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五、君应怜我

  临近7月底,鹿叔回来说茸茸工作的事办妥了,八月初去报到,茸茸满脸不愤「为什么她九月份才报到,我八月份就要上班,他还可以多玩一个月。」
  「小鹿老师,因为九月学生就开学了啊!你肯定要提前适应工作,要不开了学你不知道干什么怎么办?我们九月初准备十一黄金周正好啊!」

  「我又不是去做老师,就是发发文件,接个电话什么的。」

  「哪那么多为什么?教育局不是你家,你说怎样就怎样?」鹿叔呵斥她。
  「我家也不是我想怎样就怎样啊!都是你和妈妈说了算的。」茸茸顶嘴。
  「十一过去咱俩就结婚,到时候你就可以说了算了。」我打圆场。

  「哎……抓紧把她领走,让我清静清静。」鹿叔抚头叹息。

  「你在家几天啊!还清静清静,你天天都清静。」梅姨不乐意了。

  「就是,哎,爸妈,要是我真走了,你们会想我吗?」

  「不会。」「会。」梅姨和鹿叔同时说。

  「咯咯咯……」茸茸洒落一串银铃声。

  茸茸去上班的第二天,梅姨就召唤我到她家,我以为有什么好事,梅姨却一脸郑重的给我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个柔柔弱弱的女人,30岁左右吧,很有古典气质,很漂亮。还有一个少年,十八九岁的样子,阳光俊朗。我疑惑的问梅姨这是谁,梅姨叹了口气「茸茸的弟弟和他妈妈。」

  「弟弟?妈妈?」我愈发迷惘。

  「我用了二十多天查清的,你和茸茸回来前,我去公司,发现你鹿叔多了个助理,就是这个男孩,叫鹿麟,你没发现他和你鹿叔很像吗?我就找人查,前几天查清了,是你鹿叔和这个叫应怜君的女人的孩子,他做了一个假身份,和这个女人结的婚,一直在天津生活,那儿有公司的一个办事处,现在这孩子刚考上我们市的大学大学,她们俩就搬了回来,让这孩子跟着他锻炼,培养他。我说你和茸茸不想接公司他怎么不在意,他早就有接班人了呀!这个女人以前在公司做过文员,被他搞上手了。我一直以为他在外面顶多逢场作戏玩玩,男人的德性我也知道,没和他计较,现在竟然搞得都结婚生子了,瞒了我这么多年。以前茸茸天天在家,我没法和你说,现在你要帮我。」

  「啊?!我要怎么做?」我惊诧万分。

  「我咨询过了,如果我起诉她们重婚,可以判他们3-5年,我再申请离婚,因为我是受害者,可以分他一半以上的财产,茸茸和鹿麟都能分割他剩下的财产,除非他狠心一点都不给茸茸。」

  「啊!搞这么大?这样这个家就散了。」

  「这样做是最解气的,但肯定会影响到你们的婚礼,而且即使拿到那些财产,因为他进去,公司会一片混乱,业务会受到影响,资产肯定会缩水。还有一个办法就是我忍了,接受这个事实,但要他现在就把公司51%的股份给茸茸,剩下的49%随便他,这样以后就是他给茸茸打工,即使鹿麟以后接手,茸茸也是最大股东。你觉得哪样做好?」

  「我无所谓,只要你舒心,你说怎样我都支持你。」我对梅姨表忠心。
  「那就第二种吧,不过需要你帮忙去找这个女人,说服她同意,然后,上了她!录下来。」

  「啊!上了她?说服她就行了呀!怎么上啊?」

  「她不是财产所有人,她答应什么都没用,说服她只是怕她不甘心,缠着老鹿要更多,上了她就有了她的把柄,她就不敢这事那事了。至于怎么上我就不管了,这是你的强项,你当初怎么对我的……」梅姨自觉失言,脸上泛起红晕。
  「我这是奉旨泡妞啦!万一将来茸茸知道了,你可要给我证明哦!对了姐,事成了有什么奖励吗?」

  「滚!」梅姨板起脸,她知道我一喊她姐就是想要欺负她了。「如果你同意这样的方案,现在马上去,这是地址,这是录音机,老鹿应该快来了,我等下要和她摊牌,你完事就回来,万一他去了抓到你就麻烦了,我会拖着他到你回来的。做成这件事你再去说服茸茸同意这个方案。」

