不要我帮你?” 小美女怵然一惊,瞪大眼睛看着面前一跳一跳的鸡巴说不出话,下意识地朝床角缩去。只是她此刻已经身在床角,所能做的也不过是靠近墙边,显得有些楚楚可怜而已。 李佳看陈静不语,径自坐在陈静身边,和她肩并着肩,伸手将她的白嫩小手拉过来,放在自己的鸡巴上握紧,然后带着她的柔荑套弄了几下。 陈静依旧不语,眼睛也不知该朝哪里看,嘟着嘴木然重复李佳的动作,另一只手下意识地继续在自己阴蒂上揉搓着。 李佳享受了片刻,看陈静没有反抗的态度,便扭头凑近她的小嘴上亲吻起来,同时一双大手也开始在陈静的娇躯上游移抚摸着。 小美女唔唔两声,无奈地接收了被侵犯的事实,主动扭着身体迎合李佳的手,让自己舒服一点。一双星眸渐渐闭起,脸颊上显出两片潮红来。 李佳得寸进尺,直接伸手脱掉陈静的体操服,让少女那健康美丽的娇躯裸露出来,然后抱着她面对面坐在自己腿上。低声道:“来,套进去,哥哥让你舒服舒服。” 陈静茫然低头,看着李佳的大鸡巴就抵在自己小腹上,一时不知该如何动作? 李佳轻轻托起陈静的翘臀,让她的穴口对准鸡巴,将龟头挺进小半,柔声道:“你自己往下座……” 陈静犹豫了一下,双手扶住李佳的肩膀,缓缓坐下去。那根粗壮的东西贯穿了身体,带来一种熟悉而又怪异的感觉。 “动吧……” 李佳托住陈静的小屁股示范了几下,笑道:“选你自己喜欢的角度、用你自己喜欢的速度……做到舒服为止……” 陈静好奇地缓缓提起翘臀,落下,笨拙地重复着李佳的动作,然后很快掌握了其中的要领。这种女上位的姿势显然颇和小美女的心意,她几乎立刻就发现了其中的好处,蹲在李佳身前一下下套弄起来。 李佳悠然看着小美女时不时转换重心的样子,偶尔在她朝两侧倾倒的时候伸出手扶一下,感受到鸡巴刺入阴道的深浅度和频率,不禁微笑道:“原来你也喜欢这样子,看来用不了多久,我就能像肏刘老师那样肏你了呢……” 陈静一震,停下动作认真问道:“你是不是……是不是一定要我,变成刘老师那样?” 李佳微笑着将小美女搂进怀里,凑到她耳边低声道:“我喜欢你,喜欢肏你……从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就喜欢了……所以……咱们谈判吧……只要你以后乖乖让我肏,其他的条件,咱们可以慢慢商量……” 陈静鼻子一抽,有些发酸,轻轻保持着耸动,答道:“人家,也喜欢被你肏……可人家真的,真的真的不想变成淫乱的女人。” “我知道。” 李佳诚恳地说道:“可是每个人淫乱的概念和底限都不一样,最起码,最起码,我做爱的时候都需要两个女人以上……你能接受吗?” 陈静撅着嘴嗯了一声,才道:“那你得保证,让人家舒服……” “宝贝……我不敢保证每次都让你舒服,因为我也有很粗暴或者很软弱的时候……” 李佳叹了一声,继续道:“不过我可以保证,100次里最少让你求饶80次,好不好?” “人家才不求你哩!” 陈静点点头,小猫一样蹭着李佳的脖子,低声问道:“还有呢?” “我保证,不让其他男人肏你!但是……” 李佳沉声道:“我真的很希望,像类似这样的场合下,你能在……让我在最兴奋的时候能肏到你;让我肏别的女人肏累了的时候,能这样抱着你歇一歇……” 陈静委屈地说道:“你不是还有小蕊姐姐么?” “小蕊没有你这么软嘛……” 李佳坏坏笑道:“有些特殊场合,或者需要特殊姿势的时候,只有你能摆出来啊。” “坏人!坏人!” 