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欣是一般人眼中標準的中等美女。她的容貌稱不上是美若天仙,上妝之后

卻也楚楚動人。她的身材算不上是完美無暇,打扮起來卻也婀娜多姿。

  她來這家模特兒仲介公司上班已經快半年了,由于工作認真,老板破例還未

滿一年就提前爲她加薪。她做的是出納方面的工作,雖然以她的外在條件,勉強

可以擠入模特兒的行列中,但是她甯願安守本分,不做它想。

  老板叫陳光城,是位三十來歲的青年生意人,他把這家模特兒中介公司辦得

有聲有色,無論是時裝、內衣、泳裝或是禮服的展示,他都能爲顧客迅速找到合

適的模特兒。他賞識雅欣,雅欣也很欣賞他。

  莉雯和敏芳是雅欣工作上的夥伴,姿色也都不差。她們之間相處得還算融洽,

只是雅欣對她們的裝束不以爲然。莉雯和敏芳每天到公司,不是連身洋裝,就是

窄裙套裝,這對雅欣來說,是過于正式了些,因爲她們不是接觸客戶的第一線,

而雅欣從學校畢業也快兩年了,至今仍是T 恤、牛仔褲的學生打扮。

  負責總務的梅姐是她們的大家長,雅欣有心事就會去找她,而梅姐也都會以

過來人的身份爲她解答困惑。

  這天是星期例假日,雅欣突發奇想晨跑到公司。就在她到飲水機前飲水時,

她聽到有人進來然后按下電子全面反鎖裝置的聲音。

  今天有誰會來公司呢?是同事?還是小偷?雅欣不動聲色,開始蹑手蹑腳地

尋找進來的人的蹤影。

  結果她在會議室的窗口,看到了一幅驚人的畫面:莉雯和敏芳正在演出全裸

的激情秀。

  只見莉雯被日式束縛著趴跪在地上,屁股翹的老高,而敏芳正在她后面笨手

笨腳地穿上內外皆有假陽具的皮制內褲。當內褲穿妥時,假陽具便深陷入敏芳的

陰戶內,敏芳忍不住電動陽具帶來的陣陣高潮,狂野地淫叫起來,然后便朝莉雯

的陰戶狠狠插去,演出了一幕不折不扣的狗交式。

  被插入后的莉雯,立刻感受到和敏芳一樣的強烈快感,不由自主地扭動著屁

股,這樣一個反推,使得本來就深陷于敏芳私處的旋轉棒往蜜穴的更深處鑽去,

敏芳受不了刺激,又將朝外的假陽具往前一送,莉雯悶哼了一聲,身子一軟,差

一點攤倒在地上。

  隨著敏芳抽插頻率的慢慢提高,兩位美女的淫叫、淫水和汗水也慢慢交織成

一幅肉欲橫流的畫面。雅欣看到如此驚心動魄的情景,自己也不禁吞起口水,嬌

喘起來。

  「怎麽樣?周先生還滿意嗎?」忽然聽到兩位美女的背后,有兩名男子交談

的聲音。

  「嗯,不錯,這催淫晶片的威力是很強大。」被稱作周先生的男子顯然非常

滿意兩位美女的示范。

  「如果加上春情發動器,效果會更好。」

  「哦?」

  「是的,在催淫晶片的控制下,周先生可以享受淩辱她們的樂趣,她們雖然

任由周先生擺布,可是仍有自己的意志,如果沒有調整羞恥指數,她們還會爲自

己被迫服從的行爲感到羞恥。但是如果再在她們的下體內插入陽具形狀的春情發