  按地址找到地方,一个新建小区,上楼,敲门,开门的是照片上的女人,比照片上还要漂亮,1米60左右,纤瘦的身材,眼睛鼻子嘴巴都不大,显得人很精致,一袭长发,穿着淡粉色的丝质睡衣。「您好!您是君姨吧!我是鹿茸的未婚夫,梅雪阿姨让我来的。」

  「啊!」她明显的慌乱起来,「你要干什么?」

  「别误会,只是想和您谈谈,就我一个人,我们能坐下说吗?」

  我进屋坐下来,她离我远远的在沙发的贵妃床那边坐下,又起身给我倒水「你喝水。」

  「君姨,我也不绕弯子了,您和鹿叔还有鹿麟的事,梅姨都查清了,她想起诉你们重婚,我拦住了,我和茸茸马上要结婚,不想在这个时候出意外,所以想和您商量一下怎么处理。」

  「你们想怎么处理?只要不伤害我和小麟,我都同意。」她怯怯的说。
  这样还有什么难做的,谈判还没开始,对方就怂了,我就说梅姨起诉重婚的后果,然后我说服了梅姨同意了我提出的让鹿叔转让股权的事,现在就看她同意不同意了。听完她明显的出了一口气,紧张的表情舒缓了。「我们不要股份也可以的,别起诉,小麟还小,我和老鹿出了事,谁管她啊!」

  「那怎么行,再怎么说,小麟也是鹿叔的儿子,茸茸的弟弟,不给股份鹿叔和茸茸那儿也说不过去的。不过,这样分配毕竟和起诉相比茸茸分的少了,茸茸是我老婆,也就是我的利益受损了,你看君姨你能不能补偿我一下啊?」

  「可以,怎么补偿啊?我还有点钱,或者多给茸茸一些股份?」

  「我要是想要钱就抢着接手公司了,我对钱和股份没多大兴趣的。」

  「那我也没有别的啊?我连工作都没有的。」

  「你有的,」我站起身走到她身边「就是你喽,君姨,我一进门就被你吸引了,本来没想要什么补偿的,现在才临时想要的,要怪就怪你太诱人了……」我坐下来把她抱住,在她耳边说。

  「不行,不能这样。」她挣扎着要起来。我把她抱坐在我腿上,她很轻。撩起她的裙摆,两条纤细白皙的大腿裸露在空气中,哦!老天,大腿根部竟然蕾丝的开档丁字裤,两根细细的带子,薄薄的透明蕾丝,「你好骚,竟然穿这个。我好喜欢!」我伸手探进去,拨开那一点点蕾丝,哦!哦!哦!我遇到了什么?阴阜寸草不生,是白虎!我急火火的把她按到在贵妃床上,趴在她两腿间去亲吻那处嫩肉,她的大阴唇如同婴儿的嘴唇,抿成一条线,完全遮住了洞口,掰开才能看到里面的粉红褶皱和肉芽,我舌尖舔了进去,撩拨她的娇嫩,她双手抱住我的头,推了一下,就向下按压,一下一下挺动腰臀,主动刮擦,泉眼里渗出汩汩汁液,好敏感的女人,好风情的少妇。她的阴蒂破蛹而出,如同半枚枣核,口中发出「咿呀咿呀」的婉转娇啼,宛若婴儿轻泣。我无法再按捺下去,扯下自己的裤子和内裤,丢在茶几上,当然同时按下了录音机的按键。我抓着她的脚踝分开来,她的脚踝很细,仿佛稍微一用力就能折断,我把阴茎凑在她的洞口,顶了几下竟然没有顶进去,她一手分开自己的阴唇,一手握住我的阴茎,挺动着要吞下。我也用力下呀,终于艰难的进入了洞府,紧裹的感觉和剐蹭的快感差点让我喷射,我伏在她身上,不敢动弹,要是现在射了可就丢人了。

  「你自己在家里面穿这个等谁呀?你还有情人?」

  「不是,我一般就这样穿,老鹿喜欢这个,我希望她一进家就干我。」
  「你好骚,老鹿经常来找你吗?」

  「一开始的时候经常,每次都干个没完,现在不行了,硬度和持久力都差了,得有十年没让我吃饱了。也来的少了,一个月也就来不到十天。你的好硬,好大,塞的我满满的,好久没这么充实了。」