陈静狠狠一耸屁股,发出啪地一声脆响:“你去找付小珊,你去找卓卓,她们都和我一样软!” “我会找啊。我会和曲凯、付军一起肏她们……先在她俩身上把鸡巴肏的硬邦邦的,然后再来肏你……” “坏人……那你肏别人的时候,就让我在旁边看着?” “没关系……我会先把你肏的舒舒服服的,没有力气了,然后再去肏别人的。” “那……你的朋友要肏我怎么办?” “不会的。他们也许会挑逗你……但是只要你不答应,他们绝对不会勉强。” 陈静哭唧唧地道:“可是,可是人家怕自己经不住挑逗咩……” 李佳叹了一声,犹豫半晌才道:“那这样吧……我和他们说一声!我保证两个月之内,他们就当你像空气一样不存在……等两个月之后,你要是还不习惯,咱们再想办法。” 小美女想了想,惊道:“啊?这两个月,你要天天肏我吗!” “嘿嘿……除了生理期的时候,剩下只要你愿意,我当然可以天天来肏你咯!” “喔……坏人……那,咱们先在算是达成谈判了吗?” “达成——在你找到下一个男人之前,你就是我专用的性爱宝贝儿了!” “坏人!那你到上面去!” “怎么?” “人家要高潮!人家动的好累……该你动了啦!” “哈哈,遵命……” 犹豫再三之下,李佳还是没有带上小美女陈静去参加付小珊寝室的淫戏。虽然说陈静已经答应在旁边观战,并且等李佳需要的时候“备用”不过要说服几位好朋友不碰她,还是满让人为难的。 何况就算曲凯和付军两人答应了,在场的还有付小珊和卓卓两女,她们看着自己被人“轮来轮去”而陈静却在一旁“装清高”这种特殊待遇难免会让人觉得有些心理失衡,导致大家都玩不痛快。 所以来日

方长,革命仍未成功,同志还需努力。 在将小美女肏到扯白旗投降之后,李佳便将她送回自己的寝室,然后和王尧、刘雪华两人汇合,一起去付小珊的927寝室。 刘雪华本性淫荡,这时刚刚经历了一次难忘的高潮后,对王尧和李佳的两根鸡巴已经芳心暗许。知道还有两个和李佳差不多的年轻男孩等着肏自己,心中已然有些急不可耐。三人一路淫声浪语,说说笑笑着赶到了927寝室。 “哈哈,快点!快点!加油加油……小蕊姐,你又输了!哈哈!” 当李佳、王尧和刘雪华三人推门进入927寝室的时候,就听到付小珊的欢笑声,正好看见一幕让人目瞪口呆的淫戏——赶车! 这个游戏的内容很简单,就是几对男女用老汉推车的姿势行走比赛。 具体做法是女人先四肢着地弯下身子让男人从身后插入,然后男人抱起女人的双腿夹在腰间。这样女人的身体凌空,重心全部集中在支撑身体的双手上,如果身后的男人一边肏弄一边朝前使力的话,女人就可以双手交替着朝前行走。 年轻人的体力好、身体平衡感强,李佳等人在学校的时候就常常这样淫戏。每人推着一个女生互相追赶,赶车期间鸡巴不能脱离阴道,女生的双腿不能接触地面,最先抵达目标的一对算赢。 这个游戏的要诀就是双方身高要互相适合,男生的臂力要强,女生的方向感和平衡感要好。如果赶上身高相差太大,则根本连鸡巴都对不准。或者男生夹不住女生的大腿,让柔弱的女生自己拿双臂支撑身体,就很难“推”出飞快的速度了。…… 此刻,小蕊和曲凯正用标准的赶车姿势在屋中淫戏,曲凯牢牢抱住小蕊的双腿夹住,大鸡巴深深插进她的阴道中稳步前进,而小蕊则用白嫩的手臂支撑着身体,丰盈的乳房随着身体移动晃来晃去。 两人都是此道老手,深明其中窍门,鸡巴插进阴道后齐根见底,尽量动也不动,完全依靠身体的动作进出。双方都把注意力集中在手臂上,曲凯尽量抱紧抬高,降低小蕊的压力。而小蕊则根本不理会曲凯的肏弄,微微抬头目视前方,双臂不停交错摆动着。 