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通过微信认识了一个女孩A,我还记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个女孩带了一个闺蜜B一起,我也拉上我的好朋友C,请他们吃了一顿饭。席间我们四个人都没少喝,我是有酒胆没酒量那种的,喝两瓶啤酒就完蛋了。我喝的够呛,大约后半夜了,C开车拉我和A开了个快捷宾馆的房间(C是酒驾),然后他就和B走了。结果说起来也够衰的了,在房间里那女孩死活不让碰。一想也是,第一次见面,实在是有点太突兀。然后就各睡各的睡了一夜。天快亮的时候,起身,我还想试试能不能碰,结果一如既往的不干……郁闷之下穿衣服回家了。后来隔了好几天也没联系,我也是有点生气,再往后偶尔微信上说几句话,慢慢的又对她有想法了,这回不心急了,领A去吃美食、逛街,买些小礼物。期间还有一次A住院,我陪了几天,买东西、伺候病床,也算比较到位了。没到一个月,A竟然暗示我可以了。我还记得那天我没带身份证,借朋友的身份证去开的房间,狠狠的操了她一夜。有了第一次,剩下的就好办了,我和A没事就找机会四处玩,每个地方都留下了我俩做爱的痕迹,她比较年青,我对她的兴趣很浓,记得在朋友D家里、车里、街边,都干过。我朋友D家里的床下,压着好多10元20元的现金(每做一次就给他压一次床的钱,要不然对朋友不利,时间长了,床下钱就多了)。我朋友都不是什么省油灯,有多么不省油呢?以E来说吧,有一次我不方便出去,E约A、B、C、D去吃饭唱歌玩,结果都喝大了,差点把A给上了,要不是D拉着,估计这帽子我戴定了。但是我也不生气,毕竟不是自己媳妇是吧?你情我愿的事,就算有点什么我也就当不知道好了。这个开篇有点长,我主要讲的是B——我情人的闺蜜。在之前我并没有留意过她,她是一个很风骚的女人,身材非常性感,该胖的地方胖,该瘦的地方瘦,长的也是一脸饥渴的样子。当我把心全都用在A身上的时候,我并没有太多的留意B。毕竟女人是很敏感的,即使稍稍有一些分心,她也能感觉得到。所以我一直很本份。那段时间我们ABCDE这些人确实挺有意思的,除了我和A是情人关系以外,剩下的严格来说都是朋友关系。那时候我们经常开一个房间,一起喝酒打闹,甚至还玩扑克脱衣服的。玩耍结束了,他们一走,房间自然就变成我和A的炮房了。一直到F的出现,F是我的一个20多年的朋友,胖胖的,大家都叫他胖子。这货特别能作,喝酒、打架、约炮,基本上什么事都敢干。他长年在外陪一个老闆玩,其实就是给老闆开车、伺候赌局、取钱、保护老闆、陪老闆玩,这些事。正巧年底,F回家过年,我们也自然就认识了。在一次玩扑克脱衣服过程中,我和F特别勇猛,把A和B输的内裤都脱了,两个女生抱着被继续玩,不时的还走走光。如果她们再输,那就要把补子拿掉,虽然女生都会耍赖皮一些,不过在关键事情上,男人们可是不会让份的。结果A和B上演绝地大反攻,把我俩一口气赢得也裤衩子上了天。这回好了,四个人都光光的。对了顺便说一句,我们是每人限量7件衣服,不可以多穿,袜子可以分左右脚来脱,但件不可以超过7。然后F这货倒是好,直接把B拉进被窝里了,这样我和A倒成了清纯的一对了。这让我吓了一跳,B平时是风骚了一些,但今天这么容易就被人拉进被窝了,竟然还没有太多的害羞。我猜可能是她对F有好感。结果我又单开了一间房,和A在房里一顿吭吭哈嘿,故意刺激隔壁房。F也不是好惹的,把B给搞定了。从这以后,我和A,F和B就成了固定的两对。我和A是比较正经的情人,F和B更像是炮友,平时谁也不管谁,在一起玩时他俩会操逼。那阵E也挺惦记B的,还记得之前我说过E想操A的事吗?他确实挺有办法,人长得也还算可以,B也不算反感他。但由於B和F已经成为一对炮友了,他们俩自然就不可能对有什么明显的动作。剧情发生突变是有一次A有一次去了四川,大约是2012年上半年吧,那段时间我继续过无逼操的日子,就开始惦记B。我是一个比较坦诚的人,就和F说了。F听完哈哈大笑,说下次咱们设个套,把B搞定。