動器,她們便不會再有自己的意志,周先生則可以享受到她們奴隸般嬌柔順從的

服務。」

  「很好,我會加入的,明天我就會把錢彙到指定的戶頭。」

  「歡迎周先生成爲名流女仆俱樂部的會員。」

  雅欣低身伏進,換了一個角度,好讓她比較能夠清楚地看到對話的兩位男子

的容貌。她發現被稱做周先生的男子其實是位政商界名人,媒體常有他的報導,

不過他好象不姓周。更令她吃驚的是,在一旁解說的男子不是別人,正是她的老

板陳光城。

  「嗯,還有一點,像我這樣身份的人,安全保密是最重要的。」周先生忽然

有了疑問。

  「這個很簡單。在一般狀態下,我們只能操控她們的肢體行爲,若要調整她

們的心理活動,便要將她們置于性欲催眠的狀態下。請容我爲周先生做示范。」

  老板轉身向兩位美女道:「莉雯、敏芳,把汗擦干,將衣服穿回。穿好后就

可以開始說話了。」一聲令下,兩位美女便拿起準備好的毛巾擦干全身,包括私

處,然后又將脫掉的衣物通通穿回。

  敏芳首先穿好,她能開口后說的第一句話就是求饒:「老板求求你,別再讓

我當名流女仆了……」

  「沒關系,這些不愉快的記憶,我會幫你清洗掉的。」老板柔聲道:「敏芳,

嬌柔順從。」

  只見敏芳忽然兩眼發直、全身僵硬地震了幾下,然后全身又松弛了下來,兩

眼無神地呆視前方,用單一的音調回答:「性愛奴隸敏芳聽候主人的指令。」

  一旁的莉雯才穿好衣服,卻早已嚇得不成人形了。老板回過頭面向她,溫柔

地道:「別害怕,換你了……莉雯,嬌柔順從。」

  「不,不要……」莉雯話還沒講完,也跟敏芳一樣渾身顫抖了幾下。等她再

度張開眼睛時,她也用同樣單一的語調回答:「性愛奴隸莉雯聽候主人的指令。」

  「莉雯、敏芳聽好,等一下醒來后,你們將會完全忘掉剛才發生的事,只覺

得周先生是個幽默風趣的人。不過你們會記得一開始的時候周先生所指定的情趣

內衣款式和成人玩具。等會兒這邊結束后,你們會去情趣用品店選購,並且就在

店內的更衣室里換上,然后再與我聯絡。好,現在你們可以醒過來了。」

  莉雯和敏芳的雙眼各自慢慢地回過神來。敏芳完全清醒后,看到周先生就是

一陣微笑:「跟您聊天真有趣呀,周先生。」

  莉雯則因爲剛才趴在地上過久而感到雙手有些酸麻,于是她晃晃雙手,轉轉

脖子試圖活動一下筋骨,結果目光很意外地剛好轉到了雅欣藏匿的方向,雅欣見

狀拔腿就跑。

  老板感覺非常敏銳,一看到莉雯表情有異,便沿著她的視線追查過去,發現

了雅欣逃跑的背影,他大喊一聲:「別跑!」雅欣哪會理他,早已掏出保安卡刷

開大門,逃之夭夭了。

  雅欣回到家后,先洗了一個澡,想讓自己清醒並冷靜下來。怎麽辦呢?該報

警嗎?這種類似科幻小說的情節,警方會相信嗎?公司里的人都有參與嗎?那些

模特兒都被性欲催眠了嗎?結果她發現自己根本就冷靜不下來。

  她想來想去,唯一可以信任的只剩下梅姐了。于是她決定先去試探梅姐,如

果苗頭不對,她就走人。梅姐也是女流之輩,應該無法對她如何的。結果她緊張