  「你吃不饱没有偷吃吗?现在老鹿来不了了,梅姨正和她摊牌呢。」

  「有过一次,前几年我闲着没事,在QQ上聊的一个人,视频觉得不错,和他见了面,可他进去就射了,很扫兴,他说第二次就没事了,结果第二次只比第一次多了一分钟,我很失望,不再理他,结果他竟然在QQ上要挟我,和我要钱,吓得我那个QQ都不用了,再也不敢找了。他来不了你就好好干我吧!」

  「你的太紧了,比茸茸的都紧,我现在都不敢动,一动怕射了。」

  「嗯,我剖腹产,又经常练瑜伽,所以很紧。你和我说说话,分散一下注意力,一会儿再动就好了。」

  「一开始你还不愿意,怎么这么快就配合我啊?莫不是我一进门就看上我了?」
  「美得你,你一进门一说是梅雪的人,把我吓坏了,哪顾得上看你,老鹿早就和我说了他是用假身份和我结的婚,可那时候小麟都三四岁了,我能怎么办?只好就这样了,这些年其实我天天都怕梅雪找上门,还好今天解脱了。你见过那个女的男人一说就愿意的,你都把我那样我怎么忍得住。」

  「你一直这样吗?」

  「你是说我骚吗?一开始不这样的,就是在小麟上了小学吧,我时间空闲了,不知道怎么的,就变得很想这事,老鹿又经常给我看一些外国的片子,我就学着里面的,他就很兴奋,很猛,我很舒服,慢慢就这样了,你能动了吗?我好想了。你把我腿分开一些,那样不是很紧,还插的深。」

  我抓着她的腿弯,把她双腿尽量分到最大,缓缓抽出,就觉得一股吸力让我不由自主的再差,感觉顺畅了些没那么紧了,我狠狠的抽插起来,用力夯击她的下体,她被我冲撞出一股股喘息,「好舒服……好有劲……就这么干我……哎吆……插到底了……肏死我了……」她胡言秽语着鼓励我,扯掉我的上衣,手指揉捻我的乳头。我没想到柔弱斯文的外表的外表下,她竟然是这付样子,她成功激发了我的凶性,我把她拖到贵妃床边,站在地上,双手掐着她的细腰,弓着身子一顿猛干「骚屄,欠肏的娘们儿,肏死你……」

  「啊……好棒!你好厉害!就这样干我……」她自己拉着腿,敞开阴户任我攻伐……突然身子一挺,臀部抬起,死死贴住我的下体,阴道里一阵痉挛,绞的我阴茎酸麻,然后软瘫下来,不停抽搐,像泥鳅一样扭动,喉咙里发出「胡噜胡噜」的声音,彷如涸泽之鱼。

  「你怎么了?」我吓了一跳,不会是羊癫疯吧,她闭着眼,无力的冲我摆摆手,示意没事,半晌才平息下来,「爽死了!都不记得多久没有这样了,好过瘾。我高潮就这样,吓到你了吧!咯咯咯……」

  我托着她的臀抱起她,上下晃动着,让她的阴道套弄我的阴茎「我也算干过几个女人了,第一次遇到你这样的,真是不虚此行啊!」

  她搂着我的脖子,在我唇上连嘬几下「你干过几个女人了,比茸茸怎么样?我是不是最好的?」

  「有十个左右吧!茸茸是我老婆,和你感觉不一样的,不过在其他女人那里,你是最好的。」

  「梅雪呢?也干了!」

  「说什么呢?那怎么能胡来。」我没有对她承认我和梅姨的事,我是来拿把柄的,不是来送把柄的。

  「你和我怎么胡来了?你也要叫我姨啊!」

  「啪」我在她屁股上打了一巴掌,「别胡说,你和茸茸又没有血缘关系。」
  「哦……」她身子又一僵,发出一声长吟,「好爽!再来……」

  我又连打几下,她的表情更加舒爽,「你是不是喜欢被虐啊!贱屄。」
  她不说话,双腿盘住我的腰,身子后仰,让下体紧紧贴住我,屏着气,好像大便一样。我有些腿酸,坐了下来,她长呼一口气「可能有些轻微的,只要不是很疼我就很兴奋,但肛交喝尿什么的我接受不了。」说着推我躺下,自己把睡裙脱了,露出一对不是很大但坚挺的淑乳,手掌撑着我的胸膛,捻着我的乳头,在我身上起伏。「我还喜欢这样,插的深,顶的我微微发疼的感觉,来,捏我乳头,用点力没事。」