这样的密切配合,就算换成李佳和小蕊也快不了几分,竟然会输给付军和卓卓? 三人侧头朝另一对男女望去,王尧和李佳同时惊叹一声。 只见付军和卓卓也是推车,不过卓卓的姿势却和小蕊截然相反——不是背部朝上,而是胸部朝上!她的身体弯成一个近乎半圆的弧形,用一个接近倒立的姿势,将弯曲双腿送到付军腰间两侧夹住,一双小手飞快地移动着。 原本“声称”不参加淫戏的卓卓显然已经被曲凯和付军收服,送她通红的小脸和爱液四涌的胯间就能看出刚才已经被人一顿好肏。目前看来五人的关系已经十分融洽,所以才会玩起这种需要频繁交换伙伴的游戏来。 卓卓和付军两人已经领先了曲凯和小蕊十几步,看样子如果不是卓卓顾忌到动作太快会甩脱付军的鸡巴,只怕她移动的速度还能快上一倍。 李佳不禁塘口结舌道:“这怎么可能?” “正常。” 刘雪华淡淡笑道:“倒立行走本来就是舞蹈里的基本动作,其实卓卓根本就是在自己走,你那个朋友只是扶着她的腿罢了……我们成天练的东西,要是再让你们这些外行比赢,岂不是白练了?” “对啊,我都差点忘了,刘老师还是舞蹈老师呢!” 王尧闻言恍然笑道:“一会可得摆几个高难动作让我见识见识,我看电影的时候最喜欢大劈胯了。” 这时屋子里赶车的两对都已经停下动作,分别站立,付小珊和卓卓虽然早就知道自己的老师要和几个男人来一起淫乐,可是看着刘雪华真的站到这里,还是不免有几分尴尬。 与成年人肏屄做爱的感觉,自然与年纪差不多的同龄人之间相去甚远,何况付小珊和卓卓刚刚都被调教了一番,想到和曲凯、付军、小蕊三人同乐时候的种种羞人动作,现在还忍不住脸红心跳。想到过一会,还要和日

相对的老师,与另外两个男人产生更淫荡的“交流”小脸都有些涨红,粉嫩的下体都不由地湿润起来。 李佳打破沉默哈哈一笑招呼道:“曲凯,付军,我可把刘老师带来了……你俩等什么呢?还不跟刘老师亲热亲热?” 说着在刘雪华背后一推,将她送到两个兄弟中间。一手拉住王尧继续笑道:“来,王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付军的妹妹付小珊,刚才我在楼道里肏她的时候,你俩见过一次了哈。这位是付小珊的室友卓卓……这位是王哥,你俩愿意叫王叔的话,我也没意见。” 付小珊和卓卓脆生生地喊声句“王哥”一时不知该继续说什么。两个小女孩全都粉嫩可爱、娇小玲珑,虽然童稚的身材还没有彻底发育成熟,但是因为刚刚被肏弄过,所以娇躯上还残留着不少淫靡的痕迹,掩盖了那份青涩,看的人食指大动。 927寝室虽然只住两人,其实却有四张床,不过分上下铺罗列,实际可供使用的还是只有下铺两张床。这时曲凯和付军两人已经有说有笑地将小蕊和刘雪华并肩放在一张床上,哥俩同样肩并肩挺着鸡巴分别肏弄起来。 李佳和王尧三把两把脱了衣服,因为知道卓卓比较内向,所以李佳主动吧付小珊推给王尧,自己拉着卓卓走到床边,一边上下其手一边笑道:“小美女,既然没忍住,让他俩肏了,就好人做到底,也让哥哥我肏肏吧?” 卓卓俏脸一红,看了旁边搂着付小珊的王尧一眼,撅起嘴低声道:“人家头一次被这么玩儿哩,你们不许笑话我。” 李佳闻弦知意,手指已经伸进卓卓的阴道里,低声问道:“刚才你曲凯哥和你付军哥肏的你舒服不舒服?” 卓卓呻吟一声,扭动着纤腰兴奋地说道:“舒服!