然后A回来了,回来当天,我俩就拉上A、B、C、D等人,一起去吃饭,吃完饭也没安排别的节目,C、D都嫌没什么意思就走了,就剩我和A、B、F四个人了。然后F说没意思,去宾馆开个房间打扑克吧。B说好,A说刚回来要回家看看爸妈,我和F说玩一会就走。到了宾馆,我们玩了一会,也没脱衣服,当然也没干。A感觉没什么意思,就吵着要回家见爸妈。然后我就开车送A走。F和B在宾馆里开火。我把A送回家,接到F的电话:兄弟,我特意操了几下就射了,B应该欲火正胜,我现在走了,你赶快去宾馆捡漏!!!我特么一瞬间泪流满面呀,这真是兄弟,内射完了都不忘了让我捡个剩!!我飞一样的开回宾馆,咣咣咣敲门,B不开,说:F走了!我说咋走了呢?你先放我进来呀!B这才磨磨蹭蹭把门打开,然后赶紧钻回被窝。我心里想,你这是骚劲没过呀,要不然不能不穿衣服啊……我一掀被窝,她一声尖叫,果然没穿衣服。我说我也累了,不介意我也躺一会吧?她说她介意。我说那你光屁股回家吧。然后我就上了床,手脚也开始乱动。她本来就欲火焚身,被我一摸也有点迷乱了。然后就说一些比较理智的话,什么:你不能对不起A,我和F是的关系你也懂你不能这样……之类的话。我用一根手指回应她,直接插B里去了。她没说几句就说不下去了,张着嘴喘着粗气。我这手指粘粘滑滑的,我就知道是F的精液,我操,也顾不上噁心了,我看机会来了,直接翻身上去,一插到底。直接把B搞定!2分钟后,我满意的插出小弟弟……实在抱歉,太兴奋了。想一想自己情人的闺蜜,如此丰满性感风骚的女人,我兄弟的情人,被我一屌插入,是什么样的感觉?真的是无以言表啊。才插几下就想射了。我是强忍着干了2分钟。虽然我的表现很不满意,但至少这是一个不错的开头,以后我可以随时找她偷情中的偷情中的偷情了。在我得到B以后,我们的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在我们这一小圈里,我和A、B都有了关系,自然就更有话语权,A一直保持相对纯洁性(只和我,当然和别人我也不知道,就当没有吧)。B则开始堕落。因为在我们四个人里:A什么也不知道,B则要各种隐瞒,F假装不知道B和我的关系。有几次在床上,我问B,F怎么样?B则表现的很不好,暗指喜欢和我在一起,当然这种骗鬼的话,我就听听而已。但B无论如何都是一个偷情的天才,隐瞒得很好。最高潮的一次,是E问我,和B什么关系?我就把事情给他讲了。他听完也是呵呵笑,我问他笑啥,他说他把B给搞了。我操,这么大的新闻,我竟然一点都不知道。E和我说,早一点的时间,我们有一次一起喝酒,送B的途中,在车里把B给指插了,然后第二天,在E的家里把B喊过去,干了。我的天,我瞬间懵逼,我们这个圈子确实不一般啊。我、F、C、B我们四个人给A送行,A还要继续去四川办事,吃完饭,把A送上飞机,我、B、F我们三个人在车里,闲聊,我就故意说B的身材好。F说:说得好像你摸过似的。我说:当然摸过,不信你问B。B骂我:你怎么什么都说啊?我说:这有什么啊,F和我是好兄弟,咱们都是好朋友。话说到这份上,大家都懂了。把车开到F家里,一起上楼,进屋后我就把B按在墙上一顿乱亲乱摸,B既害羞又兴奋。我几乎是把她的衣服撕下来的,扔到床上。F直接沖上去把鸡巴掏出来放到B的嘴里,我则攻击B的下半身的,没多一会,我就射了(第一次3P太兴奋),F又坚持了一会,也在B的逼里射了出来。让B夹着我俩的精液,睡在我俩中间。从此以后,B就成为了我们的公妻,谁有需要就用一下,当然没事买点小礼物,没钱给拿点钱,这些都是必须的。C碰没碰过我不知道,D是不想碰。我、E、F,基本上三个男的轮流开了,B在那段时间里真是被我们操了个饱,后来明显能感觉B的各种水准在提高。再后来,B也去了外地,就都很少联系了。但是每次回来我和B都能操上一次。A已经和我断开联系了,正式结束了情人关系,只有B还算是半个朋友半个炮友。前几天,B回来,找上我,聊聊天,宾馆操了一夜,但感觉她在外面不乾净,做爱也有点索然无味。估计不会有下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