  我抚摸她的乳房,手指夹着她的乳头,轻轻摇晃着,逐渐加力,她的频率越来越快,后来趴倒在我身上,腰部如同小马达一样疯狂起伏,间或摇摆一下,房间里一片「啪啪啪」声,夹杂着喘息呻吟,淫靡不堪。我的阴毛已经完全被她的淫水打湿,大腿上都是滑腻腻的。「不行了,太累了……肏不动了,你来肏我吧!你好持久哦!竟然还没射。」

  「我也快撑不住了,等下能射里面吗?」

  「没事,我带环了。」

  我把住她的腰,在下面奋力上挺,以高射炮模式连续高频率的突击,把她的呻吟轰击的曲不成调,「呃……我忍不住了……要射了……」

  「射吧……射到我屄里……灌满它……」她又淫语刺激我,我也如她所愿,猛的一挺,把一束束子弹怒射进她的洞穴深处,她的阴道有一次咬住了我,我都听到她牙齿咬的「吱吱」的声音,身子又抖成一团,不过这次我不再害怕,轻抚她的胴体,安抚她慢慢平稳。

  我看了一眼时间,对像小女孩一样蜷在我怀里的她说「怜君,不早了,我来了一个多小时了,梅姨还等我回去和她说一下情况,今天先这样,以后我再好好服侍你吧!对了,不要和任何人说我来找过你,鹿叔和你说起你就装刚知道,要不我们会被怀疑的。」

  「哦,你都肏我快半个小时了。」怜君抬头看了眼时间「不要叫我怜君,要叫君姨,嘻嘻,至少也是君姐。放心,我知道怎么做。」

  「你不发骚的样子就像邻家小妹,楚楚可怜的样子,让我叫姨或者姐都叫不出口。」

  「发骚的时候就是淫妇荡娃,男人看着就想扑,是吗?」

  「别人扑不扑我不知道,反正我是扑了。」

  「我喜欢男人见了我就扑,但必须是我想让他扑的男人,比如你,有机会一定要来找我。」

  「嗯!你不说我也要来,五岳归来不看山,经历了你,我可能对别的女人都没兴趣了。」

  「哈哈哈!嘴真甜,我喜欢。」她在我脸上亲了一口,看我拿过内裤要穿「等等,我给你清洁下。」低头含住我的阴茎。

  「脏的,我先去洗洗。」

  「嗯哼,我就喜欢吃这样的……」她含糊着说。

  「别吃了,哦……再吃就硬了,走不了。」她只啯了几下我就受不了了,她的吮吸太给力了,我连忙从她嘴里拔出小弟,穿上衣服。

  「好吧!」她有些恋恋不舍,「我这儿电话是827****,你有空就打电话,方便的话你就过来。」

  「嗯!我喜欢细高跟丝袜,你争取要诱惑的我见了你就扑哦!记得把战场打扫一下,万一来人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的,沙发巾上都是你的水。」

  「哼!你的也不少的,放心,我马上就全洗了,然后把自己也洗干净,尤其是屄里面,保证不会被人发现的。」

  「骚货!」我笑骂她,搂了搂她出了门。

  回到梅姨那儿,鹿叔也在,一脸沮丧的样子,我偷偷给了梅姨一个OK的手势,梅姨会意我成功完成任务,对鹿叔说「好了,你现在去问问她同意吗?如果同意我这两天就安排办手续,走吧!事情没办成不要让我再见到你。」

  鹿叔垂头丧气的走了,我拿出录音机「一切顺利,你听听吧!」

  「拿走,我不想听你们恶心的声音,自己保存好,别让茸茸看到了。」梅姨斜躺在沙发上,寡寡欲欢。

  「怎么了?都顺利办成了好不高兴?」我在她旁边坐下,「你让我办的恶心事,自己还嫌弃。」

  「我能高兴吗?自己男人和别的女人生了孩子我还要忍着,还要给那个孩子财产。」梅姨坐直了瞪着我。

  「那不是你有大局观,不因为一时之气而破坏一切吗?」

  「屁,我是因为知道生气改变不了事实,只能委屈求全。」梅姨又躺回去,幽幽的望着我「我不仅把自己的男人分她一半,还把自己的另一个男人送上门,我上辈子欠她的吗?这个男人还是我女儿的丈夫,她不仅抢我的男人,还抢我女儿的,以后你不许再找她。」

