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下午,我进入舞厅的时候刚好是亮灯舞,一般我是不太愿意在亮灯舞的时候亮相的,那样太容易暴露自己
了,除非遇到特别可心的女人。跳亮灯舞的时候,舞池里一般是女人和女人做伴跳的多,我便在舞池旁边的后排座
位找个地方坐下,欣赏在舞池里翩翩起舞的姑娘少妇,从中发现目标。这其中,我发现了一个靓丽而丰满的少女,
亮灯舞才完,我就悄悄地转到她座位后面,等待时机。
  熄灯舞一开始,我便请她跳舞,她很大方,很快就随我下了舞池。灯光完全熄灭以前,我注意看了一下这姑娘
的摸样,只见她长发飘逸,圆圆的脸盘皮肤白净,眼睛很大,激烈运动后的面郏脸上泛着诱人的红晕,这妞真不错,
我暗自感叹。灯光完全熄灭后,她很自然地就靠在了我怀里,这是个少女,上还是不上,我心里很矛盾。转念一想,
先试探一下她的情况再说好了,便轻轻地搂着把柔软的腰肢,两人的身体若即若离,在贴面的同时和她聊天,她说
她22岁,在电焊厂工作,是和一群朋友出来玩的。我一听,觉得没戏,一来是少女,把她逗得动真情了,逼我离婚
太麻烦,二来她和一群朋友出来玩,要上她,自然免不了要接触她的朋友,面对众多目光的审视,说实话我心虚。
于是就决定做一锤子买卖,把她现场正法。我和她聊了会后,就开始对她进行骚扰了,身体贴上去,把她紧紧抱在
怀里。这妞真性感,一对高耸的乳房压在我胸脯上,柔软而富有弹性,我的手先是在她的腰肢轻轻抚摸,看她靠在
我肩膀上,没有特别的反应,就把手往下移动,轻轻地抓捏她丰满的屁股,她的屁股肉感十足,隔着外裤,我明显
感觉到她内裤的烙印,我的鸡巴硬起来,便抱着她的屁股,将大鸡巴由轻而重地顶在她的逼上,轻一阵重一阵地左
右旋转磨蹭,这妞很温柔,身子软软地倒在我怀里,我感觉到,她逼散发出来的热气,已一阵暖过一阵地扩散到我
的鸡巴上,我想,她一定开始流水了,便更加有力地顶她的逼,同时,一只手捏着她的屁股,另一只手抽上来,隔
着衣服捏抓她挺拔的乳房,她拉了一下我的手,但并不坚决,我的手就停留在她的一对奶子上,随着我的手掌对她
乳房轻重缓急不等的揉捏,我明显地感觉到她在我耳根的鼻息一阵紧过一阵,身体完全瘫软在我怀里,这妞控制不
住了,我迅速把手移下来,一下插进她的上衣里,滑过她火热的肚皮,掀开她的奶罩,她一边饱满的乳房立即就被
我抓在手里,她挣扎了一下,想推开我,但被我死死抱着,我的手贪婪地抓揉她温暖而富有弹性的乳房,一会左边,
一会右边,她声音颤动地对我说:「放开,你放开我……」我说:「我们都好想,就好好亲热一下好吗?」说着开
始拧她的乳头,「喔……」她身体一颤,忍不住呻吟出来,软软地靠在了我怀里。这姑娘的奶头好小,但又是那么
细嫩,我尽情地拧捏她那两粒细嫩的珍珠,享受着少女的酮体,涨大的鸡巴一浪猛过一浪地顶她的逼,搂着少女柔
软丰满的温躯,我觉得自己进入了如痴如醉的梦境,突然,我的腰间一阵紧缩,龟头一麻,积压的精液全部喷射了
出来。她感觉到了我大鸡巴一阵阵有力的伸缩,就挪开下身,想躲过我精液的喷射,但我手已经从她衣服里抽出来,
双手紧紧抱着她的屁股,一直到喷射完毕。我沉醉地把头靠在她肩膀上,回味着对着少女喷射后的快感。我射了很
多,觉得自己的裆部湿漉漉的,精液已经渗透到裤子外面,我想知道精液是否也浸润了她,就伸手下去在她的裆部
摸了一下,她一惊,立即推开我,但我已经感觉到,她的裆部也已经湿润,有我的精液,也许还参杂着她的淫水…
…熄灯舞结束,灯光亮起来,我舍不得地在她红扑扑的脸上吻了一下赞美说:「你真温柔」,没想她红着脸低头回
敬了我一句:「你好色哦」,说着,就扎到她朋友堆里去了,不一会,我又看她走出舞厅,在门前转向厕所一侧,
我想,她一定是到厕所里,清理逼里流出的淫水和粘在裤子上的精液去了吧,嗬嗬。
  熄灯舞完后,我离开了那姑娘,心想今天下午也许就到此为止了。我点燃一只香烟,有点依依不舍地盯着在色
彩斑斓灯光下舞池里的女人,心里还在回味那姑娘,有点遗憾自己结婚早了,否则一定能操她。正胡思乱想间,无
意侧头一看,哈哈,自己身边正坐着个少妇呢,借着舞池上空透来的柔和光线,我注意到这是个性感的女人,身段
和那姑娘差不多,同样是长发,脸盘也是圆圆的,嘴唇厚实性感,只是面容水色比那少女差点,她上身穿着件白衬
衫,下着裙子,打扮比较普通。我突然冒出一个念头:再试试看。心动立即就行动,挪了挪屁股,我靠近那少妇,
递上一支香烟,问她要吗?她看了我一眼,很礼貌地说声谢谢,就接了过去,我连忙掏出打火机给她点着了香烟。
借着她吸烟时烟头的火光,发现她正默默地盯着舞池里的人,目光很冷漠。我想她一定又是个不幸女人,便故意找