到沒有事先打電話給梅姐,就直接去拜訪人家。

  「怎麽了?」梅姐一開門見雅欣一臉驚慌狀,便關心地問道:「別急,先進

來喝口熱茶,慢慢說。」

  雅欣一進們便無力地軟倒在沙發上。她接過熱茶,也沒管它有多燙,就一口

氣就將它飲盡:「她們,她們都被性欲催眠了……」她緊張到來不及試探梅姐,

就開門見山地直接說明來意。

  「別急呀,誰是她們?性欲催眠是什麽?」梅姐好象被雅欣弄得一頭霧水似

的,完全不能理解她在說什麽。

  「就是敏芳和莉雯呀!老板使用了一套催淫技術在她們身上,現在正準備賣

淫給一位叫周先生的社會名流!」

  「哦?有這回事?」梅姐接過雅欣遞回的空杯子,一臉狐疑道。這時,門鈴

響起,梅姐過去開門,進來的不是別人,正是敏芳、莉雯和老板陳光城。

  「啊,原來你們是一夥的……」雅欣心底閃過一絲驚懼,全身毛發霎時倒抽

豎立起來。

  「呵呵,老板你猜的真準,今天早上逃跑的正是雅欣,而她會通知的第一個

人真的是我。」梅姐佩服地道。

  「嗯……」老板點點頭,然后對身旁的兩位美女下命令:「好了,莉雯,敏

芳,你們現在可以意識到自己已經被性欲催眠了。」

  瞬間,敏芳和莉雯的臉上同時閃過一些淫蕩的表情。等她們又恢複正常時,

敏芳開口道:「雅欣,原來主人下一個要催眠的對象就是你啊。」

  雅欣正想起身逃跑,忽然覺得頭重腳輕,眼前一片漆黑,四肢無力地又跌坐

回沙發上。

  「呵呵,叫你不要急,慢慢來,你不聽,硬是一口氣把它喝個精光。」梅姐

終于露出邪惡的本性:「那是摻有強力鎮定劑和溫和春藥的熱茶,這樣會有助于

等一下性欲催眠的施行。」

  「你到底想把我怎麽樣?」雅欣知道自己是無法反抗了,只好采取拖延時間

的戰術,希望會出現什麽轉機。

  「莉雯,告訴你的朋友她將會如何。」老板命令道。

  莉雯來到雅欣面前,一腿騎到她的身上,然后親吻了一下她的嘴唇,嬌聲道

:「親愛的雅欣,你就當睡了一場好覺吧,醒來以后,你就是主人的奴隸了。」

  「莉雯,敏芳,讓我好好欣賞一下你們剛買的內衣款式吧。」一聲令下,敏

芳和莉雯便將她們身上的外衣脫個精光,展現出撩人的姿態。

  「雅欣,別怨我,我也不想這樣,你是一個乖女孩,可是誰叫你自己跑來發

現這性欲催眠的秘密呢,你讓我別無選擇。」老板感歎完后,又下命令道:「敏

芳,莉雯,把雅欣從沙發上扶坐起來。」

  于是兩位只穿著內衣和絲襪的美女便一人一邊將雅欣自沙發中扶起。連眼睛

都快要睜不開的雅欣,完全無力反抗,只能任人擺布。

  老板撥開雅欣后頸的頭發,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在頸根與后腦勺交接處插

入一根針管,針管末端接有一根電線,另一端與他的筆記本電腦相連接。沒過多

久,屏幕上開始出現訊息:

  「催淫晶片植入完畢,請開始輸入參數。」

            于是老板開始輸入參數:

  「攻擊指數:0% 」

  「順從指數:100% 」

  「性感指數:100% 」

  「羞恥指數:0% 」

  「老實指數:100% 」

  「主人:陳光城」

  「被主人性吸引指數:100% 」

  「被主人所指定的人士性吸引指數:100% 」

  「被其他人士性吸引指數:0% 」

  「性欲催眠啓動詞語:雅欣,嬌柔順從。」

  輸入完畢后,老板對著雅欣奸笑了一聲道:「雅欣,再見了。」然后他按下

了Enter 鍵。

  在瞬間,雅欣只覺得好象有千百條電流竄過她的腦袋,然而這些電流並不是

很刺激,反而給人一種很溫和,很舒暢的感覺,她很想在這種舒暢的感覺中沈沈

睡去。漸漸的,她的意識開始模糊了,她感到有很多事情她都不再那麽堅持了,

只要是老板交代的,她都願意去做,她渴望自己變的性感,只要能夠吸引老板的

注意,越性感越好。這種改變是很奇妙的,她明明知道自己的想法在變,可她卻

無力思考,直到她失去所有的意識爲止……

  雅欣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傍晚時分了。

  她發現自己正躺在梅姐那張柔軟的床上,甚是舒服,但是她並不記得自己爲

什麽會在這里。

  「你醒了?」進來的不是梅姐,而是老板,這更奇怪了。

  「起來盥洗吧,周先生就要來了。」老板見她清醒了,便吩咐道。

  周先生是誰?雅欣疑問著,可是她卻順從地下床梳洗了一番。當她套了件浴

袍從浴室走出來的時候,老板正坐在沙發上望著她,然后柔聲道:「去幫我倒杯

水來。」

  雅欣不假思索立刻順從地去廚房倒了一杯水給他。

  「乖女孩。」老板贊賞道:「雅欣,你知道自己已經被性欲催眠了嗎?」

  「那是什麽?」雅欣對這個名詞絲毫沒有任何印象。

  「你記不記得自己爲什麽會在這里?」老板故意問道。

  雅欣只覺頭很痛,要回想今天才發生的事情竟是如此困難。隱約中,她記得

早上晨跑到公司,然后下午去拜訪梅姐,很巧地碰到老板,結果就莫名其妙地睡

在梅姐的床上。

  「如何?想當模特兒嗎?」老板繼續問道。

  「嗯,這個……」不知怎麽的,她無法抗拒老板說的話,雖然她很笃定自己

是不會想當的。

  老板見她矛盾的模樣,決定戲弄她一番:「雅欣,脫掉浴袍。」

  雅欣順手將環帶一拉,浴袍便應聲落地,剩下赤裸裸的她站在老板面前。更

奇怪的是,她絲毫不感到一絲羞恥。

  「雅欣,開始自慰。」老板一面欣賞她勻稱柔美的胴體,一面下命令道。

  「這到底是怎麽一回事?」雅欣嘴巴還在嘟嚷著,雙手卻已經開始動作了。

只見她的左手拼命搓揉著自己的雙乳,右手也緩緩地伸向下體……

  不一會兒工夫,雅欣高潮了,她的雙乳堅挺,私處紅腫,暈紅的雙頰,浮現

在滿臉淫蕩的表情之上。老板知道她剛才洗過澡,如果等到她的淫水自蜜穴流出,

香汗淋漓的時候,她又得重新梳洗一番,這樣會來不及準備迎接周先生的到來,

于是命令道:「雅欣,停止自慰。」

  沒想到雅欣就這樣硬生生地停了下來。還在高潮中的她,根本無法罷手,只

是拼命地哀求道:「求求你,讓我繼續下去。」

  「呵呵,還沒有插入春情發動器,就這麽著急要當我的奴隸呀。先別急,等

服侍完周先生,我們還有足夠的時間可以共度春宵。」老板見雅欣真的不行了,

便道:「雅欣,深吸一口氣,平靜下來。」

  說也奇怪,雅欣大吸了一口氣后,果然平靜了許多。

  雅欣依言帶上耳環,老板調整了一下手上戒指的頻道:「好,接下來你可以