  「嗯!绝不再找她!」我斩钉截铁的说,心里诽腹「你的另一个男人,你女儿的丈夫是你送上门的,我打死都想不到的办法你想到了,怪谁。」我伸手过去,「我给你按摩一下消消气,解解乏吧!」

  「离我远点儿,身上是她的味吧!还不去洗洗,闻着就难受。」

  我以为让我洗澡会有好事,赶紧去了卫生间,出来却不见了梅姨,看她卧室门关着,推了一下没推开,敲门梅姨说「别觉得我现在脆弱就有好事,想都别想。去厨房给我做饭,我懒得动。」我只好乖乖去了厨房。

  事情发展的很顺利,说服茸茸再简单不过了。梅姨就召集我们都到她家签字股份转让手续,怜君姨一进门就给梅姨跪下了,说对不起梅姨,希望梅姨原谅她。我觉得演的成分很大,女人天生就是演员。梅姨也很配合,拉起她说「不怪你,我知道你也是被老东西给骗了,我们都是受害者,都是老东西的错。」搞的鹿叔无比尴尬。公证处的人来了,办完股权转让手续,梅姨又拿出一份文件,让茸茸签字,茸茸看完,呀然看了一眼梅姨,还是签了字。公证处的人走后,我拿起那份文件,是股权委托管理授权书,授权梅姨全权管理茸茸的股权,并进驻公司财务,监督公司财务和经营状况。这个女人好狠,这样就等于把控了整个公司啊。鹿叔果然不高兴了,把文件一甩,「有这个必要吗?」

  「完全有,我要看好我闺女的东西,我不干涉你怎么管公司,你又不想转移公司资产,怕什么?对了老鹿,以后你的工资打到两张卡里,一半给我,一半给怜君。」

  「你还让我活不?」鹿叔哀叹。

  「你的吃喝烟酒公司都报销,怎么不能活?」

  「我不要他的钱,我自己可以去工作的。」君姨怯怯的说。

  「那也要等你工作了再说,现在先这样。」梅姨霸气的决定。

  「妈,你这样爸爸很可怜的。」茸茸心疼她爹了。

  「他可怜?我这样做还不是怕他再给你们弄出弟弟妹妹来。」梅姨的话让鹿叔无地自容还无法反驳。

  「哦!爸,你的工资多少?我是不是有权消减你的工资?」茸茸开始跟梅姨一个鼻孔出气。

  「白眼狼!爸爸白疼你了!」鹿叔无力的抱怨。

  「姐,要不消减我的工资吧!」一直没说话的鹿麟插话。

  「你工资多少?」

  「800」

  「切,那点钱姐看不上,爸的工资一万多,这才是大头。你替他说什么话,你知道吗?如果你不是男孩他不会让你出生的,就因为他这个老封建想要儿子才留下的你。」茸茸开始毒舌。

  「茸茸,说什么呢?」梅姨也觉得茸茸说的过分了。鹿叔的脸已经黑的如同锅底一样了。

  「其实爸爸早就对我说过是因为我是男孩才留下我,和我妈妈一起生活,他们那个年代的人没有儿子抬不起头的,我不怪爸爸,每个人都有自己最想拥有的,爸爸最想的就是有一个儿子和把公司做尽可能大,我一点也不怪爸爸,但他的做法肯定伤害到您和姐姐,希望您体谅爸爸,以后我会像对妈妈一样对您,尽可能补偿您的伤害的。」小麟说话还真有一套。

  「你这孩子还真懂事,」梅姨也赞叹,看了君姨一眼,「你教育的不错。」又转向鹿叔「看在孩子份上,我不和你计较了,不过以后自己要注意,孩子都这么大了,再弄出事情来,孩子也跟着丢人。」鹿叔讪讪的,今天他是最悲催的了一切的始作俑者嘛。

  「谢谢您!大妈!」小麟的话雷到了我们。

  「弟弟好会说话,姨娘,谢谢您给我生了个好弟弟。」茸茸的话雷的我们外焦里嫩,瞠目结舌。「怎么?不对吗?电视剧里都是这么称呼的呀!」茸茸一脸蠢萌无辜的样子,我敢保证,她绝对是装的。

  梅姨和君姨大房二房的的名分就在这姐弟俩的称呼中定了下来,然后新晋级的大富婆茸茸一挥手定下来今天她请客,去外面吃大餐。而且因为一辆车坐不下,她们姐弟俩很默契的让鹿叔开车带着梅姨君姨先走,我们仨骑车去。路上茸茸还嘀咕「你们说她们三个会不会尴尬?会怎么聊天呢?」