话和她说,问她中午不用回家做饭吗,她摇摇头说,现在就只一人过,我故意问她还没成家吗,她没好气地说成了,
但也快离了,我关切地问其原因,她数落了一顿老公的不是,无外乎是外遇问题。我用开导小霞的办法想说服她回
心转意,但对她很不凑效,她是铁了心要离婚的,只是不知道离婚怎么办对她才有利。我便给她出主意说,离婚最
好由老公提出来,孩子自然由她带,这样在财产分割等方面,她要主动些。另外还给她提醒了一些离婚在法律方面
要注意的问题等。她很欣赏我的学识,面色阴转晴,告诉我说她是市纺织厂的,叫萍,27岁了,近来为离婚问题很
苦恼,自己出来散心,但实际上根本没有心思跳舞。我说那就别跳好了,我看看表,已经11点多了,心想还的回单
位一会。便约她中午一块聊聊,解释说我还得回单位一下,让她11点50在舞厅附近的一个地点等我。
  我们准时见面,见面时我看出,萍有意化了一下妆,头发梳的很柔顺,正向我投来灿烂的笑容。我寒暄几句,
我便带着她到炮楼,这家舞厅离我的单位以及炮楼都不远,对于我来说十分方便。大约10分钟后,我们进了炮楼的
门。在沙发上坐下,我给她泡了杯茶,她抿了几口,继续和我讨论怎样办离婚才对她有利的问题,看着她温柔的面
孔和成熟的身躯,我有点心不在焉,随便应付了几句,就搂住了她的肩膀,她也顺势靠在了我的怀里。她的嘴唇很
厚,我们接吻的时候,我忍不住添她的性感唇,还用牙轻轻地咬,她闭上眼睛,紧紧地抱着我,我解开她领口的纽
扣,把手探进她的乳罩里,一下就捏住了她丰满的乳房,她的乳房依然挺拔高耸,只是乳头比较大,没有那妞的细
嫩,我的手指在她的乳头上拧捏着,尽情地玩弄这少妇成熟的肉体,她把头靠在我的胸前,发出微微的喘息,我觉
得自己的鸡巴涨大起来,便把她抱到床沿上,扯下她的裙袜,只见她雪白的两腿微张,在阴毛密部的两腿之间,肥
厚的阴唇夹缝里早已侵出亮晶晶的爱液,我掏出粗大的鸡巴,将她的腿微微提高,对准她红嫩水亮的阴道口猛地一
挺,大鸡巴就连根埋入了她的逼里,「唔……」萍忍不住发出一声呻吟,又用手背堵住自己的嘴,萍的阴道粘湿滑
润,紧紧地包裹我的鸡巴,随着我大鸡巴的有力出入,她的腿在我肩膀两侧晃动着……,我的鸡巴虽然很硬,但在
一个小时前才射,此刻射的欲望并不强烈,在她的阴道里冲刺了很久,还没有要射的感觉,我觉得不是我在需要女
人,而是在为女人服务了,为了增强性的刺激,我掀开她的上衣,她的一对白嫩的乳房立即弹了出来,我一下揪住
她两边的乳头,拼命捏拧,「啊……疼啊……噢……疼……」,在她惨叫声中,她的阴道有力地收缩起来,看着她
脸郏被凌乱头发遮盖的娇态,在她阴道猛烈收缩的夹击下,我进入了激情的高潮,鸡巴在她阴道里有力伸缩,射出
了少量的精液……
  做完后,萍靠在我怀里噘着嘴对我说:「你有虐待倾向」,我说:这是成人游戏,大家都很刺激对不对?她娇
声说:「可现在人家的乳头都还在疼呢」。接着她又说,她和老公分居,已经有三个多月没有做了,确实还挺想的,
夸奖我能力强,做的时间很久。我呵呵笑着捏她的脸蛋说,我下次一定注意,不伤害你,让你还像今天一样满足。
接着我对萍解释说,今天我事先没有安排好,中午必须要回家的,明天再请她吃饭。萍扑在我怀里说:「你可别骗
我啊」,我揉着她的乳房说:不会的,请你放心,明天中午打我的呼机。我确实还想操萍,因为这次做我的性欲不
够强烈,比较勉强,还不过瘾呢。没想到,第二才上班,领导就通知我,说有紧急的事情,要我陪领导出差,弄得
我很无可奈何,只有陪领导出远门了。萍给我打呼机我自然没有收到,而她又没有给我联络电话,我和萍就此失去
了联系。其实,我真要找萍,可以去她们纺织厂查的,但我懒得去,因为她在闹离婚。
  一场舞会是2 个半小时,如果时间充裕玩全场,运气不差的话骚扰捏摸3 、4 个女人是很正常的,因为很多女
人来玩也是为了换空气,并不特别在意男人对她们动手动脚。只是在舞厅里射完一个女孩后,接着出来又操一个少
妇,这种情况不是经常能遇到的。这对我来说是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回想起来真够刺激。操过萍以后,我对
女人突然有了个新的发现:未婚女人因为性体验有限,接触男人都比较容易冲动。但已婚女人在性冲动方面还是有
区别的,已婚女人瘦的性欲更强,胖的就稍微差些了。萍虽然属于偏胖的那类,但她与老公分居,属例外。所以,
弟兄们要迅速解决一个女人,苗条少妇应该是首选。另外就是,女人嘴巴的大小薄厚与阴户成正比,嘴巴大的逼就
大,嘴唇厚的阴唇也厚。不知道列位性经验丰富的弟兄们,是否有此发现?呵呵!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