安靜地化妝,吹頭發,然后換上今晚的服飾。」

  雅欣望望床上,靜靜地躺著今晚她將穿著的服飾。原來剛才她還陶醉在高潮

當中時,老板已經幫她準備好了。這是一套內外兩件式的連身洋裝,外面是一襲

低胸薄紗帶有淡紫色水彩花紋的水擺裙,裙擺的高度則在大腿的一半左右;里面

是一件肩帶式同色系的絲質緊身衣裙,長度剛好夠包住臀部而已;內衣則是同色

系的前扣式半罩杯蕾絲縷空胸罩,和同款的丁字褲,以及一雙搭配服飾色系的高

級透明絲襪。

  雅欣不喜歡穿絲襪,更沒試過丁字褲。她平常就很少穿上班套裝,這樣的服

飾對她而言是過分性感了些。于是她試著要求道:「可不可以不穿丁字褲和絲襪,

然后禮服改穿連身長裙?」

  「這由不得你的,乖乖照我的意思打扮自己吧。」老板柔聲道:「雅欣,嬌

柔順從。」

  雅欣忽然感到有千百條閃動的電流,刺激著全身上下所有的性感帶,在瞬間

引發多次快感,她的身體隨著這些快感不自主地抽動了兩下。當這些電流在全身

各性感帶的快感忽然一齊彙集到她腦中時,她的意識瞬間被這些快感淹沒了。

  「性愛奴隸雅欣聽候主人的指令。」她面無表情,用單一的語調回答道。

  雅欣回過神來的時候,發現她自己正坐在梳妝台前發呆。

  此時的她已經著裝完畢,甚至連頭發都吹燙妥當了。由于穿的是前扣式半罩

杯胸罩,她的雙峰明顯被集中提高了些,在緊身衣裙的束縛下,她的酥胸看起來

是如此的波蕩,雅欣看到自己都忍不住想摸一把。

  然后她起身站在穿衣鏡前欣賞她的下半身。那薄紗一樣的水擺裙,根本擋不

住任何光線的穿透,而直達里面僅僅包住她臀部的絲質襯裙。還好老板要她穿丁

字褲,否則一般的內褲很容易在襯裙上印出痕迹而破壞她下半身玲珑優美的曲線。

  偶有一陣微風吹來,讓薄紗般的裙擺輕沾在柔密絲絹觸感的絲襪上,雅欣便

愉悅地沈浸在當女人的樂趣中。

  「打扮好了嗎?」聽到老板的呼喚,她不清楚老板一開始就在房內看她更衣,

還是后來才走進來的。雅欣只是柔順地應聲道:「嗯,可以了。」

  老板忽然想起什麽似的,命令道:「雅欣,回去躺在床上,拉下內褲及絲襪,

然后彎起膝蓋張開雙腿。」

  雅欣在根本不清楚怎麽一回事的情況下便照做完畢。

  「又怎麽啦?」雅欣一臉疑惑地望著天花板。

  「沒什麽,我忘記將春情發動器插入你的體內了。」老板取出一根陽具形狀

的光滑金屬棒道:「周先生交代,他要淩辱莉雯和敏芳,並要你在一旁溫柔體貼

地服務。」

  雅欣無法反抗,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老板拿著春情發動器在她面前耀武揚威。

  「來,撫平情緒,放松陰道肌肉。」他打開春情發動器的開關,那根金屬做

的假陽具便猛烈地小幅度震蕩起來。

  經老板這樣一說,雅欣焦慮的心情立刻一掃而空,原本想抵抗不肯張開的陰

戶也松懈了下來。

  「呵呵,雅欣,這就是兩段式性欲催眠的樂趣。在催淫晶片的作用下,你雖

然無法反抗,可是還有自己的意志,可以享受淩辱你的樂趣。當插入春情發動器

后,你就什麽都不知道了,這樣便可以享受你奴隸般嬌柔順從的服務。」然后他

將春情發動器推到雅欣蜜穴的洞口:「你自己慢慢享受吧。」

  「不,不要……啊!」當春情發動器觸碰到雅欣私處的那一刹那,雅欣竟敏

感到立刻高潮起來。她從未有過這樣的體驗,陰戶頓時全開,她無法進行任何思

考,只能任由高潮帶領她用盡全身的力量,要將春情發動器吸入體內。