  「再尴尬也要慢慢适应的,已经这样了有什么办法。」小麟有着超越年龄的成熟。

  酒桌上她们一家又对我表示感谢,除了梅姨,她们都认为是我出的主意这样解决,并说服梅姨同意,功不可没,只有我知道梅姨的可怕,一切都是她的算计。鹿叔甚至偷偷问我有没有办法让梅姨和君姨住在一起,免得他两边跑。我坚决阻止了鹿叔的想法,让他以古代妻妾一起的悲剧引以为戒。开什么玩笑,这两个女人都和我有不可告人的关系,生活在一起我那还有机会再一亲芳泽。老不羞不是有想玩一龙二凤的荒唐念头,同时上这两个女人吧!

  梅姨上班了,就我和君姨闲着,终于等到一个机会鹿叔带着小麟去外地出差四五天,打电话和君姨确认后,晚上我去了她那儿,我还是比较喜欢晚上做爱,黑夜,能让人更加放纵。那次以后我十分想念她床上风骚的样子,谁能想到这个林黛玉似的女人脱光了会是那样风情万种呢,一付君应怜我的柔弱样子,在床上竟然有着巨大的能量,无比骚情。后来有一个词「闷骚」出现,绝对是为她而生。
  她穿着一件系带睡衣给我开的门,进门后,她拉开系带,里面是黑丝开档裤袜,然后就没有其他了,洁白如玉的肌肤在昏黄的灯光下熠熠生辉,我急不可耐的扑向她,她把我推坐在沙发上,轻舒玉臂褪去睡衣,走到门口换上一双黑色细高跟鞋,聘聘走向我,婷婷身姿跪立在我身前「这是不是你想要的样子?」
  「比我想的美多了!」我埋首她乳间,轻舔她的乳沟,把玩她的乳房,揉捻她的乳头。她按下我的头,「亲下面……」

  我滑下身子,含住她光洁的阴阜,抚摸丝滑的大腿,丝质的触感让我激动不已。她轻轻摇摆着,配合我的舔舐。我吮吸轻咬她勃起的阴蒂,手指进入她的阴道抠挖,她敏感的体质很快轻轻颤抖「不行了,我要你的大鸡吧肏我……」她一进入状态就会淫言秽语。

  她起身把一个靠背放在沙发扶手旁,我手忙脚乱把自己扒光,她已经仰躺在靠背上,双手拉着高跟把大腿打开,屁股放在扶手上,屄对外隆起「先这样给我来几下狠的……」

  我站过去,微微下蹲把鸡巴对准她的无毛骚屄,搬住她的大腿艰难挺了进去,她发出一声满足的呻吟,摇晃屁股求交尾,我由缓到急,重重夯击她的圆臀,这个姿势让我毫不费力的抽插她……

  「哦……好舒服……肏的好猛……哦……快要戳透我了……要被你干死了……」她淫声浪语刺激的我渐愈发狂,把她的双腿并拢压了下去,我伏在她丝滑的双腿间,让丝袜摩擦我的胸腹,她的脚搭在我的肩头,我歪头亲吻她的小腿,高跟,她拉着腿弯,让身子完全对折,阴阜完全承受我的撞击,阴道里更加紧致……她无法承受这样的冲撞与摩擦,大叫着开始了颤抖,阴道痉挛夹击我的阴茎,我也控制不住的一泻千里,滚烫的精液让她体如筛糠……

  我放开她的腿,扶着她以免滚落沙发,让她舒缓下来,她双腿无力的垂下扶手,双乳微微起伏着说:「真爽!这样插的真深,顶的我魂都飞了……」

  「你柔韧性真好,我真怕把你腰肏折了,没想到你一点事也没有。真没想到看着这么弱小的身子这么抗肏. 」我拔出鸡巴,拉出一到淫靡的亮丝。

  「那也没见你轻一点儿,一直狠干。」她斜眼鄙视我。顺手拿纸擦拭腿间。
  「轻了怕你不满意啊!」我抱起她坐下来让她窝在我怀里,「来,给我嘬嘬,你不是喜欢这个味道吗?这次是新鲜的。」

  她歪头叼住我的鸡巴,吮吸起来,她的口活很棒,先是把鸡巴整个含住,然后抿住双唇,从根拉到头,再缓缓吞下,舌尖围着龟头打转,然后再探进马眼,如此几番,我的鸡巴又翘头了。我按住她的头,「嘶嘶」呻吟,「你喜欢精液的味道,下次我射你嘴里吧!」