好舒服……真没想到你们这么会肏,和我以前的男朋友完全不一样……付军哥好厉害,刚才射两次了,现在还生龙活虎的……我听小珊说,李佳哥也让她好舒服……” “嘿嘿,那当然……以后我们会经常来肏你,让你舒服地。” 李佳眼见时机成熟,顿时一翻身,让卓卓仰躺在床沿处,挺起鸡巴插进粉嫩的小屄里,同时不忘俯身笑道:“我旁边这位王哥比我还厉害,你可别小看他……等会我俩换位置的时候,你就知道了。” 卓卓收了收腿,方便李佳肏的更深,将信将疑地瞥了一眼同样将付小珊放倒的王尧,低声道:“真的吗?那样的话,我让他肏肏还不算太委屈……” 李佳忍不住哈哈笑道:“就你这小身子,我们都不敢使劲儿肏,你还怕自己吃不饱似的?……等会你仔细看看我们怎么轮刘老师,吓死你!” 卓卓口中嗯嗯有声,却已经迷失在如潮的快感当中了…… 再看曲凯和付军,两人虽然各自压着不同的女人耸动,注意力却是全部集中在刘雪华身上。曲凯一边肏着小蕊,一边扭头朝付军问道:“老付,刘老师的屄怎么样?紧不紧?深不深?肏着舒服不?” 付军耸动着鸡巴,顺口品评道:“挺好。水不少,松紧也不错,咱俩都能挺到底。” 刘雪华眼见付军和曲凯的鸡巴也都不小,肏屄的动作又娴熟的很,这时已经暗自欣喜。闻言忍不住啐道:“你们两个小毛孩……我还啥也没说呢,你俩倒先品评上我了?” 付军嘿嘿笑道:“有交流才有进步么,只为了射精和高潮才做爱,那多没意思?大家说说笑笑,才有乐趣……我看刘老师也是明白人,难道对我不满意?” 刘雪华脸上一红,叹道:“现在的孩子,都比我们会玩了……” 所谓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 要知道鸡巴的尺寸固然重要,肏屄的经验与技巧却只能依靠长时间淫乐才能锻炼出来,曲凯和付军虽然只十八、九岁,不像王尧那样天赋异禀,也没有李佳经验老到,但也都是久经沙场,性技超群。随便肏弄几下,就能摆出最省力又最勇猛的姿势,付军更不用刘雪华开口就已经找出她的敏感部位,大鸡巴磨着花心,顶着g点,肏的她立刻便有了阵阵快感。 刘雪华先后经历了王尧、李佳、付军,都不可小窥,又看着身旁的曲凯意态从容,自然知道这四个男人、男孩全是心中渴望已久的性技高手,所以不由自主地发出了由衷感叹。心中对于这场赌约的胜负,已经渐渐忘却,开始转念想着如何从四人身上得到最大的满足、长期的欢愉了。 付军闻弦知意,立刻低声笑道:“刘老师别急,你可是今晚的主菜,我和曲凯现在就是先帮你热热身而已……等一会那边两个丫头放得开了,咱们才算正式开始呢。” 曲凯插口笑道:“可不是,这俩丫头明明六个洞都被人肏过了,偏偏不肯俩打一。过会刘老师一定要做好示范作用,让大家玩得高兴。” 小蕊一直没做声,这时忽然噗嗤一笑道:“她俩刚才不肯,那还是你们功夫不到……回头看看,我老公和王哥可玩上了。” 曲凯和付军愕然回头,果然见王尧和李佳两人一上一下,已经把付小珊夹在中间,两根鸡巴一耸一耸地在她两个洞中进进出出。而卓卓小脸通红,就好像树袋熊一样骑在王尧后背上,让他驮着自己的娇躯,小脑袋从王尧肩膀上探出来朝下望去,正盯着王尧的鸡巴在付小珊屁眼里狠狠杵动。 “我靠!他俩也太有本事了……不行,我也要3p!” 曲凯见状咬牙喊了一声,从小蕊身上站起来,挺着鸡巴就朝刘雪华转去,大声道:“刘老师,前戏结束了——咱们开始来正式的吧!嘎嘎,舞蹈动作,我要舞蹈动作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