  「對,乖女孩,就是這樣。」老板在一旁加油打氣,雅欣下體扭動地更加賣

力,三兩下,整根春情發動器已經沒入了雅欣的陰戶內。此時的雅欣,跟一頭發

情的雌性野獸沒有什麽區別,她已沒有任何其它感覺,只有在高潮中尋找更高的

高潮。

  「很好,雅欣,當春情發動器觸碰到子宮頸時,請你輕輕地喊一聲「裝備完

畢」,我就知道一切結束了。」

  「哼……啊……裝備完畢。」雅欣在歡愉的峰頂喊出了最后一聲,便癱軟在

床上,春情發動器似乎也跟著停止下來。雅欣現在已經完全銷魂了,整個人仿佛

墜入五里云霧中,一切都是那麽的不真實。

  所謂的春情發動器的原理其實也很簡單,它在裝置妥當后,便由催淫晶片操

控著,只要雅欣一有自己的想法,催淫晶片就會控制雅欣的陰道做不自主的收縮,

進而啓動春情發動器,然后由它制造出一波一波的高潮將雅欣的思想整個淹沒掉,

直到雅欣完全沒有了自己的意志,它才會停下來。

  「好了,雅欣,一切都過去了。告訴我你目前的狀況。」

  雅欣悠悠坐起,喘了一口氣道:「我已經沒有自己的意志了,我是你的性愛

傀儡。我的一切思想,都接受你的控制,我的所有行爲,啊……都聽從你的指揮。」

  老板知道雅欣在敘述中有中斷是因爲她閃過了一些念頭,而被春情發動器糾

正的緣故。于是道:「雅欣,盡量保持自然,不要被人發現你已經被性欲催眠了。」

  「是。」雅欣轉了轉雙眸,又恢複了平時自然可愛的模樣。

  「好,把衣服穿好。」

  「是。」雅欣起身,穿好丁字褲,拉上絲襪,放下裙擺。

  「雅欣,愛我,嬌柔順從地愛我。」這命令一出,雅欣仿佛全身被人吻遍,

她害羞地低下頭去,然后又忍不住擡頭望向老板,當他們四目相接時,兩朵暈紅

霎時飛上了雅欣的雙頰。她緊緊摟住老板:「老板,我好愛你……」

  老板低下頭去望著雅欣的酥胸,笑問道:「這胸罩還舒服嗎?」

  「嗯,確實有集中提高的效果,其實我的雙乳已經被擠得有些堅挺腫脹了,

可是並不會感到不舒服,反而覺得自己好性感。」

  「那下面呢?」老板順勢摸了一把她的屁股:「你不是討厭穿絲襪和丁字褲

嗎?」

  「呃,那是我以前沒有試過的緣故。其實丁字褲很性感的,它好象一根繩似

的緊緊嵌入我的股溝,卻又完全包住我的私處。這種感覺,真是舒服到了極點。」

雅欣在描述的時候,絲毫沒有羞恥的感覺:「還有絲襪,這種整雙腿與柔密絲絹

接觸的感覺,讓我不論觸碰任何材質的衣物,或是僅僅吹過一陣清涼的微風,下

半身都好象有快要被融化似的愉悅。」

  「真有那麽舒服嗎?」老板從剛才性欲催眠雅欣到現在,小弟弟一直都堅忍

不拔,可是聽到雅欣這般細膩地描述自己的身體時,卻好象有點忍不住的趨勢。

  「你自己來當女人就知道了啊。」雅欣小聲地低下頭去:「當然還有那個,

那個……」

  「春情發動器?」

  「嗯,它是所有歡愉的源泉。」

  稍后,雅欣將會加入敏芳和莉雯服務周先生的陣容,當然,她將完全不會記

得今天發生的一切。星期一,她仍會帶著愉快的心情來上班,只是,她再也不會

抱怨敏芳和莉雯的濃妝豔抹,她會揚棄以往T 恤、牛仔褲的清純裝束,而開始習

慣穿著連身洋裝,和洋裝下的情趣內衣及高級透明絲襪。平時她不會知道自己名

流女仆的身份,仍舊是老板和同事眼中盡職盡責的好職員,直到她聽到老板呼喚

她:「雅欣,嬌柔順從。」爲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