  「行,」她吐出肉棒,用舌尖舔弄棒身,「不过你今天至少要肏我三次。」
  「嗯!只要你能让它起来,它今晚一直插你屄里。」我抚摸着她小小的圆臀,柔软的乳房。

  「睡觉也要插在里面。」她把我的阴囊含在口中,一个一个吞吐睾丸。
  我的鸡巴怒然而立,她用手托着我的阴囊把玩我的蛋蛋,轻吐舌尖舔我的龟头,「你的真的好大,快赶上片子里的老外的了。」

  「不大你能舒服啊!」我低头看了一眼,「不过今天它因为你,格外大了一些。现在它有些冷,你给它找个窝吧!」

  「这么烫还说冷,」她又嘬了一口,「想肏屄就明说呗!又不是不让你肏. 」她站起身,背对我坐下来「先让我肏你一会儿。」

  我扶着鸡巴,她岔开腿坐下,缓缓吞入她的屄里,我托着她的腰上下运动,她仰躺过来,反手勾住我的脖子,扭头对我说「吻我。」我吻上她的唇,她立即轻启朱唇,舌尖灵活的探入我的口中,我们舌尖交缠,深吻在一起,我的手不再扶着她的腰,一手抓住乳房,一手蘸着她的汁液揉摸阴蒂,她自由起落着,圆润的娇臀是不是旋转摩擦我的腰腹……

  「起来,我们去卧室,到床上好好干吧!」几分钟后,我总觉得有力无处释放。

  「别拔出来,肏着我去……」她缓缓起身,我紧紧相随,然后肏一下走一步的向着卧室,「啪」是肏了一下,「哒」是高跟鞋的脚步声,艰难的走进卧室,她弯腰趴在床边「来吧!尽情肏我吧!」我岔开腿,掐着她的细腰,开始了猛烈进攻……「就这样,插深点……好舒服……用力……肏死我……」她又开始了。
  我们没有再变换姿势,直到我的龟头开始有些酸麻,膨大,气息开始急促,她敏感的察觉到了,扭身摆脱我的肏弄,蹲下身来,含住我的鸡巴,用力吮吸,几下我就在她嘴里爆发了,她静静的等我射完,张开嘴让我看里面的精液,嘴角还有些溢了出来,加上楚楚可怜的样子,让人征服感十足。「能咽下去吗?」我托着她的下巴问。

  她眨眨眼,吞咽下去,还用舌尖舔了舔嘴角溢出的,我拉起她,抱在怀里「你真好!」

  她拿纸擦擦嘴角「你只要对我好,我就会加倍对你好的,我还是第一次吃直接射出来的,老鹿以前都没这待遇。」

  「好吃吗?」

  「还行,要不你尝尝。」她要吻我。

  「不要,」我连忙躲开「虎毒不食子。」

  「哈哈哈!没有了,刚才都咽了。吓得你。」

  「刚才你是不是没有高潮?」我想起她没有羊癫疯表现。

  「没有,我怕我高潮了,你射到我嘴里的时候,再给你咬断了,控制着没让自己到。」

  「好君姨,好君姐,太谢谢你了!以后不射嘴里了,我们都要高潮。」
  「嗯……」她在我怀里,小鸟依人。

  这一晚我们做了6次,没办法,在她的挑逗和口舌之下,我总是很快勃起,最后真的是鸡巴插在她屄里睡的,她在我上面射了后直接不动了,我也没有力气了,就这样睡去了,醒来已经快到中午了,鸡巴当然滑了出去。她艰难的起身「哎吆,浑身酸痛,昨天太疯狂了,哦!都肿了。」

  我也懒懒的爬起来「我连晨勃都没有了。以后不能再这么疯了,会折寿的。」
  我起来煮了两碗面,各自吃了,让她好好休息,就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了。我不敢留在她那儿,我怕我们再天雷勾地火起来,身体吃不消。

  在家休息了一天,第二天是周末,陪了茸茸一天,在她开苞后,我们只做过三次,一是小妮子还没那么大瘾,再就是机会不多,毕竟不好每次都在梅姨眼皮子底下做的,茸茸是坚决不肯在我家让我做的,就是我爸妈上班去了也行,她说她心虚,进入不了状态。周一晚上,我没有给君姨打电话,直接就去了她那儿,她是那种让人如同吸食鸦片一样上瘾的。打开门,君姨穿的是一件红色旗袍,开叉很高,漏出半拉肉色裤袜包裹的屁股,盘着发髻,一双红色高跟鞋,聘聘婷婷,风姿绰约。

  「你要出去?」我疑惑的看着这身打扮的她。

  她关上门「咯咯,好看吗?奴家猜着你今天要来,专门穿给你看的。」
  她娇媚的声音让我浑身酥麻「你怎么猜到我会过来?不是在等别人吧!」
  「你能忍住不来找奴家?反正奴家忍不住想让你来。被你肏过了,还会想别人吗?」她依在我胸前,指尖轻轻划着。

  「哈哈!这个调调我喜欢,」我拥着她走到沙发旁,让她在我腿上坐下,从她旗袍开叉处探进手去,抚摸丝袜包裹的大腿。

  「往里点,再深点……」她鼓励我摸到她的大腿根部。

  「靠,你又没穿内裤,小骚货,你出门也这样穿吗?」我抚摸着那一处柔腻。
  「奴家还不是为了方便你啊!出门肯定不这样的,在家奴家爱怎样就怎样。」
  「让你撩的我梆梆的,来让我先泄泄火。」我急切的脱着衣服。

  「小样儿,就不,憋死你……」她起身跑向卧室,我甩完衣服追进去,她坐在床边,上身后仰,胳膊撑着身子,旗袍的前摆搭在腿的一边,她岔开腿,隐约漏出那一线桃源,「好看吗?还肿么?」

  「好看!」我扑过去蹲下,想要一亲芳泽。

  「不给你……」她交错起双腿。

  我抓住她的脚踝,分开两边,「快点,把屄掰开,让我的大鸡吧进去,小骚货……」

  她掰开嫩屄,里面已经水汪汪的,粉红的嫩肉蠕动开合,诉说着对肉棒的渴望。我的鸡巴抵过去,戳了进去。「怎么这么快就湿了,不会想我想的吧!」
  「就是想你想的,一想到你的大鸡吧马上就可以把奴家的小屄塞的满满的,奴家就忍不住湿了,肏我吧!奴家好喜欢你的大鸡吧肏的……」

  我被她的淫声浪语刺激到暴怒,狂躁的肏干起来,想要摧毁眼前这个骚屄,她娇啼着迎接我的暴虐,我疯狂的鞭挞对她是无上的愉悦……

  不到十分钟连续的高速抽插让我爆裂开来,她也同时被我倾泻的子弹冲击到高潮,抽搐成一团……

  「你怎么这么多花样,太刺激了。」等她平复下来,我搂着她问。

  「你们男人不就喜欢这些花样吗?看到你们被我刺激的发狂我也格外兴奋,进入状态也就快。」

  「你对老鹿也这样?」我的话语有些酸。

  「怎么了,吃醋了啊!」她的敏感立马就察觉到「老鹿是我老公,孩子的爸爸,我最先这样就是对他呀!你也别吃醋,和他有关系的女人三个你干了俩,还不知足啊!」

  我心想:不是俩,是法律和血缘有关系的女人,除了他妈我都给干了,说实在的真的对不起岳父大人。「是呀!我应该是愧疚,不应该吃醋。」我嗅着君姐秀发的芳香。「你爱他吗?」

  「不用愧疚,他光开荒,不耕耘,你也是帮他了。曾经爱过的,那时候以为他也是爱我的,后来发觉他不过是贪恋我的身体,孩子也不过是因为男孩才留下,就恨过他,再后来又觉得无所谓爱恨了,生活久了,是一种习惯,一种亲情吧!所以我对和你这样没有一点心理负担,怎么高兴怎么玩。」

  「好!我也向你学习,怎么高兴怎么和你玩。」我挠她痒痒,她缩作一团,我翻转她的身子,她侧躺着,屁屁向后,我的鸡巴从后面进入她的屄里,开始又一轮征讨……

  早上醒来,枕边的美人云鬓散乱,乌髻斜坠,一副雨后海棠的春情,让我情不自禁的又压上她的娇躯,让坚挺和她腿间的肉蚌摩擦。她睡眼惺忪,迷离着「讨厌,大清早不让人安生……吆,今天晨勃了啊!看来一晚上三次没榨干你……哦……湿了……进来吧……」纤手引导我进入水帘洞,打响了清晨第一炮……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